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爺爺的一個朋友,與爺爺交情很深,與冷陌父親交情也不錯,在這裏絕對不會出事的。”宋子清說。

原來如此,能得到宋子清這隻老狐狸的信任,那肯定不用擔心會被背叛了,一路這樣長途跋涉的趕來確實很累,我去沙發坐下,魑魅早開始拿了香蕉吃了,我瞪他:“你不能稍微注意點,這是別人家!”

魑魅懶得搭理我,走一邊去找其他東西吃了,可能跟他重傷的原因有關係,大多數時間不是吃是睡覺的,他身的陰邪氣息也少了很多,如果要救冷陌,魑魅也是個戰鬥力,能補充體力也是最好的了。

我四處打量了一下,這房子與人間的擺設沒多少差別,冥界除了城市古老,建築都是用堅硬石頭打造的,較像西方魔幻世界,類似《魔戒》那樣的外,其他的如食物,宅院,都和人類世界差不多。

“來,先喝茶吧。”女人倒茶來了,出於禮貌,我連忙站起來幫忙,將茶水擺在桌子,女人才看我和魑魅:“恕我冒昧,小姑娘和這位男士應該是活人吧?身卻帶了那麼重的邪氣,如若不是小清帶着你們進家,我都要報警了。”

我訕笑了兩聲,在我不知道該如何切入正題的時候,女人反而先問了:“你們來這裏肯定有什麼事吧?”

“多多阿姨,你可知道冷陌在哪兒?”宋子清替我問道。

“冷陌大侄子?”女人皺皺眉:“我知道小清和冷陌情同手足,必然是爲這件事而來,他最近被冥王要求待在冥淵深處,至今不知道有沒有回來。”

果然!冷陌果然被冥王關在了冥淵深處!

“冥淵深處在哪兒?”我激動的站起來,巴不得現在去找冷陌。

“你要去冥淵深處做什麼?”女人怪的看向我。

“丫頭別激動。”宋子清打斷道:“冥淵深處不是你能去的地方,算你想去也不可能進的去,因爲那個地方,必須要冥王親手來開啓,沒有其他任何辦法。”

由冥王親手開啓……

所以去冥淵深處救冷陌和寒羽的主意,只能打消了。

“最近有什麼大事發生嗎?”宋子清又問。

我不知道宋子清爲什麼不直接問冷陌現在被關押在哪裏,但我相信他有這樣說的理由,沒吭聲,只是聽着。

“大事?”女人想了想,背對着我們說:“冥王將冷陌關冥淵深處算不算大事?”

“這件事我們都知道,還有呢?”宋子清回。

女人大概有幾秒的沉默,而後說:“沒事了呀。”

“撒謊。”坐在我旁邊搭着腿的魑魅低說了句。

“我有什麼可撒謊的呢。”女人削好了水果,將水果盤放給我們:“或許是我孤陋寡聞,不知道冥界還有什麼大事吧。”

宋子清惡狠狠瞪魑魅:“你要再對多多阿姨無理,我把你打出去!”

魑魅眯眼要說什麼,我連忙止住:“好了別鬧了,難得休息會兒。”

魑魅哼了聲,去衛生間了。

我看着魑魅的方向,眼神沉了沉。

其實,我也覺得這女人在撒謊,不過拿不出什麼憑證來,況且宋子清和這女人又很熟,便不好再說什麼了。

女人做了頓簡單的飯菜給我們吃,在女人家休整了一會兒,爲抓緊時間,我們決定現在去地牢附近打聽打聽消息,但三個人一起出去太惹人注目,我想到了酒葫蘆,把酒葫蘆變大之後我和魑魅走了進去,我在裏面唸了‘遁’,葫蘆變小,宋子清將我們收進褲兜裏之後,便離開了女人家。

因爲宋子清來冥界又不犯法,不需要隱藏,剛好可以帶着我們,這樣不會被人發現了。

我和魑魅坐在變小的葫蘆裏,都快被悶死了。

“老子要出去!”魑魅裸着胸膛還嫌太熱,差脫褲子了。

我也熱的不行,喘氣都困難:“沒想到小葫蘆裏那麼難待,只希望宋子清趕緊到地牢,否則是真的要被悶死了。”

“他那速度,你還指望他,今天那女人說沒大事要發生的時候,眼神閃爍的很明顯,我不相信宋子清看不出來,你還相信他!”

別愛我小心萬劫不復 “我也看到那女人的表情了,既然宋子清不拆穿她,肯定有宋子清的用意,我相信宋子清。”

魑魅大大嗤鼻:“難道你沒聽說過一句話麼,最親近最相信的人,指不定是背叛你,傷你最深的人。”

此時的我,全然沒把魑魅的話放在心:“得了吧,你以爲誰都跟你和你手下那些人似的,心懷鬼胎,心思叵測。我和宋子清的革命友情深的很,說白了,他沒什麼必要欺騙我,他爲什麼要害我,我又沒威脅到他什麼。”

“他不一定會害你,可他也不一定不會對付其他人,其他你在乎的人。”魑魅說。

我皺眉:“你什麼意思?” 還沒等我再問魑魅話裏是什麼意思,葫蘆忽然劇烈晃動了起來,緊接着葫蘆變大了,我和魑魅一股腦的滾了出來。

摔地的時候,魑魅從後面勾了我的腰,把我拉到了他身,他反身用自己的後背面對地面,他人砸在地,後背發出一聲骨頭撞地面清脆的響。

我人砸他胸膛,倒是什麼事都沒有,一擡眸看到魑魅躺在地望着我,那雙黑不見底詭異的眸子裏,布了某種說不出的霧氣。

他手在我腰,我腦袋在他赤着的胸膛,男人胸膛特有的熱氣散在鼻尖,姿勢太曖昧,我連忙雙手撐住他胸膛要起來,他卻更快的手一用力,將我再次貼到了他身。

“魑魅!”我惱了,吼他。

“魑魅!”更惱的聲音傳來,宋子清噼裏啪啦將我從魑魅胸膛了起來,要殺人的表情:“該死的我說過讓你不要碰她!你他媽找死!”

魑魅一手按着我剛纔腦袋貼過的胸膛,一手撐地,緩緩坐起來,邪眸微挑向宋子清:“你那麼激動緊張做什麼,莫不是當真喜歡了她?”

宋子清一怔,本來是拽着我胳膊的,下意識鬆了開。

“魑魅你別亂講話行不行!你閉嘴行不行!”我低聲吼他。

他哼了聲,擰開腦袋。

我這纔看向周圍。

我們在一個橋下的地方,前面兩米是臭陰溝裏的水,問宋子清:“我們在哪兒?地牢在哪兒?”

“地牢有結界保護,算酒葫蘆可以藏身,但那結界依然能探測出你們的氣息,帶着你們正面闖入太危險,我們得想另外的辦法。”宋子清回神過來,指着橋下井蓋。

“你是說讓我們從下水道進去?”

“對。”宋子清肯定了我的猜測:“這裏的下水道能通到地牢的排泄水口,下面守衛不會有那麼強,我們目前只有這個辦法了。”

既然宋子清都如此說了,我便沒異議,趁沒人的時候,宋子清拉開井蓋,他說他先下去,確認沒危險再叫我,我擔心的看着他爬着樓梯進入了很黑暗的地下水道。

魑魅在旁邊語氣不爽的說:“你還真把這宋子清當純潔的朋友啊?真二,男女之間哪裏有什麼純潔的友情,男女之間,不是你喜歡他,是他喜歡你,不會有第三種說法。”

“你錯了,男女之間,有第三種說法。”我眼睛不離開的說:“我和你這種,屬於血海深仇的,等利用完你把你扔掉的。”

“死女人你還真敢說!”魑魅被我氣夠嗆,揪着我胳膊差揍我了。

我冷冷掙脫開他:“老鬼雖然讓我放你一條命,不代表是原諒你,在來冥界之前我說過,我對你是利用,是要利用你來攪合冥界,我們可不是同伴!”

對於魑魅,憤怒和恨意,依舊佔據主導,縱然一路過來,他也幫了不少忙,可一看到他,會想到老鬼死在我眼前,永遠都沒法原諒他!

“好,很好,誰特麼稀罕你的原諒!”魑魅大吼。

“你小聲點會死啊!”我連忙止住他,四處看看,還好這個地方偏遠又黑暗,沒人來,沒人聽到聲音。

魑魅又要吼我,宋子清的信號傳來了,我立馬攀住樓梯下下水道去了。

魑魅最後跟的,他負責蓋好了井蓋,把一切還原。

梯子很滑,樓梯間距又大,我速度很慢的在爬,雙手緊緊抓着梯子,快到底了,宋子清在下面對我說:“跳下來,我接着你。”

我便鬆開了手,想都沒想往下跳。

“二貨!相信他幹什麼!”魑魅在頭頂罵我。

我被宋子清結實接在懷裏,穩穩踩到了地,回罵他:“你纔是二貨!”

魑魅閉嘴了。

宋子清都懶得理魑魅,手捏決,在食指指尖捏了簇光芒出來。

這真的是貨真價實的下水道,潮溼,髒,臭,除了人的糞便外,宋子清說還有野獸怪物的,我們踩在渾濁的糞水,別說我忍不住想吐了,魑魅在我前面吐了出來。

“召喚你的葫蘆騎着過去,老子可不要踩着渾水!”魑魅扶着牆邊,打死不走。

宋子清也是很愛乾淨的,卻率先踩進了糞水裏,朝前走:“爲了防止突發狀況,不能使用葫蘆那麼大的東西。”

“不然把葫蘆變小,我坐裏面。”魑魅還站在很遠的地方,叫我:“二貨,你覺得如何?”

他現在不叫我‘小矮子’了,改叫‘二貨’,煩的要死,我纔不管他,跟在宋子清身後一同踩進水裏:“葫蘆那麼悶,這麼長的路你要不怕被悶死,你進去吧。”

魑魅扔了個可憐兮兮眼角閃着淚花的表情給我,呵呵,騰訊的表情包全都是按照他來定做的吧,學的那麼像,不吃這一套。

等我和宋子清走到下水道一個分岔路口的拐角了,魑魅才捂着鼻子一邊發嘔一邊跟了來。

也是,千年以來他可是統領大軍的人,何時淌過那麼骯髒的下水道。

有隻老鼠忽然從我腳下竄過,我嚇得尖叫,腳下不穩,吧唧,一屁股坐在髒水裏。

“哈哈哈哈!”魑魅爆發出一陣暢快笑意。

賤人!

我惡狠狠瞪他。

宋子清也有些憋不住笑,伸手來拉我:“小丫頭,你笨到家了。”

現在好了,我渾身都沾了一大股shi臭味。

下水道里有很多岔路口,地形錯綜複雜,好在宋子清方向感太強大,不愧是盜墓世家,帶着我們左繞又拐,終於接近地牢排泄口了,也隱隱有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

宋子清掐滅亮光,我們三人貼着下水道的牆過去,在我們頭頂有個井蓋,井蓋有兩個守衛在說話。

“那兩鬼差還是沒吃飯?”

“是啊,也不知道在倔個什麼勁,反正都是將死之人了,餓死不如飽死吧。”

兩鬼差?絕對是狗蛋和翠花!

我差點激動的要叫出聲來了,宋子清更快的捂住我的嘴,讓我不要激動,我深呼吸一口氣。

守衛又說話了。

“冷陌大人是不是來了?”

“是啊,來了剛走,說是這兩鬼差不吃飯算了,隨便他們。”

冷陌……剛來?! 冷陌不是在冥淵深處嗎?爲什麼會出現在地牢?而且來看了狗蛋和翠花,爲什麼不救?

難道說他有什麼難言之隱?

我怔在原地,大腦一團亂麻。

守衛士兵說話聲音漸漸遠去,宋子清對我說:“你先別亂想,也許有冥王監視,冷陌纔不能做多少動作,我們先去看了情況再說。”

對!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冥王在監視着冷陌,冷陌纔不能行動!

“好!”我甩甩腦袋,把那些胡思亂想全部甩走。

宋子清用法術查看了井蓋的情況,確認沒有守衛之後,宋子清先開了井蓋出去,我緊隨在後面,他把我拉去,我褲子還在滴着下水道的水,實在太臭也沒法穿了,剛好我們進來這個地方是小房間,我跑角落裏讓他們不準看我,重新換了一套衣褲。

換好之後回來,宋子清和魑魅也換了一身,畢竟味道那麼重,要遇到情況想藏都藏不住。

“這是牢房轉的地方,丫頭,你們還是進葫蘆,我用隱身符帶你們去找。”宋子清說道。

地牢重地,開不得玩笑,我聽着宋子清的,和魑魅再次進入了變小的葫蘆。

在葫蘆裏,魑魅說:“你不覺得這次太過於順利了麼?”

我一愣:“什麼意思?”

“冥界地牢,頭是冥王的宮殿,難道冥王會傻到連地下水道都不知道排兵稍微守一守麼?直接讓我們從下水道進來,要是都那麼簡單,冥王的地牢設了還有什麼用?”

魑魅這麼一說倒確實有點可疑,我本來以爲要進地牢肯定機關重重,算是下水道肯定也會有埋伏等着我們,沒想到現在竟然那麼快……

“現在有兩種可能。”魑魅再次說道:“一,冥王知道你會來救冷陌,故意設計等你進了地牢將你一舉抓獲。二,宋子清與冷陌通過某種方式溝通過,提前做好了準備,讓你來救走鬼差。”

魑魅雖然不能百分百的相信,但他好歹以前也是統領千軍萬馬的大將軍,要論心機,恐怕連宋子清都不過他,他說的並不全無道理。

豪門替身妻:邂逅無良大人物 “如果是第一條,宋子清肯定也會猜到的。”我想了之後說:“所以,只有你說的第二種可能是正確的了。”

冷陌提前與宋子清計劃好了一切,打理好了地牢的事情,清除了下水道里的阻礙,我們才能如此暢通無阻的過來,礙於冥王的監視,所以冷陌現在纔不能來與我見面。

這樣想的話,剛纔地牢守衛說冷陌來過,沒在冥淵深處的疑點,也能說的通了。

“你真天真。”魑魅對我的設想嗤笑一聲:“那麼我再問你,爲何冷陌能從冥淵深處出來?冥王原諒了他?如果冥王原諒了他,還需要在暗地裏動手腳?他可是至尊王,如果冥王當真不廢他了,隨便找個理由哄哄冥王他能來見你,可爲何到了現在,他都不來?”

爲何到了現在,他都不來……

這也是我心最大的疑惑。

我迫切的想要見到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

只有見到了他,這些所有的疑點,才能解開。

葫蘆再次晃動了起來,這次我和魑魅有了回的經驗,沒有再摔到了,紛紛跳了出來。

宋子清站在旁邊,手指前面:“現在是守衛換班午飯的時間,要救他們,必須得快。”

他爲什麼會知道守衛換班午飯時間?從我把他召喚過來幫忙到現在,他一直都跟我們在一起,也不可能提前有時間準備,難不成真如魑魅所說,宋子清和冷陌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發什麼呆,快走!”宋子清從後面拍了我後腦勺一下。

我回神過來,暫時壓住疑慮,我們三人飛快的跑向裏面。

這地牢很陰暗,兩邊都有牢房,有些空着,有些關着些稀古怪的怪物,聽到我們的聲音都抓着牢房來看,眼珠圓瞪,閃着詭異的光,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我下意識縮了縮脖子,魑魅越過宋子清那兒,夠身扯了我一下,將我拎到了他和宋子清間,這樣我不害怕了,不得不說,雖然討厭魑魅,但他還真挺心細的,這種時候還能注意到我的情緒。

宋子清很不高興,瞪了我幾眼,我吶吶的低下頭,難道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宋子清現在對我的感情有些怪怪的。

最裏端,是關押狗蛋和翠花的地方了。

“狗蛋!翠花!”還有一段距離我看到了他們,跑了過去,抓住牢房,。

“童姑娘?!”狗蛋和翠花非常詫異,跑過來,隔着牢房:“你怎麼來了?!”

狗蛋和翠花神情疲憊,坐在裏面一張小牀,死神的黑袍也扯的有些凌亂,狗蛋清秀的面龐有些傷痕,翠花長髮蓬鬆,靠在狗蛋肩頭,很累的樣子,看去讓人心疼極了,我眼眶紅了:“對不起,都怪我,都是我的原因才害你們變成這樣,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們出去的!”

“你救不了我們的,快走吧!”狗蛋說。

“不!我一定要救!”昔日那清俊男人和漂亮女人,如今變成這般模樣都是因爲我,我怎麼能不救!

“這牢房加固了防禦結界,任何法術攻擊都沒用,必須拿到鑰匙,牢房鑰匙應該在卒獄長身。”宋子清說。

“好,我們去找卒獄長!”我說着便轉身。

“別去,童姑娘!”狗蛋在後面叫住我:“聽我一言,趕緊離開冥界吧,如果今日你不離開,明天你絕對會後悔的!”

我捏緊雙拳,回頭:“如果我今天這樣離開,看着你們明天被行刑,我纔會後悔。”

偷來的果實 “童姑娘……”狗蛋和翠花聲音哽咽了。

“對了,剛纔冷陌是不是來過?”想到之前守衛的話,我問道。

狗蛋和翠花神情很明顯的僵了一下,翠花張張口想說什麼,狗蛋卻搶先道:“冷陌大人只是來勸我們吃點東西保存體力,冥王監視的嚴,其他的沒說什麼了。” 和我猜測的一樣,冷陌果然是被冥王監視了,所以他從冥淵深處出來之後,纔不方便來見我。

狗蛋說完這句話後,翠花垂下了眸,什麼都沒有再說了。

“我現在去找卒獄長,拿到鑰匙,救你們出來!”

“童姑娘,真的不要!冥王的手段是你沒法想像的,你敵不過她的,爲了我們,你真的不值得,真的,我們如果死了,也不會魂飛魄散,頂多是投胎轉世罷了,童姑娘你……”

“如果我們互換,你們會來救我嗎?”我打斷了狗蛋後面的話,只說了這麼一句。

狗蛋和翠花怔住。

我背過身,抹了下眼睛:“如果位置互換,今日是我被關在牢裏,你們肯定會來救我的,對嗎?”

身後傳來狗蛋和翠花沉沉的嘆息,而後兩人異口同聲的說:“當然。”

“所以,無須再相勸。”我重新堅定了目光:“宋子清,魑魅,我們走吧,去找卒獄長。”

“童姑娘……”

走出了幾步,狗蛋在後面扯長了聲音叫我。 神瀾奇域無雙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