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去確認,難道你還以爲我跟他們面對面的打起來?”

“帶我去!” 重生影后:冷情顧少壞壞噠 白憶情道:“你引開他們的注意力,我趁機去查探。”

“等等。”我帶住了白憶情:“密道的機關與入口我畫給你。”

我找來紙筆。將入口與機關畫下來,白憶情看了眼後將圖紙揉成團丟進了垃圾桶裏。

沒有多做商量,我們匆匆離開了b市,回到了那個充滿回憶卻又無限罪惡的城市。

至少確定了一個推測,那就是到了b市以後,能量的波動前所未有的強大。

我和白憶情住了一個晚上,他當晚一個人坐在那裏也不知道在研究什麼,哄了小寶寶過去時,只見他在畫符。

“這是什麼符?”

白憶情說道:“隱身符,不過很複雜。不知道能不能在天亮之前趕得過來,而且……”

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笑道:“我學藝不精,要是畫了大半夜,這符壓根沒效果,得有多傷人心?”

“你上次不是也說紙鶴怕沒用麼?結果不還是挺好的?對自己自信點兒。”

白憶情長嘆了口氣:“說起上次那紙鶴,用到一半突然在半空就自焚了。”

我呆滯了兩秒:“所以……這個隱身術你敢用?”

“關鍵時刻,不行也得試試啊。”他拿起符咒吹了吹:“你先睡去睡覺吧,我這邊一時半會兒還弄不完。

“嗯,那我先去睡覺了。”

次日,我去拜訪了沈家,見到了衛伯。

衛伯臉上閃過一絲訝然之色,隨後還如往日般和藹:“原來是靈笙小姐回來了,真是難得難得,我這就去通知沈先生。”

“好的。”

沒一會兒,衛伯匆匆又出來了:“沈先生請靈笙小姐進去。”

“謝謝衛伯。”走進別墅,似乎過往的一切還歷歷在目,但我知道那些過去的,不會再回來了。

此時沈秋水與顧希我正在用早飯,見我到來。沈秋水很是平靜道:“一起坐下來用早飯?”

“不用了,我吃了過來的。”

沈秋水打量着我,隨後又收回了視線:“你來這裏,不會只是坐坐這麼簡單吧?”

顧希我放下餐具,沉聲道:“你不該來這裏。”

“希我,別這麼說,既然來了,就是貴客,何況還是靈笙?”沈秋水自若的吃着早飯,長嘆了口氣:“時間做得真是快,也最是無情,一旦流逝就再也回不來了。”

沒想到他也會發出這樣的感嘆:“我以爲時間對你沒有任何意義。”

沈秋水笑笑:“怎麼會沒有意義?畢竟我也只是一個凡人,也會懷念過去美好的一切。”

“那就繼續懷念好了,不用總是想着回到過去,沈先生,我覺得這個世界自有他生存的法則,你不該去將它破壞。”

沈秋水沒有回答,吃飯後擦了擦桌,坐到了我的對面。

“你來見我,不管是因爲什麼,見到你我都很高興。”他表情真摯,讓人很容易會信以爲真。

“謝謝。”我談漠的道了聲謝,如果他不是害死嫤之的原兇,我或許對他還有會一點兒仁慈。

他無奈的看着我:“你非得用這樣冷漠的語氣和我說話?靈笙,我對你怎樣你應該很清楚的啊!”

“沈先生,你傷了兩個對我最重要的人。”

“呵呵……”他冷笑了聲:“我呢?在你眼裏,心裏,我就那麼不堪?連嫤之都比不上?!我對你,究竟做錯了什麼?讓你這樣恨我,這樣避我如蛇蠍。”

事實上,如果不談及其它的,沈秋水確實一直對很好,如果沒有換魂的事情,我依舊會對他心裏存在許多感激之情。

可僅僅也只是感激之情,並沒有其它的了。

“沈先生,別再自欺欺人了,你對我好,只是想了彌補你曾經的遺憾,這種好是自私的,浮於表面得不到人心。”

“說得楚南棠好像有多麼偉大純潔,難道他當初接近你時,目的單純嗎?”

視線落定在似乎隱隱感到不安的孩子身上,我沉聲道:“雖然一開始,我們之間有許多誤會與隔閡,但是相處久了,就越是能看出南棠與你的本質。沈秋水,你認爲愛是什麼?是掠奪是囚禁嗎?至少南棠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那是他軟弱無能。”沈秋水不在意的笑了笑,抽了支菸。

“真正的軟弱無能,是永遠也不敢面對自己所犯下的過錯,然而你其實心裏清楚。那個人內心的強大,是你所望塵莫及的。”

這句話似乎刺激到了他,他將煙掐熄,恨恨的盯着我:“他只不過是個落魄的小少爺,軟弱沒有了依靠,我是誰?對他望塵莫及??笑話!笑話!!!”

“張靈笙,你走吧!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趁沈秋水失控之前,顧希我騰身而起,急着趕人。

不知道小白平安的從密室裏出來了沒有,那個密室雖然不至於很複雜。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簡直如同一座永遠都走不出去的迷宮。

“不準走!”沈秋水低低的冷笑了幾聲:“既然你和那小子有膽回來,我自然得好好歡迎!”

●тт kán●c o

“你……”

沈秋水架着長腿,重新點了一支菸:“靈笙,是不是我太寵你了?雖然與你有十年之約,可我對那小子沒什麼約定,正好能量還欠缺了些,拿他補替一下也好,雖然還是處子精元最純淨。”

顧希我撇開了臉去,沈秋水一聲令下闖進來了兩個保鏢,將我帶到了密室之中。

只見白憶情被鎖鏈捆綁着吊在法壇的中央,而四壁囚禁着十三名少女,也已經氣息懨懨,詭異至極。

“她們都死了?”

“還沒這麼容易死,直到精元吸盡之後,纔會慢慢掙扎着死去。”沈秋水冷血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走上前掐過白憶情的下巴,白憶情悠悠的轉醒了過來。

當看清楚眼前的這一切時,叫出聲來:“靈笙!放開我……md,你這個大變態,竟然殺了這麼多人!你會遭報應的。”

沈秋水濃眉緊蹙,似乎很厭煩聽到他的吵鬧聲,曲膝往他的小腹上重重擊去。

白憶情悶哼了聲,吐出一口酸水,疼得整張俊臉扭曲說不出一句話來。

“小白!沈秋水,你害了這麼多人還不夠嗎?放了小白!!”

沈秋水不爲所動:“很快,他就不會再有氣力叫出聲了。”

後背的冷汗不由得瘮透了衣裳,我輕顫着聲音:“你究竟想做什麼?爲了什麼而殺了這麼多人,值得嗎?!”

“很多事情,做了以後,就再也回不了頭了。”沈秋水面不改色:“靈笙,你知道,我並不想傷害你。”

“你一直說着不想傷害我,可是卻一直在做着傷害我的事情。”

沈秋水輕嘆了口氣:“究竟要怎麼做,你纔會對我正眼相看?”

“你放了小白,放了這些人!”

他輕笑了聲:“你總是讓我做一些我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讓我很爲難呢。”

“那你所謂的愛是什麼?就是傷害嗎?像你這種草芥人命的,懂得什麼是愛情嗎?”

“或許吧……或許我並不懂,什麼是愛情。我只是不想傷害你。靈笙……”

“別過來!!”我抱着孩子踉蹌的退後了數步,看了眼被鐵鏈鎖住的白憶情:“沈秋水,你就是個披着人皮的惡魔!”

“是啊,我是惡魔,在你眼裏我無惡無作,我草芥人命,哪裏比得上楚南棠清高無暇,尊貴無雙?”

他邪佞的笑了笑,拿出了手中的短匕首:“我會給你的朋友放血,等他的血融到了陣法之中,便會增強陣法的能量,到那時,或許伏羲之盤就能打開。”

“你爲了什麼?逆轉乾坤是要遭天譴的!”

“天譴?呵哈哈哈哈……”他仰天大笑了起來:“那又何妨?就讓雷來劈我,雨來淋我,讓我永不超生!可惜啊,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說着,他斜了顧希我一眼:“去祭出伏羲之盤,正好,今天人差不多都到齊了,靈笙,我會讓你明白。人,定勝天。我要做的事情,誰也阻不了我!”

“是,沈先生。”顧希我回頭看了我一眼,轉身走出了密室。

沈秋水用匕首割開了小白手腕上的脈博,鮮紅的血沿着手臂蜿蜒而下,白憶情之前已在陣法之中吸走了一部分精元,此時整個人早已昏迷不醒。

鮮紅的血淌進了陣法之中,所過之處如同燃起赤烈的炎火,法壇上的能量更加強烈刺目起來。

“沈秋水,你瘋了?!”

沈秋水丟掉手中的匕首,舔過染血的手指。邪佞一笑:“你知道楚南棠最失敗的在什麼地方麼?就是他太婦人之仁,剛斷不斷,可惜他榮華富貴卻沒命享。我小的時候,最羨慕兩個人,你知道是誰嗎?”

見我緊抿着脣沒有說話,他繼續道:“一個是統領南洋軍閥的總督軍,後來,我殺了他,頂替了他的位置。另一個,是積萬千寵愛於一生的楚小公子。”

“也是你……指使容婼殺了他!”

“即生秋水。何生南棠?我自然容不下他,誰叫他總是與我爲敵?對於眼中釘,心尖刺,是絕不會手下留情的。”

沒多久,顧希我將伏羲之盤取了過來,他默唸着咒語,伏羲之盤似乎也感受到了強大的能量,慢慢從顧希我手中浮起,在上空快速的旋轉,散發着刺目的光。

沈秋水驚歎:“似乎有點兒效果了!只要能量夠強大,伏羲之盤就能開啓!”

懷裏的孩子突然變得極度不安,放聲哭了出來。他們現在的的注意力全都在伏羲之盤上。

白憶情的血要再這麼放下去,只怕真的會流盡送命。

我輕輕瞥過丟在地上的匕首,移步走了過去,拾起地上的匕首以迅雷之速擱在了沈秋水的脖子上。

“放了小白!!”

沈秋水冷笑了聲:“你竟然威脅我?”

“是你逼我的。”

“想殺了我?”沈秋水語氣中帶着一絲淡淡的憂傷:“那就動手,看能不能殺死我。”

“我不想殺人,我只要你放了白憶情!!放了這些無辜的女孩!!”

他長嘆了口氣:“傻孩子。”

щщщ¸ тTkan¸ C〇

語畢他伸手握過了我握匕首的手,扣過了我的手腕,直到將我手裏的匕首給奪了過去。

他如同表演般,用刀劃過了自己的手腕,皮肉被割開很快滲出血來,但不過短短几秒,血口子無藥癒合如初。

“看,你傷不了我。”

突然,白憶情低低笑了出來:“呵呵呵……”

沈秋水與顧希我同時回頭看他,白憶情緩緩擡起了頭,眸光一片血紅,語調慵懶而傲漫:“好熱鬧啊!”

說着扭了扭脖子,嘆息了聲:“吾有多久沒出來了?希我,我的小徒孫……”

顧希我身子一顫。驚恐的瞪大了雙眸盯着眼前這人:“你……你是……”

“怎麼回事?能量……在逆回!”沈秋水看了眼漸漸弱小的能量光球,一臉不可思議。

白憶情手腕上的傷口已經癒合,他怒吼了一聲,捆綁在他身上的鐵鎖,瞬間震碎掉落。

他托起手,觸到眼前的能量光球,沈秋水大驚,上前想要阻攔他,卻被一道強大的力量震開吐出一口血來。

“伏羲之盤?”白憶情歪着頭打量着眼前的圓盤:“能回到過去?呵呵呵哈哈哈哈哈……那就帶吾回到吾的王國!!”

他開始用催動伏羲之盤,轉頭看了怔忡在一旁的顧希我,冷聲道:“吾之徒孫,還不跪下?”

顧希我如觸電般猛然擡頭打量着眼前這人,眼中的驚恐之色在逐漸擴散。

突然一道紅色的符咒自密道門外飛了進來,那身影猶如光電的速度,瞬間出現在白憶情跟前,而手中的伏咒已封在了他的額頭上。

楚南棠低笑了聲:“要跪,你先跪。”

那一瞬,有什麼東西從白憶情身體裏抽離,身體頹然倒地。 搞得那邊的圖書管理員已經跟我成了熟人,每次借書時,總是一臉傾佩:“美女,你這看書的速度,簡直就是學習機啊!”

我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不是我一個人看,其實是我……是我男朋友,他很喜歡學習。”

站在一旁的楚南棠挑眉,低語:“男朋友……”

盜版木有小jj……晚年遭的報應,想想你年輕時盜過的版。正版支持,若初文學《來自民國的楚先生》

大學校園裏,也有許多情侶出雙入對,用楚南棠的話說,大庭廣衆之下,摟摟抱抱,甚是醒目。

我當即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你不是常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嗎?你這麼看着別人做什麼?”

他笑笑:“學習學習,新的風氣。”

突然有種,想把他送回山溝溝裏的衝動,我如謫仙般清高無暇的楚先生,越來越墮落了。

等學業穩定下來,適應了大學生活後,也已過去了大半年了,我尋思着是不是該找個工作?

“找工作?”楚南棠從書裏擡起頭來:“夫人想找什麼工作?”

我抿了抿脣說:“還欠小白很多錢,得找工作還錢吶。而且這才第一個學期,也沒有經濟來源。”

“是這樣麼?”楚南棠恍然大悟。

我抹了把冷汗,到底還是養尊處優的大少爺,竟然從來沒有考慮過錢的問題。

“嗯,現在學業也不是很忙,擠出時間打一份工,也挺好的。”

“這樣不是很累?”楚南棠放下手中的書起身詢問。

“累是累了點兒,但也很充實。”

“如果是爲了充實,我自然是不會阻攔夫人去做的。但若是爲了生計,那確實沒必要。我的錢也是夫人的,拿去用便是了。”

自尊上有些過意不去:“這樣不勞而獲,良心不安。”

“哪裏談得上‘不勞而獲’?把你給我,我把一切都給你,那自然是你的。”

他的聲音裏帶着幾分蠱惑,我只覺臉上一熱,推開了他些許。

他低笑了聲:“至於欠小白的錢,不用還了。”

“不太……好吧?”

“有何不好?我可沒收他一分學費。”他說得理說當然。

次日上完課回來,楚南棠應該是和小白提了錢的事情,小白率先開口說:“祖師奶奶。不要跟我白憶情談錢的事情,那不是太俗氣了?放心吧,這麼便宜的學費,我很知足的!”

楚南棠點了下頭,第一次對小白讚賞道:“朽木可雕也。”

說完,白憶情討好的湊近楚南棠:“祖師爺爺,那個什麼陣,要不今天就教教我吧?”

“什麼陣?”楚南棠想了想,衝他狡黠一笑:“等你把名字想出來,再來找我。”

“不是……這個……”白憶情耷拉着腦袋欲哭無淚:“祖師爺爺,你又坑我!”

可能是看小白被坑的次數多了。我實在有些不忍,提醒了句:“七步乾坤鎖魂陣。”

白憶情興奮一擊掌:“對!七步乾坤鎖魂陣!!祖師爺爺,我想起來了……”

洗完澡,只見楚南棠悠然的坐在琴案上,撫一曲高山流水。

燃的香爐青煙嫋嫋而上,他一臉沉醉其中,閉目傾聽,身置一片青山綠水之中,飛流瀑布,潺潺延綿,意境十足。

聽完這曲高山流水。彷彿整個人的靈魂被洗滌了一遍,身心舒暢。他收了勢,輕輕壓住琴絃,深吸了口氣,拿過玉條兒,撥了撥香爐裏的香料。

轉頭衝我淺淺一笑,眉目如畫,讓人心魂盪漾,一個男人生得這樣好看,活着時豈不禍亂人間?

我狠抽了口氣,匆忙收回視線。身子有些發熱,拉過被子假裝睡下。

竟不知什麼時候,他鑽被窩鑽出了技巧。

“夫人……”耳畔突然傳來他低聲叫喚,我嚇了一大跳,轉頭時,正迎上他璀璨如星辰的眼眸。

悄悄嚥了咽口水,伸手去推他:“你,你下去。”

“下哪兒去?”他順勢握過我的手,傾身壓上:“夫人,漫漫長夜,我們做點兒有趣的事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