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啦……”楚羽寒突然大叫起來,只見他慢慢的遊了好幾米,雖然姿勢不怎麼樣,可是至少沒有在喝到水了。而水中的那些女孩子看到楚羽寒游泳的姿勢都掩着嘴笑着,有幾個笑得很誇張!不過對於這些楚羽寒根本就不去計較,他現在可是正高興着呢?

“休息一下吧!”李娜笑着說道。

坐在岸邊,楚羽寒拼命的喝着果汁,因爲剛纔消耗的體力太多了他要補回來。李娜看着楚羽寒喝果汁的樣子就想笑,她感覺楚羽寒一點都不像是風水大師,看上去就像個大學生一樣。

“你還沒有給我看過相吧,現在幫我看看吧!”李娜笑着說道,她早就聽韓芊瑜說過,楚羽寒除了看風水之外,看相算命的本事也是出奇的高超的,所以她就想讓楚羽寒看看!


“我看相可是很貴的哦!”楚羽寒看着她笑着說。

李娜想到那些在街上擺攤的那些看相算命的,看一次也只不過五十來塊錢,楚羽寒再貴也貴不了多少吧,於是笑着問:“有多貴啊!”

楚羽寒沒有說只是伸出一根手指,李娜笑着說:“一百啊,你可真黑!”楚羽寒差點暈了過去,一百還叫黑;那要是讓她知道自己的收費標準那不知道要用什麼詞來形容呢?

見楚羽寒搖了搖頭,李娜有些吃驚的問道:“一千啊!”不過想一想楚羽寒的本事,也就釋然了;可是楚羽寒還是搖了搖頭,李娜不可置信的說道:“不會是一萬吧!”他有些不相信看着像要一萬塊,還不如去搶呢?

“我每看一次是十萬!”楚羽寒笑着說,這倒是沒有誇張;楚羽寒就是這麼收費的,而且那些人還排着隊找他呢?自從楚羽寒給滬城設計了中心大樓之後,很快他的名氣就在風水界傳開了,所以一時間想找他的人很多啊!

聽到楚羽寒吐出的這個數字,李娜一下子被嚇愣住了,他沒有想到楚羽寒居然看一次像要收這麼多錢,這對於她來說簡直是不敢想象的。想想自己一年的工資也才五六萬,可是楚羽寒隨便給人看看相就抵得上自己兩年的工資啊!這個時候她才知道自己和他的差距,想想也對,他要是沒錢就不會住那麼好的酒店了,而且還是總統套間!

“把手給我!”楚羽寒看着她笑着說,李娜這才反應過來問道:“幹嘛?”

“你不是要看相嗎?”楚羽寒笑着說。

“我可沒那麼多錢給你!”李娜瞪了他一眼說道。楚羽寒有些莫名其妙,笑着說:“你可是我的教練啊,所以就給你免費了!”說完抓起她的手,當楚羽寒握着她的手的時候,她的心跳得很快,雖然知道楚羽寒是在給她看相,可是還是不知不覺的臉紅了。

李娜的手十分的白皙,手指纖細而且修長;可以說她的手指十分的漂亮,用芊芊玉指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楚羽寒看着她的掌心,她掌心之中的紋路十分的繁雜;楚羽寒的眉頭慢慢的蹙了起來。

“怎麼了?”看着楚羽寒的表情有些凝重,李娜疑惑的問道。

楚羽寒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爲李娜的手相併不是很好,可以說這對她影響很大,楚羽寒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是這樣的命運!“把你的生日告訴我?”楚羽寒說道,他怕自己看錯了;於是打算幫她算一下!

李娜將自己的生日告訴了他,只見楚羽寒坐在那裏,右手不斷的掐算着,嘴中不時的嘀咕着幾句,只不過她一句也聽不懂! 看着楚羽寒的臉色,李娜有些驚慌了;她不知道楚羽寒到底算出了什麼,帶着些許的不安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沒想到你居然是五行齊缺的命格?”楚羽寒嘆息道。

“什麼意思?”李娜有些疑惑的問道,對於這些她根本不懂!

楚羽寒看着她,解釋道:“每個人的命格都是不同的,但是都蘊含着陰陽五行,這就是所謂的道;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每個人生下來都會有相同的屬性,同樣的也會缺少一種或者兩種屬性;因爲天命是不可能完整的,這也是自然之道。可是有兩種人的命格十分的奇特,一種極好一種極壞。”

“極好的一種就是五行齊全,也就是說他的命格之中金木水火土齊全,什麼都不缺;極壞的一種就是像你一樣,五行齊缺,也就是金木水火土一個都沒有;不過這兩種人都是極少的,可以說百年難遇啊!”其實楚羽寒的意思是,你真的很倒黴居然是這樣的命格!

聽楚羽寒說了那麼多,李娜還是似懂非懂;她看着他問道:“那有什麼危害嗎?”

“陰陽五行屬於自然之道,如果缺少的話,那麼他的命格也就是不完整的;你的命格就是從你三十歲開始,厄運五十年!”楚羽寒從她的生辰八字中算出她每缺一行就會走十年的厄運,五行正好五十年!“雖然這不至於給你帶來性命之憂,但是卻也是厄運連連啊;被厄運折磨五十年,誰都受不了啊!”楚羽寒繼續說道。

這個時候李娜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楚羽寒給自己算命居然會得出這樣的結果,她不想相信他的,可是看着他嚴肅認真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她也很希望他算得不準,可是王妍她們說楚羽寒風水相術奇準無比;所以她現在的心情十分的複雜!

五十年,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就是一半的人生啊;可是自己的下半身居然要在厄運之中度過,這難道就是上天對她的一種懲罰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這種懲罰實在是太嚴厲了。

楚羽寒也知道她現在的心情,這種事情換做是任何人都接受不了的;楚羽寒看着她笑了笑說:“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有可能是我算錯了!”他現在也只能這麼安慰她了。

“她們都說你的風水相術十分的厲害,本來我是不信這些的;可是自從你替我家看完風水之後我信了,所以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李娜淡淡的笑着,不過任誰都能看得出她的笑容裏面帶着說不出的愁容!

“其實這種命格也是有辦法的,只不過有點難度?”楚羽寒很平淡的說道。

“什麼辦法?”本來有些絕望的李娜聽到他這麼說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抓着他的手問道。

楚羽寒沉吟了半天才說道:“五行齊缺的這種命格,唯一的辦法就是補齊五行;不過想要補齊五行何其的困難,因爲這陰陽五行乃是天地之道,所以這等於是逆天的做法?”

聽到楚羽寒這麼說,李娜最後的一絲希望也破滅了;逆天!有誰能爲了她而逆天呢?就算是有,那麼又有誰能夠逆天呢?她看了一眼楚羽寒,其實在她的內心來說,她希望楚羽寒願意爲她逆天的,哪怕是他做不到也可以的。

從游泳館回到海景酒店,韓芊瑜她們剛好從酒店旁的美容SPA休閒會所出來,看到楚羽寒忙走過去問道:“怎麼樣,游泳學會了嗎?”

“當然了,現在我都可以遊幾十米了!”楚羽寒笑着說道。

這時蘇小小看着李娜說道:“看來專業的教練就是和業餘的不一樣啊,我怎麼教都教不會,可是李娜一教就會了!”可是她看到李娜的臉色不太好,於是問道:“小娜,你怎麼了?”

“哦,沒事;就是身體有點不舒服!”李娜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說謊,於是她們都看着楚羽寒。

“我們先回去吧!”楚羽寒只是笑着轉移了話題,這時李娜說道:“我先回宿舍了!”說完獨自一個人走了,看着她的身影,楚羽寒突然覺得這個女孩子看上去是那樣的孤單!

回到房間,韓芊瑜疑惑的問道:“李娜是怎麼了,看上去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啊?”

“今天我給李娜算了生辰八字?”楚羽寒慢慢的開口說道。

“結果呢?”韓芊瑜疑惑的問道,看着李娜的表情,她覺得結果肯定不是很好。

“她的命格十分的罕見,是那種五行缺五行的命格;可以說她從三十歲以後將會有五十年的厄運,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三個女人聽完臉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這幾天她們和李娜相處的很好,所以聽到她有着這樣的命運都感到十分的難過,更重要的是她還救過楚羽寒的命;所以從她們的內心來說,李娜就好像是她們的救命恩人一樣。

“難道就沒有辦法解決嗎?”王妍看着楚羽寒問道。

“這種命格是天道使然,如果強行改變就是逆天而行;而且想要解決這種命格也是十分的困難的,因爲必須有五行齊全的人才行?”

“我記得你好像就是五行齊全的人啊?”王妍突然看着楚羽寒說道,她很早以前偶然間聽楚羽寒說過他自己是五行齊全的命格。其實楚羽寒真的是五行齊全的命格,從他知道了李娜的命格之後,心裏就一直在糾結着。

“其實關鍵不在於我,而是在於她自己?”楚羽寒有些爲難的說道。

“這和她有什麼關係?”韓芊瑜疑惑的問道。

其實楚羽寒不想說的,不過他也知道自己不說三女肯定會追問到底的,再說了李娜也救過他,於是楚羽寒有些尷尬的說道:“如果李娜還是處女,那麼這件事情就不會很複雜;但是如果李娜已經不是處女了,那麼這件事情就複雜很多了?”

聽到楚羽寒這麼說,三女都沒什麼害羞的反應,她們都是過來人也不會害羞什麼的,只是她們都有些好奇,王妍問道:“怎麼這跟是不是處女有關係嗎?”


“如果她是處女,那麼只要和五行齊全的人做那事,然後再通過她的主命星改變她的命格就可以了;這相對來說簡單一點。可是如果她已經不是處女了,那麼就複雜很多了;那就要真正的逆天改命了!”楚羽寒解釋道。

蘇小小最先反應過來,說道:“如果說李娜是處女,那麼必須要你和她做那事啊!”她剛纔也聽得很清楚,楚羽寒就是那種五行齊全的人。

楚羽寒點了點頭,三女的臉色都有些奇怪,說實話有誰願意讓自己的愛人和別人做那事呢?不過她們想着李娜也已經二十六歲了,現代的女孩到了這個年齡幾乎不可能是處女了啊;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

“如果是後一種,想要解決起來是不是很困難?”王妍問道。

“那就必須要逆天改命,強行的改變她的天、地、人三重命格,首先必須改變她在天命;也就是通過她的主命星改變她的命格。然後在改變她人命,也就是用我的精血與元氣補齊她的五行。最後就是改變地命,也就是她在生死簿上的一切!”聽完楚羽寒的話,三女都是目瞪口呆,因爲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啊。王妍不知道,韓芊瑜和蘇小小可是知道逆天改命的困難。

當初王妍出車禍的時候,楚羽寒可是像瘋了一樣的向天借命;最後要不是閻王及時的阻止,恐怕就要釀成大禍了!如果李娜真的不是處女了,那麼可以說幾乎她的命運已經註定了!現在的她們反而希望李娜是完璧之身了。

“你們希望我替她改命?”楚羽寒看着她問道。

韓芊瑜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從原則上來說,沒有一個女人希望自己的愛人和別的女人做那種事情;從這點來說妍妍是最痛苦的,因爲我和小小都是後來者!”說完韓芊瑜握着王妍的手,而王妍對她嫣然一笑;“不過從感情上來說,她救過你的命,所以我們也希望你能還她這個情;哪怕是將來和她共同的分享你,我們也是接受的!”

王妍和蘇小小也點了點頭,王妍說道:“你應該幫她一下,一個人能夠有多少年華呢?五十年的厄運,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更何況李娜還這樣的善良!”

“這對你有危險嗎?”蘇小小看着楚羽寒問道,楚羽寒笑着說道:“我現在還怕什麼危險啊,只不過剩下三年的時光而已,能夠幫助別人也算是積德了!”

“不過這事情要你們和她去說啊,我總不能去開口吧!”楚羽寒有些尷尬的說道,他一個大男人總不能去和人家女孩子說這些吧。

王妍瞪了楚羽寒一眼,嗔道:“這下你可高興了!”

“喂,這可是你們要我幫她的啊;我也是一直糾結着呢?”楚羽寒大呼冤枉啊!

“得了便宜賣乖!”韓芊瑜嫵媚的看了他一眼說道。 海面上風平浪靜,楚羽寒悠閒的坐在遊艇上釣着魚;而韓芊瑜她們真像蘇小小所得那樣湊成了一桌麻將,因爲李娜也在船上。四個女人有說有笑的坐在那裏打着麻將,這是一種怎樣的幸福呢?

話說,在楚羽寒和李娜發生關係的那天晚上,夜裏子時也就是12點的時候,楚羽寒在李娜家的院子裏面開壇施法;這對於他來說已經輕車熟路了。在擺好香案之後,楚羽寒開始尋找李娜的主命星。

開陽星,楚羽寒也沒有想到李娜的主命星竟然是它,這讓他不禁的嘆了一口氣;因爲北斗七星之中開陽星寓意就是厄運,看來這也是上天註定的啊!

楚羽寒用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才完成了這次開壇做法,至於他和開陽星武曲星君之間溝通的怎麼樣了,沒有人知道,只知道楚羽寒最後嘴角帶着一絲笑意,看來是成功了。

按照楚羽寒說的解決完她的事情他就要回金陵去了,可是就在楚羽寒說出準備離開的時候,李娜卻突然緊緊的抱住他,也許只有等到分別的時候她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不想離開他了,或許在不知不覺之中自己已經愛上了他!

雖然相識的時間是短暫的,可是她卻將自己最寶貴的身體交給了他。一個女人如果對一個男人沒有任何的感覺,那麼是不可能和他發生任何關係的,就算是楚羽寒是爲了幫她也是不可能的。既然李娜願意,那麼只能說明她對楚羽寒已經產生了感情,只不過她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雖然李娜愛上了楚羽寒,可是楚羽寒卻不知道自己對李娜的感情是什麼?雖然自己和她發生了關係,可是自己是爲了幫她的,如果說愛?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可是想到自己畢竟和她有了關係,自己應該對她負責啊,畢竟那是她的第一次。楚羽寒不是沒有責任感的男人,他覺得自己應該對她負責。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自己有沒有愛上你,不過我會盡自己所能去愛你的!”這是楚羽寒當時對李娜說的話,聽完這句話之後,李娜撲到他懷裏第一次主動的吻着他。

最後的結果就是李娜辭掉了自己在游泳館的工作,跟着楚羽寒回金陵了;這也正好應了蘇小小那句話,於是四個女人正好湊成了一桌麻將。

李娜知道楚羽寒肯定有錢,可是她沒有想到韓芊瑜她們比他更加的有錢,每一個都是有着過億的資產;所以和她們這樣的天之驕女在一起,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很渺小,很自卑。韓芊瑜自然看出了李娜的心思,笑着和她聊了很多,很快就解開了她的心結。

“魚上鉤了!” 楚羽寒剛說完,手中的魚竿用力的一提,一條差不多四五斤重的石斑魚被他甩在了遊艇上,看着在甲板上跳了跳去的魚,楚羽寒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釣魚是最考驗心境的事情,楚羽寒覺得自己的心境和以前已經大不相同了,以前的自己可能還會因爲一些事情出現情緒波動的情況,可是現在的自己好像心境沉穩了許多。

“有魚湯喝了哦!”蘇小小笑着拍着手說道,這時李娜站起來撿起那條魚笑着說:“我去熬湯吧!”

王妍看着李娜說道:“老公真是好福氣,找了個美廚娘!”一句話說的李娜臉色羞紅,忙跑進了遊艇的廚房!


不得不說一個女人如果有着很好的廚藝,那麼對於男人來說是致命的誘惑,因爲有一句話說的是:想要拴住男人的心,那麼首先要拴住他的胃;這真的是至理名言啊!

李娜的廚藝真的是很棒,就算是王妍和韓芊瑜也是自嘆不如啊;楚羽寒一邊喝着魚湯一邊誇她,不知道爲什麼對於李娜他是越來越喜歡了,或許是因爲兩個人很相似的原因吧!就算現在楚羽寒很有錢,可是他從根本上來說還是窮苦出身,而李娜也是一樣的,所以兩個人相處起來都會有很多的共同語言。

時間可以讓一份感情變得淡薄,同樣的也會讓一份感情變得濃烈,楚羽寒和李娜就是後者。看着李娜用心的將挑好刺的魚肉放到楚羽寒的碗裏,其她三女調笑起她來,弄得她很不好意思。

楚羽寒分別給每個人夾了一塊魚,然後說道:“我對你們的感情都是一樣的,能夠擁有你們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氣!”他這麼說自然也是在告訴李娜,他也是愛她的。

“你啊,真是享盡齊人之福;能夠有四個美女陪在身邊,比皇帝還幸福!”王妍笑着說,她的話說完楚羽寒就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雖然現代社會***養小三的男人很多,可是卻沒有誰讓自己的女人在一起相處的這麼好,而楚羽寒卻做到了;不得不說他是享盡了齊人之福。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很幸福!”這句話可是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能夠生活的像現在這個樣子。

遊艇在內海航行了好幾天,最後停在了金陵的長江港口內;他們的旅途就這樣愉快的結束了,只不過去的時候是四個人,回來的時候卻變成了五個人,而且還是一個美女!

知道楚羽寒回來了,葉子早早的就在碼頭等着他了,這也是楚羽寒提前告訴她的;要不然依她的性子肯定整天的守在公司裏面呢?

“寒哥,這一次的旅行很愉快吧!”葉子笑着說道。

“是啊,下次帶你一起去!”楚羽寒笑着說道,對於葉子他總有一種對妹妹的感覺。

葉子和王妍她們聊了幾句,而她也看到了李娜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們;韓芊瑜在她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葉子看了楚羽寒一眼,並沒有說什麼?對於韓芊瑜她們與楚羽寒的關係,其實葉子是知道的;她沒有想到從原先的三個變成了現在的四個,不過她心裏還是有些高興的,因爲在她的心裏一直藏着一個小心思,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

回到別墅,楚羽寒帶着李娜去看她的房間;而其韓芊瑜她們則在大廳和葉子說着SY那美麗的風景以及發生的一些趣事,說道好笑的地方,幾個女人坐在沙發上笑成一團。

別墅的二樓,楚羽寒帶着李娜走進了房間,說:“以後你就住在這裏吧!”李娜看着佈置的十分奢華的臥室,心裏很開心,她走到楚羽寒身後從後面用手抱住他的腰,呢喃道:“謝謝!”這些天的相處,她已經不是那麼害羞了。

楚羽寒將她摟在懷裏說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會好好的愛你的!”是啊,從她將自己交給他的那一刻開始,李娜就成了楚羽寒的女人了。

一個男人,對於自己的女人難道不應該好好的珍惜嗎?也許他的愛很博大,不是一心一意的愛着一個女人,可是對於她們每一個人楚羽寒所給的愛都是一樣的。

所以韓芊瑜和蘇小小纔會那樣的愛着他,不管如何生活是自己的,只要開心就好了,不需要去在乎別人的感受;楚羽寒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楚羽寒抱着李娜,兩個人互相說着溫馨的情話;而這個時候王妍突然焦急的闖進來,說道:“小寒,芳芳出事了?”

“怎麼回事?”聽到藍芳芳出事了,楚羽寒也是一驚;他這纔想起來自己好像很久沒有關心過藍芳芳的事情了,好像她還是爲了自己纔去用美人計勾引諸葛玄空的。

“欣姐說她被人綁架了!”王妍焦急的說道,藍芳芳和她可是最好的閨蜜,現在藍芳芳出事了,她能不急嗎?

楚羽寒有些疑惑了,藍芳芳怎麼會被綁架了呢?“諸葛玄空有什麼反應?”楚羽寒問道,可是王妍卻不知道。

難道是諸葛玄空發現了藍芳芳和他的關係嗎?楚羽寒心裏想着,可是這個想法很快就被他否決了;如果真的是諸葛玄空做的,那麼他肯定要對付自己,可是自己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可是如果不是諸葛玄空做的,那麼又是什麼人綁架了藍芳芳呢,目的又是什麼呢?

“先去找欣姐問清楚!”楚羽寒說道,王妍點了點頭。兩個人急忙離開別墅開車直奔徐欣的公司,王妍的消息是徐欣告訴的,那麼徐欣肯定是知道怎麼回事的。

白色的陸虎一路飛馳,連闖了三個紅燈纔到徐欣的公司,不過這樣的結果就是後面的交警也一路追來了;楚羽寒向交警解釋了一下,不過還是要交罰款的,對於錢他自然是不在乎的了。

兩個人來到徐欣的辦公室,徐欣一看見他們忙說道:“芳芳被綁架了,我們要想想辦法啊;要不要報警!”

“欣姐,你是怎麼知道這消息的!”楚羽寒疑惑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