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在教授的家裏的婚紗照上面看到過這一張臉,我的心中猛然有了一種想法,莫非現在站在我們面前的這個新娘子,就是教授的新婚妻子宋小枝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宋小枝怎麼會在這裏?

站在宋小枝面前的是一個紙糊的新郎官,沒有五官沒有面貌,只是那麼簡簡單單的一個紙人,他爲什麼會和宋小枝在這裏拜堂呢?

就在這個時候,我赫然發現紙人的身上有一張照片,這照片……好像和教授所形容的那個冥婚的男人一樣。

“對,就是他!我夢見的就是他……在和小枝冥婚。”教授的情緒格外激動,他不停的想讓顧之寒去救小枝。

而這時教授身上佩戴的龍鳳鴛鴦玉佩通體慢慢的暗淡了下來,我知道……小枝也許將要命不久矣。

教授在求着顧之寒快點去救小枝,我的心裏也是這般想的……可是我們現在身上被繩索束縛,我們又能怎麼辦呢?

“不好弄,這繩索不是一般的繩索,而是被施展了術法的,想必是專門來困我的……我們也許只能聽天由命了。”顧之寒的眸子之中浮現出來了一抹淡淡的憂傷。

就連顧之寒都沒有辦法了,我們又能怎麼樣呢?此時,我的身子就像是墜入到了深淵一般,一種深入到骨髓之中的無力感開始慢慢的席捲了我的血液,我們難道就這樣看着小枝和那紙人拜天地,結冥婚嗎?

那紙人不過是充當了照片中男子的靈體罷了,所以說小枝很有可能是嫁給了一隻鬼……

我不知道這店老闆娘究竟和這事有着什麼關係,可是她現在出現在這裏,想來是肯定脫不掉干係的。

“小枝,你醒醒啊!快點跑,你快點跑啊!”教授還在下面呼喊着小枝,然而小枝就像是壓根沒有聽到一樣。

顧之寒說,宋小枝的心智已經被那店老闆娘給控制住了,所以她是不會聽到任何人在喊她的。她所能做的事便是聽那控制她的人的話,那人讓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

甚至,如果店老闆娘讓她拿着刀子來殺教授,她肯定也會毫不猶豫的將尖利的刀尖插入到教授的心臟……

或者說,這個時候的宋小枝已經變得不是宋小枝了。

“哈哈……哈哈……我今天讓你們來這裏觀禮,是你們的榮幸。你們十分有型的參加了我大兒子的婚禮,今天又同樣幸運的參與了我小兒子的婚禮,你們說,我只能說你們真是太好命了!別人就是想要參加,我還不想讓她們來呢,可是你們……哈哈……哈哈……”其實,如果仔細看的話,那老闆娘的臉上已經佈滿了皺紋。

她的年紀不過四十多歲,可是現在看起來卻像是一個七八十的老太太一般……我記得爺爺說過,道門之中如果有人逆天行事,便將會遭受歲月的天譴。

也許,她現在的樣貌之所以變成這樣,就是因爲受到了所謂的天譴吧。

但是,究竟是爲什麼她會逆天行事呢?而且小蝶不是說過嗎,這店老闆娘只有一個兒子,現在怎麼又出來了兩個兒子呢?

她的大兒子二兒子同一天結婚,可是她的二兒子居然已經死了,她所謂的舉行婚禮,不過是當着我們的面來給她的兒子舉行冥婚罷了,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嗎?

“陳阿姨,你的小兒子之前的時候不是已經舉行冥婚了嗎,怎麼你現在還要讓他和小枝……鬼魂是不能舉行二婚的,否則他必將受到天譴,這對你死去的兒子也是不好的。”關於冥婚的事情,我多多少少還是知道的。

而之前的時候,教授說過,他當初和小枝在這裏的時候,就曾經撞到過這店老闆娘在給那照片上的男人,也就是她所說的二兒子正舉行冥婚,可是既然她兒子已經和另外一個女鬼形成了冥婚,現在又來找小枝,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我說,上一次的冥婚……失敗了呢?因爲他們撞破了,所以我的兒子便沒看上了她……而當我見到她的時候,我便知道了,我兒子非她不娶。這是她欠我兒子的,現在到了還回來的時候了。”店老闆娘嘴角浮現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我壓根就不明白她這是在笑什麼,而且剛剛她所說的那些話又是怎麼一個意思?什麼叫做當她看到宋小枝的時候,便知道她的兒子非她不娶?

莫非這店老闆娘死去的兒子和宋小枝之間有着什麼瓜葛嗎?宋小枝到底欠她兒子什麼了,爲什麼她還說現在到了宋小枝該歸還的時候了?

莫名其妙,這其中的種種事情都是那麼的令人費解,可是誰能告訴她這其中的奧祕?我在心裏想着,或許明白了宋小枝和那店老闆娘兒子之間的關係,這裏面的很多問題便會迎刃而解吧。

“這個照片上的男人……我好像在哪裏見過。”教授突然之間冒出了這樣一句話來,我深深感覺他這話之中有着另外的意思。

“教授你不是和小枝姐撞破了人家的冥婚嗎,而且當時你們看到了人家的照片,所以纔會感到有一種熟悉感吧。”紅綾立刻接過了話茬,可是我明顯有觀察一下教授的眼神,這中間有着太多太多的讓人想不通的地方。

“不,在那之前,我就見過他……就算沒有見過他本人,我肯定也在哪裏見過他的照片。”教授一個人喃喃的說着。

“教授你好好想想,或許這是救小枝的唯一希望……”當在教授的面前提起小枝的時候,似乎再次把他全身的血液全部激發出來。他是那般的愛小枝,爲了小枝他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想。

教授閉上眼睛,他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各種記憶飛速的在他的腦海之中不斷的迴旋……他篩選着這中間有用的信息,拼命的回憶回憶再回憶。

終於,他的眼睛睜開,嘴角露出了一抹喜悅的表情。

“我想起來了,曾經我在小枝的一個筆記本里面看到過他和小枝的合影……後面還有幾個字,是送給我的寶貝小枝……記得當時我和小枝還爲此吵了一架呢,我還以爲小枝揹着我……咳咳,小枝說他不過是她的過去式了,因爲他已經死了。她還說我犯不着和一個死人吃醋吧……”

教授慢慢的說完,我這才明白了小枝到底和他是什麼關係。

原來,他是小枝的前男友,還是一個死去的前男友……也許他和小枝之間的感情是很好很好的,不然的話,爲什麼小枝會一直把那一張照片留在身邊呢?

這會不會代表小枝其實一直並沒有忘記過他?但我不想問教授來求證這些事,我總覺得這事對於教授來說,是那麼的殘忍。

不管小枝現在心裏到底有沒有他,事情繼續都已經這麼發生了,我們便應該去積極的解決這個問題吧。

然而,對此卻無能爲力……

“錦軒……錦軒……你在哪裏?”我對着我脖子裏面的檀香珠子喊着,我永遠記得錦軒所說的話,當我有困難的時候,他一定會及時的出現。

現在,他一定會來救我的,對嗎? “女人,又這般想我了,是嗎?”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氣味傳來,我知道,是錦軒來了……

可是,他對我總是這般的曖昧……

他墨色的頭髮輕輕的直直的垂落下來,落到了我的肩膀上。他的氣息劃過我的耳側,而他的脣卻若有若無的在我的脣邊摩擦着,這裏不是還有人啊,他竟然這麼明目張膽的輕薄我。

“錦軒,不要……”我低沉的呢喃,無疑這卻是激起了他的不滿。

他就像是一個來自於天邊的王者一般,手指頭只是輕輕的劃過我身上的特質的繩索,便一瞬間繩索全部斷裂,我和紅綾成功的獲得了久違的自由。

“哇塞,好帥!哎,這不是剛纔在外面禮堂結婚的那個帥哥嗎?怎麼,遙遙……你們……”紅綾不解的指着錦軒,腦袋裏面滿是疑惑。

我一時間語塞,實在是不知道該要怎麼跟她來解釋我和錦軒之間這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怨糾紛。

“塵兒,你在那裏做什麼?快來母親這裏,只要你的弟弟冥婚成功,便可以爲他換一副好皮囊了……他就可以像你一般呆在母親身邊了。”恐怕店老闆娘現在還以爲錦軒是她的大兒子吧?

可是,我明明知道,這壓根就不可能……

“誰是你的塵兒,你給我瞪大眼睛看清楚?”錦軒說完,便從他的口中輕輕吐了一口白氣,接着店老闆便眨了眨眼睛……

她頓時愣住了,“你不是我的塵兒,我的塵兒呢?你把他怎麼了?”

看起來,店老闆的神情格外的慌張,而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錦軒不過是用了障眼法罷了。迷惑了店老闆娘的神智,誤以爲他就是他的兒子……

“呵呵,他本就是死人一個了,我不過是把他送到了他該去的地方。而且你的這個兒子,也不該呆在這裏……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違抗天命?”錦軒冷冽的說道,臨結束的時候不忘記在我的額頭輕輕的一吻。

紅綾看着我們兩個這般過火的行爲,已經驚訝的不要不要的……我的臉色羞紅一片,錦軒做事總是這樣不計較任何後果。

我在想,等到他離開的時候,紅綾那傢伙不得把我給問死啊,可是我要怎麼解釋錦軒這曖昧的行爲呢?

“什麼!你究竟是誰?我看你根本不是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敢傷我兒子,我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店老闆娘似乎十分生氣,可是我知道,她再怎麼厲害,也不會是錦軒的對手。

店老闆娘開始不停的念着咒語,符咒開始漫天飛來……全部落到錦軒的身上,然而這些對於錦軒來說,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錦軒只是用了一個小小的手指頭,便把她的所有術法輕鬆的化解掉了。

“這……這……不可能,你怎麼連我的百符咒都對你沒轍,你到底是誰?”店老闆娘不可思議的看着錦軒,直到這一刻她才明白,她真的是小看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吧。

她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可是她怎麼一沒有想到錦軒竟然會厲害到她無法想象的一種地步吧。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不會害怕她的百符咒,一個是鬼王墨淵,而另外一個便是屍王錦軒……其他的冥界大大小小的鬼或者殭屍,根本都不可能逃脫掉她的術法的控制。

店老闆娘認真的打量着錦軒,在最後一刻,她突然意識到了他是誰……

“小的該死,不知道是錦軒大人,求大人放過……”瞬間,她的聲音便的是那麼的卑微。

在我的心中,她不是道門中人嗎?怎麼道門中人也變得這般卑躬屈膝了?需要在錦軒的面前示弱了?

就算他是屍王大人,可是怎麼對他這般的慫?

難道錦軒的名號一直這麼響亮嗎?不過爲什麼我之前就沒有聽說過錦軒呢,或許是爺爺故意不想告訴我吧。

“好,放過你可以,你必須放了我女人的這樣朋友……因爲她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錦軒的話中總是充滿了一種不容易讓人拒絕的霸氣,而我也漸漸的愛上了這樣的他。

“遙遙,你求求你的這位朋友,讓他也救救小枝,好嗎?”看着教授那樣悲痛欲絕的表情,我的心裏也十分的不好受。

“錦軒……”我剛想開口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卻被錦軒用嘴巴給堵上。他邪魅的一笑,他的手輕輕一擡,小枝便從空中慢慢的飄到了我們的跟前。

然後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俊哥,我這是……怎麼了?我們這是在哪裏啊?”小枝的意識還停留在她被劫持的前一刻,教授見她平安無事,迅速的把她擁入懷中。

慢慢的安慰着,“沒事,沒事……都過去了,只要你平安就好。”

宋小枝也只是淺淺的點了點頭,便依偎在教授的懷中。看到這樣幸福的他們,我的嘴角不覺微微露出了一個久違的笑容……

“啊,不……”然而,這本來和美的一幕卻在店老闆娘的眼中是那麼的不和諧,她暴怒、生氣,甚至她的臉色在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陳阿姨,對不起……小星的死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是才知道原來你就是小星的母親,所以我不會怪你對我所做的事。這一切,就讓它煙消雲散吧……”宋小枝掙脫開教授的懷抱,慢慢的走向了店老闆娘,教授想要去抓住她,可是已經晚了……

“宋小枝,你還我兒子!是你害死他的……直到死,他心心念唸的還是你,所以你應該下去陪着他……就算他不能復活,那麼我便讓你下去陪着他好了。”當店老闆娘說完的時候,她的情緒看起來是格外的激動。

她一把抓過小枝,然後將自己的手掌放在了小枝細嫩的脖頸之間,只要她稍微一用力,小枝便會沒命……

我本想要錦軒去救小枝,可是我的話還未說出口的時候,一個虛幻的人形漸漸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這一張臉是那般的熟悉,沒錯,這就是教授曾經看到的冥婚的那個男子……也是宋小枝口中的小星,也是她曾經的男朋友,不過那一切都真的是過去式了……

“母親,你放過小枝吧……我想明白了,這一輩子是我們兩個有緣無分。是我沒有那個福氣……小枝現在已經有了屬於她的幸福,我會祝福她的。因爲,我已經懂得了,愛她的最好方式不過是看着她一直幸福下去,這就夠了……母親,是你執念太深了……固然我和哥哥的死對你的打擊很大,可是這都是命。你違抗天命,想要爲我們找這束靈的屍身,本就已經摺損了你的時間……你看你的容顏,憔悴成這樣……爲了我們,實在是不該。”小星低緩的語氣小聲的說着。

當小枝再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她的眼淚刷刷的掉下來了……

“小星,你知不知道這些年來,我一直想着你,對你的死,我一直不能釋懷……我總覺得,是我害死了你……”小枝嗚咽的哭着,小星虛幻的身子將她抱在懷中安慰。

我在一邊默默的看着教授的神情變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傷感,只能說是可憐天下有情人了。

小星從衣服的口袋裏面拿出了一枚鑽戒,就是這枚鑽戒害了他。

當初的小枝和小星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小枝朝着小星要送她一枚好看的鑽戒……於是,當小星奔跑着去前面的首飾店的時候,一輛卡車過來……他便再也沒有醒來。

小枝傷心的哭着……可是已經晚了,這事過去了很久很久,她才從那悲傷的情緒之中慢慢的走出來。

因爲這,小星的母親一直憎恨小枝,而無巧不成書……身爲道門中的人母親悄悄的躲到了一個叫做龍淵鎮的地方,在這裏她在她的兩個早逝的兒子尋找着合適的屍身,然後讓他們死而復活。

屍身並不是那麼好找,必須找與之生辰八字十分相符的人,再在棺材之中煉製屍蠱七天,才能從中選出最優秀的,來成爲她兒子靈魂的載體。

無疑,小塵是幸運的,他早早的找到了……可是,因爲畢竟不是真正的人,需要長期的吸食死屍的屍氣,這樣來活……

不過,終究是可以看到她的兒子,身爲母親,這便已經足夠了。

可是小兒子的事情最讓她痛心,他身子特殊,需要冥婚後才能借屍還魂……誰想到,他壓根不願意冥婚,更不想復活。

當小枝無意破壞了他的冥婚的時候,她最終還是見到了那個讓她的兒子一直以來念念不忘的女人,或許只有讓兒子和她冥婚,他纔會心甘情願的復活吧。

萬萬沒想到,原來她的兒子一直以來都沒想過復活,那兩個兒子都不想母親再爲他們做逆天命的事情了。

當最後我們離開的時候,我萬萬沒想到這會是一個這麼悲傷的故事……

踏上火車的那一刻,我再回頭看看,這靜謐的龍淵鎮竟然在一剎那消失不見了……而那個故事卻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間,久久不能忘卻。

至於那個苗女小嫣,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

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去那裏做什麼,而後來又爲何平白無故的消失不見……但是,我記得她對我說,“路遙,保重……”

紅綾也沒有問過我錦軒的事,彷彿他從未來過一般。

而顧之寒變得比之前更加的話少了,他的眸子裏面時不時出現一種深深的憂愁,可我並不知道這憂愁到底從何而來,又所爲何事……

小枝和教授已經過着隱婚的生活,只有偶爾的時候我和紅綾會過去找他們兩個玩玩,但對於曾經發生的那個事,卻所有人都避開不談,彷彿那只是一場夢一般。 已經進入了臘月,天氣早已經冷的不要不要的。我和紅綾天天裹着厚厚的羽絨服上課下課,就連窩在寢室中都穿着羽絨服……

如果你要問我,這是爲什麼?我會悲催的告訴你,我們宿舍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暖氣供暖系統出了問題,所以呆在宿舍裏就跟冰窖一樣。

這樣,我便整天泡在圖書館中,一方面那裏比較暖和,另一方面,期末考試馬上來臨,我準備複習複習……

前些日子的時候,系裏導員找到我,說明年畢業的時候,有個保研的機會,系裏準備推薦一個人,這個名額一直在我和趙陽之間拿捏不定,所以要看我們兩個的期末考成績,誰好就讓誰去。

我倒是挺在意這個名額的,所以現在對我而言,每天除了學習便是學習。

“滴滴……滴滴……”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因爲在自習室的緣故,我迅速的按死手機,然後用我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跑到了自習室的外面來接這個電話。

“你好,請問是路遙同學嗎?有你的快遞,希望你快點來取一下,地址已經發到你手機上了,謝謝合作……嘟嘟……嘟嘟……”

“喂……”

我還想說些什麼,無奈那一邊已經掛斷了電話。聽口音,這快遞小哥應該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夥子,聲音倒是乾脆利索,而且略微帶點磁性,有着一種別具一格的味道。

在某一瞬間,我竟然沉浸在了他的聲音之中。

我打開手機,在短信的收件箱裏,果然有一條未看的短信:

“青禾路口左轉,直行五十米右轉,再直行十米就到了。我在那裏等你,不見不散。—-幽冥快遞爲您服務”。

其實我承認,當我第一眼看到這短信的時候,感覺是那般的可笑。現在的快遞小哥真的是越來越傲嬌了,記得在微博上見過了各種各樣的搞笑快遞員,今天我也算是見到了一個挺有意思的。

還什麼幽冥快遞,真是搞笑極了!真不知道,到底是一傢什麼快遞公司竟然給自己的公司名字起了這樣的名字,不知不覺,我的嘴角已經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最近,我並沒有網購,看來又是紅綾吧。她經常網購,而且她把淘寶的收穫地址默認成了我的名字和手機號,美其名曰是想讓我體會到收快遞的快樂,其實我知道,她不過是不喜歡跑腿自己拿快遞罷了。

我在心裏想着,下一次的時候,我一定要告訴紅綾,快點把默認聯繫人信息改過來……

不過,今天的這個快遞倒是有點奇怪。

平時我去拿快遞的時候,都是白天,就算是偶爾趕上晚上,也不會超過七點。可是現在……我看了看手機的屏幕,赫然顯示着“九點半”幾個字樣……

這麼晚了,怎麼還去拿快遞?

“哎,還是不要想那麼多了,收拾收拾東西拿完快遞就回宿舍。也已經學了這麼長時間了,腦袋也有點累了。”我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便迅速的從自習室收拾好東西,兜裏揣着手機便去了那個地方。

白天時候的青禾街十分的熱鬧,可是每一次到晚上的時候,這裏就會變得格外的冷情……就連那些喜歡膩歪在一起專門找黑暗之地偷偷打KISS的小情侶們也從來不來這裏,據說在這邊曾經有人遇到過鬼……

但是,傳聞有的時候往往都是以訛傳訛,並不是真實發生的事情。我沒親眼見過的東西,我是不會相信的。

順手抹了抹口袋,發現柳葉正好在身上,而且還有一道符咒。

因爲這些日子裏來所發生的特殊事情,柳葉和符咒似乎已經成爲了我身邊必不可少的裝備之一。在我的心中,總是會有這樣的一種錯覺,那便是我肯定能用到它們,所以不管什麼時候,我一定要把柳葉和符咒帶在身上,以防萬一。

空無一人的青禾街,死一般的沉寂。我一個人走着這偌大的馬路上,總感覺後面有個人一直在跟着我。可是當我回頭去看的時候,卻發現根本沒有一個人。

這不停的告訴自己,不要害怕!我手裏可有顧之寒給我的符咒,這厲害着呢,一般的鬼物都是不敢靠近的,況且我能感受到鬼的氣息……

這裏,根本就沒有感受到啊!壓根我都是在自己嚇唬自己,可是這四周黑洞洞的,不時還有涼颼颼的風灌進我的脖子裏,全身都頓時涼透了……

我真後悔來了這個地方,回去的時候我一定要找紅綾請客吃飯。爲了給她拿快遞,我都快把自己給凍成汪了……

按着手機上面給出的地址,我左拐右拐的,終於找到了那個地方。可是當我過去的時候,卻只有一個包裹躺在地上,那一個快遞小哥壓根都不在。

說好的不見不散呢?怎麼人都不在?竟然把快遞撂在這裏就走了,他可真放心……不過,我看着這周圍僅僅有這麼一個快遞,難道這快遞只是給我一個人送的嗎?

突然,手機響了。是紅綾的電話,我迅速的接了起來,“紅綾,你丫的又網購填我的信息,我又要給你拿快遞!”

因爲我此時此刻正在忍受着巨冷巨冷,手都快要成了冰棍。所以,我對紅綾根本沒有什麼好語氣,直接對她發了脾氣。

然而,紅綾的話卻讓我突然之間感覺危機四伏……

“遙遙,我網購的默認聯繫人早就改過來了,而且我也沒買什麼東西!再說了,這大半夜的,鬼去給你送快遞啊!我告訴……”

我還沒聽清楚紅綾後面說了什麼,可我的手機竟然突然之間沒了信號。

一種不好的感覺襲上了我的心頭,憑藉我經常遇到詭異之事的經驗,手機沒了信號,就是詭異之事發生的前兆。

我手裏拿着快遞想要快速的離開,可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我特別想要看看這快遞裏面究竟是什麼……

既然不是紅綾的快遞,那麼自然這快遞就是寄給我的。

手機打開手電筒,我仔細的盯着這快遞單頁上面的寄件地址看……我去,這是搞什麼啊!竟然只有收件人的聯繫方式,而寄件人那裏完全就是空白。

這會不會是一場惡作劇呢?可是誰和這麼無聊啊,和我開這樣的惡作劇?

內心糾結了好半天,我還是最終決定打開這個快遞紙盒子,看看在這裏面究竟是什麼……

盒子被一層白色的包裝紙包着,也不知道怎麼的,看着這包裝成這樣的盒子,我腦袋裏面竟然浮現出了骨灰盒的樣子。

冷不丁的,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我簡直快要被自己這個可怕的想法給嚇壞了,不過仔細的想了想,這根本不可能啊!誰沒事會給你寄一個骨灰盒啊?

這盒子很輕很輕,似乎都感受不到它的重量。我實在是想象不出來,這麼輕的東西,究竟會是什麼?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一層又一層的慢慢的拆開了那一層包裝。卻不曾想到,這一層包裝紙的下面竟然還有一層包裝紙……

就這樣,一層又一層的,我在心裏面慢慢的數着,我總共拆掉了十八層包裝紙,這才慢慢的露出了一個很小很小的盒子。

這個盒子通體雪白,就像是晶瑩剔透的翡翠一般,但是在這晶瑩的白色之中,裏面分明閃現着一種光亮的東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