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在這一刻,又懸了起來……

石毅彷彿看穿了我心中所想一般,吃力的擡起了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無所謂的輕聲說道:“這本命蠱,是俺與洞神一戰之後煉製的,之前的本命蠱,毀在了洞神的手裏……而且,本命蠱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就算本命蠱死亡,身爲宿主的俺,也不會跟着死亡,因爲俺和本命蠱,屬於那種主人和奴僕的關係……用本命蠱的命,換了傑森的命,在如今的形勢之下,是一筆非常划算的買賣……”

“那,本命蠱爆炸,難道就對你沒有一點的影響嗎?”我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

“影響會有一點……在一段時間之內,俺的力量,會被削弱一部分,算是最虛弱的狀態吧!”石毅毫不在乎的咧開了嘴,“楚風,你放開俺吧,俺要自己走下去……”

聽了石毅的話,我倒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緩慢的鬆開了手臂……

沒了我的支撐力之後,石毅的身體先是晃了幾下,不過,他最終還是穩住了身體,而後,緩慢而堅定的獨自走出了結界區域……

我靜靜的站在原地,雙眼一眨不眨的凝視着石毅的背景……不管怎麼說,石毅的本命蠱雖然與傑森同歸於盡了,但他畢竟沒有性命之憂,這就是最完美的結局了!

雖然石毅的力量會在一段時間之內被削弱,不過,相比於喪命而言,這種結局,真的算不得什麼!

我一直目送石毅,直到他回到我們神州隊的陣營之中,我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旋即,我定了定神,這才緩緩的轉過了身,而此時,我命中註定的對手,卡特,已經出現在了結界之內了!

我凝視着卡特,同時,他也在凝視着我……

我與卡特,四目相對,就在這時候,我們四周的結界,又一次被封死了……

“如果卡特死於楚風之手,那麼,這一戰便是世界靈戰的收官之戰,優勝,自然屬於神州隊!”特里的聲音,頗爲莊重,“可是,若是楚風死於卡特之手,那麼,神州隊的衆人,便要輪番進入結界,與超能力戰隊的卡特進行一對一的決戰,而且,那名叫做胡墨的神州隊成員,必須要最後一個出場才行,大家都明白了嗎?”

聽了特里的話,我不由的側過了頭,冷冷的盯着特里,頗爲戲謔的對其說道:“你放心,你所說的第二種情況,絕對不會發生,因爲,我會讓卡特徹徹底底的死在結界之內!”

我的話音落地,還不待特里出言,站在我對面的卡特,便不由的冷笑了起來,“楚風,你真的很狂妄,但是,狂妄的人,最後都不會有好下場!”

聞着卡特極度自信的聲音,我又一次轉過了頭,將目光定格在了卡特的身上。

當即,我微微的眯起了雙眼,對卡特冷聲低喝道:“是什麼,給了你自信,來說出這種話?難道,就因爲你擁有三種超能力?或者,你還隱藏了第四種超能力?”

卡特一邊搖頭,一邊笑吟吟的對我說道:“我並沒有第四種超能力,我的超能力,就如同你獲得的資料上所描述的那般,只有三種……讀心術,霧化,以及,我最後的殺招!”

話音落地,卡特的雙瞳之中,突然爆閃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根據凱文所施展的讀心術,我能猜到,卡特這傢伙,現在也在施展讀心術,而且,他還在讀取我內心中的想法…… 面對卡特施展的讀心術,我自知避無可避,索性,我乾脆也不隱藏什麼了,直接將我想要幹掉卡特的方案,在心中又過了一遍……

當然,我之所以會這麼做,那是因爲,我想通過這些事情,來讓自己的大腦處於活躍狀態,這樣,纔能有效的避免我去想那些被我深深掩埋在心底的真正祕密!

卡特盯着我看了幾秒鐘,旋即,這傢伙突然冷笑了起來,“楚風,你想用你的神奇火焰,燒死我,對吧?”

“你的火焰很強,也很神奇,但是,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的火焰,無法對抗處於霧化狀態之中的我!”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讓你試一試,這樣,也更加方便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絕望……”

卡特一邊微笑,一邊盯着我,而且,我從他的眼神和笑容之中,還讀出了一種叫做“自信”的情緒!

看來,卡特與我的這一戰,似乎十分有信心……

只不過,正如我所言那般,卡特的信心是從何而來,我就不知道了,難道,真的是因爲他那神祕莫測的第三種超能力?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撇了卡特一眼,隨後,我便從懷中摸出了七張黃符,並且咬破了中指,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在卡特和衆人的面前,繪製起了玄火符……

七張玄火符,可以組成一道玄火陣,而玄火陣,便是我目前掌握的最強力量之一了,至於其餘的幾種能力……

鬼脈之力,對陰魂的殺傷力無比巨大,但對普通人的殺傷力,卻是小到忽略不計,卡特是正常的人類,所以,鬼脈之力對於現在的我而言,也只是能夠幫我快速恢復力量的輔助能力而已!

太阿劍,這東西根本就不受我控制,就算我想用它來與卡特一戰,太阿劍也不會答應啊!

化瞳天機眼,這種能力雖然強大,但我卻並沒有完美的將其掌握,是一種與太阿劍屬於同一類型的能力,只不過,化瞳天機眼要比太阿劍更加容易激發出來……

再者,便是我這具超乎常人的身體,這一點倒是可以利用,最起碼,可以有效的抵抗卡特的攻勢。

至於盛世劍之類的法器,與鬼脈之力一樣,對付卡特這種正常的人類,真的沒有太大的用武之地!

所以,我現在是沒的選擇,只能選擇發動玄火陣,來與卡特一決高下,如果我的運氣足夠好,說不定還能讓玄火陣,進化成三昧真火……

我用力的甩了甩頭,將腦中這些沒用的雜念,全都甩了出去,開始用心的繪製起了七張玄火符,而且,這一次,我並不是用硃砂來繪製玄火符,而是用與舌尖血威力幾乎相等的指尖血來繪製!

雖然卡特是正常的人類,但我的指尖血,主要也不是針對妖邪,而是一種提升火焰強度的手段罷了,用指尖血繪製而成的符籙,引爆的玄火,要比硃砂召喚出的玄火,更加的強悍霸道,對付卡特,再合適不過了!

結界之外,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盯着我的動作,整座教皇殿內,出奇的安靜。

而在結界之內,卡特的臉上,卻是始終都沒有流露出慌亂的神色,他始終保持着自信的微笑,雙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手中的黃符,似乎,他對我手中的黃符,十分的好奇,同樣,也十分的輕視…… 大概過了三十幾秒鐘的樣子,我終於完成了七道由指尖血繪製而成的玄火符。

也就在這時候,卡特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完成了召喚神祕火焰的準備工作了嗎?”卡特似乎對我的道術,十分的好奇,就好像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識一下我的玄火陣了!

我將那七道血符攥在手中,隨後,我揚起了頭,淡淡的撇了卡特一眼,輕笑一聲道:“你應該讀出了我內心所想,既然如此,你爲什麼還要問我呢?”

沒錯,就在卡特出言詢問我的前一瞬間,我的心中,已經將對付卡特的作戰方案,默默的演習了一遍,也算是變相的將答案,告訴了卡特。

卡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朝着我揚了揚手臂,作出了“請”的手勢……

這手勢雖然簡單,而且通俗易懂,但是,卻從側面,彰顯出了卡特狂妄孤傲的心態……他,真的沒有將我的玄火陣放在眼中!

面對如此盛氣凌人的卡特,我嘴上雖然沒說話,但心中,卻是立刻浮現了一句話,我會送你下地獄的!

心念一動,我猛的將手中那七張玄火符,高高揚向了天空,與此同時,我的雙手立刻結印,玄妙無比的道氣,也按照特定的運行方式,在我的體內遊走運轉了起來!

“玄火陣!爆!”

我凜然高喝一聲,下一瞬間,仍舊飄散在半空之中的七道黃符,突然爆閃出了七團詭異的黑色火花!

而且,就在火花乍現的那一瞬間,結界之內的溫度,也陡然提升到了一種全新的高度,根據我的皮膚表面,向我的大腦傳回的感應來估算,此時,結界內的溫度,最少也得有六十攝氏度!

炙熱的氣浪猶如開閘洪水,翻騰不休,滾滾而來,結界之內,儼然變成了蒸汽房,更恐怖的是,炙熱的溫度,並沒有停止上漲的趨勢,相反,溫度,還在一點一點的不斷提升……

此時,整個結界區域之內的空間,也開始產生了一陣陣視線扭曲的錯覺,就好像,結界之內的整片空間,都在被炙熱的烈火炙烤一般,就連那圍堵在我和卡特四周的四堵結界之牆,在這一刻,也產生了劇烈的顫抖,甚至,都出現了幾道細微的裂痕!

能夠將結界之強燒至露出裂痕,由此可見,我這次發動的烈火陣,是多麼的強勁!

復婚老公請走開 當然,這可是我全力而爲的烈火陣,將其稱之爲我如今的最強一擊,也絕對不爲過!

“卡特,小爺現在就讓你感受一下,漫天火雨是什麼滋味!”我高聲冷喝了起來,聲音之中,充斥着比卡特還要自信的味道!

與此同時,虛空中的七道黑色火花,彷彿接到了我的指令那般,在這一瞬間,立刻化作數不盡的黑色火星,直接四散飛射,好似密集的暴雨,直接朝着結界之內的這片區域,狠砸了下去!

呼呼呼……

嘩嘩譁……

哧哧哧……

數種不同的聲音,也在火雨下落的一瞬間,瘋狂的刺激着我們衆人的聽覺,這幾種不同種類的錯亂生意,倒是交織成了一道樂曲,只不過,這首樂曲,更像是索命之曲!

再說那卡特,打從黑色火雨綻放的那一瞬間,他的臉色,便發生了變化……

卡特,不再是那種氣定神閒的微笑臉了,凝重,已經取微笑而代之! 卡特的表情變化,也就說明,他已經意識到了我的玄火陣之強,所以,他不得不選擇,正視我的攻擊,並且,被迫作出防禦的策略!

“霧化!”

面對漫天砸下的黑色火雨,卡特在電光火石之間,當機立斷,直接開啓了他的第二種超能力!

話音落地,卡特的身體,也直接發生了最直觀的改變……

卡特的身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變淡,僅僅眨眼的工夫,卡特的身體,就已經淡化到了那種幾近透明的程度,最誇張的是,卡特那近乎於透明的身體之外,也開始泛起了一縷縷的白色霧氣,隨着霧氣越來越濃郁,卡特那接近透明的身體,也在逐漸的消散……

“有意思!”我全神貫注的注視着卡特的身體,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消失了接近一半,只有右半邊的身體,還保持着那種接近透明的狀態,而左半邊身體,早已經化成了一縷縷的白色霧氣,彌散在結界之內……

“你的超能力很特別,好像是那種可以隨時散開,又可以隨時聚攏的特殊能力吧?”我盯着卡特那也已經開始消散成霧狀的右半邊身體,冷冷一笑,道:“你應該是打算,先讓身體完全變成霧氣,然後再選擇一個合適的機會,聚攏在我的身後,對我發動致命一擊,對吧?可惜,我不會讓你如願了!”

聲音落地,我便直接催動起了體內的所有力量,這一次,我打算和卡特一招定勝負!

“全力燃燒吧!玄火陣!”我仰天長嘯一聲。

與此同時,一層層刺眼的金色光華,也立刻從我的身體之外,爆閃而出,並且,在下一瞬間,全部彙集到了我的手印之上,頃刻間,我全身的金色光華,消失了,而我那結印的雙手,卻變得宛如小型太陽!

這是我第一次將體內的所有力量,都催動出來,也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全力施展玄火陣!

當我的雙手之上,金光大放之時,結界上空的七道黑色火符,也直接變得足足大了一倍,數不盡的黑色火蛇,彷彿無法抑制那般,瘋狂的從那七道黑色火符之中,噴射而出!

黑色火焰猶如最密集的驟雨,幾乎是全方位,無差別的將結界區域之內的所有空間,都覆蓋了,而且,在這陣狂暴的黑色火雨的洗禮之下,圍在四周的結界,也在這一刻,產生了劇烈的晃動,甚至,那四道結界之牆,也在這一瞬間,不斷的出現裂痕,並且瘋狂的沿着結界之牆,蔓延開來!

“卡特,這次我看你怎麼躲!”我瘋狂嘶吼了一聲,幾近癲狂的聲音,響徹教皇殿!

在臺下,我也許還能保持冷靜,去抽絲剝繭的尋找對手的漏洞,但是,一旦上了戰臺,與我的對手展開生死決戰,那麼,我的內心,就變得狂躁不已,甚至是殺意縱橫!

此時此刻,我已經完全放棄了思考,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擇手段的幹掉我眼前的敵人,超能力戰隊的隊長,卡特!

再說我的玄火陣,那數不盡的黑色火雨,當真猶如水流一般,開始不斷的澆灌結界之內的這片戰區,這強悍的黑色火雨,不僅橫掃了結界之內的地面,包括空間之中,都充斥着無法言表的炙熱高溫,整片結界之內,早已被黑色火焰徹底攻陷了!

我自信,在這種情況之下,卡特絕對是無處遁形,哪怕他能夠霧化,但依舊逃不出我這種全方位覆蓋式的狂轟濫炸!

當然,這種程度的攻勢,對於我體內的道氣來說,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挑戰,我纔剛剛維持火雨狂轟了五、六秒的時間,我就已經感覺到,我體內的道氣,幾近枯竭了…… 雖然我的道氣幾近枯竭,但我現在一定要堅持住才行,如果我送了這口氣,那麼,這漫天的火雨勢必會減弱,到時候,說不定就會給卡特喘息之機!

一想到此處,我便不由的咬緊了牙關,哪怕明知會無限透支我的道氣,我的體力,乃至我的精神力,但我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繼續支撐那漫天火雨,瘋狂的砸在結界之中!

火苗在瘋狂的跳躍,翻滾的炙熱氣浪也如海嘯一般,席捲結界之內的每一寸地面,每一毫空間!

其實,在漫天火雨的轟炸之下,我已經看不見卡特的蹤影了,他所化成的霧氣,也早就淹沒在了漫天火雨之中……

此時,我的入眼之處,除了黑暗幽森的火焰之外,便再無他物!

一元新娘vs全球首席 就在這時候,忽的,一股極其冷冽的殺意,在我的身後,突兀綻放!

當即,我幾乎是出於本能的轉過了身,朝着我的身後凝視了起來……

只見,一道人形輪廓的霧氣,此時,已經在我的身後凝結而出!

我知道,這是卡特,而且,我也直到,卡特一定是頂不住玄火陣的攻勢,而選擇率先對我發難,只要幹掉了我,這玄火陣,自然是不攻自破!

想明白了一切之後,我的嘴角也立刻揚起了一抹邪異的弧度,緊盯着身後的霧氣,也就在這時候,我發現,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的霧氣,要比之前,淡化了許多,甚至,被黑色火焰不斷灼燒的霧氣,竟然還冒出了一陣陣的水蒸氣……

“看來,我的計劃成功了!”我冷然一笑,朝着身後的霧氣大喝一聲道:“卡特,你的霧化能力,已經被我破解了……因爲,霧氣被火焰炙烤,會蒸發,這是常識,是根本就不需要去想的事情,所以,我沒有去想,而你,太過在意我心中所想,也太依賴讀心術了,所以,你忽略了這件事,忽略了這件,我從一開始就爲你準備好了的陰謀!”

也許,卡特的霧化能力,非常詭異,也非常的神祕,但不巧的是,卡特遇到了我,主修火焰道術的我!

如果卡特的對手是那羣主修雷術的龍虎山道士,說不定,卡特還真能幹翻幾個秋少陽級別的傢伙,只可惜,我不修雷,而是修火!

至於讀心術,只要我心中不去想這件事情,那卡特便不會知道我真正的用意,而我,也的確故意將玄火陣的作戰方案,通過心中所想,透露給了卡特,目的,就是爲了迷惑他,也爲了讓我自己,不去想這件最基本的常識!

看來,我的計劃奏效了,卡特的霧化能力,在我的火焰灼燒之下,無處遁形,也無法再繼續保持僞裝狀態了!

我的話音落地,那霧氣也頓時放棄了僞裝,露出了卡特的真身,只不過,此時的卡特,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風姿卓越,而是無比狼狽……他的衣服,已經被燒的焦黑一片,包括他帥氣的髮型,也早就變成了從火災之中,逃出生天的逃生者,最誇張的是,卡特身上有不少表皮,都被燒成了焦炭狀態,當真變成了重度燒傷患者!

“楚風!我要你死!”卡特無比憤怒的咆哮了一聲,他的表情,也因爲過度的憤怒,而變得猙獰了起來。

話音落地,卡特的周身,陡然爆發出了一團紅色光芒,而且,這陣紅色光芒,以極快的速度,瘋狂的朝着我的身體,衝射而來! 我想躲開這道紅色光芒,可我現在的消耗非常巨大,就算大腦作出了閃躲的判斷,並且朝身體發出了指令,但我的身體,卻是有些力不從心,再加之從卡特身上射出的紅色光芒,太過迅速,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就閃躲不及……

沒有任何的懸念,那道紅色光芒,直接射入了我的胸膛之內!

只不過,那道紅色光芒射中了我之後,並沒有直接消失,而是保持一種詭異的存在,連接着我與卡特的身體……

霎時間,一股不祥的預感,立刻涌上了我的心頭,我隱約猜到,這,應該就是卡特最後的殺招,也就是他的第三種超能力!

黑色的火焰,仍舊在瘋狂的灼燒和跳躍,與歡快的黑色火焰相比,我與卡特,就要平靜許多……

此時此刻,我與卡特,誰都沒有說話,只是一動不動的站在火焰之中,相互凝視着對方……

就在這時候,忽的,卡特笑了,他的笑容,很詭異,也很邪惡……

“楚風,你中了我的第三種超能力……”卡特雖然模樣狼狽,表情猙獰,但他的聲音之中,卻是充滿了那種勢在必得的味道,“現在,你應該收起你的火焰,不然的話,你也會死……”

“我的火焰,是不會攻擊我自己的!”我微微的皺起了眉頭,隱約之間,我想到了一種最壞的可能。

“不會攻擊你自己,但是,它會攻擊我,攻擊我,便相當於攻擊你自己……”卡特肆意的狂笑了起來,“這就是我的第三種超能力,所賦予我的特殊能力……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

這簡單的四個字,洞穿了火焰,響徹教皇殿!

不僅我清晰的聽清楚了卡特的話,就連結界之外,被黑色火焰阻擋了視線,根本看不清楚裏面狀況的其餘衆人,也都聽見了卡特這道肆意的狂笑之聲!

“同生共死?”我狐疑的重複了一遍卡特剛纔的話。

“不錯,就是同生共死!”卡特冷冽一笑,面對四周火焰的圍攻,竟然耐心的爲我講解起了他最後的殺招,“這種超能力,號稱最強超能力,我這一生,也只能使用這一次而已,因爲,我只有一次生命!”

“所謂的同生共死,便是通過我的超能力,將你和我的生命,捆綁在一起,你死,我死,你生,我生,所以,我勸你,最好讓這些該死的黑色火焰消失,一旦我被這黑色火焰灼燒致死,那麼,你也會跟着我一起死去!”卡特近乎於癲狂的嘶吼了起來。

就在卡特聲音落地之際,一種奇妙的感覺,頓時涌上了我的心頭,就好像,是爲了向我證明卡特,卡特所言不虛那般……

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呢?

這個男配我罩的 是一種,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脅的感覺!

而且,憑藉我的神識,我還能清晰的感覺到,我身前的卡特,生命體徵正在不斷的消散,而我,同樣如此,就好像,我和卡特的生命,真的被捆綁到了一起似的!

難道,卡特說的是真的?

難怪,他的第三種超能力,沒人知道!

也難怪,這種超能力,卡特這一生,只能使用一次!

就因爲,卡特,只有一條命!

而最後,卡特選擇,將這唯一的一次機會,用到了我的身上!

如果卡特被我的玄火陣燒死,那麼,我的生命,恐怕也會一起消失!

西方人不瞭解我們東方的道術,但我,同樣不瞭解西方的超能力!

不管怎麼說,我,不能去賭,也不敢去賭,因爲,我不能死,最起碼,在解開楚家的祕密之前,我不能死!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我猛的一揮手,頃刻間,那遍佈結界區域之內的黑色火焰,也隨之消失,彌散在空氣之中,包括結界上方的七道火符,也變成了一縷縷的灰燼,無力的飄落到了地面上……

沒了黑色火焰的阻擋,衆人的視線,也自然能夠看清楚結界之內的情況……除了狼狽不堪,好像重度燒傷患者的卡特之外,那條連接着我與卡特身體的紅色光線,也被衆人盡收眼底!

雖然大家並不知道那條紅線,到底有什麼作用,但是,卡特剛纔的話,卻是在提醒着衆人,這條紅線,便是“同生共死”的關鍵!

“楚風!怎麼回事?”李靈兒扯開嗓子,朝着我大喊了起來。

我深深的看了卡特,旋即,我便緩緩轉頭,將視線投向了我們神州隊的陣營之中……

“這條紅線,好像是連接着我和卡特的媒介,並且,將我和卡特的生命,捆綁到了一起,他死,我死,他生,我生!”我有些無奈的對李靈兒和其餘夥伴說道:“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我的生命體徵,會隨着卡特的生命體徵而增加,或者減弱……就比如剛纔,卡特被玄火陣灼燒的時候,我也有一種馬上就會死的感覺,而現在,我收起了玄火陣之後,卡特的生命體徵,又恢復了一點,而我,也隨着他的生命體徵的恢復,也恢復了一點……”

“這就難辦了……”李靈兒微微的皺起了秀眉,由於她皺眉動作,牽引起了光潔額頭上的白皙皮肉,也倒是,那畫在她額頭上的封印血線,微微的動了動。

直到此時,我才注意到,李靈兒雖然下臺,但她卻並沒有解開封印五感的血線,這就說明,一旦李靈兒解開了封印,那她,絕對會承受無法想象的痛楚和反噬,所以,在我們神州隊沒有完全戰勝超能力戰隊,獲得最後優勝的時候,她還不能解開封印,以免發生意外!

這邊,李靈兒話音剛落,另一邊,胡墨便立刻出言說道:“看來,這一戰,也只能是你認輸了,楚風!”

“可是,就算楚風認輸了,又能如何?”陸茗軒十分凝重的分析起了如今的形勢,“就算楚風認輸,那我們接下來的三人,我,石乾坤,和你胡小姐,都要依次上臺去和卡特打,到時候,我們投鼠忌器,不敢殺卡特,但他卻可以肆無忌憚的殺我們……也就是說,就算我們放棄了爭奪最後的冠軍,我們幾人之中,同樣要死一人,因爲,我們的保命特權,不夠用!”

陸茗軒此言一出,我們神州隊的衆人,包括我在內,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

的確,就算我認輸,促成了卡特不死,我也不死的局面,但接下來的胡墨,石乾坤和陸茗軒呢?

我的認輸,已經消耗了一次保命特權,這樣一來,我們的保命特權,只剩下了兩次,而胡墨三人,就算有能力殺死重傷垂危的卡特,但也不能這麼做,因爲,卡特死了,我也會死!

可如果不殺卡特,繼續認輸的話,石乾坤,陸茗軒和胡墨三人,終會有一人沒有認輸的特權,真的到了那時候,我們不僅失去了爭奪冠軍的資格,與白玉牌失之交臂,同時,也會讓我們四人之中的一人,命喪與此,而這個人,不是我,就是他們三個的其中之一!

當然,如果是我死了,那就好辦了……

超能力戰隊團滅,我們神州隊獲得了最後的優勝,並且拿到白玉牌……

嗯,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這件事,我也只是在腦中思襯了片刻,便已經作出了最終的決定……

雖然我還沒有解開楚家的謎題,我不想死,但是,我也不能讓我的同伴們去死,如果二者選其一的話,我想,我會選擇幹掉卡特,與他同歸於盡,保下胡墨等人的性命,以及唾手可得的世界靈戰冠軍,和白玉牌!

至於楚家的謎團,我相信,二叔應該有能力解開吧?

我站在搖搖欲墜的結界之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將其重重的吐了出來,陡然間,我的雙眼,變得無比銳利,無比深邃,而我的目光,則是非常凝重的投向了神州隊的方向……

臉色慘白,全身的力量彷彿被抽空,癱坐在地上的石毅……

欲言又止,彷彿看穿了我心中所想的陸茗軒……

緊鎖眉頭,好像在思索某件大事的石乾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