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傢伙們現在才三個月啊。是哪個殺千刀的傢伙竟然這麼的喪心病狂,擄走了我的孩子。

“小絃樂,淡定,淡定,現在我們急也沒有辦法,只能今天晚上去遊樂場,我想對方抓走孩子,肯定是想要要挾我們什麼。”忘川扶着我的身子冷靜的說道。

我也知道對方是想用孩子來要挾我,可是我現在有什麼是值得要挾的?

“嗚嗚嗚嗚——”我一頭扎進了忘川的懷裏,爲什麼我會覺得過得這麼累,心累,身體累。

本來以爲以後的日子會平靜的過下去,卻沒有想到還會發生這種事情。

這時候忘川在我的耳邊說了一句莫名其妙我有點聽不懂的話,他說,“如果我們夠強的話,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你說什麼?”我看着他問了一句。

忘川只是看着我,說道,“我說,如果我們足夠強的話,就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我愣愣的看着忘川,難道忘川現在還不夠強麼?他已經擁有了鳳唸的力量了,難道他還想擁有更強更多的力量?想到這些,我的心裏一驚,我似乎感覺到了忘川的野心……

“那我們怎麼才能夠變得強大?”我試探着問道。

忘川說道,“六界當中當屬各界之王力量最爲強大,其他幾界的主都還建在,唯獨魔王。”

我接着忘川的話說了下去,“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說,只要我們奪得魔王的力量,我們就能夠不再受到其他傷害了。”

忘川點了點頭,很嚴肅的對我說道,“是的。”

我的心此刻猶如墜落冰窖,忘川是不會這麼執着於力量的,可是現在的忘川真的還是忘川嗎?

我努力的平復着心裏激動得心情,我對忘川說道,“可是我不知道魔王力量在哪裏,不然的話倒是可以將它取出來。”

呵呵,取出魔王力量這種危險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去做,我只是想試探一下忘川而已。

忘川聽我這麼說,拍了拍我的肩膀,隨後說道,“不急不急,總會慢慢想起來的。”

夏天這時候在我和忘川旁邊焦急的說道,“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在想什麼力量啊,救出的侄子侄女纔是正事啊。”

此刻我的心裏對忘川的懷疑是越來越大了,只不過我不能表現出來,我得平靜下來思考一下。

於是我對夏天和在場的人說道,“先不必擔心,既然對方用孩子要求我去見面,孩子現在是安全的,到時候我們在靜觀其變。”

我們焦急等待着夜晚的到來,由於紙條上並沒有寫只讓我一個人去,所以我們幾乎是全家出動,十點的遊樂場已經關門了,但是我們自然有辦法進來。

我們一行人一進遊樂場,四周突然就升起了結界,這個結界威力強大,一看就是很厲害的人佈下的,現在結界打開了,就算裏面發生了大爆炸,外面的人都不會知道。

難道今晚有一場惡戰?

這時候空氣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到摩天輪這邊來。”

我們不敢怠慢,趕緊朝着摩天輪跑去,摩天輪下面站着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我沒有見過,很陌生,我開始的時候還以爲是慕容繼,可是現在看來這個男人並不是他。

他身後的摩天輪在慢慢的旋轉着,我只看見了這個陌生的男人,而沒有看見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呢?!”我趕緊問道。

男人笑了起來,“別急別急嘛,你的孩子在上面玩呢。”

說着陌生男人的目光看向了摩天輪上面,這個男人竟然將我才三個月大的孩子放到了摩天輪上,他這是赤果果的威脅我!

“你到底想做什麼?”我眼神一凜,問道。而我身邊的忘川並沒有說話。

這時候楊天虹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靠過去,他有話跟我說。

我瞪了這個陌生男人一眼,朝着楊天虹靠了過去,楊天虹小心的看了忘川一眼,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道,“這個男人我見過。”

“什麼?”我驚訝的問道,但是聲音不敢太大,“你在哪裏見過?”

楊天虹繼續小聲的說道,“你還記得你在生完孩子在醫院的時候,我來看你的時候,我不是說看到忘川和一個男人聊得很投機麼?那個男人就是現在眼前的這個男人。”

聽完楊天虹的這句話,我的腦袋嗡的一聲就炸開了,一片空白,甚至是短暫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看向了忘川,卻發現他正站在一邊,平視着前方,嘴角勾起一個詭異的弧度。

我不敢去求證,我怕聽到真實的答案,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和身邊的忘川,這兩個人竟然認識?

有個可怕的想法在我的腦海裏形成,我的心止不住顫抖。

這個時候對面的那個男人說話了,他笑眯眯的對我說道,“我就不拐彎抹角的了,有話我就直說了,你想要回你的那兩個孩子,你就告訴我魔王力量到底在什麼地方?”

我深吸了一口氣,裝作淡定的說道,“我不知道。”

“你藏的你不知道?”男人的表情微變。

“我記憶不全,有的東西就忘記了。”

男人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可不要騙我,據我所知,你的記憶已經恢復了,已經想起了魔王力量在哪裏,你就不要再裝了,你如果不說的話,我就將這摩天輪給毀掉,你的兩個孩子……呵呵……” 聽到陌生這麼說,我看向了一邊的忘川,我沒有回答陌生男人的問題,我愣愣的看着忘川,忘川本來直視着前方,這個時候,他突然轉頭看向我。

看到忘川轉過頭的那一剎那,我的心徹底的碎掉了,那琥珀色的眼眸裏閃爍着詭異的光芒,嘴角上揚的弧度讓我整個人都僵掉了。

在這麼緊張的時刻,他還能笑得出來?那摩天輪上的可是我跟他的孩子,他怎麼可以這樣?!

“你……”我輕輕的搖着頭,腳步不停的往後退着,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忘川,“你,你不是忘川!”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身邊的人都一個個的愣在了原地,他們都震驚的看着正在朝着我一步步走近的忘川。

我搖着頭,我的忘川不是這個樣子的,不是這樣的,我的忘川他會爲了保護我而去死,不是眼前這個爲了魔王力量而利用自己孩子的人!

看着猶如惡魔一般走來的忘川,我只能絕望的看着他,如果他連自己的孩子都能利用的人,那我就更加不用說明了,呵呵……

夏天和楊天虹站在我的面前護着我,我只能從縫隙中看見忘川。

“你不是忘川,你到底是誰?”夏天厲聲問道。

忘川突然邪魅的笑了起來,那笑容讓我感覺整個人都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

“忘川?”他挑了挑眉頭似乎在想着什麼,幾秒鐘後他擡頭對着我們說道,“其實,從來都沒有忘川。”

聽到這句話,我整個人如遭雷擊,整個人都癱軟在了下去,還好丁菱和叮噹及時的扶住了我。

從來都沒有忘川這句話給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如果在我身邊的從來不是忘川,那是誰?

“難道……”我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是鳳念?”

“不像以前那麼笨了,你猜對了,我是鳳念。”他笑了笑看着我。

“忘川呢?”我不甘心的問道。

忘川,不,現在的這個男人不是忘川,他是鳳念!

鳳念笑看着我,輕聲的說道,“我剛纔不是說了麼?其實從來都沒有什麼忘川,不過換個方法說,忘川也是我。”

我震驚的瞪大了眼睛,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樣說的話,從一開始接近我的鬼,就是鳳念!他以忘川的身份待在我的身邊,博取了我的信任和愛,再來套出他需要的祕密,甚至不惜幾次用苦肉計這樣的方法,鳳念,這個男人簡直是太恐怖了。

夏絃樂啊夏絃樂,上輩子你栽到了鳳唸的手裏,這輩子你還是這樣,難道你就不能聰明一點麼?

我忍住心裏疼痛對鳳念說道,“所以你在我身邊這麼久,對我這麼好,甚至我們一起生的孩子,這都是假的?你只是爲了得到魔王力量?”

問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都在滴血,我多麼希望他回答我“不是”。

可是他卻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是的,這一切都是假的,跟你上一世一樣,我都是在騙你。”

我腳步虛浮,差點就摔倒在了地上,我身邊的夏天愣愣的看着鳳念,“我真是看錯你了,什麼深情,什麼等待,原來都是騙人的!”

楊天虹還不太明白現在的形勢,他只知道現在的忘川不是忘川,而是另外一個名叫鳳唸的男人。

我的心現在已經千瘡百孔了,也不怕現在鳳念再次在我的心上捅上幾刀。

我冷笑着問鳳念,“如果我不把魔王力量的位置告訴你 呢?難道你真要殺死我們的孩子?”

我問到這句話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鳳念愣了一下,可是隨後他的話讓我徹底的心涼了。

“在魔王力量面前沒有什麼是不能捨棄的。”他聲音淡淡的,卻是那麼的無情。

果然,靈裳說得沒有錯,鳳念是世界上最無情之人,不過我倒是很羨慕靈晗,那麼無情的一個男人都能爲她衝冠一怒,不知道靈晗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不會告訴你的,”我笑了。

鳳念似乎已經料到了我會這麼說,他不慌不忙的說道,“你真的不告訴我?”

我堅定的搖頭,我不知道鳳念要魔王力量做什麼,但是以他這麼陰險無情的人,得到力量後不排除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我也想過最壞的結果,那就是鳳念,他能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

我已經決定了,如果他殺掉了孩子,那我就只能自行了斷,我不能再成爲世界的罪人,也沒能當一個合格的母親,我想這樣的方法也許是最好的。

我看着摩天輪的方向,只能在心裏名默默的對兩個小傢伙說道,“翩若,驚鴻,對不起,我不能做一個稱職的媽媽了,如果有來世的話,我希望你們還是我的孩子,只不過,不要再攤上這麼無情的爹了。”

“孃親……”

“孃親……”

“不要離開我們!”

聽到腦海裏小傢伙們傳來的呼喊聲,我只能強忍住心裏的不捨,冷冷的看着鳳念說道,“我是不會給你的,如果你真的夠狠心,那你就殺了孩子!”

沒等鳳念說話,那陌生男人的手一揮,那本來緩緩旋轉着的摩天輪突然快速的轉動起來,越轉越瘋狂,我看見兩個小小的身影從摩天輪的裏面給甩了出去,不知道掉去了哪裏!

鳳念!這個混蛋真的連自己的孩子都殺!

“夏天,你快去看孩子落在了哪裏!”我趕緊對夏天喊道。

夏天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瘋狂的朝着孩子掉落的方向跑去。

“鳳念,你簡直是喪心病狂!”我大吼道。

鳳念看着孩子掉落的方向微微的發呆,隨後他看看向了我,表情有些癲狂,“快把魔王力量給我!”

“休想!”

現在我的身子還比較弱,因爲我才生完孩子沒有多久,丁菱和叮噹見此趕緊護在了我的面前,楊天虹去對付那個陌生男人去了。

“夏絃樂,你以爲我不會殺你嗎!”鳳念冷聲喝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哼。”我冷哼了一聲,“你都能殺死自己的孩子,我怎麼還可能以爲你不殺我?”

然而就這個時候,一道銀光帶着長長的尾巴突然從天際劃落到我的面前。

這是一把閃着銀光卻鏽跡斑斑的劍,仔細一看這把劍是我當初在H市花了五十塊錢買來的,買回來後一直被我丟在家裏,漸漸的被我遺忘,可是現在這把劍竟然能自己飛到我的身邊來。

我伸手將這把劍拿在手裏,細細的打量着它,一股無比熟悉的感覺竄入自己的心底。

折仙劍,折仙劍,這個霸氣的名字,可是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看到這把劍的出現,鳳念也愣了一下,隨後他冷笑道,“你以爲有了這把破劍,就能跟我抗衡了麼?簡直是做夢!”

我絕望的笑了,我根本沒有想到要和鳳念抗衡,我將擋在我前面的丁菱和叮噹將我身後一拉,對他們說道,“你們快走,走得越遠越好!”

“不,姐姐,我們不走!”丁菱和叮噹都被我的舉動搞懵了。

“你們不走,鳳念會殺了你們的!”我焦急的說道。

可是丁菱和叮噹一聲聲的叫着我,卻始終不願意離開,我只好用盡全身的靈力設下了一個結界,將他們兩人給擋在了外面。

“你打不過我的。”鳳念看着我,輕聲說道,眼神裏是我看不懂的神色。

“呵呵……”我笑了,“鳳念,我從未想過能打贏你,如果真的來世,我再也不要認識你。”

說完我舉起了這把劍,也許這把劍是感受到了我的心意,它竟然不聽我的使喚! “聽話!”我在心裏默默的對這把劍命令道。

折仙劍在我發出命令後果然不再反抗了,我再次舉起了劍,對着鳳念絕望的笑了笑,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告訴他魔王力量在哪裏的!

手臂一揮帶着折仙劍朝着自己腹部刺去,折仙劍將我整個腹部刺穿,一陣劇痛天旋地轉的襲來,不過此刻身體上的痛哪裏能比得上心上的!

鏽跡斑斑的折仙劍上沾滿了我的鮮血,我感覺到折仙劍在微微的顫抖,我忍着劇痛將劍拔了出來,折仙劍整把劍上面都沾染着我溫熱的血!

鳳唸的眼睛驀然瞪大,他不可思議的看着我,“夏絃樂,你寧願死也不願意告訴我魔王力量的下落?”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仰頭大笑起來,“對,我就是寧願是也不會告訴你!你別白費心機了!”

“姐姐——姐姐——不要——”丁菱和叮噹在結界外面撕心裂肺的喊我。

都說血屍和屍王兇猛,可是在我看來這兩個就是單純的孩子,我不希望我死後他們受到那些正派人士的追殺。

我感覺到自己身體在漸漸的 變冷,手裏握着的折仙劍在這一刻竟然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這銀色光芒中還參雜着一絲絲的紅光,這紅光在劍身上面纏繞遊走,所到之處那醜陋斑駁的鏽跡全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銀色光亮的劍身,散發着強大而又美麗的光芒。

此刻我才瞭解,賣劍老太太說的那句話,這把劍想要重新開封,就必須得飲血,折仙劍飲了我的血,所以他活了……

可是爲什麼眼前的鳳念,他的表情和眼神是那麼的震驚?他看着我手中的劍,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裏,眼眸瞪大,一動不動的。

可惜的是我已經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倒在了地上,我只記得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我聽到鳳念撕心裂肺的聲音。

“折仙劍,居然是折仙劍!靈晗!靈晗!”

“靈晗——”

鳳念果然是很愛很愛靈晗的,我死了他一點也不在意,卻喊着別的女人的名字。

呵呵,想來我以前的深情是真的餵了狗。

本來我以爲這次自己是死定了,沒有想到我命大,竟然沒有死成,當我再次有意識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正在一個風景優美恍若世外桃源的地方,這裏鳥語花香天藍地青,我很喜歡。

我準備起來到處走一走,看一看,結果卻發現我的身子動不了,這是怎麼回事?我努力的低頭看去,看見的卻是一根綠色的花徑,就只有光禿禿的花徑,沒有葉子。

我立刻發現了不對,難道我被打回了原形?我並沒有死!

“看什麼呢?”

在我震驚的時候,我的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我很想扭頭去看,卻發現我的頭怎麼扭都扭不過去,只能看着前面,我很糾結,聽這個聲音應該是我的主人呢,難道我被主人救了?

我剛這麼想,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這身影站在我的面前,將頭頂的陽光都給擋住了,我在這個人影的陰影下,仰頭看着他。

還是黑色金絲袍,還是那金色的面具,不用說,這肯定是主人了。

沒有想到鳳念傷害我兩次,而我兩次都被主人所救,這份恩情我該怎麼報答?

“我沒有死?”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說了這麼一句。

主人高大的身軀在我的面前坐了下來,我看見半張俊臉在我的面前放大,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主人,主人的皮膚非常好,這麼近距離的看,連一個毛細孔都沒有看見。

“看呆了?是不是覺得我很好看?”主人聲音愉悅說道。

我有點震驚,從來沒有發現主人竟然這麼的幽默,我準備張嘴,可是卻發現自己沒有嘴巴,只好用意念跟主人說話。

“主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主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那天我來晚了,沒能及時救你,我和鳳念打了好幾百回合,他搶走了你的肉身,而我帶回了你的魂魄。”

原來是這樣的,想到主人每次都能在這麼危急的時候救我,我的心裏說不感動是假的。

“絃樂,你還記不記得,你曾經答應我的事情。”主人問道。

“啊?什麼事情?”我連忙問道。

主人看我的眼神變得有些無奈起來,“糊塗,你又忘了?我之前跟你說過,如果哪天你傷心絕望了,就回來九霄殿。”

經過主人這麼一說,我才反應過來,我好像是答應過主人的,經過忘川鳳念這件事情後,我是真的傷心絕望了。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既然忘川是鳳念,那麼藺澤川呢?

“主人,你知道藺澤川麼?他是……”我連忙問道。

主人叫我放心,他跟我說藺澤川的確是鳳唸的分身,但是並和鳳念並沒有什麼關係,所以這次的事情跟藺澤川並沒有什麼關係。

“不要轉移話題,你回答我的問題。”主人認真的看着我說道。

我知道主人問的什麼,我想點頭,可是發現我自己現在是原形的姿態,只是 一朵花。

我的腦袋沒有被門擠,這麼受傷後,我還想着鳳唸的話,那可就真的是我自己作死了。

“主人,從今以後我會留在九霄殿,我不會再離開了。”我認真的對主人說道。

主人的表情和眼神看起來有些激動,“絃樂,你決定了?認真的?”

“當然啦!”我肯定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