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譏諷的問道:“可不要說這個沒用處了,費勁了老大的力氣,難不成會說放棄就放棄?”

我怎麼會同意。

“跟我回去。”

裴佑晟的聲音很冷。

我手下意識的抽出來,反應比較激烈的厲聲說道:“鬆開我!”

但是他的手卻沒鬆開。

依舊是保持剛纔的樣子。

我甚至都一度覺得他是不是失聲了,還是壓根就不怎麼會說話。

話少的可憐,只是每句話都是帶着更加寒冷的氣息而來的。

“我不想回去,並且回哪裏去,這邊纔是我的家,我還能去哪裏?”

我仰頭譏諷的反問。

突然之間,覺得幾分的心寒,然後似乎涼風都嗖嗖的進來了。

再次之前,我就聽來一個消息。


裴佑晟不動我,不是良心發現,也不是因爲別的,而是不喜歡有來破壞他們思緒的習俗的。

“你瞧不出來,皇上這身上的蠱蟲?”

裴佑晟的薄脣張啓,說。

一個字一個字的,聽的都是格外的清楚。

我哪裏會不知道,我甚至找人查過。

卻沒查出來原因。

卻沒想到裴佑晟知道。

一瞬的震驚之後,也就坦然了。

有多少事情裴佑晟不知道呢,他的眼線遍佈,多的是知道途徑的消息。

並且只要是有想要做的事情,幾乎是百分百的能做成。


“我不知道,皇叔只怕是擔憂過重,纔會覺得什麼東西都有蠱蟲。”

“若是說起來蠱蟲的事情,我就是想要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要是想要殺了我的話,只是擡擡手指的功夫。”

“可你在圖什麼?”

我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做的是什麼。

唯獨知道了一個消息。

-裴佑晟所有的做的事情,所有的功夫都不是一時興起。

而是早就做好了籌謀的了。 到最後我跟他的意見都是相左。

“有時候,我真想就這麼了結算了,即如了你的意,也了我的心願。”

“長安,你敢?”

“有什麼不敢的?”我說。

可就算是敢,前提也是我拉着顧玟嵐一起去死才甘心。


說是自怨自艾也好,說是不大度也好。

我始終不能原諒顧玟嵐。

就算是陳這國姓下的人都對不住她的話,她照舊也沒做出來什麼好事情。

反而是讓人徒生厭惡。

“若是真有那一天的話。”裴佑晟說:“那我一定會親手送你弟弟一起陪你上路。”

這是在威脅。

我絲毫不怕他的威脅。

擡眼跟他對視。

這話題不了了之。

不知道是那宴會上的事情招惹的,還是我的那番話惹出來的事情。

他的防範更加的嚴。

光是我感覺出來的,就多了一倍的人,時時刻刻的在我身邊。

這種被監視的感覺可是不舒服。

和安自從清醒開始,就一直處於絕食的狀態。

說什麼也不吃也不喝的,完全就是想要這樣逼死自己,或者是來逼我。


我去的時候,她還是坐在窗戶那邊,什麼也不做,極其的安靜。

太后也找過幾次。

但是一旦我拿出陳啓擇日後的局面來說話的時候,她就安靜下來,什麼都不說了。

畢竟,現實就是現實。

更改不了的。

鄰國那邊終於也是退讓了一步,同意繼續之前的婚約。

和安死死的咬着嘴脣,回頭看着我。

頭髮很長並未梳理,滿是憤懣和怨恨。

深深的怨恨。

“爲什麼是我不是你?”

“你是長安,我是和安,只是差着一個字,只是差着點年齡,爲什麼麼我就是你的附屬品?”

“我分明是在太后的身邊長大的,而你呢,你什麼都不是,爲什麼皇上親近你,不親近我?”

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完了。


她才終於肯喘口氣,蒼白的臉上閃過不正常的紅暈。

情緒看着很激動。

“我不嫁,我不想嫁,上上下下那麼多人,爲什麼就選中了我?!”

她眼裏都是瘋狂,也帶着不解,看着我。

“若是有那麼多爲什麼的話,就沒有現在的你我了。”

“準備準備出嫁吧。”

可和安卻銳着嗓子說道:“裝什麼,你不是也不想嫁人嗎,你根本就不喜歡攝政王,你就是對你那個左相念念不忘!”

話沒說完的時候,和安就兀自的開始哈哈大笑。

似乎這樣的發現,讓她的心情變得莫名的奇妙起來。

似乎看着眼前的人吃虧,她的心情就好了不止一星半點。

但是這樣的話,我聽過不止一次,比這樣更加難聽的我甚至都聽過,就不要說這些了。

“那就不費你操心了,若我是你的話,現在就多找點適應性的東西,而不是這個。”

我回頭冷淡的說道。

然後再她花容失色的臉上,看出來幾分的緊張和不安。

大概是消化了好一會兒,和安的聲音更加的尖銳,“不,我不要嫁!”

聲嘶力竭的。

可是卻沒任何的用處。

才幾日,鄰國的人就要走了。

順便迎走和安。

雖然還不是正式的舉辦形式,但是也同樣是聲勢浩大的十里紅妝來迎走的。

在儀式準備開始的時候。

一直靠在椅子上的陳啓擇似乎是有所感知。

看向我,眉宇之間有些不安。

“阿姐?”

他似乎是爲了確認一下,再度的叫道:“阿姐?”

可是這一次,眼皮卻擡不起來了。

整個人萎蔫。

手彎曲,死死的攥着椅子,但是卻沒起來。

不甘不願的陷入昏睡中。

一直到昏睡的時候,他的眉頭還是緊緊的皺着的。

我提前給他下藥了,不然的話,今天這注定是完不成的。

邢老爺子的消息有了,的確是從那邊傳來的。

最後邢老爺子經過的地方,也有這邊。

我需要去。

巧的是,今天同樣也是左相爺結婚的日子。

聲勢浩大。

果然是達成了人人皆知的局面。

我換上了嫁衣,旁邊坐着的和安,這是頭一次起死回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