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居然在後山那棵古榕樹下。那輕撫着我頭頂的東西,是一張人皮!

強烈的刺激,瞬間讓我清醒了。

又死人了?

連忙朝着那人皮看去。

第一眼,便心驚不已。人皮的腳上,有一道十字疤!

這還是劉嫂的人皮?

正當疑惑之際,卻感覺到不對勁。這張人皮給我的感覺好像有點不同。

本來還想仔細看看,可一聲又一聲的大喊聲傳出,把我的思維打斷。

轉過身去,只見到不遠處有一夥人,全都睜大了雙眼看着我。

而後,一個強壯的身影,不到一眨眼的功夫跑到了我身邊,一把跪下去朝着人皮哭喊道:“媽,兒子來晚了!”

他叫陳自強,劉嬸的兒子!

陳自強跪在地上向劉嬸人皮磕了三個頭之後,站起來一拳就打到了我的臉上。

他一米八五的個頭,在鎮上又是乾的體力活,這一拳頭直接把我給打懵,腳一軟跌坐在地上。

緊接着,他朝我撲來,坐到我身上,伸手死命地掐住我的脖子,“我要殺了你。”

他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在掐住我的時候,感覺脖子都快斷掉了,根本就反抗不了。

好在很快就有人把他拉開了,包括了瘦猴在內,一共四個人才把他拉走。

我也被人扶了起來,纔剛站起,便感覺到有一個冰涼的東西戴在了我手上。

低頭一看,是一雙手銬。

“總算逮到你了,殺人兇手。”一聲冷笑從我的耳邊傳出。

兩名身穿綠色警服的人,一左一右把我架了起來,吼了句,“先弄到村委會去。”

就這樣,我被抓到了村委會。

我的腦子則像是灌滿了漿糊,怎麼樣都轉不過彎來。

劉嬸的人皮怎麼又到了這棵樹上?和昨天晚上我碰到的‘死人’有關?

而且那張皮,越想越不對勁,但地無論如何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被兩個警察抓着往村委會走去,沒有管他們一路上對我不斷的喝罵。只是不斷的考慮着這件事,越想複雜了!

但也讓我越加肯定這事絕對是人爲的。如果真是鬼怪做的,幹嘛弄得這麼複雜?

很快,被帶到村委會,兩名警察把我架到了二樓最裏側的一間房子裏。

這房子我知道。

這是桃花劫嗎 咱們村沒有派出所,平時出了什麼打架鬥毆之類的事,犯事的人都會被關在這。

火爆總裁強制愛 瘦猴就沒少來過這裏。

其實我並不擔心自己會怎麼樣,我相信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這時聽到我右邊一名胖胖的警察說道:“呆會兒咱們先好好審審,這麼大的案子,要是能在回到派出所之前定下來,那咱們可就立了大功了。”

“放心,我心裏有數,等會兒就讓村委會的人弄點東西過來。” 攻心36計:腹黑總裁,請點贊 另外一名警察呵呵一笑,“殺人剝皮不算,還想要人皮偷走?等下就看我的手段吧。”

我嚇了一跳,連忙擡頭朝着他們看去。

從被抓到現在,我都沒有看他們。直到現在,他們的面相才讓我吃了一驚。

胖的,臉圓,肉剽。天庭廣闊,地客肥厚。眼小鼻大,嘴角狹長。

瘦的則完全是一副尖嘴猴腮之狀。這兩個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只不過這不是讓我最吃驚之處!

他們兩人面相不同,但臉上的相格現在卻是一樣的。

所謂相格,是人的五官,神蘊,氣態等一系列所組成的現象。

人的面相五官,氣勢氣態,每天,每時,每刻都會有些許的變化。

相術厲害的,則能夠根據一個人當時臉上所呈現的相格來推測出一個人在短時間內的禍福吉凶。

他們兩人的臉上,印堂之處皆在發黑,玄關之上有赤血紅筋隱現。氣態雖盛但卻呈現出疲軟之狀。

面相大凶!

我的職業病犯了,不由自主地呢喃了一聲,“兩位警官,你們只怕有血光之災啊。”

一邊說着,我還在一邊打量着,心裏更加驚惶。

這兩人,除了相格相似,居然連現在的命格走向都相似。

臉上五官所組成的紋路這個時候看上去十分複雜,給人一種一看就知道他們要倒黴的樣子。

可惜的是我現在不能看他們的手相,可以肯定,他們的手相線條現在一定也是雜亂無比。

而我則能通過手相,準確的判斷出他們什麼時候會招災。

現在只能接着向他們兩人道:“而且很快就會發生了。兩位警官,你們還是趕緊回家休息調養一下吧。”

兩人在聽到我的話之後,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呵呵一笑。

胖警官推開門,瘦的則推了我一下,惡狠狠地說道:“我倒要看看誰有血光之災。”

這間房本來就是用來關不聽話的人的,擺設十分簡單,一張桌子,幾把椅子。旁邊還放了個一人多高的櫃子。

瘦警察一邊推着我往倚子走去,一邊指着櫃子對胖警察說道:“裏面有筆和紙。你來做筆錄,我來審。”

說完,便呵呵一笑,把我推到了椅子上。

胖警察則激動的一笑,轉身去開櫃子的門。

“啊?”就在下一秒,一聲驚恐的大叫從那胖警察的喉嚨裏傳出。

我和瘦警官一同轉過身去。

不由得,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被胖警察找開的櫃子裏,有一具屍體,一具沒有了皮膚的屍體。

這屍體本來是被硬塞進櫃子裏的,現在胖警察把櫃門打了開來,無皮屍沒處受力,從櫃子裏往外倒着。

胖警察似乎被嚇呆了,呆在原地一動不動,任那屍體倒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雙腳也沒了力氣,無皮屍體倒在他身上之後,他也跟着倒了下去。

那瘦警察剛好在他的身後,胖警察倒在他的身上,他受不住力,也驚叫一聲,跟着一聲倒了下去。

“嘭!”

一屍兩人同時倒在了地上,無皮的屍體也因爲衝擊力飈出了已經變成了粘稠之狀的血液,飈了胖瘦兩警察一身的血!

血光之災!

我並沒有因爲我的相術精準實現而感到高興,只是看着那具屍體,覺得喘不過氣來。

即使已經沒了皮,可我依然能夠認得出來,這具屍體是——村長! 我和那兩名警察一樣,也被嚇到了,瞪着雙眼看着村長的屍體。

“啊!”突然,兩聲驚叫傳出。

我見到那兩名被村長的屍體砸倒的警察,都大叫着伸手指向了村長的屍體,一臉驚恐。

“活,活的啊!”緊接着,那瘦警察瘋了似的大叫。

胖警察則是被嚇得渾身發抖。

活的?

我心臟一抽,連忙朝着村長看去。

他在動!

村長的頭,緩緩地轉向了我,眼睛則瞪着我一動不動。

更讓我驚恐的是,村長艱難的擡了手,慢慢地指向了我。

他用力的張開嘴。

“你!”

僅僅只是說出了這一個字,村長擡起的手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再也沒有動彈。

那雙眼睛雖然看看着我,但已經失去了神采!

直到這時,村長才真正死去!

“村長,村長!”明知道村長落氣了,可我還是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

死人我不怕,可親眼見到人死,而且還是這種慘烈的死法,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這下真死了?” 寵婚纏綿:妻色難擋 那兩名警察從地上爬了起來。胖的那個,擡腳輕輕地踢了下村長。

“哼!”瘦警察則抹着臉上的血,用力的推了我一下,“兇手就是你,還裝什麼裝?”

我被瘦警察推到了椅子上,莫名其妙的看向了他們:“我是兇手?”

“你去通知村委會的人來收屍!順便弄兩套衣服,這不洗澡實在是不好受。”胖警察向瘦警察吩咐了一聲,隨後便惡狠狠地瞪向了我:“你一眼就看出了這是村長,還敢說兇手不是你?”

“能看出這是村長,是因爲我會看相!”我連忙解釋。

可這警察明顯不信,“看相?皮都沒有你怎麼看?你神仙啊?”

他冷冷一笑,“而且我們在昨天前一個死者的臥室裏找到了兩組腳印,其中一個正好在你家裏的鞋的腳碼能對上。這個你怎麼狡辯?”

胖警察坐到了我對面的椅子上,憤怒地向我吼道:“殺人剝皮,而且連殺兩人!我當警察這麼久都沒見過像你這麼喪心病狂的人!”

“啪!”那胖警察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把你的殺人動機和殺人手法都老實交代清楚。”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昨天去檢查劉嬸的皮,沒有考慮過會被人發現,所以壓根就沒有采取過什麼措施。

沒想到留了腳印,被抓到了把柄。

這一點,的確不知道怎麼解釋。

但村長的死亡,我卻有太多不再場證據了。

明知眼前的這人很有可能是想讓我頂罪,於是我也不客氣了。

看着他冷冷哼道:“人被剝皮而不死,在正常環境下最多隻能再活半個小時,請問我怎麼能做到?”

“你爲什麼不能辦到?”胖警察一點也沒有想到關鍵,只是向我吼着。

這讓我更加不齒的笑了一下,“從這裏,到你們找到我的地方,就算是我拼盡全力奔跑,也得五分鐘。”

“是啊,只有五分鐘。你完全可以殺了再逃到那裏啊!”

我有些無語,搖頭冷笑:“可你們找到我,再到把我綁到這裏花費了多少時間,你算了嗎?”

這段時間,就算沒有仔細計算過,但也絕對超過了二十多分鐘。

我相信這警察也知道。

他肯定是被我現在的態度弄得很不爽,在皺眉想了好一會兒之後,便開口冷哼,“你胡說八道,你說人被剝皮後就只能活半個小時,就真只能活半個小時?”

“你一個鄉下人,會懂這些?”他明顯是惱羞成怒了,突然衝過來用力的抓住了我的衣領,擡起右手,“趕緊給我交代清楚,不然我要你好看。”

我怎麼可能會認?

而且我知道,說得再多他也不會信,於是閉上了嘴,冷冷地瞪着他。

“媽的,討打!”瘦警察咬着牙,揚起了手朝着我的臉甩了過來。

“住手!”眼看着他的手就要甩到我的臉上了,一聲清脆的喝聲傳出。

是個女人的聲音,但卻極具威信。

我看到胖警察在聽這聲音時身體顫了一下,舉起的手則以極快的速度縮了回去。

他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聲之後才慢慢地轉過身去。

我也隨着看了過去。

門口,正站着一名穿着警服的女警。

身材挺拔,凹凸有致,身高一米六五,體態勻稱。

她的面相也極好,柳眉如劍,眼如名星。鼻長且挺,嘴小卻不縮。

我一眼就看出她是一個幹練且內心堅強的女性。

“隊長!”在我打量那女警的時候,那胖警察連忙彎腰向女警打了聲招呼。

這女警大口喘着氣,臉色通紅,額上也全是汗,似乎才劇烈運動過。

她抹了下額上的汗,瞪了胖警察一眼,“我就知道你又要搞這一套,放了他。”

“隊長,這人一眼就認出了屍體的真實身份。”我眉頭輕皺,那胖警察則開始狡辯。

“我聽到死者纔剛剛落氣,就特意從那顆榕樹下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這裏來了,一共花了五分鐘。”

她一邊說着,一邊朝着村長的屍體走去。她的眼神沒有露出一丁點害怕之色。

當她走到村長屍體旁,蹲下去仔細檢查屍體之時,才又接着開口道:“我預算了一下,如果用走的,從那裏到這裏至少要二十分鐘。”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