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初與北冥南江打過賭,誰先找到那片地域空間誰就做老大。

他一直追着我問就是想得到精準座標。

本來我想着用培養水晶蘭做鑰匙植入座標然後激活穿梭。

結果方案沒有嘗試,水晶蘭就被那個小混蛋送給了你。

我還覺得水晶蘭終於成熟了能順利去探索那兩處地方,因此你做留言板的時候,我就把座標給他了。沒成想,人算不如天算,最終你得到水晶蘭還激活了座標。

那鑰匙只能一個人用,如果你能率先進入魔氣世界探索,說不定還能讓我贏北冥南江一把!”

將一杯香茗喝見底的唐牧北放下杯子故作深沉。

就在此時,他身後的花藤上賊頭賊腦探出兩朵小花來。

板藍根精透過花藤仔細觀察着他,同時心中嘀咕道:“我怎麼這麼喜歡牧店主呢?爲什麼呢?他也沒給我澆水施肥呀,難道……”

它思索片刻,兩隻小眼睛中頓時閃過智慧的光芒,“對了!牧店主肯定也是個幻化成人形的板藍根精!

而且,很有可能還是個母的!

所以我纔對她一見鍾情,肯定是這樣沒錯了!

可她爲什麼要變個男人呢?

難道是因爲太漂亮,擔心其他板藍根精貪圖美色?

肯定是這樣!

我實在是太聰明瞭!

我要勇敢的追求愛情,雖然修爲不夠還沒能化成人形,但我要用真心打動牧店主!

送她點什麼好呢?”

板藍根精用小短手揪了揪頭上的小花,又擔心把花揪掉了顏值下降,只得抓住鬆開、抓住鬆開……

一分鐘後,它終於想到了好主意。

而唐牧北覺得故作深沉差不多了,便乾咳兩聲開口道:“前輩……”

嘩啦!

一桶靈液突然從天而降,唐牧北從頭到腳溼的透透的連嘴裏都是淡綠色黏答答的液體。

“牧店主,這是主人給我煉製的營養液,味道是不是很好?”始作俑者板藍根精從花藤上跳下來,開心道:“你多吸收點,說不定就能像我一樣在頭上發芽開花啦!那樣會更漂亮的!”

唐牧北:……

一旁的蕭豆蔻默默捂住臉。 “牧店主別生氣,你要知道板藍根精是沒有腦子的……”片刻後,蕭豆蔻給他施展了清潔術,那些黏糊糊的靈液終於消失了。

而板藍根精顯然不理解爲什麼他不喜歡,失望的癱坐在石桌上,左手戳右手,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唐牧北嘆了口氣,還能怎麼辦?

當然是選擇原諒它!

自己總不能跟一棵板藍根精斤斤計較,更何況,這枚水晶蘭鑰匙還是它給的。

也許從第一次見面起,自己就跟這棵板藍根精結下了蜜汁因果。

“麻煩前輩幫忙準備中轉空間吧,那兩個座標我確實激活了。雖然鑰匙只能一個人用,但我有辦法帶你進去。”他起身道:“陰界總部轉運大軍的事情完畢以後,我們就出發前去探索。”

蕭豆蔻聽聞眼前一亮,“一言爲定!”

說罷,只見花園中的花草樹木開始移動,似乎下面的土地並不是一體的。

然而更有意思的是,經過前後左右的不停移動,花叢和花樹越來越少,當最後一塊土地停止移動後就連他們剛纔坐着喝茶的花亭都不見了。

這裏只有一片一望無際的空地。

“我就在這裏建立傳送陣,只要你把另一端的傳送陣法交給陰界總部繪製啓用,就可以順利傳送過來。”蕭豆蔻將一枚玉片遞給他,“至於傳送至天堂的地點,我會選擇戰亂最少的南部地區,陰界總部的大軍進可攻退可守。”

唐牧北拿着刻有傳送陣法的玉片,再次謝過,隨後傳送回俱樂部。

“搞定了!”他興致勃勃捏着玉片準備講條件。

而霧梟大人此時還在皺着眉頭擺弄一本看起來很古老的書,嘴裏唸唸有詞。

“我也快搞定了。唔,大概快搞定了吧……”他頭也沒擡,埋怨道:“陰界總部那幫老油條們真讓人上火!

內奸都把消息傳出去弄的人心惶惶了,他們居然還不想公開宣戰,讓我想辦法偷渡進天堂。

真不知道他們打的什麼主意……”

唐牧北在他身邊坐下,試探性問道:“陰界那麼大,可我轉過一圈,好像沒見過太多其他種族的鬼。

天堂那幫鳥人,也不進陰界吧?”

“你看到的啊,那只是陰界的一小部分。

整個陰界其實是摺疊起來的,每個種族基本上只能看到屬於自己的那一部分。

天堂嘛……”霧梟大人閃爍其詞,“有那麼一部分,他們有自己的輪迴方式,暫時不歸陰界管轄。”

唐牧北恍然大悟,“攻打天堂不止是爲了阻止魔界入侵吧?是不是那一部分不歸陰界總部管轄的……嘿嘿嘿……”

“嘿嘿嘿……”霧梟大人意味深長的笑笑,“這種猜測你也就跟我說說行了啊,小心禍從口出。

對了,你說什麼搞定了?”

掃戴斯乃!

他瞬間就理解了,果然每場戰爭背後都有各種關於權利爭奪的政治因素。

恐怕掃蕩水城之戰背後也有不少利益分割問題。

難怪陰界總部徵集用人的時候給積分特別爽快呢,合着給積分不需要付出什麼代價,相當於打白條。

嗯嗯,絕對是掌權者最愛用的方式之一。

果然是一羣老油條!

“當然是不破解封印可以暗度陳倉進軍天堂咯!”唐牧北嘿嘿一笑,“只是這個積分,該怎麼算呢?”

霧梟大人聽了頓時兩眼一亮,“你要真能做到,我可以做主……不行,開七層樓用的積分挺多呢,只是這一項有點不夠。”

眼看唐牧北臉色黑了,他話音一轉道:“不過沒關係。

這不是要攻打天堂嘛。

有戰爭就有軍功,我給你安排個將軍頭銜。等到了那邊一開戰你就跑,他們雙方打完了你再回來,一來二去弄幾次,不管輸贏軍功保證到手。

到時候再給你兌換積分開七層樓,肯定沒人敢有異議。你覺得我這個辦法怎麼樣?”

唐牧北:……

“不怎麼樣。”他抽抽嘴角道:“哪有將軍臨陣脫逃的?那也太影響士氣了,說不定我會被就地軍法處置呢!

我實心實意幫你辦事,你不能坑我呀。”

霧梟大人扔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這就不懂了吧?你是會領兵還是會佈陣?

那些身經百戰的戰士一眼就能看出來你就是去鍍金的,走後門鍍金的多的是,不差你一個。

到時候有專人負責指揮,只要你跑的別太高調就行。領點軍功兌換積分、還能給你的履歷上添一筆光彩。牧店主,我對你是真心不錯啦!”

聽他安排的明明白白,唐牧北便將玉片拿出來,“這裏面是傳送陣法,通過一位前輩的中轉到達天堂南部。

如果不放心,你們先派先遣部隊去看看。”

霧梟大人:0_0

前輩?一位可以將陰界大軍神不知鬼不覺送到天堂戰場的前輩?

九品級別的大佬都不敢保證能行,難道說這次動用了一名永生者?

臥槽!

牧店主你認識的大佬略多啊!

將信將疑拿過玉片用神識掃描一下,他的疑慮瞬間全部消失了。

玉片中果然是複雜無比的傳送陣法圖,僅從氣息上來看,絕對是永生者沒錯!

霧梟大人忍不住在心裏犯嘀咕。

這年頭永生者隱世不出,就連九品大佬都難得一見,牧店主一個沒什麼實力的水貨,居然能有這麼多大佬撐腰,人脈槓槓的啊!

他收起那本舊書笑道:“那我這半調子的占卜術也就不需要了,放過那胖子一馬!牧店主,沒別的事我這就回去調動大軍了,最晚不超過三天你就能拿到陰界總部晉升你爲監軍將軍的文件,到時候就跟着我去天堂浪一浪!”

“哎,等等!”唐牧北想到一個關鍵問題,趕忙追問道:“我覺得店鋪積分還是挺容易兌換的,爲毛其他店主都升級那麼慢?他們又不是水貨,不管哪一樣應該比我做的都好吧?”

霧梟大人半個身子已經邁進黑色漩渦了,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容易?

那是你覺得容易!

你想想你兌換的那些積分,有多少是通過正規方式得來的?

除了醜先森以外,誰還能有你倒黴,好端端的淨碰見些棘手的茬兒。

潛逃惡鬼好死不死跑到你的地界上來,其他店主都快把自己管轄地挖地三尺了也沒撈到這個巧宗兒;

然後呢?

別人去灰界無數次都沒遇到什麼特殊情況,你一過去就遭遇魔界進攻;

還有除魔人鎮壓的邪魔;水城等等,我也不知道你氣運好還是壞,說壞吧,每次都能逢凶化吉順帶賺一波積分;說好吧,這麼違心的話還真說不出口。

除了你天賦異稟特能招事兒以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其他店主,排除那些混吃等死打醬油的,多數都在忙着提升自己的能力。

他們明面上是陰界外派的店主,實際上已經形成自己的幫派勢力了。

比如說妖孽、八雲、慢熱……

實際上他們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都沒用在經營店鋪上。

動不動就閉關修煉,經營店鋪處理鬼事,對他們來說更像是分內的歷練。

所以啊,你對經營店鋪是百分百用了心的;再加上總有額外副本可以刷。馬無夜草不肥嘛,你就是這麼肥起來的,而且依我判斷,還會繼續飛快的肥下去。

我就坐等你成爲最年輕的十層店主,到時候請客記得用滿漢全席喲!” 絕世神帝 滿漢全席?

黑色漩渦很快消失,留下一臉黑線的唐牧北。

好在這纔開到七層樓,距離十層需要的積分越來越多,有的是時間慢慢升級鬼廚系統。

正如霧梟大人所說,專門晉升唐牧北爲監軍將軍的文件很快就送來了,與此同時還送來兩套帥氣的將軍制服以及腰牌。

唐牧北選擇低調行事,畢竟只是去充充門面鍍個金,弄得人盡皆知自己在戰場上就不好跑路了。

三天後,霧梟大人親自率領最後一隊人馬叫上唐牧北從傳送陣直達中轉站,隨後就被傳送至天堂南部一片地形很有優勢的山谷中。

“今天可能會有接觸性的小戰役,畢竟我們派出去偵查地形的人員多數沒有傳回來太多信息,不能盲目開戰。

你照顧好自己,該跑就跑。

到了集體幹架的時候,我可能顧不上你。”霧梟大人將他安排好,低聲囑咐道。

唐牧北:0_0

偵查地形?陰界總部信息這麼落後的嗎?都不知道天堂有現成的地圖出售?

“天堂隨便一家便利店就有地圖出售的,最貴的bulingbuling的那種功能還可多了!”他對此很有經驗,“實時路況信息更新特別快,甚至還能看到海邊美人魚洗澡呢。”

陰界總部派來的鐵將軍一看就是真材實料,臉上一道從眉骨直到嘴角的疤痕很是搶眼。

他將嘴裏嚼着的菸絲吐出來罵了句髒話,“別提了,那幫鳥人在一開始暗中交手就察覺到可能要起戰爭,因此將所有地圖銷燬了。

牧店主你說的那種據說只發行了幾十份就被叫停,現在已經是絕版了。

我們大軍過來以後,就連羊皮紙地圖都沒弄到一份。

偏偏天堂空中設置的禁制頗多,我們很多偵查手段都無法使用。”

唐牧北默默在空間便利貼中翻找片刻,然後將自己上次來天堂買的那份地圖貢獻出來。

霧梟大人:0_0

鐵將軍:0_0

這就是傳說中的絕版地圖?

臥槽!還真是實時動態,兩座山外的那片星空湖裏,居然有幾個妹紙在洗澡,身材不錯啊……

“咳咳,牧店主真是幫了大忙!記軍功一次!”鐵將軍特別給霧梟大人面子,知道是他帶來鍍金的,逮住機會趕緊給記軍功,生怕攢不夠。

唐牧北:0_0

這樣都行?看來鐵將軍是想讓我早點混完早點回去。

“有了這份地圖,咱們……”鐵將軍哈哈大笑着,話還沒說完臉色一變,下令道:“全體隱蔽!敵方有偵察兵過來了!”

不愧是訓練有素的戰士,一聲令下後,不管在忙什麼,所有人將自己的披風一甩裹住身體,瞬間就消失了蹤影。

唐牧北反應最慢,被霧梟大人一把按到披風下。

片刻後,天空幾隻墮落鳥人揮着翅膀飛過。

這組小隊隊長是個瘦骨嶙峋的中年人,揮動翅膀在山谷上空盤旋兩圈停在山頂滿意道:“過了這座山就不是咱們的地界了,最近幾天都打起精神來,別讓陰界大軍鑽了空子。”

“長老,真的有陰界大軍到天堂來?”跟隨的一個年輕鳥人不屑道:“大族長的封鎖術可是一絕,就算是九品大佬能撕裂空間也不可能帶那麼多人進來。

你說,上面得到的密報是不是假的呀?”

另外一個年輕女子也附和道:“對啊,咱們幾千個小組奉命日夜巡查,別說陰界大軍了,就連個陌生模樣的人都沒看到。”

老鳥人皺皺眉頭道:“那也不能掉以輕心。”

“長老就放心吧,前一陣子那些大天使都悄咪咪出來,把自己的種族遷移、隱藏或者用空間之術摺疊起來,還不是因爲懼怕我們?

原本咱們只要把他們挨個找出來吊打,天堂就完全處於我們統治之下了。

誰知道陰界那邊半路殺出來,他們不就是打咱們輪迴祭的主意嘛。

如今也好,咱們管轄範圍內方圓多少裏都看不到人煙,每天勤快點多巡查幾次肯定沒問題。”尖嘴猴腮模樣的鳥人見爲首者憂心忡忡,便勸解道。

其他鳥人也個個拍胸脯保證絕不會在自己轄區內出現任何一個陰界派來的人。

距離山頂不遠的唐牧北聽了他們的談話,心中默默道:果然!無利不起早,陰界總部急着攻打天堂還有更深層次的打算呢。

鳥人們說的那個輪迴祭應該也被魔界掌控了。

只要他們自己掌握着輪迴,不論是大天使還是陰界攻打都不能根除墮落的鳥人。

甚至他們還可以隨時躲進屬於自己的小冥界中,讓人束手無策。

但陰界拿到他們的輪迴權力,墮落的鳥人可就掀不起什麼浪來了。

想到這裏,唐牧北不禁納悶魔界的輪迴歸陰界掌管嗎?

“他們說的輪迴祭是怎麼回事?怎麼才能拿到手?”等那幾只鳥人飛走了,衆人甩開披風解除隱身狀態,唐牧北好奇問道。

霧梟大人示意他趕緊換上制服,解釋道:“拿到輪迴祭才能切斷他們的後路,這一點有專人去做。”

說着他指了指位於衆人保護中心的一位少年,“他叫小離,是我們這次行動的重要保護對象。他修煉的功法很特殊,與輪迴有關,如今他的功法大成可以將鳥人的輪迴祭吸收融合到陰界的輪迴法則中。所以我們這一組的行動代號就是:保護我方小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