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道:“戰鬥三場贏了三場但是接下來的戰鬥纔是最艱苦的我是回來向各位告別的。”

他們見我說得這麼嚴重有些擔心問道:“接下來的戰鬥會很危險嗎”

我嘆了口氣說道:“之前只是和張晏武戰鬥接下來是和整個陰司的戰鬥。”

陳家人聽我這麼說頓時愣住了。

“千百年來只有道門可以和陰司相抗衡。僅僅憑藉我們陳家應對陰司百萬陰兵這…;…;”

陳家的人在第一時間泄氣了。

我說道:“我會盡量保證陳家不會被殃及到你們大可不必擔心。”

他們見我這麼說了接下來說了一句讓我很意外的話道:“我們也是陳家的一份子家主要去戰鬥我們不能置身事外只要家主有需要即便是傾盡了整個陳家的力量也要幫家主減輕一些負擔。”

聽了這話我笑了起來:“以前當陳家家主只是當成一個任務來做的現在是第一次想要做陳家的家主好既然你們這麼說了那麼今後有需要你們也會跟我一起去陰司戰鬥。”

“好。”他們齊聲應道。

我先告別了他們前去找到了我父母他們他們現在在陳家挺好的他們知道我在做什麼也猜到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見了他們之後他們第一個問的卻是陳文問道:“陳文現在還在幫組你嗎”

“是。”我點點頭說道。

他們嘆了口氣而後說道:“看來以前是我們誤解了他了原以爲他會害你但從現在看來他做的遠遠比我們做父母做的還要多。”

不管這其中有什麼淵源能聽見他們說這句話我也放心了至少今後見面不會再成仇人。

不過我還是問道:“您怎麼會認爲他要害我當初在農村的時候第一次見面你們很仇視他那應該是你們第一次見面吧”

他們猶豫了會兒正要說話我爺爺奶奶走了進來。

三世同堂有了家的感覺。

我爺爺開口說道:“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我也不準備瞞着你了以前的事情告訴你吧。”

我恩了聲細細聽着。

我爺爺說道:“你出生的時候剛好法界大亂那時候我作爲西部道門的一份子也參與了那次的動亂不過最後因爲陳文退出了法界我們也安心呆在了農村。但是在更早之前我們見過陳文的。”

我有些詫異想起我在磁場之中見到的那些事物不過我爺爺沒有和陳文見過面每次都錯過了。

“什麼時候”我問道。

我爺爺回答說道:“你出生的那天你出生那天有幾萬只烏鴉到了農村盤旋在我們家的屋頂外當時認爲是不祥之兆畢竟烏鴉代表的是死神。在你出生的時候有個男人找到了我們。”

“難道是我哥”我問。

我爺爺回答說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陳文但是跟陳文長得一模一樣是鬼魂狀態我當時用道法驅趕他但是他的法術太厲害了我根本不是對手他將剛出生的你抱走了。”

這事兒我從來沒聽陳文說過也沒聽他們跟我說過。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我問道。

我爺爺回答說道:“他只是把你抱到了門外將他的命魂給了你並取走了你的命魂。”

我吞了口口水:“您是說我現在身體裏面的命魂不是我自己的而是那個跟我哥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

“是的他取走了你的命魂和附着在命魂之上的七魄。將他的命魂和七魄給你然後把你還給了我們並告訴我們說過幾年會有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找到你你跟那個人陰陽互補你將會代替他或者他會代替你。”豆女休技。

這話跟馬鈺告訴我的一模一樣說我和陳文是陰陽互補的我強他弱我弱他強。

我沒有發表言論。

我爺爺繼續說道:“對了他還說接下來會有九個女人會找到你現在看來這都一一實現了。”

“張嫣ろ趙小鈺ろ代文文ろ馬蘇蘇ろ韓溪ろ李盧萍ろ王琳琳ろ張綿ろ張笑笑。”我一一數了過來正好是九個。

我爺爺恩了聲再說:“道教有不少人不想去投胎都會搶奪嬰兒的身體將靈魂一部分放入嬰兒的身體蘊養着等到嬰兒成長起來之後再徹底將嬰兒的靈魂滅掉他再入住進去這是不經過陰司投胎能活出第二世的方法我們當時想到了這種可能以爲過幾年他肯定會會來搶奪你的身體。”

“之後呢。”

“所以我們也做了一些措施因爲你的命魂和七魄是他的而命魂和七魄是一個人靈魂的核心我們根據他放入你身體中的靈魂的特性開始改造你的身體。他想搶奪你的身體我們培養你的身體讓你的身體可以容納他的靈魂假如以後他來搶奪你的身體你可以反之將他的靈魂變成你自己的所以我將你培養成了現在這種半陰半陽的狀態這種狀態你才能吞噬魂魄假如有一天他要來搶奪你的身體你可以將他的魂魄也吞噬了。只是我把你的身體改造成能吞噬鬼魂後遭了天譴進了墳墓。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接下來靠你奶奶將你身體完全改成半陰半陽狀態了。”

我有些明白了說道:“所以奶奶之後給我披上了人皮馬甲。”

我奶奶在旁邊點了點頭:“我們對不起王鵲。”

我爺爺也恩了聲:“學習法術是要看靈根的我發現王鵲的靈根很強靈根是上天賜予的代表着生。吞噬魂魄代表着死。所以我才收王鵲爲徒弟等有一天時機成熟了把他的外皮給你欺騙上天。生死結合你可以成爲半陰半陽的身體。”

我算是明白了難怪當初陳文來我們村的時候我父母會仇視他原來是以爲我來奪取他的身體的。

“那個人或許根本算不是他只是外貌長得一模一樣罷了。”我說了句想起茅山宗之上我召喚出的死神當初將命魂和七魄放進我身體的應該是他。

而他和陳文在茅山宗的時候出現在了同一個場合說明兩個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我爺爺點點頭:“恩這事兒我也沒弄清楚他將命魂和七魄放進你身體到底是爲了什麼他說過幾年會有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找上你這事兒也實現了你身邊會出現九個女人也實現了。但是陳文並沒有奪取你的身軀反而各種保護你這跟我們想的有很大的差距。”↗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 20120905";;雖然弄清楚了一些事情,但是我卻有了另外一種疑惑。廣告少,,]

那個男人是誰?他知道陳文會出現,也知道我身邊會出現九個女人,說明,他肯定知道一些關於陳文的事情的。

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我又想起了一樁事情。說道:“爺爺,當初在武當山的時候,您說我對不起我哥,這話怎麼說?”

爺爺沒預料到我會問這個問題,但是卻沒正面回答我:“這個只是我的一些揣測,暫時還不能告訴你,不過,不管我猜得準不準確漁歌:痞子王妃不好惹;。你欠陳文的都很多,不爲別的,僅僅爲他保護了你這麼多年。”

我恩了聲,之後跟他們說了我要去陰司打仗的事情,他們說道:“現在你有了自己的思想,你去做自己的事情,我們也不能阻止,總之小心就行。”

我點點頭辭別了他們,現在陳家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解決,那就是陳家資金流失的問題,還有殺死陳家三個人的兇手還沒有弄清楚。

離開這裏,直接找到了趙小鈺,見到趙小鈺的時候,張綿、馬蘇蘇、李小青三人也都在。 從無敵開始的異世界 我敲門進去,四個人之間的談話暫時停止了。

幾人都對我微微一笑,張綿說道:“你們先聊吧,我先回去。”

說完起身走了,之後李小青也上前打了聲招呼後離開。馬蘇蘇和趙小鈺兩人一直住在一起,進來後問道:“你們之前在聊什麼呢。這麼熱鬧?”

馬蘇蘇欲言又止,始終沒說出話來。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我瞪了她一眼,竟然將她嚇得一跳,我說:“你想說什麼?”

馬蘇蘇回了一句,說道:“你要去陰司打仗嗎?”

我恩了聲。

馬蘇蘇又說:“你要注意安全。”

我呵呵笑了兩聲,說道:“這是你說的,還是你爺爺讓你跟我說的?”

她說道:“我說的。”

我隨後向趙小鈺問起了她查出的線索。

趙小鈺說道:“我已經找到了一些線索,但是還不敢確定,殺陳家三個人的兇手。可能是張綿和李小青兩人之中的一人。”

我從沒懷疑過這兩個人,有些發愣,問道:“有什麼線索嗎?”

“兇手手法很高明,這是我的知覺,還有一些蛛絲馬跡,我剛纔找他們兩個人過來聊了一會兒天,已經給出了她們一些線索,如果兇手是她們兩個人之中的一個話,今晚肯定會連夜離開陳家,我們只要在陳家附近等着,誰在今夜離開陳家,誰就極有可能是兇手首席總裁:戀上天價前妻;。”

去陰司的事情不着急,陳家的事情是亟需解決的,要是去了陰司,這裏還埋着一顆炸彈的話,去陰司也不放心。

我恩了聲,說道:“今晚我去陳家外面等着,希望不是她們兩個人中的任何一個。”

趙小鈺也點點頭,不過之後笑了笑,打趣道:“從跟你見面開始,感覺我就成了你的私家偵探了,姐姐我本來前程似錦,現在弄得躲在陳家避難,這都怪你。[,,廣告少,,]”

以趙小鈺的手段和資歷,確實可以前程似錦,說起來還真是因爲我才淪落到了這個地步,我知道她是開玩笑的,也笑呵呵道:“給我當私家偵探也不錯,你爸給我一個月兩萬的工資讓我給你當保鏢,現在我開一個月兩萬零一塊,讓你給我當私家偵探,怎麼樣?”

趙小鈺虎視了我一眼,幽幽說道:“我家缺錢嗎?我當警察又不是爲了錢,我要的是前程和正義,這樣吧,你給我四萬一個月,再加上一個好的前程,我就跟你了。”

都說不是爲了錢,所以錢對她來說只是一個數字而已,我打趣道:“你要什麼樣的前程?等我打下陰司,我讓你做陰司第一個女閻王,怎麼樣?”

趙小鈺切了聲,轉過身將手上的文件夾放在了旁邊,並說道:“不稀罕女閻王,你娶我吧,反正你這麼厲害了,到時候我也可以跟着你威風一吧。”

馬蘇蘇齜着牙看着趙小鈺。

趙小鈺瞥了她一眼,說道:“小孩子別看。”

趙小鈺的玩笑我早就見慣了,永遠是嘴巴上的王者,稍微順着她的意說兩句,她就不敢再接下去了,我玩笑般回答說道:“好,等我從陰司回來,我就娶你。”

說完轉身出門去找李小青,有些事情還要找她問問。

我剛出門,趙小鈺喊道:“我說的是真的。”

“我也說真的,你先準備準備,回來就試婚任性老婆好v5最新章節;。”我擺擺手走了。

李小青一般都在辦公室裏面,到她辦公室敲門,果然在裏面,開門進去,她還在處理一些文件,等我進去,她才站起身來給我端了杯茶,我問道:“查得怎麼樣了?”豆斤巨血。

李小青回答說道:“九爺並沒有經手這筆資金,我查出了在九爺的名下,有一張張家人開的子卡,我們發現得早了些,如果晚一些,就可以判斷那些錢是不是會流入張家人手裏了。”

我一愣,張家人,竟然是張家人,不過也不意外,在江南現在敢針對陳家的,也只有張家人而已。

問道:“那張子卡,是誰的名字?”

李小青有些猶豫,不過隨後還是跟我說了:“張綿。”

我聽後深吸了口氣,覺得有些壓抑,我說張綿爲什麼突然要到我陳家來,當初陳家死亡的那三個人,也是我從張綿房間出來後才發現的,且那個時候她剛好不在房間裏面。

“我知道了,先別告訴我任何人,我出去一趟。”我說完起身。

李小青在我身後問道:“你不喜歡別人騙你嗎?”

“不喜歡。”

李小青說道:“你對所有人都很好,騙你,是她們的損失,別太在意。”

我沒回答了,拿着古劍到了陳家村外。

這個點兒,萬物都已經歇息了,只有我一個人站在陳家村外的石門之下,看着進入陳家村的這場幽長古樸的街道。

等了將近一個時辰,路燈之下出現了一個人影,慢慢走近後終於看清楚了。

是張綿。

她見我後稍微愣了下,臉上全是疑惑,站在原地等了幾秒,想了會兒才繼續走過來,到我跟前後問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覺?”

我回答說道:“我在等你邪王寵妃;。”

張綿皺了皺眉頭,道:“等我?你……知道什麼了嗎?”

我不想跟她打啞謎了,直接問道:“陳家那三個人,是你殺的吧。”

張綿臉色有些不對,眉頭都擰成了結,不過搖頭說道:“不是我殺的。”

“那你這麼晚離開陳家,是爲了什麼?難道不是做賊心虛?”

張綿卻說道:“李小青剛纔跟我說,你要去陰司打仗,而張晏武會派人前來殺我,你去了陰司,陳家沒人照顧,我在陳家,會將禍害帶到陳家來,所以我才決定要連夜離開的。”

“李小青讓你離開的?”我頓時就愣住了。

張綿點點頭。

“不好。”我大呼了聲,拔腿就往村子裏走去,還沒完全進村,便聽見了槍聲,順着槍聲過去,卻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正躺在血泊之中。

正是趙小鈺,眉心中槍,整個大腦中樞都被破壞了,就算擁有再逆天的手段,也不會活過來了。

她的魂魄,也消失不見了。

我站在旁邊,竟然不敢靠近,就在剛纔,我和她還在開玩笑的,現在就死了。

“死了。”我怔怔說了句,我從小就很少哭,現在竟然忍不住,眼淚落了下來。

張綿和陳家其他人過來了,圍成了圈,現場比寒冬更冷冽,我邁步過去,將血泊中的趙小鈺報了起來,但她眼睛怒睜,再沒了知覺。

再過一年,她再美好的容顏也會變成白骨,再過百年,她會連白骨都成灰,這就是死,這個世界上最殘酷的事情。

“不是說好,等我從陰司回來就娶你的嗎。”

馬蘇蘇也從房間出來了,看見了我懷中的趙小鈺,身體瑟瑟發抖,顫抖着身子回了屋,而後屋子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嚎哭聲。

手機閱讀本站: ???我將身上的玉葫蘆取了出來,將裏面上萬陰魂全都放出,陳一陳二兩人出來見狀,一言不發,明眼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王琳琳死的時候。我想殺掉張家所有人,這一次,我又想殺人了。

“所有陰魂聽令,全世界抓捕李小青,如果反抗,直接格殺。”

下達命令。上萬陰魂齊齊道:“是。”

揮揮手,他們全都散了。

陳家的人一直默不作聲,我看了他們一眼,再次開口說道:“陳家的人,將世家張家的所有人。全都抓來。”

他們稍微頓了會兒,全都應是。

我將趙小鈺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間,馬蘇蘇蜷曲在牀上。中邪般發抖,早就已經塞上了耳機,但是耳機依舊給不了她安全感。依舊在痛苦嘶號着。

我進來,她卻不敢看我。直接閉上了眼睛,斷斷續續說道:“小鈺姐說,她知道誰是兇手了,要去通知你,然後就……”

我將趙小鈺的屍體放在了椅子上,根本接受不了,就在幾個小時前還嬉戲打鬧的一個人,現在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沒想哭,但是那種壓抑卻讓自己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九爺此時進入了屋子,滿臉惋惜,只嘆了聲:“可惜了,多好的一個姑娘,將她安葬吧。” 狼性總裁:女人,別來無恙! 請,謝謝!

我恩了聲,讓趙小鈺不瞑的眼睛閉上了,恰巧這時趙銘撥打來了電話,我看了電話上的備註,竟然不敢接,電話連續撥了三次,我才接通了電話。

那邊傳來趙銘虛弱的聲音,說道:“陳浩兄弟啊,我最近老是做夢,夢見老有乞丐到我家門口,把破鞋子丟進來,我去找馬老先生解夢,他說鞋子就是邪氣,有人要往我家丟邪氣,說我家最近會有人有災禍,剛纔又做了這個夢,我纔想起來好久沒有跟小鈺打電話了,她睡了嗎?我現在打電話過去,會不會吵醒她。”

我沉默了好久,眼淚更忍不住了,說道:“不會吵醒她。”

趙銘鬆了口氣,說道:“你們抽時間回來一趟吧,這麼晚了,我也就不打擾她休息了。”

我說道:“小鈺死了。”

趙銘那邊久久不語,而後掛斷了電話,再緊接着就是趙小鈺的電話響了起來,卻無人接聽,我走過去,幫趙小鈺接聽了,說道:“趙叔叔,小鈺真的死了。”

趙銘卻異常的平靜,只是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知道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