“我是你姐姐,又怎麼能對你不好?”李婉淑笑吟吟的道,和卓元清打好關係,可是有利於維繫她的正妻之位。

她這小算盤,可打的精明着呢!

“那姐姐你有好東西,會分給我嗎?”小狐狸又問道。

“會啊,當然會。”李婉淑笑容滿面。

小狐狸也是笑容滿面。 卓景寧將鬼劍藏於袖中,這劍身不長,不到一尺,卻是很好攜帶。然後和人說一句外出訪友,便孤身一人離開了縣衙,騎着那匹老馬,身着便裝,消失在了文成縣內。

此時,還沒到日落時分,又是炎熱季節,太陽烘烤下,地面滾燙無比。別說是鬼,活人都不想出門。

所以,卓景寧在等待。

他在去往山中呂道人這五鬼藏匿之地的必經之路上等着,無論是薛封君手下的鬼怪先動手,還是呂道人他們先發制人,薛封君一方敗退,必然途經此地。

受傷狀態的鬼怪,一個活人,可以很好地爲他們療傷。聞到活人的氣息,恐怕他們會難以自制的過來。

卓景寧不貪,只要拿下一個鬼怪,他就會立馬退走。

而且,他做足了準備。

剩下的一塊石人蔘,他帶在身上。

至於卓景寧爲什麼能斷定薛封君一方會敗退,這是卓景寧從呂道人那一副姿態上判斷出來的。

不把薛封君放在眼裏,開口閉口薛老婆子,要是這位呂道人沒點底氣敢這麼說?

甚至,還用了呂道人這個名號。

而且當時他只形容了一個大概,薛封君手下的女鬼,也就是田文那位鬼夫人就面色微變的說了一句“他們不是在鬼門關看門”。這就意味着呂道人這些鬼魂,並非只是弄了一個似是而非的名號,而是在這鬼怪界,非常出名。

卓景寧坐在一個篝火堆旁,那匹老馬則在一側,因爲火光的照耀,半眯着眼,不時甩動着尾巴。

這段時日,這匹老馬跟着卓景寧,吃喝都是最上乘的。和去年的乾瘦如柴相比,明顯壯實了不少。

忽的,卓景寧聽到林子裏傳來了動靜。

他邊看過去,喝道:“誰?”

傲嬌總裁何棄療 “那書生,老婆子我不小心迷了路,你能送我回去嗎?我孫兒是朝廷的大官,我能讓他好好報答你。”

一聲略帶柔和之感的婦人聲音從卓景寧目光看去的地方傳出來,讓人有種如沐春風之感,下意識的放低戒心。

卓景寧聞言一愣,然後笑道:“當然……”

話沒說完,他就按了下懲戒。

“擊殺難纏鬼怪薛封君,體質+1。”

隨着自身的強化開始,卓景寧是一臉懵逼。

“啥鬼怪來着?”

懲戒一如既往……沒有理會這種等同廢話的問題。

卓景寧緩過神來,瞪大兩眼,“薛封君……就這麼……沒了?”

心似小小城 他一臉不可思議。

難道說,薛封君的手下,全軍覆沒了?

卓景寧望着呂道人那五鬼所在的方向,遲疑了片刻,卻是選擇回去。第四層體質強化到手,就沒必要再留在此地了。

www• TтkΛ n• ¢ Ο

而且,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伸手招呼那匹老馬,扭頭一看,卻是不見馬匹蹤影。

嘴角一抽,卓景寧踩滅了篝火,沿着來路返回,走出了三四里地,終於瞧見了一道馬影。這馬也發現了他,立馬小跑過來。

可不就是那匹老馬?

翻個白眼,卓景寧返身上馬,不用他揮繮繩,這老馬就快速跑了回去。只用了一頓飯的功夫,便出現在縣衙門口。

卓景寧回來的時候不算晚,李婉淑還沒睡下,正在小狐狸的房內,和小狐狸說着話。

卓景寧用藉口支走了李婉淑,然後直接坦言薛封君已死這件事。

“薛封君是靠一件奇物才能讓你爹忌憚,現在薛封君沒了,這件奇物……絕不可能落入呂道人他們手中,或者被他們帶走。這東西,必須留在青州!”卓景寧很嚴肅的說道。

小狐狸自然能意識到一旦讓老狐狸忌憚的奇物被帶離青州的後果是什麼,她什麼話都沒有,當着卓景寧的面身影虛化,消失不見。

卓景寧將門關上,人走出去。

“清兒睡下了嗎?”李婉淑問道。

“是啊,你先去睡,我還有點事要處理,要是處理好了,我這有名無實的縣太爺,就能變一變了。”卓景寧說道。

他若是能得手那件奇物,在青州一地站穩腳跟,既可有底氣面對那頭老狐狸,也能逐步蠶食這青州之地。

畢竟清廷在這青州,只是名義上的統治者,真正掌權的,是那位薛封君。

只不過薛封君給足了清廷面子,又或許是顧忌清廷的祖先鬼,這纔有青州之地的文武百官。

他大可在清廷反應過來之前,將這裏變成自己的國中之國!

不過,這一切打算,都需要得到那件奇物!

不然的話,還是早做打算,逃到一個老狐狸找不到的地方。

小狐狸這一去,直到半個時辰後纔回來,一臉灰塵,就像是剛從土竈裏爬出來的田園貓似的,她直接出現在卓景寧的書房裏。

卓景寧一直在書房裏等着小狐狸回來。

“你沒事吧?”卓景寧問道。

小狐狸眨眨眼:“沒事,就是有個古墓坍塌了,被落了一身泥。”

“古墓?”

“我找到了田文的那位鬼夫人,當時看她鬼鬼祟祟的,我就跟在後面,然後她進了一個地道,這裏面是一座地下宮殿,是那薛封君的府邸。結果,當時薛封君的手下,已經因爲爭搶薛封君的遺物,打了起來。”

“這宮殿下面還有其他的古墓,不知道什麼原因,很突然的下面一座古墓坍塌了……”小狐狸很無奈的翻個白眼。

卓景寧問道:“然後呢?”

“都各自拼命跑了,因爲薛封君的宮殿也坍塌了。”

“……”

“那件奇物是什麼?”卓景寧接着問道。

“聽說很重,一直被埋在薛封君的墓中,很多力大無比的鬼怪聯手都搬不動。”

“那薛封君的墓在哪兒?”

“就在那座地下宮殿裏,那座地下宮殿是修建在薛封君的墓上方的。”

“那奇物有多重?”卓景寧很詫異。

“很重。不過有多重我不知道,我只聽了幾句,他們就打成一片了,具體方面不清楚,要不你去找個鬼怪問問。”小狐狸看着卓景寧,這樣說道。

卓景寧點點頭,他也這麼覺得,於是就讓她帶自己去找薛封君的手下鬼怪。 枯敗的枝葉散落一地,這本該是盛夏時節所遇不到的一幕,卻偏偏發生了,樹葉枯黃,看不見一點綠意。

在幾株枯萎樹木後頭,是兩間破敗的茅草屋,因爲年久失修,破洞甚多,山風吹過,這兩間屋子給人一種要被風吹倒的錯覺。

卓景寧奇怪的看了一眼小狐狸,不知道小狐狸帶他來這做什麼?

這地方雖說看起來像是個鬼地方,但以他這段時日來對這些鬼怪的瞭解,蝸居在這麼簡陋的地方,聊齋鬼怪是絕不會做的。聊齋鬼怪的住處,無一不是富麗堂皇,美輪美奐之地,金銀珠寶等物資豐盛。

“那個無頭鬼將,躲在這地方療傷。”小狐狸這樣說道。

卓景寧還以爲小狐狸會帶他去找田文的那位鬼夫人,沒想到是找那個無頭鬼將,不過無頭鬼將就無頭鬼將吧,好歹也是鬼怪。

想來以他兩度和這無頭鬼將交手的經歷,這無頭鬼將,應該也算是“難纏鬼怪”吧?

這般想着,一個大活人的靠近,早已經驚動了遭受重創的無頭鬼將,此時這鬼將,腦袋沒了,那匹骨馬也沒了,一具無頭屍體通體繚繞鬼霧,躲在茅草屋的陰暗當中,死死的盯着卓景寧和小狐狸。

“你們來幹什麼?”沒有腦袋,但無頭鬼將的聲音卻是憑空出現。

“薛封君已經亡故了。”卓景寧說道。

“這我知道,消息也是我放出去的。”無頭鬼將說出了一番讓卓景寧相當意外的話,不過也讓卓景寧明白,爲什麼薛封君亡故的消息會走漏的那麼快,甚至她的手下第一時間就叛變哄搶起了她留下的遺物。

無頭鬼將接着說道:“我跟隨封君前去,沒想到那五個惡鬼兇戾無比,只是兩個惡鬼現出原形,就將我和封君打成重傷,狼狽而逃。有幾個鬼怪沒來得及跑,直接被一隻青色鬼爪抓死當場。”

“於是我和封君商定,分開逃跑後匯合一處,沒想到在我到了後,封君始終沒出現,我就知道封君是被那五個惡鬼給磨滅了。就算一時半會兒還沒死透,但也快徹底消亡了。以那五個惡鬼的手段,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那你放出封君亡故的消息做什麼?”卓景寧挺奇怪的。

“鬼怪之間,我機緣巧合,生出了鬼心。若是有其他惡鬼知道了,會忍不住趁着我重傷,殺了我奪心。其他惡鬼得到了鬼心,也能借此成爲鬼王。”

“你和我說這些做什麼?”

“我能在臨死前,將卓大人得到了鬼心的消息,放出去。”無頭鬼將的聲音很平靜,也直到這時才說出了他的目的。

果然夠難纏啊!

卓景寧看着這無頭鬼將,這消息一旦傳出去,不管他有沒有,都會有大量惡鬼蜂擁而至,他這算是沒法安生了!

不過……

這也不是一件壞事。

況且這無頭鬼將能不能將消息傳遞出去,還不好說呢!

卓景寧一臉猶豫,然後露出退縮的神色,就在一直觀望着的無頭鬼將因此鬆了口氣的瞬間,恐怖的力量出現,在無頭鬼將反應過來之前,化作一捧黑灰,飄散在地面上。

而一顆滿是污血的心臟,卻是被保留了下來,摔在泥濘的地面上,居然還會動,一脹一縮,似乎正在呼吸一般。心臟一根根青筋虯結,看起來很是猙獰。

“這是鬼心?”卓景寧忍不住道。

小狐狸看了一眼卓景寧,這不是她第一次看卓景寧動手,但像現在這樣,將一個蛇級鬼怪瞬間秒掉的場景,還是很具有震撼力的。

哪怕她動手,也不可能做到如此輕鬆。

除非,她吃了這顆鬼心……

“我想要。”於是,小狐狸這樣說。

“你想水煮切片蘸醬,還是油炸,或者燒烤?”卓景寧想也不想道,這顆鬼心既然能對惡鬼有那麼大的吸引力,那麼對妖怪,也是多多少少有一點用處的,他一點也不嫌棄這東西目前滿是血污的樣子。

畢竟作爲一個單身狗,在現實世界的時候,不會殺魚殺雞怎麼做飯?

宰殺的時候,雞好一點,血可以接在碗中,蒸熟後做湯喝,或者是開胃點心。但魚絕對是要弄得滿是血污的。

惡鬼不是人,不是人,那麼也可以理解爲動物。既然是動物,只要不是國家保護系列的,那麼有什麼不能吃的?

“我自己弄。”小狐狸眨眨眼,這鬼心當然是直接生吞爲好,但這樣她會現出原形的,所以不能讓卓景寧看到的。

因爲現出原形後,和她現在這一副清純可愛樣子,完全是截然不同的畫風。

妖。

邪。

詭。

凡人看一眼,會莫名的心生不自知的恐懼之感,無意識間就被她迷惑了心智。

卓景寧尋思着這鬼心吃法可能不太一樣,就沒有多問。

他這會兒,正在感受懲戒的強化力量。

在使用懲戒擊殺無頭鬼將的瞬間,第五層強化就出現了。

這一次強化,卓景寧明顯感覺到,自身的力量,出現了顯著的提升。鬼怪身具大力,若是體質強化五層前的他,在力氣上恐怕還不如一頭普通鬼怪,但此時此刻,他卻可以和普通鬼怪拼一拼力氣了!

卓景寧不由在心中問道:“體質加成,會出現力量強化。那麼當我33層體質加成後,若是選擇力量加成,只是提升我的力氣嗎?”

“凡人之力,只是力氣。 第一上將夫人 宿主體質三十三層強化後,砍頭不死,火燒不傷,水浸不窒,甚至只憑一雙血肉之手,就可以將鬼怪撕碎。宿主難道以爲到了那種地步,你還是凡人嗎?”

“我是,人人平等,生在塵世間,誰又不是凡人?你怎麼可以自認爲不是凡人,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呢?這是一種錯誤的心態,似我這般的得道高人,又怎麼會產生這種想法?”卓景寧一本正經的道。

懲戒:“啊呸。”

“那力量加成在哪兒?”卓景寧趕緊轉移話題,這懲戒的語氣太欠了點,讓他聽得有點牙癢癢,真恨不得馬上加成二十五次,讓這玩意兒消失。

“天地權柄。”

“我怎麼忽然有種感覺……”卓景寧一愣,不由道:“這樣下去,我會比鬼神還不是人……” 懲戒沒理他,因爲該說的它都已經告訴卓景寧的。作爲參考卓景寧而演變出來的“信息存儲物”,它是從來不會廢話的。

卓景寧沉吟完的時候,發現那顆鬼心已經不見了。他也沒往心裏去,因爲在卓景寧心目中,一顆鬼心而已,不值得在意,他根本不清楚這東西的真正價值。

實際上便是鬼怪,也只有一小部分蛇級鬼怪才清楚鬼心的價值。

鬼怪只分普通鬼怪和蛇級鬼怪。之所以會有蛇級鬼怪這種稱呼,便是因爲這些鬼怪身上,都有一道道彷彿小蛇遊走的紋路,這些紋路能給鬼怪帶來匪夷所思的力量。

比如普通鬼怪被得道高人攻擊,身受重傷後,恢復起來需要不短的功夫,大概小半個時辰,但擁有了蛇紋,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好了。

而在這蛇級鬼怪中,擁有鬼心的鬼魂,和化去橫骨的妖怪,又是一條分割線。

擁有鬼心的鬼魂,初期不明顯,但到了後期,會使得鬼魂和活人無異,甚至和凡人女子成親,還可誕下子嗣來,只不過這方面的機率很低。

至於這橫骨沒化去的妖怪,是無法口吐人言的。如青山縣羅窯村的蛇級鬼怪黃鼠狼便是,無法口吐人言,被能口吐人言的老狐狸隨手一擊打成重傷後,數年時間都無法恢復,甚至傷勢不斷惡化,到了不得不求助於人的地步。

卓景寧讓小狐狸帶他去下一個鬼怪所在之地。

之前兩人是騎馬趕來的,一晚上都沒睡。卓景寧正要去找馬,那匹老馬又見鬼的不知道溜哪兒去了,小狐狸卻表示可以直接帶他用鬼術過去。

因爲距離不遠。

那是附近一座鎮子上,一戶人家。看着人家的規模,應該算得上是清朝境內的“小康人家”,衣食不缺,有時間還能去聽聽戲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