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份證本來在我的兜裏好好的,最後怎麼落到櫃檯上去的,我已然不知曉。還有一點,爲什麼老闆娘會對我說一個人的時候要小心呢?明明錦軒就在我的身邊啊,難道她都沒有看到他嗎?

“恩,我知道了……”我小聲的回答着。

沒想到,老闆娘服務十分熱情,竟然親自帶我找到了244房間,還幫我打開了門……樓道里面的燈壞了,一路我們都是藉着老闆娘的手電筒中的光來探路的,進門之後,老闆娘便離開了。

我像一隻螃蟹一樣,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爬上了牀,也不管一邊正在看着我笑的錦軒。他的笑壞壞的,然後瞬間移動到我的身邊,也就是那一張大牀上。

他這是要和我同牀共枕嗎?我心裏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緊張的心情難以訴說。

“等下……錦軒,我怎麼覺得老闆和老闆娘都怪怪的呢?你有沒有發現?”我想趁機轉移錦軒的注意力,可是錦軒雖然回答着我的問題,手已經開始不安分的在我的身上摸來摸去,弄的我渾身癢癢的……

“恩,奇怪就奇怪吧,但是他們要是敢動你,我定不會放過他們。”錦軒的話有點讓我吃驚,他這是認同了我的觀點了,是嗎?

可是爲什麼我覺得他的話語之中,老闆和老闆娘會對我不利似的。他們兩個不就是普普通通的旅館小老闆了,難不成還想要劫財不成?

後來,我才發現,我把這事想的太簡單了。如果僅僅是劫財就好了,他們想要的也是我的命……

“那個,爲什麼我覺得老闆娘好像沒有看到你呢?我們兩個明明就在一起啊,可是剛剛我看他們兩個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身上,還囑託我一個人要注意安全。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這句話倒是讓錦軒瞬間停止了他手上的動作。

趁着這個間隙,我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然後從牀上起來。我再這樣躺下去,絕對就會被錦軒給吃抹乾淨……爲了我自己的清白考慮,我決定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可是,就當我往旁邊的椅子挪着的時候,錦軒一把拉過我的手,順手摟住了我的腰,然後我便隨着他的懷抱一起倒在了牀上。

“女人,今晚你是我的……”他神情略微迷離,我臉蛋早就紅的不行了,他接着告訴我,“老闆和老闆娘根本看不到我,因爲我用靈力護住了我的人形。”

我有點搞不懂錦軒的意思,他和我在一起就這麼難以見人嗎?怎麼還要用靈力來把自己的人形給護住呢?生怕別人認出他來,是嗎?

“爲什麼這麼做?”我好奇的問着。

然而當我剛開口的時候,嘴巴已經被他冰涼的脣瓣給堵住了。錦軒的舌頭輕輕的探入到我的嘴內,他的舌尖若有若無的劃過我的舌尖,涼涼的,還有點癢,這分明就是在挑逗!真沒想到,錦軒竟然會是這樣的情場高手,他的接吻技巧簡直是世界一流,我作爲一個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都有點自愧不如。

“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們要做什麼……遙遙,我愛你……”我還想要說點什麼,可是錦軒的吻已經鋪天蓋地的襲來了。他吻着我,直到不能呼吸。

“這樣不好,小鬼頭們會看到,對他們影響不好。”我弱弱說着,想到花芽和熙久正看着這一切,我總會那麼的不好意思,就算其實被他們知道本沒有什麼關係。可誰讓我天生就是一個比較害羞的人呢?

“他們不會看到的,因爲我已經施法讓他們睡着了。”錦軒竟然想的這麼多,這是不是就解決了我的後顧之憂呢?是不是接下來我們就可以……

和他,真是折騰了好久,我的身子不由的痠痛起來,而且因爲懷孕的關係,他格外的溫柔,儘量不讓我太累……無奈,這事本就是一個體力活,所以此處省略了一萬字,大家都明白的。

“撲騰”“撲騰”也不知道是哪裏傳來的怪聲,我一向睡眠很淺,我本能的站起來,然後四處尋找着那個奇怪的聲音。

“遙遙,不要管……好好睡覺。”錦軒溫柔的說着,可是我哪是一個安分的人。我本就是一個強迫症患者,如果找不到這個聲音,我發誓今晚我一定睡不着。

同時好像遠方正有一個什麼東西在呼喚着我一樣,讓我不停的去尋找,去發現……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244房間是一個套房,除了有一個臥室之外,一個單獨的衛生間之外,還有一個獨立的小陽臺。我迫切的想要開燈,可是竟然沒電……

這都什麼旅館啊,我發誓以後我再也不要來這個什麼如意賓館了。而且我還要介紹給周圍的同學,千萬不要來這裏,這裏簡直太詭異了。

黑燈瞎火的,我一個人找找這裏,找找那裏,那個奇怪的聲音一直都在,可我卻怎麼也找不到。

“錦軒,你快幫我找找,不然我睡不着覺……”我只能求助於錦軒,她聽到我的問題之後似乎特別無奈。他高冷的坐在牀邊,翹起了二郎腿,然後指了指衛生間的方向。

我剛剛已經去過衛生間了,沒發現裏面有什麼奇怪的啊……錦軒的手指輕輕一揮,然後再示意我過去。

我一個人藉着月色來到了那個衛生間,剛進去,我便被嚇了一身冷汗。就算我知道錦軒在這裏,我沒必要害怕,可是這裏面的景象未免太太太詭異了。

衛生間的浴缸之中居然坐着一個渾身血粼粼的女鬼……她的頭和身子是分開的,浴缸之中滿滿的都是鮮血……還散發着一種惡臭味,我實在是受不了,吐了起來。

女鬼突然站了起來,雙手把自己的頭顱拿起來,然後按在了自己的頭上。眼珠骨碌一轉,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本能的後退,然後躲到了錦軒的身後。

女鬼竟然跟着我一起來到了錦軒的身邊,她想做什麼?

“小小女鬼,不自量力……”錦軒嘴脣微微上揚,看着女鬼一點點的靠近我悶兩個。

女鬼的嘴中吐出了黑色的霧氣,不過錦軒只用了一個小手指頭,這些霧氣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女鬼似乎還不放棄,她的眼睛變得猩紅,她那般的看着我,好像想要把我吃了似的。

穿越之戀戀庭院 “沒想到這裏竟然有人……我已經好久沒有吃過人肉了,聞起來,你的味道真香……你不是普通的人類,也許吃了你,我就能逃脫這裏了,就不用爲他們兩個賣命了。”女鬼笑嘻嘻的說着,她不笑還好,一笑起來的時候簡直太瘮人了。我渾身都起滿了雞皮疙瘩,而且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戰慄起來了。

“這裏之前沒有住過人嗎?”我看着女鬼,感覺怎麼她說的話這麼不符合事實呢?這裏分明就是一個旅館啊,又開在學校附近,肯定每天人來人往的,就算社會上的人不是很多,可是來這裏的學生一定多啊。怎麼這個女鬼卻說在這裏竟然見到了人呢?

“你這姑娘,真是天真的很。這裏……怎麼會來人呢?這裏是冥界的旅館,接待的都是冥界的鬼魂……你這一個大活人出現在這裏,才奇怪吧!”女鬼說完,我頓時傻眼了。

我怎麼來到了冥界呢?我明明就是按着我平時走的路線來的啊,不是在學校附近隨便找了一家旅館嗎?怎麼這個女鬼非要說我現在正在冥界呢?

是她在說謊還是我忘記了什麼事情?

錦軒,對,錦軒,他一定可以解釋這一切。

“小小女鬼,還不快滾,如果惹怒了我,定有你的好果子吃。”錦軒並沒有理我,而是看着那個女鬼。

也許女鬼已經感受到了錦軒強大的靈力,所以她害怕了,於是重新退回到了那個衛生間內。彷彿那個地方就是她的家……

我好奇的看着錦軒,此時此刻他不應該主動向我解釋什麼嗎?我們怎麼會好好的呆在人間怎麼就進入到了冥界之中的呢?而冥界之中也都有旅館嗎?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那個老闆和老闆娘都不是人了嗎?

豪門契約,獨寵小情人 “錦軒,你真的不打算把這一切告訴我嗎?是不是該要給我說一個完美的解釋呢?”其實,從最初進入這個如意賓館的時候,錦軒便已經知曉了這一切吧。他是什麼人?他可是堂堂的錦軒大人,而他當時決定用靈力把自己的人形隱藏,就是想要看看老闆他們兩口子會倒什麼鬼。

“這怎麼說呢?其實老闆和老闆娘他們不是鬼……”錦軒淺淺說道。

我心裏一驚,便問道,“不是鬼,難道是人?”

錦軒依舊搖了搖頭,我繼續猜着,“不是鬼,不是人,難道是殭屍?”目前,也只有這一個可能性了吧,然而錦軒依舊微微笑着,然後搖着頭。 我十分不開心的看着錦軒,他這是在逗我玩嗎?既不是鬼,又不是殭屍,又不是人,那還能是什麼?精靈神仙嗎,這根本就不可能,看他們兩個的樣子,哪裏會有什麼仙氣兒啊!

“錦軒,你快點告訴我啊,他們到底是什麼東西?”我的好奇心自然是十分大的,如果錦軒不告訴我,我指定心裏會不舒服,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做不下去。

“他們是擺渡人,也可以說是住在冥界的人類,可是又和一般的人類不一樣。他們有血有肉,會衰老,只不過他們投胎再生爲人的時候依舊可以保留着前世的記憶,這樣他們便會生生世世成爲這冥界的擺渡人。”錦軒的眸子閃着亮光,就像是在講着故事一樣,他的眼睛似乎會說話。

我爲這樣的錦軒所着迷,他那般的具有魔力,讓我無法自拔的墜入一種深淵之中。我清楚的明白,我已經愛上了他。

可是這擺渡人是什麼鬼,我不明白,只能繼續問錦軒。

他耐心的告訴我,這擺渡人專門擺渡遊走在冥界的亡靈,指引他們去往奈何橋處……而擺渡人的這擺渡旅館便開在陰陽相交之地,所以凡人很容易誤入到這陰陽旅館之中,一旦凡人誤會,便會被這擺渡人捉住,各種折磨……

“錦軒,他們會怎麼折磨凡人?是殺了他們嗎?”我不解,只感到奇怪,爲什麼錦軒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呢?擺渡人會把這些誤入此地的凡人怎麼樣,那些人的結局都怎麼了,我十分的關心。

“你會明白的……該來的總會來,可是遙遙,你不必害怕,因爲有我在,我就不會讓你受一丁點的傷害。”錦軒依舊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他彷彿是在刻意迴避着我的問題。是我的問題很難回答嗎?還是這裏面又有着什麼不能說的祕密呢?

錦軒的神色嚴肅,彷彿在等待着什麼……難道一會還會發生什麼不平靜的事情嗎?我看了看手錶,指針正好顯示兩點,再有幾個小時就天亮了。等到天亮的時候,我絕對要離開這裏……

因爲,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可是這是冥界,我該要怎麼離開呢?不過,回頭一想,我完全沒有必要擔心這些事啊,反正有錦軒在,他總會有辦法的,不是嗎?

“錦軒,我害怕……”我開始瑟瑟發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便迅速躲在了他的懷裏。還是在他的懷中比較安全吧,雖然他的身子十分冷,可卻讓我有一種特別的安全感在。

“真是的,這都是什麼鬼地方啊!哎,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來到了這地方……”正當我縮在錦軒的懷中昏昏欲睡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這絕對是人,可是都已經凌晨兩點了,怎麼還有人來這裏?難道也是像我一樣,誤入了這冥界的旅館?

“姑娘,晚上一個人的時候,無論聽到什麼都不要出來啊!好奇心會害死人的。”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這是那個老闆娘的聲音,怎麼她又跟那年輕的姑娘說了同樣的話呢?

我擔心的從門口悄悄的往外面看,我發現那個年輕的姑娘就住在我的對面。而正當我從背後看着這一切的時候,正在走廊裏面的老闆娘突然一個回頭,她正寵着我笑,笑的還那麼的詭異……

一種直覺告訴我,對面的年輕姑娘有危險。身爲同種族的人類,我絕對不能看着她陷入危險不管不顧,看來我得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告訴她,一定要早點離開這裏,這裏真的是太危險了……

想到那個頭和身子不在一處的女鬼,四周散發出的陰森森的感覺,直覺告訴我這裏有着許許多多我看不見的鬼魂,萬一我一個不注意被那些鬼魂所害,那真的是太不划算了。

前夫,溫柔點 我隔着屋門,輕輕的聽着外面的聲音。等到我聽到那個老闆娘已經離開的時候,我對錦軒說着,“錦軒,我出去一下,我得告訴那個姑娘一定得注意安全。如果能離開,還是快點離開這裏好,這裏實在是太詭異了……”

因爲實在是擔心那個姑娘的安全,於是我也顧不上自己心裏的害怕。便一溜煙的起身,悄悄的來到對門的房間,敲門……

“誰啊……”年輕的女子說着。

“對過房間的客人,有事想要和你說。”我不知道自己這麼說,這個年輕的姑娘會不會相信,這麼大半夜還不睡覺,還來找她的客人……她會不會認爲我是壞人?要是不這麼認爲的話,便會認爲我是一個神經便吧。

我在心裏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這個姑娘真的不開門,那麼我便讓錦軒施展法術把我弄進去,我一定要把這裏的情況和她說清楚。

“門沒有鎖,你進來便是。”年輕的姑娘聲音很輕,聲線有着一種穿透人心的力量,她說話的聲音十分好聽,似乎在我所聽到的聲音之中,她絕對是可以數得上的最佳的聲音。

既然年輕姑娘已經這樣說了,我想了想,也顧不上那麼多,就進去了。

年輕的姑娘秀髮已經散了下來,她坐在梳妝檯的前面,正在梳着頭髮……我看不清楚她的樣子,但在我的腦海之中似乎已經對她有了一個大體的印象。之前聽她說話的口音應該是北方人,而且性子比較急躁,想必是那種活潑可愛落落大方的姑娘……

不過,現在我所看到的這個姑娘,宛如一個江南水鄉的女子,給人一種十分輕柔的感覺。這和之前那個給我留下的印象竟然有了一個天壤之別,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怎麼一個人可以有這樣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呢?

“同學,你也是這裏附近大學的學生嗎?怎麼這麼晚了還來這個地方,還是你一個人?”我總不上上來就告訴這個姑娘,然後對她說,嗨,姑娘,這個地方是鬼旅館,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總覺得這樣太唐突了,便只能先和她套套近乎。我當時是順着學校的那一條路走的,所以才誤會了這個鬼地方,現在既然這個姑娘也到了這裏,想必也是和我走了相同的道路。而她之所以來這裏,想必是這裏附近的學生吧,而在這附近只有我們大學一個學校,所以我從心裏猜測很有可能我們兩個是校友。

要是校友的話,那就太好了。有些話說起來便可以更隨便一點,總之校友可不會害校友呢,這也算是我們兩個之間的唯一的一點聯繫吧。

“呵呵……應該算是吧。”年輕的女子不回頭說道,她仍舊在梳着她的頭髮。屋子裏面沒電,我只能用手裏拿着的小手電打着光……

我暗自在想,難道她不害怕嗎?怎麼坐在這裏梳頭髮?有關午夜梳頭髮的傳聞,難道她都沒有聽說過嗎?在我看來,這都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如果午夜對着鏡子梳頭髮,在鏡子裏面出現的不是你自己的面容,而是一個鬼臉。

想到這個恐怖的傳聞,我一直沒有親自試驗過。我承認我的膽子很小,沒有這麼大的勇氣去一個人嘗試,而現在……看到這個年輕的姑娘,我忍不住把手電筒的光亮漸漸的對着她的身子移動,這樣我便能看到鏡子了。

我最在意的便是年輕女子面前的那一塊鏡子,我正好可以驗證一下那個傳聞……

我的眼神慢慢的移向了鏡子,漸漸的我看到鏡子之中有一個虛幻的影子。而當鏡子之中那個影子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時候,我頓時覺得四肢無力,癱倒在了地上。

我的四肢就像是被禁錮住一樣,而我也想喊錦軒,可是嗓子卻像是被堵住了一樣,根本喊不出聲音來。我手足無措,就這樣眼巴巴的看着那個女鬼慢慢的朝着我走來……

原來剛纔背對着我坐着的姑娘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女鬼……怪不得我之前就覺得她給我的感覺和我從門外往外面看着的那個姑娘的感覺根本完全不一樣。

我擡眼掃了掃地上,發現前面好像躺着一個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地上躺着的那個人,纔是我所見到的那個年輕姑娘。

至於現在出現在我面前的女鬼,我壓根都不知道她的身份,更加不知道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有接下來她又要對我做些什麼,我都不知道。

此時此刻的我,就像是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綿羊,我根本無能爲力。

不是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錦軒都能感知到嗎?怎麼現在,他就在對面的房間啊,我們是間隔的如此之近,怎麼他還不來救我呢?

女鬼長着血色大口,當她距離我很近很近的時候,我才發現她的頭髮上面佈滿了白色的蛆,那些小東西還正在她的頭髮上面胡亂的爬着,十分的噁心。

我拼命的想要喊,想要掙扎,可是都是徒勞的……女鬼嚶嚶的笑起來,這一切似乎都是她的詭計,都在她的預料之中。

她輕輕的摸了摸我的臉蛋,小聲的說着,“乖,乖,來做我的洋娃娃吧……”我因爲痛苦眼睛裏面滿是淚水,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到底是什麼,而那個口口聲聲說要保護我的錦軒,爲什麼還不來救我呢? 我失去了意識,這其中我直覺自己做了長長的一個夢。我夢到自己被一個女鬼這樣長長的拖着拖着,她拖着我走了好遠好遠,最終在一個黑兮兮的屋子前面停了下來。

我漸漸的醒來,才發覺原來剛纔所發生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的夢境,而是正在發生在我的身上的事情。

那個女鬼已經不知所蹤,我在那個屋子裏面漫無目的的走着,我想要找到一扇門,然後出去……然而,不管我再怎麼努力,也找不到一扇門。哪怕是一扇窗戶都沒有……

我的心情變得十分沮喪,同時又有着一種深深的絕望。我應該怎麼辦,現在那個女鬼不在,我是不是應該想辦法逃出去呢?錦軒,錦軒在哪裏?他會不會來救我呢?

黑漆漆的屋子在一剎那變亮了,屋子裏面燃起了詭異的白色蠟燭。我這纔有機會看清楚這個屋子的全貌,屋子裏面沒有任何的擺設,四周僅僅有一圈的桌子,然後上面擺滿了白色統一的蠟燭……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陣陣詭異的笑聲,有男人的聲音,有女人的聲音,有老人的聲音,也有小孩的聲音……這些聲音都來自於我的身邊,在我身邊的四面八方傳來,可是看不到一個人影,也看不到一個鬼影。

會不會是鬼魂?我有點詫異,索性從口袋裏面翻出了一片柳葉,當時這還是向顧之寒要的呢,沒想到在現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能夠派上用場。

我用柳葉明目,然而四周的一切再次讓我失望,根本就沒有一個鬼的影子,那……這聲音到底是從哪裏傳來的呢?

“你們是誰,你們在哪裏?不要在這裏裝神弄鬼了!”我怯怯的說着,不敢大聲,因爲我害怕。可是又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搞鬼……

肚子裏面的小鬼和玩偶掛件之中的花芽都被錦軒給施法了,所以他們此刻都在昏睡不醒,不管我怎麼呼喚他們都已經聽不見了。

“嘿嘿……嘿嘿……我們在這裏……我們在這裏……”那羣鬼東西竟然回答我的話了,可是就算我聽到他們回答了,這完全也沒有給我什麼有用的信息啊!他們在這裏,可他們究竟在哪裏呢?

我繼續環顧了四周,終於發現了哪裏不一樣……

在牆壁的四周,掛滿了各種各樣的布偶,他們的表情十分的豐富,這些布偶和人的身形差不多……我來到一個靠近蠟燭的地方,仔細的盯着看牆上的一個布偶。我總覺得這個布偶就像是一個人一樣……

“啊!”不由的嚇了一跳,這分明不是布偶,而是人偶。玩偶的皮膚就是人的皮膚,這些玩偶全部都是從人的身上剝下來的皮膚製作而成。這……太恐怖了,四周還散發出一種死屍的味道,着實讓人覺得十分噁心。

突然之間,我看到牆上的一個人偶感覺十分的熟悉,好像自己在哪裏見過似的。是在哪裏見過呢?我不停的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回想,最終我想起來了,這個被裝扮成洋娃娃的女性人偶,分明就是前幾天人文系失蹤的那個學生,叫做什麼甜甜的……

原來,她早已經死了,現在還被製成了人偶。

“我……我怎麼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這聲音分明很熟悉,像是我之前樓道里面聽到的那個女聲。也就是我當時住的對門那個女孩子,她不是昏迷在房間裏面了嗎,怎麼現在也被女鬼給帶到了這裏來?

“一時半會真說不清楚……同學,我們得想辦法趕快離開。不然,再晚就來不及了。”此時此刻,我心想跟她解釋也沒用。現在還不如趁着女鬼不在這裏,我們兩個想辦法趕快離開算了呢。

“你又是誰?我們認識嗎?我怎麼會在這裏,這裏又是哪裏啊?我真倒黴死了,先是到了一個破旅店,現在又到了這什麼鬼東西,我呀真是犯太歲!草!”小姑娘的語言十分的不文明,帶的口頭語讓我覺得十分不舒服。

看來,我不跟她解釋清楚,她是不會死心了。看她有這麼多問題,我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要怎麼回答了。只能把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簡單的和她說一說。

“哎呀,這麼可怕,真是嚇死寶寶了!路遙同學,我們快要離開吧,你看這裏的這些人偶,我們要是不走,估計這就是我們的下場。”從這個女孩的口中我知道了她叫做夢瑤,一個十分女孩子的名字。

夢瑤看着牆壁四周的人形玩偶,她嚇得一直躲在我的身後,一直粘着我。其實我也是十分害怕的,剛剛的那一刻,夢瑤的一句話對我有了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嫡女心計 她說這些人形的玩偶就是我們的下場,我又想到了在我昏迷前的那一刻,那個女鬼對我說的那一句奇怪的話,“讓我做她的洋娃娃”……我總覺得她捉我回來的目的就是把我做成洋娃娃人偶。

看到周圍的這一切,我其實已經明白了,那些誤入了這家旅館的人,最終都不會逃脫掉這個女鬼的魔爪,最終都會被她製成一個人偶。

爺爺的手札裏面有過記載,人一旦被做成人偶,靈魂便會隨之附着在人偶之中,不能投胎,不能輪迴。

情動帝國總裁 “救救我們吧,我們好可憐……”人偶見到了我,竟然開始向我求情來,想要讓我救他們……可是,他們爲什麼都求我啊?我都已經自身難保了,根本就不可能救他們啊!

“對不起各位,我也是泥菩薩過河了。”我自然知道這些被束縛在人偶之中魂魄的悲哀,可是我又有什麼辦法呢?除非我能殺死把他們做成人偶的女鬼,這樣他們的靈魂便可以自行離開,得到超度。可是我壓根就不是那個女鬼的對手,我自己還不是一樣被她給抓來了這裏,也許等到我的命運是和這些人偶一樣的命運,一會,我也會被製成一個人偶,然後掛在這裏。

也許等到錦軒知道我的時候,便只能從牆上看到我了。

“路遙,求求你,救救我們好嗎?我們能感受到你的身上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所以你一定可以救我們的……”那個叫做甜甜的姑娘居然認識我,這着實讓我吃驚了不小。我們是在什麼地方見過面嗎?不然,她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呢?

還有,這裏人偶之中的魂魄都說在我的身上有着一股強大的力量,可是這一股強大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呢?是熙久這個小鬼嗎?可是,他現在不是已經睡着了嗎,怎麼這些魂魄還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嗎?

然而,冥冥之中在我的內心之中,總感覺事情好像不是這個這樣的。那一股強大的力量好像也不是因爲熙久……可是這其中到底有着什麼我所不知道的祕密,那麼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對不起,甜甜……我真的沒有辦法,我根本就不是那女鬼的對手,我要是打得過她的話,現在我就不會被她抓來這裏了。”我在心裏想着,怎麼就沒有人相信我嗎?

我不是不想要幫他們。而是我根本就幫不了。我自己都已經處於一個十分危險的境地之中了,我還怎麼管他們呢?

“哈哈……哈哈……”一陣詭異的笑聲傳來,這聲音是那麼的熟悉,“不好,那個女鬼回來了……”是啊,在夢瑤的提示下,我終於想到了,剛剛的笑聲就是那個久久沒有現身的女鬼的。

“你……捉我們來做什麼?”夢瑤看起來有點害怕,那麼一個大喇喇的小姑娘,現在正緊張的縮在一起,和我靠在一起。彷彿有我在,會讓她安心一點。

其實,我的內心早就已經七上八下了,看來我們再想辦法逃走這一條路子已經不可能再走了,可是除了逃走,我們還有什麼其他的出路嗎?

好像真的沒有了吧,我明白了一點……等待就是我的命運。我多麼希望錦軒就在這一刻出現,他就像是一個英雄一般的出現,然後救下我之後,絕塵離開。

“我要把你們都做成我的人偶,我喜歡人偶……哈哈,不要妄想逃走,你們根本逃不掉的……而且外面的人根本也不可能來救你們,這裏是另外一個結界之地,如果沒有我的術法,是沒有人可以進來這裏的。”女鬼輕蔑的說着,她壓根就沒有把我們兩個看在她的眼睛之中。

可能在這女鬼的心中,我們不過就是一個普通再也普通不過的小嘍囉了。我們能有什麼厲害的招數啊,難不成還能把她給制服了嗎?她定然是完全不相信我們的,而我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有着這樣的本事。

剛剛女鬼說什麼這裏是另外的一個結界,如果施展結界的人自己不破除,是沒有人可以破除掉他的結界,這是根本不存在的。這些東西我都曾在爺爺的手札上面看到過,那麼這麼說來……錦軒也來不了這裏嗎?

他不是殭屍王嗎?更是曾經的冥界之王,難道他也找不到這個地方嗎?我對此十分的擔心,錦軒啊錦軒,你到底在哪裏呢?爲什麼你不來救我呢? 漸漸的,我發現我渾身已然沒有了力氣,甚至都不能動彈了。那個女鬼輕輕的飄到我的身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嘴巴不時的發出嘖嘖的聲音。她稱讚着我很完美,如果做成一個人偶的話,會是一個最漂亮的人偶。

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流出來,夢瑤那個小姑娘竟然嚎啕大哭起來。可這又有什麼用呢?我們只能在這裏等死吧,就算死了,我們的靈魂還會被囚禁在這人偶之中,承受着無盡的痛苦……等待我們的將會是無窮無盡的痛苦。

“你都已經害了這麼多無辜人的生命了,你現在卻還想要害我們,你的罪惡已經太深太深了……這樣下去,你會遭到報應的。”哪怕有一點存活下去的機會,我也要用一用,也許我說的哪一句回讓女鬼回心轉意呢?

“呵呵……報應?我都已經是一個惡鬼了,我還會怕什麼嗎?大不了不就是魂飛魄散嗎?你以爲我會害怕嗎?”女鬼完全沒有被說服的表現,我的心裏異常的着急。這該怎麼辦呢?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就默然接受了這樣的命運嗎?

不會的,我定然不會這樣做。就算拼儘自己最後一口氣,我也要爲自己爭取活着的機會……因爲,我一點都不想死。

“你這女鬼,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的心裏突然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來,想必錦軒的名諱她是知道的吧,如果我說出了我和錦軒的關係,那這女鬼會不會因爲害怕而把我給放了呢?

雖然我並不知道這麼做的直接後果是什麼,然而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卻是可以一試的。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呢?

我滿心憧憬,希望那個女鬼會害怕而放過我……

“呵呵……你這女人真好笑,你不就是一個普通的凡人嗎?除了這,你還能是什麼人?”女鬼輕蔑的說着,她恐怕怎麼也想不到我會和錦軒有着特殊的關係吧。

“恩,我是凡人沒錯。可是我肚子裏面懷的是錦軒大人的孩子,你說我到底是什麼人?”我反問着那個女鬼,如果她腦袋正常的話,肯定是可以猜出我和錦軒的關係的。

而從她的表情之中,我看出來她是知道錦軒的,神情便有一瞬間的恍惚。而這出神的恍惚,也只是在意瞬間。而後她又變成了那一副正常的樣子,這倒是讓我覺得有點奇怪了,莫不是她根本就不害怕錦軒嗎?

“你說的錦軒是曾經的冥王錦軒?”女鬼似乎感覺有點不可思議,覺得我這樣普通的一個凡人不可能和錦軒這樣的有聲望的冥界之人認識,甚至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是這般的親密。

我會懷了他的孩子,我會成爲他的女人,恐怕這些事情都是我曾經不曾想到的事情,然而現在卻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了。

“對,怎麼樣,害怕了吧?”我以爲女鬼是害怕了,因爲她的眼神之中出現了一絲絲的驚恐。

誰想到,女鬼竟然立馬變了臉,她脣邊露出了絲絲笑意,然後看着我,竟然哈哈大笑起來了。“就算你是錦軒大人的女人,可是你以爲他會來救你嗎?我在這裏下了結界,他不會找到這裏來的……況且,錦軒大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是我把你擄來這裏吧。就算他最終找到了這裏,那個時候你已經成爲我的人偶了……小姑娘,你就認命吧。”

女鬼的手不時的婆娑着我的臉蛋,涼涼的,弄的我十分的不舒服。我想要掙扎,想要逃脫,可是沒有力氣,我無法掙脫開她的手掌……

“錦軒,救我……”我在心裏小聲的默唸着,然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