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傲雪!哼——”

一扭頭,走到那邊走廊上。

那個聲音已經停止了,他們也結束了。

我要問清楚,鍾景是不是真心待採魅的,而不是想利用採魅,隨便玩玩。

據我所知,鍾景已經暗中調查魅力整形很久了。 農家棄女 不排除他爲了走捷徑,刻意利用採魅,和她談一場人鬼情未了的戀愛。

採魅,我對她也有所保留,不是我不相信她。

師傅說過,鬼的話,千萬不能信。

否者會付出很慘痛的代價。

採魅是真心愛鍾景爲了他甘願成人,還是爲了給夜冥鋪路,可以混進來反間我們。

我站在窗臺前,裏面傳來穿衣服的聲音。

鍾景溫柔的問採魅:“對不起,我來晚了,身體怎麼樣了,還疼嗎?”

醫品狂妃:妖孽王爺嗜寵妻 “不,不疼,一點都不疼,採魅很高興,這麼多年來今天是最開心了……”

這時,君無邪走到我身邊,掌心一道靈光飛瀟到窗臺前,窗簾消失,裏面一切映入眼簾。

採魅躺在牀上,鍾景赤果上身坐才牀邊。

兩人相視微笑,一副簡單唯美的畫面。 嘟嘟嘟……

桌子上,鍾景電話響了,他看了一眼電話號碼,沒接。

採魅看了眼來電顯示,臉色微變:“如果不方便,我幫你接把。”

電話響了半分鐘後,鍾景無奈的接了:“喂,媽……什麼?我爸出車禍了?什麼侍候的事?就在剛纔?現在在醫院急救室裏,那家醫院?好好,我馬上去訂機票,凌晨還有一班飛機。”

他立馬站起來,把衣服迅速穿上。

採魅擔憂的坐在牀上問他:“怎麼了鍾景?”

鍾景從櫃子裏拿出幾套簡單的衣服,塞進行李箱裏:“我爸爸出車禍了,我收拾下行禮馬上回去,你乖乖的在這裏等我。那裏都不要去,記住。”

採魅穿着鍾景的白襯衫跳下牀,站在他身邊想幫忙卻無從下手,很是侷促。

鍾景幾分鐘把箱子裝好,從抽屜裏拿出鑰匙和一張銀行卡遞給採魅:“喏,鑰匙先拿着,卡里有五十萬,密碼我生日,你知道的。”

採魅眼睛溼潤,不捨道:“鍾景,你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或許很快就會,或許要一個月,爸爸車禍很嚴重,現在還昏迷不醒,我得走了,記住乖乖等我回來,不要害怕知道嗎?”

“嗯!那你快去把,我在這等你,一定要早點回來。”

鍾景無奈嘆了一口氣,提着行李箱走到門口,正要跨出門時。

突然轉過身大跨幾步走向採魅,雙手摟緊她的腰身,狠狠的吻下去,許久後才放開。

轉身,利落的拿着行禮跑下樓,心絮太焦急,跑下去時,沒看見我和君無邪站在走廊上。

待車子開遠後,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果然不出我所料,鍾景的父母是算出了鍾景和採魅的私情,想辦法拆散二人。

什麼車禍?我想只是把鍾景騙回去的藉口罷了。

看來,兩人以後的路很難走啊,最少鍾家態度是不喜歡採魅的。

君無邪看了我一眼:“不進去麼?不進去的話就回去。”

我走到房間門前,敲了敲門。

採魅聲音很緊張,似很害怕:“誰?”

“採魅,是我,龍小幽?”

“鬼後?請稍等一下。”

兩分鐘後,採魅穿好衣服開門,看見我和君無邪站在門外,當場一愣。

君無邪沒看她一眼,面無表情的走進去,沙發上坐下,翹起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樣。

我走進來,坐到君無邪身邊。

採魅是個懂事的,幫我們切了兩杯茶放在桌子上。

她在君無邪面前跪下,低着頭:“採魅見過鬼王,鬼後。”

wWW.ttκΛ n.¢ ○

“一個低賤的魅離,沒想到有如此手段,嘖,本尊真是小看了夜冥。”

採魅嚇的立即對君無邪磕頭道:“求鬼王大人放過採魅……”

“說吧,爲什麼想成人? 冷少的正牌嬌妻 本尊要聽實話,如若不然,本尊有的是手段對付你。”67.356

採魅蒼白的手指緊緊抓着白襯衫一角,貝齒咬着乾枯嘴脣:“我,我想成爲人,可是……那天鬼後告訴我,我不可能成人,我斷了這個念想,我不奢求了,我想遠遠的看他一眼就滿足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我問她:“你瞭解鍾景嗎?你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愛你?他一直在調查魅力整形,卻苦苦沒有進展,如果他是利用你呢?你爲他所做的犧牲又值得嗎?”

採魅擡起頭,眼底瀰漫血淚,在眼眶處打轉,她拼命不讓血淚流下來。

她手指關節捏着白襯衫,捏的發白,她雙目堅毅道:“如果他是想利用我,而去騙我,我認命,哪怕魂飛魄散也不後悔。”

我有些心酸,她是我見過最癡情的女鬼。

甚至比傲雪還要癡情,爲了感情,她可以棄冥界地位而不顧,可以爲鍾景犧牲到如斯。

或許,她真的是愛鍾景把。

君無邪依舊剛纔的那般淒冷高孤的表情。他斜眼看了採魅一眼,冷清問道:“夜冥在陽間開了家陰間醫院,爲了何目的?”

採魅擡頭看了君無邪一眼,被嚇的立即低下頭去。

她和傲雪一樣,怕極了君無邪。

她聲音顫抖:“是,是爲了收刮錢財,冥王殿已經入不敷出,加上這些年北冥之地和南陰宮的大局入侵,冥王爲了培養死士和鬼軍,耗費大量物力財力,可並沒有成效,冥王殿已經被逼上絕路了。”

君無邪冷笑了道:“夜冥還是這麼愚蠢,簡直蠢的無可救藥。”

採魅聽見君無邪的話,頭埋的更深了。

“還有麼?”

“他想挾持鬼後,逼迫您和南陰屍皇交出冥界地盤。魅力整形的客戶一部分是來自鬼後的那所大學。”

我問道:“到底有多少人去魅力整形了?”

採魅微微搖頭:“到底多少人我並不清楚,目前猜測大致三十位,其實不難找,最近誰變漂亮了,一眼就能看出來,而且做了整形手術的,你們應該清楚,活不長,活死人狀態最多後半年,已經到頂了。”

我手指抓緊:“活死人?”

“她們聽令於冥王,半年內,冥王控制着她們……”

原來如此,難怪他對我說,遊戲剛剛開始,學校裏還有不知道多少個活死人潛伏在周圍,等着對付我。

採魅愧疚低頭道:“鬼後,你要小心蓉蓉,她也整容了。”

“什麼?”

我霎間站起來,聲音偌大道:“蓉蓉整容了?那爲什麼……原來上次是你讓她設計的圈套,你爲什麼這麼做。我竟然看不出,你的心機如此重。”

她被我嚇着了,跪在地上給我拼命道歉:“對不起鬼後,我知道你下面有個小鬼叫傲雪,她可以和常人一樣生活,我很羨慕她,我不妄想可以重生,但我希望跟她一樣,當個普通人兩年也好。”

“蓉蓉在魅力整形門口徘徊了許久,她很想整形卻沒錢財,當我知道她住在您宿舍隔壁時,就幫她安排整形了,爲了能見你一面,才安排的這齣戲,對不起,我實在太想成爲人了,所以才瞞了您。”

我很震撼,蓉蓉是個活死人。

爲什麼我沒有早一點看出來呢。

如果她被夜冥控制,對我下藥暗殺什麼的,我根本防不勝防。

採魅繼續說:“可是我知道沒希望時,我斷了這個念想,今天傲雪被魅影盯上,我知道她是鍾景的妹妹,所以義無反顧的幫了她,希望鬼後能看在我幫她的份上,饒了我。” 她低着頭,繼續道:“本來以爲活不了了,但鍾景來了,不管我和他以後命運如何,現在採魅自是不後悔。鬼王鬼後,求你們放過採魅這一回。”

話說到這份上,如果我在懷疑她對鍾景的感情是假的,那就說不過去了。

我對君無邪說:“算了把,以我對鍾景的瞭解,鍾景是個正人君子。或許他對採魅是真心的,但師傅和鍾家恐怕不會這麼容易接受採魅,他們以後的路並不好走。”

君無邪冷冽的看了採魅一眼,不做聲。

採魅頭壓的更低了,她兢戰朝我磕頭,懇求我:“鬼後,採魅若是要在凡間生存,希望能得到您的庇護。”

我突然訝異的看着她:“什麼意思?難不成你和傲雪一樣……”

她朝我重重的磕了一個頭:“是,採魅成爲您養的小鬼,纔有留在凡間的身份,才能在陽光下自由行走。”

君無邪冷脣淺笑:“還能免受鍾家人的迫害是嗎?打的一手好算盤,妄想利用小幽身份強行留在陽間,就你上次利用蓉蓉把小幽騙過去,本尊就可以把你碎屍萬段了。”

採魅突然嚇的哭了,她頻繁的朝我磕頭:“採魅,採魅實在逼不得已,我太想成人了。”

“你想成人恐怕是藉口,小幽的陰陽乾坤袋把你手下一批陰兵吞食了,你怕招到夜冥迫害,才鋌而走險,幫傲雪殺了魅影,不管你居心如何,你以爲本尊會讓小幽陷入危險?”

採魅滿目震驚的看着我腰間掛的陰陽乾坤袋。

她恐怕至今沒料到陰陽乾坤袋會把她手上陰兵給吞了個乾淨。

我用手摸了摸,有些意外。

採魅眼眶瀰漫血淚:“第一次是騙了您,這第二次是確實是鋌而走險,採魅懇請鬼後責罰。”

君無邪冷冷開口了:“你別以爲小幽心慈善良會放過你,就算她不追究,本尊不會饒恕你。”

說完,君無邪突地擡手,手中黑霧集聚,欲要朝採魅一掌直劈下去。

我知這一掌下去,採魅有可能魂飛魄散,迅速喊:“君無邪,不要……”

君無邪一掌揮下去。

採魅低着頭,緊咬着牙,堅毅承受這一切,沒有後退也沒有逃避。

君無邪一掌落空,採魅身子一震,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我撇了君無邪一眼。

這個腹黑的鬼王大人,還會虛招,真是無語——

採魅緩和了下臉色,朝君無邪磕頭道:“多謝鬼王大人不殺之恩。”

“想成爲小幽名下養的小鬼,必須契約,你先考慮清楚。”

我問君無邪:“什麼意思,當初養傲雪的時候不是沒契約嗎?”

君無邪笑了笑:“傲雪幾百年間都在地牢下面,生具靈性,心性純樸,還保持生前性格,她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會加重自己的煞氣,更何況她有孫慕楓這個把柄。她——”

君無邪指着採魅,冷冷勾脣道:“魅離煉製本就極爲變態,她們早已泯滅人性,爲了達到目的不折手段,雖然她有鍾景這個弱點,但心性不容易控制,還是契約的好。”

“會對我有什麼影響嗎?”

“不會,魅離和魅影在冥界的存在就是主人的影子,如影隨形的跟着,如果你遇到危險,先死的是影子,而不是你,這也是她能留下的唯一途徑,否者,本尊想不到已什麼樣的藉口留下她。”

新婚啞妻寵上癮 我瞭然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採魅突然出聲:“鬼王大人,採魅願意的,採魅願意保護鬼後,求您成全。”

“話別說太滿,小幽的命格里有很多危險,本尊勸你還是等鍾景回來後和他好生商量。”67.356

我點點頭道:“沒錯,這不是小事,我會遇到多少危險難以估計,你等鍾景回來把,他未必會讓你涉險。”

“可是他不知何時回來,採魅心知,鍾家或許不喜歡採魅,會把他捆在家裏。”

君無邪突然笑出聲來:“放心,以鍾景的性格恐怕沒人困的住他。”

他擡手看了看手錶,突然站起來道:“娘子,凌晨一點了,該回去了。”

君無邪挽着我的手,把我從沙發上拉起來。

採魅在身後說:“恭送鬼王鬼後。”

開車回到酒店,剛剛進房間門,孫慕楓和傲雪就住在我們隔壁,不知怎麼的。

隔壁傳來很激烈的聲音,那聲音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厚重呼吸和伸吟彼此起伏。

君無邪一進門就站在原地沒動。

我把門一關,以爲他介意,問道:“不然我們去換個房間把,這邊好像不太隔音。”

君無邪突地轉過身來,把我重重的壓在牆上,瘋狂的吻如如狂風暴雨般落下來,他拼命吮吸我口內芬芳,雙手把我衣服一層層的扯下,動作粗暴,毫不憐香惜玉。

“唔——冷。”我喘息嬌吟。

“上牀。”君無邪把我抱上牀去。

這一場歡愛,酣暢淋漓,我在醉生夢死邊緣幾度徘徊。

醒來後,已經是上午十一二點了,君無邪沒有睡覺,醒來就看見他俊逸無邊的臉對着我笑。

“醒了,餓不餓?”

昨天我吐空了肚子,今天什麼都沒吃,對他點點頭,紅着臉道:“餓……”

“餓就起來吃東西。”

君無邪掀開被子,惹得我一陣驚叫。

被子下我赤果果的身體什麼都沒穿,白皙如雪的肌膚,到處佈滿了吻痕,大大小小的。

君無邪眉毛一挑,對自己的傑作很是滿意:“真美。”

我羞愧的翻過身子,背對着他:“蓋上,快點給我蓋上。”

他輕撫我的美背,聲音曖昧道:“很美,爲夫又想要了,小幽你說怎麼辦呢?”

“趕緊把我衣服拿來,快點,馬上……”我給他一個你在要一次試試的眼神。

他鳳眸含笑:“真是越來越不可愛了。還是以前聽話,唉,膽子都被養肥了,在陰間誰人敢指使本尊撿衣服!”

我轉頭朝門口看去,我的衣服從門口,一件件是散在地上,一直落到牀底下。

亂七八糟的衣服,就知道昨晚我們狀況多激烈。

我臉紅的像熟透的蘋果,真是丟死人了。

君無邪把被子放下,我轉頭看他,他居然什麼都沒有穿——

omg!

結實纖塵的大腿,還有大腿根部那立起來的那個,我……

我嚇的立馬把臉鑽進枕頭底下,用被子遮蓋的嚴嚴實實,一個勁兒的自我催眠。

我沒看見,我什麼都沒看見! 君無邪把衣服拿來後,看見我還悶在被子裏,含笑道:“龍小幽,你想悶死自己麼?”

我不肯把被子掀開,他一把被子給扯起來:“你想讓爲夫幫你穿上衣服麼?”

聽見他的話,我不敢悶在被子裏,伸出頭,聲音小就像蚊子:“我自己來。”

我迅速的穿上衣服,我不知道他怎麼穿上的,在我穿上好前,他已經洗刷完畢。

我們弄好後下樓去餐廳用餐。

我們用餐時傲雪和孫慕楓纔下來,君無邪開車先送我回學校。兩人沒吃早餐,孫慕楓把傲雪送回宿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