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說什麼,但這將是你在陰間聽到我跟你說過的最後一句話陰陽社的頭號殺手?哼,去死吧”小婢說完,在銅屍滿是不甘的注視下,她舉起手中的利劍最後一劍就捅了進去。

銅屍的頭“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死不瞑目瞪着我和小婢。

陰陽社的頭號殺手銅屍和鐵屍竟然在一天一夜之間都被我和小婢給滅了。將銅尸解決了之後,我們遇到了一個小麻煩,那就是不知道怎麼處理銅屍的屍體。

畢竟銅屍死前在陰間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個大活人,最後在小婢的幫助之下,我們將銅屍的屍體埋在了那座木屋旁邊的樹林裏。

望着剛剛隆起的這堆新墳,我還是很有感觸的。這個銅屍和鐵屍號稱陰陽社頭號殺手,兩人雖然最終殊途同歸,但鐵屍是魂飛魄散,銅屍卻還留了一個全屍

我雖然不知道銅屍的魂魄經過轉輪城明月公子手中的時候,明月公子究竟會不會讓他轉世輪迴,也不知道即使讓他轉世輪迴,是輪迴人道鬼道還是畜生道餓鬼道……這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說的是春秋有序,天道無常啊。誰又能預料我和小婢在去無憂島的路上,難保不會命喪黃泉?

我的心中有些黯然,默默地跟着小婢回了客棧。

小婢給我被銅屍抓傷的心口處上了藥,一副驚魂未定的摸樣。她望着我幽幽的說道,“蘭師兄,今晚我們跟銅屍之間的戰鬥,委實兇險萬分,差些就小命不保了今後你記得千萬不能一個人外出,獨自面對陰陽生派出來的殺手了”

“嗯嗯。”我點了點頭。想起銅屍尖尖的十指插進我胸口和用舌頭纏住我脖子將我拉到空中的情景,我情不自禁的渾身又起滿了雞皮疙瘩。

小婢又說道,“甚好的是今晚遇上的是銅屍,而不是陰陽社四大護法之一的林青龍,要是遇上他,還不知道此刻我們能不能坐在這裏說話呢?”

小婢的話讓我心中一驚,脫口問道,“林青龍真有那麼厲害嗎?”

小婢點了點頭,答道,“是的,他很厲害你別看他被轉輪王明月公子趕出了轉輪城,那是因爲轉輪城是明月公子的地盤,他不好用強。否則,如果他和明月公子打起來,到時候還不知道究竟鹿死誰手呢?”

他孃的,還真的這麼厲害啊?我不死心,又問道,“那他和你家小姐的師兄無極相比,誰更厲害?”

小婢得意的笑道,“那自然是無極師兄厲害了無極師兄從小修習鍾家獵鬼堂的獨門祕籍《陰司寶典》,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把寶典倒背如流。上一代鍾家掌門之所以把他送到無憂島,是擔心他會心有旁騖不能專心練習陰司寶典。這麼多年過去了,或許,無極師兄已經把《陰司寶典》練到爐火純青了哎……將來重振陰司門鍾家獵鬼堂,看來必須是依靠無極師兄了”

小婢說着嘆了一口氣。

我卻沒有想得那麼樂觀,她們的無極師兄離開獵鬼堂的時候還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屁孩,這麼多年未見面,誰知道他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 因爲害怕陰陽社四大護法之一的林青龍在林家渡鎮找到我們,天一亮,我和小婢就像驚恐之鳥一樣的逃離了客棧,往無憂島方向而行。

如此行走數日,來到了一座茫茫的海邊。

我掏出丫頭送給我的那副陰間地圖仔細看了一下,驚喜的告訴小婢,“從這裏下海,應該就能去往無憂島。”

話是這麼說,可我和丫頭又愁住了,這大海茫茫的,陰間地圖上只註明了無憂島的大致方向,而大海上瞬息萬變,誰又能料到能不能順利的到達無憂島?

小婢一咬牙,變出一艘船隻,說道,“蘭師兄,事已至此,不管這大海上有何兇險,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們走”

我和小婢上了船,任由小婢變化出來的紙人撐船,在大海中行走數日,莫說沒看到無憂島,就連小小的荒島都沒有見過一個。

如此下去怎麼得了?我想到海程遙遠,不知何日才能找得到那個古怪的海島,終日悶悶不樂。

幸好的是小婢聰明活潑,就像一枝解語的鮮花,懂得的古怪事兒也多,我和她在浩瀚無邊的大海之中航行,倒是減了不少寂寞。

小婢變化出來的這隻船隻比起初去往轉輪城在陰河上航行的那隻船隻要牢固的多,速度也很快,而且她在船上足足貯備了兩個月的糧食柴火,就是欠缺新鮮的肉食。

小婢不用掌舵,閒來無事,就在船上釣魚,她烹調的本領很不錯,每天給我弄飯洗衣,天天吃魚,能弄得出很多的花樣,把我服侍得非常周到。

在海上過的這幾天,小婢沒事就給我講一些陰間的奇聞異事,她把鍾家獵鬼堂的故事原原本本的講給我聽了。

原來,在陰間,鍾家獵鬼堂和陰陽社是兩股最大的勢力,千百年來爲了爭奪地盤和信徒一直在明爭暗鬥。經過長時間的協商和妥協,最後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每隔100萬陰界年曆,允許每家勢力選出一名代表進行比賽,取勝者將擁有陰間最強的獨門祕籍《陰司寶典》。現在也看100年就快過去了,而鍾家獵鬼堂除了無極和鍾靈之外,再無其他出類拔萃的人物,陰陽社起了野心,想搶奪《陰司寶典》,滅了鍾家獵鬼堂,成爲陰間唯一一股最大的勢力

聽完這些,我簡直驚呆了,沒想到這陰間居然還有一段這麼不爲人知的大祕密?難陰陽社要派人來搶奪《陰司寶典》?

小婢說起鍾家獵鬼堂上一代掌門戰勝陰陽社社長,得到《陰司寶典》的事情,眉飛色舞,似乎特別的榮耀。

剛開始的幾天,海面風平浪盡,船隻行駛非常的平穩,我和小婢常常也站到船頭眺望海景。

到了第五天的中午,小婢正在船頭釣魚,忽然看到海上百魚飛騰,場面見所未見,她失聲叫道,“蘭師兄,這是怎麼回事?”

我剛準備回答,船身忽然劇烈的搖晃。

我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連忙喊道,“小婢,你快回船艙裏來”

話音未落,忽然聽到海嘯如雷,平靜的海面上突然起了狂風巨浪,一股巨浪突然衝上了船頭

果然是海嘯

小婢嚇得腿都軟了,我一把將她抓住,拖進船艙,小婢衣服已經全部溼了。

我喃喃的說道,“天色剛纔還好好的,怎麼就突然起了海嘯?”

估計小婢雖然生活在陰間,還從來沒有見過海嘯,她問我,“什麼是海嘯?”

我慌亂的答道,“我不知道你們陰間也會有海嘯在我們陽世,海嘯就是海底受了震動,波浪捲起的嘯聲……”

我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巨浪就像一座小山般衝了過來,小船隨着巨浪被拋起,我從未經歷過風浪之苦,根本就經受不起,只覺得眼前金星亂冒,像騰雲駕霧一樣。

我急忙爬倒在船艙內,雙手牢牢的抓住船艙的邊沿。

小船在紙人的掌控之下隨着波濤起伏,我的五臟六俯都好像要翻轉過來,胃裏劇烈的翻騰,哇哇的嘔吐起來。

浪頭一個接一個的打上船頭,我很快也變成了落湯雞。小船在急流巨浪之中打了幾個盤旋,終於脫了險境,只是船身已破了幾個裂口,我只得胡亂的用船上準備的一些沙袋將烈口堵住,然後把小婢扶了起來。

小婢呻吟着說道,“海嘯居然這麼厲害,嚇死我了……”

死裏逃生,我爲了安慰小婢強自笑道,“沒事了,我們已經安全度過難關了”話是這麼說,想起剛纔的險境,我兀自心有餘悸。

我和小婢換過衣服,躺在船板上又累又困,竟然沉沉睡去。第二日醒來的時候,走上船頭一望,遠遠着到一片陸地。

小婢驚喜的叫道,“蘭師兄,那裏有一座島嶼”

“莫非那裏就是無憂島?”想到已經找到無憂島,馬上就可以完成鍾靈交給的任務,找到他的師兄無極,我也興奮起來。

但我立刻感覺到了異常,從那個島上吹過來的海風,竟然是熱呼呼的,熱得令人難受。

過了一會,那個海中的孤島看得更加清楚了,島上光禿禿的全部是紅色的岩石,天氣果然越來越熱,我和小婢汗如雨下。

小婢叫道,“蘭師兄,這是什麼鬼地方,這麼熱怎麼讓人生活啊?”

我也不明就裏,但又不甘心放棄,嘴裏“嗯嗯”的答應着,讓小婢指揮着撐船的紙人繼續朝着對面的海島航行。

船隻很快就靠了岸,我和小婢又驚又懼的走上岸來。

海灘上的砂石熱得像火炭一般,小婢的腳上起了熱泡,我不得已只有扶着她走。

悶熱的海風中夾帶着濃郁的香氣,我們走到海灘的盡頭,一眼望去,突然大吃一驚。

小婢失聲叫了出來,“蛇,蛇……”

我的天,面前的那些樹木上盤着的掛着的全部都是蛇而且那些樹木也怪得很,樹幹彎彎曲曲的,像極了一根巨蟒。樹上本來就掛着有蛇,突然看到,整株樹木就好像是無數大蛇小蛇糾結而成一樣的,那股濃烈的香氣也是從這種怪樹上發出來的。

小婢的那一聲失聲尖叫,樹上的蛇頓時就像箭一般的飛射下來,小婢嚇得魂飛魄散,一揚手就想發射寒冰刺,我連忙一把拉住了她,強自笑道,“等等,我們別傷害它們,它們應該沒有惡意的”

我說話的時候,那羣蛇已經游到了我和小婢的身旁。

我慌亂的說道,“蛇啊蛇,我們沒有惡意的,只是來到這裏找一個人,求你們不要傷害我們……”

說完話,我的心蹦蹦的狂跳個不停。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那羣蛇就好像聽懂了我的話一樣,都昂超頭來,發出嘶嘶的叫聲,像是歡迎老朋友到來一樣。

小婢的身軀抖個不停,早就嚇得閉上了眼睛。

我握着小婢的手,心驚膽顫的從羣蛇中走出,那些蛇兩面分開了,等我們走過後,又再跟在了後面。

小婢手足痠軟,緊緊地貼着我,後來睜開眼睛見這些毒蛇並不咬人,這才稍稍的放了心。

我領着小婢向島的中心走,不再害怕那些毒蛇,心神一定,便又感覺熱得喘不過氣來。

島上的樹木很多,但十有都是光禿禿的,有些樹木甚至只剩下一截焦黃的樹幹,好像是給火烘過一般。

幸好那些像極巨蟒的怪樹,倒是有花有葉,枝葉特別茂盛,只是怪樹上所發出的奇香,我和小婢聞所未聞,吸了進去,都感覺到有點頭暈目眩。

小婢似乎有些害怕,對我說道,“蘭師兄,這島上這麼詭異,我想無極師兄住的無憂島絕對不是這個樣子,或許我們找錯了地方也不一定。要不咱們回到船上去吧,海上的風浪雖然險惡,到底要比在這島上好得多”

小婢這話說到我心坎上去了,是啊,這樣熱的島嶼,而且島上毒蛇羣生,的確不是一個能夠住人的島嶼。

但又想到如果這島嶼的確是無憂島,與無極失之交臂又怎麼辦?

我患得患失,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最後我和小婢達成共識,在這個島上找兩天再說,萬一沒有找到無極,那我們再上船重新去大海中尋找無憂島。

這一晚,小婢變化出兩個帳蓬在島上一起過夜。

到了半夜,我正在睡得濛濛隴隴的時候,忽然聽到有悉悉索素的聲音進了帳篷。

什麼東西?我一驚醒了過來,身子忽然一把被人抱住了,只聽得是小婢的聲音叫道,“蘭師兄,嚇死我了,你快過去給我趕走那些毒蛇”

原來是有蛇遊進小婢的帳幕,她嚇得躲到我的帳篷裏來了。

我心神一蕩,連忙把她推開,安慰道,“那些蛇有什麼好怕的,你沒看到他們把我當成好朋友了嗎?”

小婢急道,“它們是你的好朋友,你當然不怕,可是我怕啊……”

我沒有辦法,只好說道,“好吧,既然你害怕,你今晚睡在這裏吧,我給你守夜。”

這一晚我在帳篷外一直坐到天亮,小婢則睡得非常舒服,我有兩次走進帳篷去看她,發現小婢在夢中居然帶着笑容。 第二天天亮,我叫醒小婢,胡亂的吃了點東西填飽肚子,便想喊她一起去島上四處轉轉,看是否能夠找得到鍾家獵鬼堂的掌門師兄無極。

沒想到小婢一臉驚駭的神色,說什麼也不肯跟我走出帳篷,說是害怕島上的毒蛇。沒有辦法,我只得一個人壯着膽子去島上察看動靜。

我在島上轉悠了半來個小時,入眼之處除了光禿禿的樹幹就全是毒蛇,正行走間,忽然聽到小婢駭異的叫聲又遠遠地傳了過來。

難道小婢又是被毒蛇嚇着了?我不放心,只好回頭往海邊跑去找她。

跑出樹林,我一眼便看到海灘上有一條破船,很顯然是被大浪捲來,在海水退潮之後擱淺到了這裏。

我大吃一驚,難道是有人到這荒島上來了?我第一個想到的便是陰陽社派出來的殺手

不好,小婢有危險

我心急如焚,跑到海灘上,就看到小婢披頭散髮,駭叫着狂奔,而她的身後,追趕着四個奇形怪狀的男女。

小婢發出她練就的獨門武器寒冰刺,卻絲毫傷不了身後追着的四個人。那四個人交叉走位,小婢寒冰刺一出手,他們便分四角站住,各自發出一掌,就像無形之中捲起了一陣颶風,把小婢的寒冰刺捲上高空,對他們毫無損害

小婢反而在他們的掌力下震得站立不穩,收勢不住,被腳下的一塊石頭一絆,登時摔倒。

其中一個人哈哈大笑,伸出長臂,朝着小婢的後心便抓了過去

這一抓如果被他抓實,小婢哪裏還有命?我來不及細想,將全身意念調動起來,一聲大喝,雙掌一推便朝那四個人攻了過去,剎時間千萬把飛刀飛向了追擊小婢的那四個人。

那四個人也不含糊,身影飄忽,閃過我射出的飛刀,回過頭來。

雙方打了一個照面,我看得真切,這四個人果然是陰陽社派出的殺手,因爲他們身上的衣服上寫了三個大大的字,“陰陽社”

其中一個青面披髮的女子望了我一眼,朝着另外一個女子桀桀笑道,“木堂主,這小子就是殺了銅屍和鐵屍的那個人吧?長得蠻俊的,妹妹我看上了”

青面披髮的女子說完盯着我媚眼橫飛,看得我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

我不等那個木堂主回答,仰天笑道,“不錯,我坐不改名,行不改姓,殺了銅屍鐵屍的就是我蘭天你們如果害怕,就趕緊向我磕頭賠罪”

那木堂主呲牙咧嘴,冷笑了三聲,說道,“銅屍和鐵屍沒能滅了你們,算你們走運,讓你們多活了幾天。”

另外一個滿頭紅頭的老頭說道,“兩位妹妹莫忙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他們能把《陰司寶典》交出來,我們也可以饒他們不死”

小婢早從地上爬起跑到了我身邊,聽到紅髮老頭這麼一說,頓時就怒道,“放屁你們是什麼東西?銅屍和鐵屍都被我們滅了,你們竟然還敢口出狂言

小婢罵完朝我說道,“蘭師兄,對付陰陽社這羣魔頭你不要手下留情,直接用風雷對付他們”

用風雷對付他們,我也想啊,可是鬼知道到底靈不靈?我正在思考,那個木堂主從身上解下一條紅綢,迎風一抖,就像平空飛下一道彩虹一般,向我和小婢攔腰襲來

那綢帶經她揮動,就像一根軟鞭,我一手抓去,居然滑不溜手。 許你一世情緣 我的手指尖剛剛觸摸到,便滑過一旁,悠忽間轉了一個圈圈,夾帶着勁風,向我的雙目打了過來。

這一下我嚇得肝膽俱裂,甚好的是站在我身旁的小婢一把利劍給我解了圍。

我拉着小婢的手,急忙說道,“我們快走”

小婢跟着我一頓猛跑,就從海灘跑進了那個滿是毒蛇的林子,陰陽社的四個魔頭緊緊地追了過來。

原來,這四個人正是陰陽社的四大堂主:木蕭蕭雲飄飄遲暮老青海空他們奉陰陽社的命令一路追趕我和小婢,在我們出海第二天他們也坐了一艘海船追了過來。

他們在海上遇到海嘯,海船被巨浪打壞,漂流了兩天兩夜,差些些就要變成水中之鬼的時候,恰好遇到一陣大風,將他們吹到了這座荒島之上。

他們所坐的海船卻完全破爛,根本就不能用了。他們發現了我和小婢乘坐的那條破船,但不知道便是我們的。

但他們希望碰到的是另外一幫什麼海客,可以搶掠水手和糧食,上岸一搜索,沒想到剛好碰到了在海灘上的小婢

我拉着小婢一頓猛跑,陰陽社的四大堂主一邊追趕一邊大喊,“兩個小子,你們如果想要我們饒你們性命,就趕緊把《陰司寶典》給交出來”

我和小婢懶得理他們,只顧往前奔跑。正奔跑間,忽然聽到“沙沙……”聲響,無數條毒蛇從樹林裏竄出來,只一會兒,所有的毒蛇就圍成了一個圓圈,將那四個魔頭圍在了圈中。

小婢緊閉着雙眼,嚇得臉色慘白,拉着我的手手心裏全是冷汗。

我附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別怕,這些毒蛇不會傷害我們”

我壯着膽子拉着小婢從羣蛇中退出,所到之處,毒蛇紛紛讓開,我和小婢一走過,毒蛇又像潮水般的涌了上去,又將那四個魔頭緊緊的圍在了中間。

看到羣蛇張嘴吐着芯子,那四個魔頭居然瑟瑟發抖,根本不敢邁動半步。

看到這個場面,我笑着對小婢說道,“小婢,我說這些蛇兒是我們的好朋友,你不相信,現在該相信了吧?”

小婢張開了眼睛,說道,“蘭師兄,你等這些毒蛇把他們全部咬死之後再叫我張開眼睛好不好?我不敢着毒蛇咬人的慘狀。”

這小妮子怎麼如此懼怕毒蛇?

我正準備回答,羣蛇中忽然竄出四條巨蟒,每一條都有二三丈長,纏上了陰陽社四個魔頭的身子。

那四個魔頭嚇得心膽俱裂,死命的用手叉着蛇頭,不讓蛇口咬下來。那四條巨蟒力大無比,鱗甲又厚,木蕭蕭的指甲鋒利如刀,在蛇身上亂撕亂抓,卻連半片鱗片也沒有抓下來,反而惹怒了巨蟒。

巨蟒舌頭蛇一昂,吐出幾尺長的的芯子,幾乎就到了木蕭蕭的臉上,木蕭蕭大叫一聲,頓時暈了過去。

甚好的是,那四條巨蛇卻並不咬他們,只是緊緊的將他們纏住,好像給他們加上幾道鐵箍似的,纏得他們透不過氣來。

小婢看到這個場景,又驚又喜,叉着腰笑道,“剛纔是誰說要繞我們的性命來着?現在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繞誰?”

陰陽社的四大堂主除了木蕭蕭已經暈倒之外,其他三個魔頭都在閉目待死,聽到小婢的叫聲,顧不得身份,立即喊道,“兩位小祖宗,饒命,饒命啊……”

小婢忽然笑道,“我饒了你們,你們願不願意乖乖的聽我的話?”

那三個魔頭齊聲答道,“如果你們能幫我們脫離這些毒蛇,不管有什麼吩咐,我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小婢又笑道,“那你們還要不要《陰司寶典》了?”

三個魔頭齊聲答道,“不敢,不敢了……”

小婢眼睛滴溜溜的一轉,附在我耳邊悄聲說道,“蘭師兄,你有沒有辦法讓這些毒蛇放了他們?”

跟班別鬧 我不明白小婢的意思,低聲答道,“怎麼,你想饒了他們?”

小婢低聲的應道,“你先試試能不能讓這些毒蛇放過他們,我自有計較”

讓這羣毒蛇放過他們,我哪裏有把握?但看到小婢充滿期待的看着我,我咬了咬牙答道,“讓我試一試。”

我說完衝着羣蛇說道,“蛇兒啊蛇兒,你們聽我說,放過這四個人吧?”

我話音一落,奇蹟竟然出現了,那四條巨蟒就像聽懂了我說的話一樣,如奉聖旨般的立即鬆開了木蕭蕭等四個魔頭。

此刻,那四個魔頭就像一團爛泥似的癱在了地上,全身沒有了任何力氣。

我兩眼望着小婢,擔心的說道,“小婢,你真的想放過他們?我擔心等下等他們氣力一恢復,我們就麻煩了”

小婢眼珠一轉,拍着小手笑道,“蘭師兄,在這荒島之上,我們正缺少幾個僕人使用,上天將他們送來,留下他們,總比這些毒蛇有用得多。”

我還是不明白小婢話中的意思。

雲飄飄給木蕭蕭推揉了一會,逐漸醒了過來,四個魔頭望着我和小婢,兀自驚魂未定。

小婢望着四個魔頭笑道,“我好人做到底,先給你們治傷,然後再讓你們吃頤飽的。”她說着從懷裏摸出一瓶藥交給我。

我雖然不明白小婢此舉究竟是何用意,但還是接過了那瓶藥,問道,“怎麼個用法?”

小婢答道,“你將藥擦在他們身上青腫的地方就可以了”

我心驚膽顫的給四個魔頭敷好了藥,小婢忽然厲聲笑道,“蘭師兄,今後我們就不愁他們不聽我們的話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