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不會制定出這種計劃,大家發現沒有,在這個計劃裏,在外面待的時間越多,安全的時間也就越多。

也就是說,想要增加安全時間的話,只要增加在外面的時間就好了。那麼問題來了,怎麼增加在外面的時間呢?

答案就是增加交換的頻次!”

衆人聽後連連點頭,都集中精神繼續往下聽。

超級科技領航者 “剛纔我是以一個小時交換一次的頻次假設的,那如果我們縮短交換時間,每半個小時交換一次呢?”錄音裏的聲音問道。

“這樣的話……唔……好亂!”林小姐想到一半就覺得腦袋疼,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這樣的話這個交換就能堅持到第8輪交換,a組和b組都能獲得四個半小時的安全時間,c組則依然只有四個小時的安全時間。

看,雖然c組依然得不到公平,但a組的時間卻減少了,b組則變得與a組一樣。”錄音裏的聲音直接將結果說出。

“也就是說這個交換時間越短,各個組之間就約公平。但同時也沒有任何一個組可以絕對安全了,都會有一定的危險時間。”白領聽後喃喃的說。

好可惜,這是此刻所有人的想法。在交換時間變短的前提下,雖然大家相互之間變公平了,但卻也沒有誰能夠絕對安全。

不過這樣卻能夠保證計劃實施下去,畢竟如果按照一小時一換的方法來,b組和c組的人一定會甩手不幹。

無奈之下的妥協……

“不過就算是這樣,c組的人依然不會答應吧?”有人說道。

衆人眼中都閃過一絲擔憂,顯然是怕自己被分到c組。

“各位,即便我們按照半小時一換,c組依然得不到公平的對待。所以不得已,我們依然要增加交換的頻次!”這時錄音裏的聲音又說。

“那麼到底多長時間交換一次,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證公平呢?經過計算,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十分鐘換一次!

如果按照十分鐘換一次的頻率的話,等到第26次交換的時候,c組的安全時間纔會用完,而c組將會獲得四小時零二十分鐘的安全時間!

而到時a組和b組則還能在安全區裏待十分鐘,也就是說,他們將會有四個半小時的安全時間!

按照這個方法的話,三組之間就幾乎沒有差距了,這是經過計算後最公平的辦法。”

衆人聽後都點點頭,表示如果這麼分的話是可以接受的。

其實如果藍海辰一開始就提出這種方法,恐怕還是有人會覺得不能接受。但經過了剛纔的一輪對比之後,大家都明白了這方法的可貴。

就好像有人賣東西,會先拋出一個高價,然後留給買家打價的空間一樣。這樣買家就會更容易接受某些價格,現在藍海辰就在使用這種方法。

於是沒有人再有異議,大家都決定接受這個計劃。畢竟,這個計劃可以讓安全時間幾乎延長到夜晚結束。

“但是如果這樣的話,如果中途有殺手突然出手,整個計劃不就被全盤打亂了嗎?到時候我們該怎麼辦?”白領又猶豫道。

如果殺手中途出手,大家就不得不都躲進安全區。這樣所有人就會被困在安全區裏出不來。要麼拼命突圍,要麼安全時間到了被遊戲殺死。

安全區的時間只有三個小時,一旦超過就要死,牌子上寫得很清楚。

“或許有人會擔心殺手中途出手的問題,但我可以向大家保證,在這個計劃裏,殺手絕對不敢中途出手!”這時錄音裏的聲音又說,語氣中充滿自信! 衆人聽後又是一驚,殺手中途絕不敢出手?是什麼給了警察如此的自信,竟然當着所有人的面說出這種話。

要知道現在殺手可是也混在這裏面,警察所有的的計劃他們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之所以敢這麼說,關鍵就在具體的分組方法上!”錄音裏的聲音說到這裏,語氣中帶出一絲得意。衆人都彷彿能看到警察在說這句話時,嘴角往上翹的樣子。

“分組的方法,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講究不成?”馬尾看着手機開口說。

“難道警察已經事先爲我們分好了組?”林。

錄音裏的聲音繼續往下解釋。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當然,也同樣很明確的告訴殺手。我們目前已經將殺手嫌疑人縮小到了一個相當的程度,距離揪出他們已經不遠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露出欣喜的神色,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意義非凡。只有殺手一邊笑一邊在心中咒罵,警察們真的已經做到這一步了?

“所以我們在設計分組時,刻意將這些嫌疑人分在了不同組。大家都知道,殺手只有在安全區外時才能召喚厲鬼殺人。試想一下,如果殺手在中途冒然出手的話,下場會是什麼?”

這個問題一被拋出,所有人都明白了警察們的意思。

所有的嫌疑人都被打散了分散在各個組裏,殺手又只有在安全區外才能殺人。假設c組在安全區外時厲鬼出現,那麼毫無疑問,殺手就一定存在於c組中。

如果c組中的嫌疑人是複數那還好說,如果只有一個的話,那麼殺手的身份就幾乎可以確認了。

關鍵所有人都不知道警察選定的嫌疑人是誰,在這種情況下,殺手中途出手就等於是在自報身份!

“這個計劃簡直太妙了!”假道,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其餘人也紛紛點頭,確實,如果情況真像警察所說的話,那他們還有些期待殺手出手呢。

“下面我開始說明具體的分組,首先是a組……”於是錄音裏的聲音開始說明具體的分組。

現在藍海辰心中的嫌疑人共有7個,其中4男3女,每個人的嫌疑都很大。

經過研究,藍海辰最後決定首先將男女分開,這樣就不會出現一組中有兩名殺手的情況。

然後女性嫌疑人安排到一組,男性則分開安排。

於是最後的結果就是a組由光頭、酒鬼、林小姐、假小子和李陌陌組成,其中嫌疑人是光頭和酒鬼,均爲男性。

b組則由格子衫、莫西幹、綾波、江雨煙和陳姨組成,其中格子衫和莫西幹是嫌疑人,同樣都是男性。

最後的c組則是剩下的低頭族、麻雀、馬尾、白領以及藍海辰,其中嫌疑人是低頭族、麻雀和馬尾,全部都是女性。

這樣所有的嫌疑人就被打散分開,只要他們敢有絲毫妄動,就會立刻被藍海辰發現!

而且爲了保險,藍海辰也讓警察們分在不同組,好明確監視每一組的人。

衆人聽完藍海辰的分組後全都沒有異議,畢竟這不但能保證殺手不敢輕舉妄動,還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殺手的身份,可謂是一舉兩得。

“這些混蛋警察!”殺手隊長和冷靜殺手則在心裏將警察們咒罵了千百遍,這個計劃簡直就是密不透風。

只要他們敢出手,立刻懷疑範圍就會被縮小。而且警察還有探查能力,他們只要懷疑誰,拿出相機來驗一驗就好了。

而且就算驗錯了也沒關係,因爲殺手隊長估計一組的嫌疑人最多也就兩三個,一個驗錯了另一個肯定就是。

就算一組裏有三個嫌疑人也沒事,在驗過一個之後,警察完全可以在投票時從另外兩人中再選一個。這樣今晚那個殺手就必定會暴露!

“好狠的計劃,居然想出這種手段來對付我們!怎麼辦,這樣的話在安全時間結束前就真的不能出手了。

而最後剩下的時間也只有半個小時左右,那點時間能幹什麼?!”殺手隊長想着這些時心裏已經焦急萬分,但他還是強行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能被這種壓力打敗。

“越是這種時候就越要冷靜,警察的計劃不可能真的一點破綻也沒有,一定有破解的方法!”殺手隊長心想。

這時錄音裏的聲音又開口了。

“下面我說明一下細節,每次兩組間交換時,請在安全區外的那一組提前進入安全區,然後另一組的人再出去。

因爲如果先出去的話,就會出現兩組人都在安全區外的情況。這樣就會讓殺手有機可乘,計劃就被打亂了。”

衆人聽後點點頭,表示這麼做十分必要。

“然後就是時間用完離開安全區的時候,c組不用因爲是最初離開的就擔心,因爲那時候殺手也不敢出手。

如果他們出手,同樣表明殺手隱藏在c組中。殺人一定會有聲音,在這種環境下大家不可能發現不了。所以請c組的各位安心走便是,你們是安全的。”

正如藍海辰所說,厲鬼不會突然出現在玩家身邊,只要多注意就一定能提前發現。所以殺人時一定會有聲音,而聲音就是警示。

而殺手也不可能發出假的警示,因爲殺手身爲嫌疑人如果發出被襲擊的聲音那就太可笑了,立刻就會被認出來。

“這也是一種變相的安全時間,c組的安全時間無意中又延長了。”白領思索着說。

“而a組和b組的各位,請b組提前先走,過程與c組一樣,殺手同樣不太可能出手。”錄音裏的聲音又說,“最後只剩下a組,這是最危險的時候。

不過請a組的諸位放心,我同樣有方法保證諸位的安全,到時候各位自然會知道。”

衆人聽後心裏都充滿疑惑,警察究竟怎麼保證a組的安全?畢竟那時候所一人都已經離開安全區了,殺手幾乎可以毫無顧忌的殺人。警察的話讓所有人都很好奇。

“最後我還要說明一點,希望大家能夠配合我們。那就是先行離開的b組以及c組的各位,離開後請不要待在安全區周圍,而是儘量遠離這個地方。

這都是爲了保證計劃能夠順利實施,如果有不離開或者躲起來的人,會被我們列入重點嫌疑人!”

錄音裏的聲音說完,所有人的表情都露出沉思的表情。 不讓b組和c組的人在周邊其實很好理解,無非就是怕他們之中有殺手,會威脅到a組人的安全。

只要b組和c組的人不在周邊,a組的人就會很安全,起碼一開始是安全的。因爲就算a組裏有殺手,也不會在這種情況下貿然出手,因爲那樣做也等於是在暴露自己。

“但即便如此,警察也無法完全保證a組人的安全。聽他話裏說的那麼肯定,似乎有相當大的信心,他們到底還有什麼辦法呢?”白領看着窗臺上的手機心想。

這些警察的心思實在太難以捉摸,還好他們是站在平民一邊的。如果讓這樣的人成爲殺手該有多難對付?白領想都不敢想,恐怕用不了幾晚自己這邊就會被徹底擊潰。

這時錄音裏的聲音再度開口。

“請不要懷疑我們是否能發現有人躲在周圍,在a組離開安全區之前,我們的人會用探查能力搜索周圍。到時候誰不按計劃行事我們會一清二楚!”那聲音威脅道。

所有人聽後都不敢再起什麼小心思,畢竟平民犯不着去破壞警察的計劃,而殺手則不敢去破壞。

“現在解釋完畢,等時間一到,大家就可以按計劃開始了。大家請相信我們,只要按照這個計劃進行下去,我們絕對有辦法找出殺手!”錄音裏的聲音最後胸有成竹的說,而後錄音結束,警察的交代完畢。

最後這句話一出,平民們都感覺前所未有的安心,而殺手則又感到一陣壓力。

今晚的遊戲究竟會以什麼結局收場呢?

此時距離安全時間結束已經不遠,衆人都看着安全區的門,隨時準備進入。

就這樣,第一個小時終於過去,衆人不等時間到就趕緊進安全區,不敢給殺手絲毫機會,只有a組的人留在了外面。

b組和c組的人進入安全區,很快便發現了不對,這裏竟給他們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而等衆人進入裏屋看到滿地的屍體後,他們終於意識到這裏竟然是他們投票的地方!

“居然是這裏,原來這裏就是安全區!”麻雀指着地上的屍體說,臉上閃過一絲恐懼,其他人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裏去。

畢竟,這間屋子可能是整個荒山孤村裏死人最多的地方了。

“你們看這裏。” 極天學院 這時馬尾指着屋子中間開口說。

衆人向屋子中間看去,發現那裏竟被放了很多椅子。在椅子前方放了一張紙,馬尾撿起紙,發現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一些字。

“請各位務必坐在這些椅子上等待,落款是警察。”馬尾讀道。

衆人面面相覷,臉上都露出嫌棄的表情。不是他們毛病多,而是這些椅子實在是太破舊了,不但不乾淨,而且看上去好像隨時會散架一樣。

“警察爲什麼非要讓我們坐這些椅子,看上去很不結實呀。”低頭族猶豫着說。

“就是,感覺一碰就會倒一樣。”酒鬼也說。

就在衆人議論紛紛時,藍海辰和江雨煙卻在一旁偷笑。這些椅子可是他們“精心挑選”出來的,爲的就是讓殺手們坐下去!

“所有的椅子我們都已經實驗過,坐一個人或許沒問題,但一旦達到兩個人的重量就會散架!

殺手的重要特徵之一就是體重驚人,只要他們坐下去,椅子就一定會散架!”藍海辰心裏想着,同時觀察周邊的所有人。

這裏面一定有殺手存在,就算一開始這些椅子能堅持住,多坐幾次後也一定不行。只要誰把這些椅子坐塌了,就會立刻被藍海辰列入重點懷疑對象。

就算不是嫌疑人的玩家把椅子坐塌了,也一定是因爲殺手曾經坐過。這樣藍海辰依然可以大致判斷出殺手身份!

“這就是提前準備的優勢,讓我可以設下這麼多陷阱。我倒要看看殺手如何應付我這個方法!”

此時衆人都已經選好椅子坐下,藍海辰也隨便挑了一把,坐着等待交換時間。

大家按照預先計劃好的,沒十分鐘交換一次,很快時間就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而就在這時候,終於有人的椅子壞掉了!

首先是光頭,他剛回到安全區,沒坐下多久就聽見“碰”地一聲,屁股下面的椅子便轟然倒塌。

光頭大叫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氣急敗壞的看着椅子說:

“我就說這些椅子不靠譜,你看果然散架了!警察爲什麼要讓我們坐這個呀!”

於是光頭沒有椅子坐,只得坐在一旁的地上,周圍人都看熱鬧一樣的笑着。

屋裏其餘能坐的東西都被藍海辰他們搬走了,當然,除了那些死屍身下的椅子,不過應該沒有人對那些椅子有興趣。

“光頭的椅子壞掉了!難道他就是殺手?”藍海辰看着光頭想到,心裏一陣激動。殺手竟然這麼簡單就露餡了!

而好消息並沒有就此結束,沒過多久又是一人的椅子壞掉。

這次是低頭族,她同樣是剛坐下沒多久,正玩着手機呢,身下的椅子就突然散架。

黎明前的青銅紀元 猝不及防的低頭族同樣一屁股坐到地上,痛的叫出聲來。

“哈,那個光頭把椅子坐壞也就算了,你一個小姑娘居然也能坐壞。我說妹子呀,你是不是該考慮減肥啦?”白領大笑着對低頭族說,低頭族狠狠看了白領一眼,沒有跟他爭吵。

藍海辰和江雨煙偷偷對視一眼,都沒想到居然會這麼順利。按照這個節奏,是不是他們已經將所有殺手都揪出來了?

“只要等到安全時間結束,我們出去驗驗他們就清楚了。希望這次遊戲能就這麼結束!”藍海辰心想。

藍海辰也很想現在就驗人,但安全區裏顯然是不能使用能力的。就算是到了外面,在有人看着的情況下,藍海辰也不好掏出相機驗人,這麼做會很奇怪。

所以藍海辰只能等到安全時間結束,再悄悄跟過去驗人。

就這樣,整個過程沒有發生一絲意外。果然如藍海辰所預料,殺手根本不敢在中途出手,大家有驚無險的堅持到了5點20分。

“最關鍵的時刻到了,這最後的40分鐘纔是今晚的重頭戲!”藍海辰看着手機心想。

於是c組的人紛紛離開安全區,緊張的走向亂葬崗各處,直到全部消失。

沒有人留在安全區附近,也沒有慘叫聲出現。

接下來是b組,他們於5分鐘之後出發。與c組一樣,他們同樣沒有人留在安全區周圍,也沒有意外發生。

大家都很激動,一切都在按照警察所說的發展。

最後只剩下a組,此時a組的所有人都很緊張,畢竟他們是最危險的。而之前警察說過,一定會保證他們的安全。可時間一點點過去,直到時間到達最後一分鐘,都沒有什麼改變。

a組的所有人都緊張的看着周圍,時間馬上就要到了,難道他們真要這麼走出安全區?

“時間來不及了,我們快離開吧!”林小姐看了看手機,緊張的站起身來說。超時可是會死人的,她可不願意這麼死在安全區裏。

其餘人也紛紛附和,是時候離開了,不管警察接下來還有什麼計劃,他們都等不起了。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起,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屋子中央!

“這是怎麼回事?”

“居然會這樣!”

所有人都露出吃驚的神色。

於是就在距離6點還有半個小時的時候,變化終於產生了!

而此時,藍海辰和江雨煙換上警察的袍子,悄悄匯合到一起。

“收到陌陌的通知了,一切順利!”江雨煙低聲對藍海辰說。

“很好,接下來就是見證我們成果的時候。光頭、低頭族,你們倆到底是不是殺手,就由我來檢驗一下吧!”藍海辰掏出相機說。

由於和低頭族在同一組,藍海辰在離開安全區後便一直跟在低頭族後面。

既然已經掌握了對方的位置,那下手自然會方便很多。於是藍海辰讓江雨煙在遠處警戒,自己則來到低頭族所在的地方,拿着相機準備驗人!

低頭族此時正站在一間小屋子裏來回踱步,似乎很焦急的樣子。也因此,她並沒有發現藍海辰已經悄悄接近了這裏。

透過漏風的窗戶,藍海辰悄悄將相機對準低頭族,輕輕按下了快門!

照片立刻出現在屏幕上,藍海辰緊張的看着屏幕,沒過多久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只見照片裏的低頭族正低垂着腦袋看向地面,表情同樣嚴肅無比。但這張照片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同,就只是一張普通的照片而已。

這是不是說明低頭族根本不是殺手?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響動,像是有什麼在灌木叢裏移動的聲音。

藍海辰立刻警覺,轉頭看向聲音來處,見一個黑影突然從灌木叢裏躍出,用眼睛惡狠狠的瞪着藍海辰!

這黑影似乎是個女子,然而其披頭散髮衣衫襤褸,一看便不是玩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