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多做想,而是快步走了過去。可玲玲卻沒有偶遇的驚喜,反而有些尷尬的讓我坐在她身邊。

我這才注意到坐在她對面的那個女生,看上去年紀不大,那雙眼睛卻明亮狡黠,她穿着一條一字肩短黑白連衣裙,一看就是淘寶上人氣爆款。她靜靜的看我落座,然後轉而看着玲玲,對玲玲點點頭。

玲玲好像笑了一聲。

這股莫名其妙的氛圍是腫麼回事?我心裏有點毛毛的,眼前這個姑娘不會是來找茬的吧?難道是玲玲插足了這個姑娘和男朋友的感情,所以姑娘特地來警告玲玲?想到這裏,我不由得佩服起自己清奇的腦洞。

我忽然又覺得眼前的姑娘有點眼熟,尤其那雙眼睛,好像在哪兒見過似的……我腦海裏忽然浮現出充氣娃娃的那雙眼睛,詭異陰森,透着些許純真。我再看她的時候,身上不由得發寒,我連忙勸自己別瞎想了。

那個姑娘聲音很嗲的說,沒想到你有朋友來,只點了兩杯,要不然我再去幫你朋友點一杯?你想喝什麼?

最後這句話她是在問我,我搖搖頭說我跟玲玲喝一杯就行。

姑娘抿嘴笑了,一聽她的聲音我就知道這是個綠茶婊,裝的那麼嬌滴滴的。就算玲玲平時在家是摳腳大漢,出門卻端莊淑女,但也屬於我能接受的範圍。而眼前姑娘這副“爲什麼要吃兔兔,兔兔辣麼可愛”的表情,讓我打心底厭惡。

誰知玲玲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嫌棄,反而親熱的邀請姑娘到我們家裏坐坐。

姑娘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對我和玲玲自我介紹道,我叫趙陽光,你們呢?

玲玲撲哧笑了,邊笑邊說,我叫丁玲玲,我朋友叫秦瑤。

趙陽光點點頭說,那咱們走吧。

我還沒回過神來,趙陽光已經風捲殘雲般一口氣喝光了杯裏的咖啡。在趙陽光的帶動下,玲玲也咕咚咕咚喝完了咖啡,其樂融融的準備起立。我隱隱覺得這其樂融融背後,隱藏着天大的銀毛。 警察從精神病院離開了,表面上看,精神病院依稀恢復了正常……

「我說劉哥……護士長怎麼會突然被人殺死了呢?我怎麼感覺那些警察像是在懷疑我們啊?」吳小化看著劉大田。

劉大田點點頭。

「我特么也有這個感覺,小化啊……以後說話可要注意點,不該說的不要說!我們只要看好大門口就可以了。」他叮囑道。

「知道了,劉哥!」吳小化點點頭。

樂天和蘇紫萱回到了警局,兩個人著急忙慌的回宿舍補覺去了,反正現在要等各種化驗結果和屍檢結果,也需要一些時間。

一覺睡到了中午,蘇紫萱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因為她發覺有人好像站在自己的面前。

「蘇隊……你怎麼沒和樂天睡在一起啊?」小助理笑呵呵的問。

蘇紫萱扭頭看了看樂天,樂天這傢伙就睡在自己旁邊的床上!

「胡說什麼?這裡又不是家。」她沒好氣的說道。

「蘇隊,屍檢結果出來了!技術部那邊的足跡和痕迹撿測也出來了!大家都在等著你……解釋。」小助理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微微皺眉,她點點頭。

「好,通知大家二十分鐘后在小會議開會。」她說道。

「好咧。」小助理離開了。

蘇紫萱去洗了洗臉,看了一眼還在睡的樂天,她想了想,就沒有去叫樂天。

「幹嘛去?」

沒想到熟睡中的樂天突然哼了一聲。

「解釋足跡問題。」蘇紫萱回答。

「一起去!」

樂天爬了起來,他也去洗了洗臉,然後示意蘇紫萱一起走。

「我一個人夠了。」蘇紫萱看著樂天。

「你可拉倒吧,你能有什麼辦法?無非就是往自己身上大包大攬……交給我。」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無語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又要搗亂?

小會議室……

技術部的人、法醫、外勤組的人都在等著了,大家午飯都還沒吃。

「喲……都在啊,吃飯了嗎?」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樂天笑呵呵的打招呼。

所有人都看著樂天,你這傢伙抱著我們的隊長睡的唏哩呼嚕的,你還知道我們都沒吃飯啊?

「蘇隊……」

所有人齊齊的和蘇紫萱打了個招呼。

「我靠!你們也太重女輕男了吧?和蘇紫萱打招呼就不和我打招呼了?」樂天瞪著眼珠子。

早安少校哥哥 「樂天顧問你好啊……」

小助理笑呵呵的問道。

「恩恩,還不錯,一會請你吃飯啊……你們這些傢伙,你們給我等著!以後你們有事我要是管你們,我樂字倒著寫!」樂天先是對著小助理點點頭,然後居然威脅起了別人。

在坐的都愣住了,誰都知道樂天有些奇怪的本事,這誰也保不準以後會不會有什麼事要求著人家……

「樂天顧問好啊……」

「天哥你坐我這邊吧……」

各種打招呼的聲音馬上就出現了。

樂天得意洋洋的坐在了小助理的旁邊。

蘇紫萱無語的看著樂天,這傢伙現在居然在警局裡面有這麼大的威信……這還真的是有點難得。

「都彙報一下各自的發現。」蘇紫萱說道。

「我先來吧。」韓妮妮第一個開口。

蘇紫萱點點頭。

所有人的目光也凝聚在韓妮妮的身上。

「死者女性!體重二百六十四斤……身體多處受到鈍器的大力擊打,我做過實驗,這種鈍器應該是鎚子!就是那種常見的圓頭鎚子……死者在死前遭受過殘酷的虐待!她的身體被兇手插進了手臂粗的鋼管,這應該是直接導致死亡的原因。」

韓妮妮看著手上的屍檢報告,慢慢的說道。

沒人會對韓妮妮的本事有疑問,除了一個人。

「你確定是用圓頭的鎚子?你是怎麼確定的?」樂天開口。

「我是根據骨骼被擊斷後形成的骨折現象分析出來的,我也做過實驗,肯定了這種方式。」韓妮妮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示意韓妮妮繼續說。

「根據死者的胃內容物來計算,死者的死亡時間在午夜的十二點到凌晨的兩點左右!死者除了被人虐待之外,還在地上拖動了很長的距離!根據我綜合的分析,變態殺人不太可能……應該是仇殺!」韓妮妮繼續說道。

「為什麼不可能?既然是虐待,變態殺人才是最有可能的吧?」樂天繼續提問。

「按照常理來說,發生了虐待致死的情況,變態殺人的可能性最大,但是這個案子不同,因為一般情況下,變態殺人對於殺死的對象都是非常有講究的,要麼是姿色較好的女子,要麼是特定的特殊對象!」

韓妮妮說到這裡看了一眼樂天,這傢伙一定又會對自己提出疑問,所以她索性就繼續往下說。

「根據山海市最近二十年的刑偵記錄!變態殺人案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對象都是女人,這些受害的女人無一例外都是身材姣好,面容靚麗的女子,職場女性的受害率佔比更高一些!」她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也就是說……即使是變態也不會對一個二百多斤的強壯女人下手?」他疑惑的問。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目前還沒有一起變態殺人案是這種類型的,所以我推測……應該是仇殺,而且兇手在虐待之後還用鎚子狠狠的擊打受害者,這也和變態殺人有很大的區別!很像是在發泄憤怒……」韓妮妮點點頭。

樂天沒有再說話。

蘇紫萱一看,她也點了點頭。

「技術部發現了什麼?」她看向技術部。

技術部的人點點頭,拿起了面前的幾份文件。

「蘇隊你看……我們在現場提取了二十多枚腳印和三十多枚不重複的指紋!除了醫院的醫護人員和病人以外,我們只發現了不到十枚陌生的不同的腳印和指紋,但是……」他看了看蘇紫萱沒有繼續往下說。

蘇紫萱點了點頭。

「關於為什麼我和樂天顧問的指紋和腳印出現在精神病院……那是因為昨晚我和樂天顧問還有記者趙敏的確出現在精神病院內部,而且在午夜十二點以後,我們依舊在精神病院裡面!」她實話實說。

所有人都看著蘇紫萱,技術部的檢測自然不會出錯,所以每個人都好奇蘇紫萱大半夜的去精神病院做什麼? 我跟在趙陽光和玲玲身後,往家裏走去。

路上我問玲玲今天不用去上班嗎?玲玲搖搖頭說,請假了。

好嘛,這三天兩頭的請假,不說扣多少工資,估計遲早會被老闆炒魷魚的吧。我跟在她倆身後怨念的想。明明我纔是玲玲親密無間的室友兼閨蜜好伐!爲什麼現在這個情境,彷彿我纔是她們倆剛認識的人。

等我們回了家,發現小二正在客廳不拿自己當外人的吃起我的零食,看着電視。

小二看我開門進來,右手拿着包薯片嚷嚷,回來啦?你吃不吃薯片?但緊接着她的尾音就卡在嗓子眼裏,她看見玲玲和趙陽光也跟着進來了。

我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最近的麻煩事一樁接一樁,希望這個小二能儘快找到住處吧。

玲玲走到客廳坐下,招呼着說,陽光,你怎麼不進來?還有瑤瑤,你怎麼也杵在門口?快進來,給陽光拿冷飲。

我怨念的走進家,打開冰箱,心裏腹誹着,名字叫陽光還敢吃冷飲?也不怕都給烤化了!

我拿了冰激凌和冰鎮飲料走回客廳,看見之前矯揉造作的趙陽光此刻卻像溫順的小綿羊一樣,而小二也放下了手裏的薯片,像是在打量趙陽光。她們之間的氛圍更加古怪了,好像她們都知道事情真相,只有我被矇在鼓裏。

我把冷飲重重放在茶几上,以此消除我心裏的不安。

趙陽光拿起一瓶飲料擰開蓋,大口喝了起來,好像是爲了掩飾什麼一樣。

玲玲和我一樣,一個大寫加粗的懵逼。她忽然拉起還在喝飲料的趙陽光,害得趙陽光被嗆到,不停咳嗽。玲玲卻顧不得噓寒問暖,直接拉着趙陽光往出走,而趙陽光臉上也並沒有任何不快,反而任憑玲玲把她拉出去。

哐的一聲,家裏只剩下我和小二。

小二忽然衝我露出笑容,嘴脣像是有些發乾,脣邊有些死皮,她舔了舔嘴,問我說,認不認識剛纔出去的那個人?

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小二的笑容讓我很不舒服。

我悶悶的說,今天剛見,算是認識吧,只知道名字。

小二沒說什麼,也沒有追出去,而是自己坐在沙發上,好像在思考什麼問題一樣,臉上的笑容一直沒退下去。

一個人經常笑,別人會覺得她性格好,很可愛。但如果一個人臉上一直掛着笑,一直笑一直笑,就會讓人覺得很古怪。我現在正是這種感覺,巴不得離小二越遠越好,於是我躲回了自己屋子。

我拿出,發短信問那個人銀行卡號,我要把之前的那一千塊還給他,反正也沒用上。

這次那個人沒有給我回短信。

其實我知道,強行逼問小二總比滿城找半仙兒靠譜。但我隱隱有種感覺,小二不會告訴我的,並不是因爲她多忠誠,而是因爲我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她。我不敢貿然行動。

接下來的幾天裏,我還是四處尋訪。身上的疙瘩一片片的開始自己破掉,膿水像之前一樣,很快就消失。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想想這個鬼蠱現在還沒有威脅到我的生命,我還有時間。 局長突然出現了,他一言不發的坐在一旁,畢竟一個警局隊長大半夜出現在命案現場……這有點解釋不過去了。

「我們接到群眾舉報,說第三精神病院有虐待病人的情況,所以我們就去暗訪了一下!」樂天突然先開口了。

蘇紫萱一看樂天開口了,她馬上就不說話了。

「是嗎?除了暗訪……你們沒有發現別的事情?」局長開口了。

因為這裡可以或者說有資格詢問樂天和蘇紫萱的人,只有他自己。

「首先!我們是晚上十點到達的第三精神病院,那些帶著泥土的腳印就可以證明我們是從後面的狗洞裡面鑽進去的,我們在第三精神病院裡面發現了大量的避孕藥,還有女性專用玩具!」樂天慢慢地說道。

局長看著樂天,如果是蘇紫萱在回答問題,他絕對會有什麼疑問一股腦的問出來,可是回答問題的換成樂天,這就讓局長有點束手束腳的感覺。

一個是這傢伙急眼了跟本就不認人,另一個是……警局沒有什麼可以壓制人家的東西!

現在就連警局刑偵隊長都成了人家的女人了……自己的手裡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控制樂天的東西。

「這說明了什麼?」局長問。

「這還不夠說明什麼嗎?從兩個保安那裡我們得知,那個死了的護士長涉嫌利用精神病院裡面的女精神病人從事違法色情交易!所以……理論上來說,那個護士長也算是死得其所。」樂天淡淡的說道。

局長微微一愣。

「除了這個,你們還發現了什麼?」他追問。

「我們在大概十二點的時候就離開了精神病院的后樓,來到了前樓……那個時候門口的保安都離開了!我們進入了前樓……發現整個精神病院的精神病人居然只有不到五十人!」樂天就繼續說道。

「什麼?不可能!只有不到五十人?」局長驚訝的看著樂天。

「沒錯!只有不到五十人!」樂天點點頭。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被樂天的話帶走了,沒有人在意為什麼樂天和蘇紫萱會去精神病人,每個人在意的都是他們發現了什麼。

「我們發現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在精神病院院長的辦公室,我們發現了一個暗室,你們猜猜暗室裡面是什麼東西?」樂天笑呵呵的問。

蘇紫萱直接一句也不說了,她悠閑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感覺肚子有點餓。

「發現了什麼?」局長看著樂天。

「我們發現了整整三大箱子錢……足足有幾千萬!另外我們還發現了一箱子古董寶物!」樂天說道。

包括局長在內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有沒有證據?」局長問。

「這個自然是有的,與我們一起去的山海市電視台的記者趙敏,所有的東西她全部錄下來的!」樂天回答。

局長點了點頭。

他看了看蘇紫萱,從頭到尾自己這個侄女淡定的就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樂天擋在她前面,將她所有的違規操作都扛了過去!

「你們是怎麼發現第三精神病院有問題的?」局長問。

這句話明顯是問蘇紫萱的。

蘇紫萱剛要開口。

「這個我們就發現的早了,大概在一個月前,因為小呆……哦,肖華的一個原因,我們發現了一個被人下了毒的乞丐,因為肖華的好心,我們救了這個乞丐,可是最後卻發現這個乞丐少了一個腎!」樂天再次攬過了話題。

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到了樂天的身上。

「後來經過了我的救治,這個乞丐的精神和身體都得到了恢復,他告訴我說……他在第三精神病院待過一段時間!」樂天好像說的口乾了,他端起一旁小助理的水杯喝了一口。

小助理眨了眨眼,撇了一眼自己的專用杯子,沒說話。

「然後是另一個案子再次牽扯到了一個傻子!這個傻子同樣也在第三精神病院住過,她不但少了一個腎,家裡所有的好東西都被別人拿走了!甚至連她的房子都被人賣掉了!」樂天繼續說道。

「這個賣房子拿走東西的人不會是那個第三精神病院的院長吧?」韓妮妮問了一句。

「就是他!而且根據我們對精神病院內工作人員的了解,院長和護士長的關係非常不錯!」樂天點點頭。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現在幾乎可以說是證據明顯了。

「既然你們有這麼多的證據,為什麼沒有馬上對精神病院進行搜查?」 都市狂少 局長奇怪的問。

「搜查?怎麼搜查?技術部的人都在研究為什麼我和蘇紫萱會大半夜的出現在兇殺現場,我們不得抽出精力來應對啊?萬一把我們冤枉成了兇手……那我們豈不是虧大了去了。」樂天哼了一聲。

技術部的人眼睛突然瞪大,這特么轉來轉去居然把他們給轉進去了……

「樂天顧問!你可不能這麼說啊……我們技術部只是負責將提取到的痕迹收集整理而已……」他急忙辯解。

「是嗎?那我怎麼聽到許多人都在討論,為什麼現場出現了我和蘇紫萱的腳印?不要和我說不是你們技術部的人說出去的?」樂天反問。

他直勾勾的看著這個技術部的主任!

「這……」技術部的人啞口無言。

其實他們也只是好奇而已,根本忽略了保密這件事。

「局長……這件事對於技術部來說可能只是一個隨口的閑話,但是對於我們外勤組的人來,那可無異於極其沉重的打擊!請問……現在外勤組的人誰還會對蘇紫萱的領導心服口服?外勤組的人即使嘴上不說,心裡難道不會有疑問嗎?領導他們的人居然有可能是殺人犯!」

樂天一字一頓的說道。

蘇紫萱倒吸了一口冷氣,樂天這幾句話可是太嚴重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