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那你這少城主當得確實窩囊了些。”劉茫沒想到方學漸會這般不如意。

但劉茫早已想好計策,“你一會跟我去傳送陣,假裝送我這個義父離開,記得態度強硬一些,儘量靠近傳送陣一些,到時我自有辦法帶你離開。”

“兄弟此話當真?”方學漸如同看到美女的野獸,雙眼興奮得有些變態,絲毫沒有發現大坑。

這時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劉茫眼神漸漸變冷,冷聲問道:“真是真,就是你說的那個大美呂在哪?我的大美呂呢?”

“額,這個,這個嘛。”方學漸見劉茫對魔地十大歌妓念念不忘,眼神有些心虛,不敢與劉茫對視。

劉茫見方學漸一副扭捏之態,就知道自己被耍了,頓時冷哼一聲:“老三我們走!”

“誒誒誒,大兄弟,大兄弟。”見劉茫要走,方學漸顧不得形象,一把抱住了劉茫的大腿,剛出現的希望可不能就這麼放跑了。

方學漸連忙解釋道:“兄弟,我並沒有騙你啊,這酒樓確實是魔地十大歌妓開的啊。”

“那她什麼時候出來?”劉茫眼睛一瞪,有些不耐煩了。

“我也不清楚啊,她出現的時間是她自己決定的。”事到如今,方學漸也只好如實交代。

“那我問你,她上一次出來是什麼時候?”劉茫依舊抱着一絲期許。

“兩。兩。。。”方學漸越說越心虛,越心虛越不敢說。

“兩天?”劉茫試探性問道。

方學漸一咬牙,實話交代道:“兩年。”

“操你媽,告辭。”劉茫抓起將頭淹入湯中的小石,轉身就走,沒有一絲猶豫。

即便是被打斷的小石也並無生氣,畢竟這是二人的原則,還不忘鄙視兩句,“尬裏良,帶我們來這種破酒樓,比大哥的辣條差得十萬八億裏。”

然而,劉茫二人剛轉身,卻聽見背後傳來一道空若幽蘭的聲音,足以迷倒萬千失足婦男。

“兩位客人,既然你說有比我飄香樓更爲美味的食物,拿出來讓小女子見識一番如何?倘若真是如此,今天二位的花費算小女子的。”

方學漸激動的指着聲源處,顫聲喊道:“兄弟,是魔地十大歌妓,排行第十的楚姬,你看,兄弟我沒騙你吧?”

“楚姬?”劉茫二人也轉身望去,也看到了說話之人。

“幹!”劉茫與小石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兩眼相視,均看到了各自眼中的不屑之意。

“麻麥皮,還真是雛雞。”劉茫看清來人之後,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能背出《出師表》。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

這所謂的魔地十大歌妓,不得不說,確實十分驚豔,即便面帶薄紗,也能隱約看到裏面的盛世容顏,令人心動。

但是劉茫說過很多次了,自己只對成熟的大美呂感興趣,這種雛雞劉茫真心提不起一絲絲興趣。

從與小石的對視之中,劉茫也知道小石也是同道中人。

“操你媽,告辭!”劉茫甩下一句話,轉身離去。 “放肆!”

楚姬聽到劉茫竟辱罵自己雛雞,嬌喝一聲,但卻沒有動手,畢竟百城聯盟的規矩擺在那裏。

而整個飄香樓的修士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甚至個別自作多情的修士還‘砰’的一聲站起來,如發情的公雞怒視劉茫二人,以爲能夠吸引楚姬的注意。

但劉茫對此卻是熟視無睹,直接無視憤怒的衆人走向樓梯,無論方學漸怎麼拉都拉不住。

與劉茫相反,方學漸倒是很喜歡楚姬這種類型,拼命想拉住劉茫,“誒,兄弟,兄弟,你不能走啊,你就算自己不看也等我看夠先吧?”

劉茫玩味的看着方學漸,反問道:“我就算不走又怎樣,你個逼該不會以爲老子還會帶你走吧?”

“呵呵,故弄玄虛。”在楚姬看來,劉茫二人此舉不過是爲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罷了,現在不過是自身一個臺階罷了。

不過很顯然,楚姬認爲劉茫成功了。

恰恰相反,在劉茫看來,這種比試不外呼浪費時間,甚至還有湊字數的嫌疑,不僅無趣,還容易讓人詬病。

這就已經上升道了原則性問題,劉茫是不會去犯的,永遠,永遠都不會。

同時還有更重要的一點,贏了,不過是一頓飯錢,卻讓別人品嚐到了雲荒都沒有的辣條風味。

至於輸了,沒有這個可能。

“來人,結賬。”劉茫大喊一聲,去意已決,十頭蒙牛都拉不回來。


“來了~!客官。”來者又是之前那酒樓小廝,小跑到了劉茫面前,“客官,您點了三百六十八樣菜,總共四千八百六十塊中品靈石,或者四十塊上品靈石。”

劉茫對此不屑一笑,輕描淡寫轉身問道:“你剛剛說的還算數不?”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自然算數。”楚姬先是一愣,旋即信誓旦旦的保證,絕無虛言。

得到肯定回覆的劉茫暗暗竊喜,挑釁道:“那給你說吧,你要怎麼比?我隨意。”


楚姬沒想到劉茫會如此狂妄,但對自家的酒樓也是信心十足,“呵呵,爲了公平公正,我們就比試一菜一湯一甜點如何?”

“好!”劉茫見楚姬不好好把握機會,內心不禁有些同情,還差點笑出聲來。

“但要是你們輸了呢?可不僅僅是頓飯錢那麼簡單了。”楚姬戲謔一笑,冷聲問道,決定教訓劉茫一番。

劉茫沒想到這楚姬竟自掘巨坑,那劉茫也不慣着,直接加大了賭注,“你贏了,這頓飯不僅照付,我們三人從這三樓趴在地上學狗叫,爬出飄香樓。”

還在流口水的方學漸聞言臉色一變,趕緊勸道:“兄弟,兄弟,你這玩的是不是有點太大了?”

方學漸知道,此時這一幕肯定在自己爺爺的監視中,一旦劉茫敗了,自己就真要學狗叫爬出這飄香樓了。

這丟人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爺爺與父親,到時不死也得脫層皮啊。

劉茫隨意瞥了方學漸一樣,並無勉強,“你要是不想摻和進來也隨便你。”

方學漸頓時陷入了兩難境地,雖然與劉茫相識不久,但劉茫說話做事間的灑脫,讓方學漸也放下了身段與其玩耍,雖然人是無恥了一點。

最終方學漸一咬牙,還是選擇了與劉茫一同承擔,“行!我陪你,但是你要答應我,無論輸還是贏,你都必須帶我出去外邊鬼混。”

劉茫也沒想到方學漸會這般胡來,確實挺合自己胃口,承諾道:“這個完全沒問題。”

楚姬沒想到劉茫會玩這麼大,或許劉茫與小石二人學狗叫沒什麼,但是加上一個方學漸就不同了,這分量已經不是一頓飯能比的。

“說吧,你要是贏了你想要什麼?”楚姬率先開口問道,既然劉茫玩這麼大了,楚姬可不認爲劉茫會無故拉上方學漸。

劉茫嘴角微微上揚,指着方學漸嬉笑道:“也沒什麼,只要我們贏了,你就必須跟這個逼舌吻一分鐘,少一秒都不行。”

楚姬臉色一黑,沒想到劉茫竟會開這種條件,雖然楚姬並不認爲自己會輸。


倒是方學漸看向劉茫的目光變了,那是兒子看着偉大父親時的眼神。

方學漸心臟一跳,一把摟住劉茫,就差流眼淚了,“兄弟,啥也不說了,知我者,兄弟也。”

“應該的,應該的。”劉茫拍了拍方學漸的肩膀,客氣兩聲,眼神卻是像在看傻子一樣。

如果這楚姬不是雛雞的話,而是一個奶大膚白屁股圓的大美呂,方學漸只要敢有一絲絲的爭奪的想法,劉茫過去就是一刀。

“傻逼,要是。。。”小石剛想說些什麼,卻被劉茫一根火腿腸塞入了嘴中。

見楚姬猶豫不決,劉茫決定再添一把火,怪聲嘲諷道:“怎麼?怕了?認輸也行,投降輸一半,給我免單就行了。”

楚姬被劉茫一激,說得好聽點是憤青,說得難聽點是弱智,冷哼道:“哼,就怕你不敢罷了,那現在就說下由誰當裁判吧。”

劉茫高深一笑,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這個你就不用愁了,我品嚐得出,你們這酒樓確實有一位大師在此,就由他與我品嚐各自的菜餚吧。”

其實劉茫並不知道這飄香樓有無廚道大師,只是見楚姬如此有把握,便有所猜測。

劉茫的話讓楚姬很是驚訝,沒想到劉茫竟知道飄香樓內有大師坐鎮,只不過他平時只負責試菜罷了。

倒是劉茫的這份魄力讓楚姬刮目相看,但還是再確認一遍,“你確定?”

劉茫手一揮,衣服一震,裝逼道:“呵呵,尋常廚師我定然不屑,但這位卻不同,他與我一樣已成廚匠,我們不做菜,我們只是美味的搬運工。”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劉茫話音剛落,從樓梯口傳來了一聲讚歎聲,“好!好一個廚匠,好一個不做菜,你確實值得老夫出手。”

劉茫轉身望去,發現從樓梯處上來一肥碩老頭,滿嘴油膩或許是剛在試菜,從其他人那裏聽聞了三樓的事情也出來看下,沒想到還未上樓,便聽到了劉茫的讚歎。

顯然馬屁對誰都有用,即便是如來佛祖也不例外。

“李老。”楚姬見是李絕,恭聲喊道,並沒有因爲李絕是個廚子而有所不敬。

“李老。”其他人,無論是酒樓之人,亦或是酒客,皆跟着喊道。

“嗯。”李絕只是輕應一聲,徑直走向劉茫,高聲問道:“不知小兄弟如何稱呼?”

語氣之中並無任何輕視,劉茫剛剛的馬屁,呸,言語,已然得到了李絕的認可,將劉茫當做了同輩中人。

“哈哈哈,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需相識。”劉茫爲了裝逼,厚顏無恥的抄襲了白老大的詩句。

李絕聞言臉色一驚,沒想到劉茫不僅是廚道有所成就,在學識方面也是頗有造詣,即便李絕不懂詩詞,也聽懂了劉茫之意,甚至深有體會。

要知道,廚道之路在這雲荒大陸,就連小道都稱不上,二人確實同是天涯淪落人。

一想到這,李絕也不禁有些唉聲嘆氣。

即便只是一句,楚姬也被劉茫這一手詩句震撼到,而且字裏行間完全對應了此情此景。

這讓楚姬看向劉茫的目光也有所不同。

如果劉茫知道這兩人所想,一定會一臉懵逼。

WTF? “啪啪!”楚姬拍了拍手,雖然衆人的注意力本就在其身上,“想必大家都聽見了我飄香樓剛剛與此人的對話,現在麻煩一樓的酒客們遷至樓上,花費今小女做主,酒樓今天只收八成費用。”

“好!”不僅是一樓的酒客,整個飄香樓響起了一片歡呼聲。

“好耶!”劉茫聽到有八折優惠,一時沒忍住,也跟着一同歡呼。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衆人:“。。。”

這人腦子沒問題吧?包括小石在內,所有人的腦海都浮現了這個問題。

“咳咳。”意識到失態的劉茫也收起了笑容,輕咳兩聲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

不需要飄香樓自己動手,一樓的酒客非常自覺的將桌子搬至了樓上,不到一會,整個一樓已然是空空如也。

隨後楚姬吩咐那上樓收費的酒樓小廝,“你去喚人將廚房的空餘兩座爐竈搬到這來。”

“是。”酒樓小廝應了一聲,隨後退下。

“砰(砰)!”

伴隨着兩聲碰撞聲,兩座爐竈落在酒樓的一樓地上,一場好戲即將上揚。

楚姬倒也並不打算佔劉茫便宜,而是打算讓劉茫輸得心服口服,便向劉茫問道:“說吧,你需要什麼食材,小到瓜果蔬菜,大到飛禽走獸,我飄香樓可以免費提供給你。”

“呵呵。”劉茫對此只是譏笑一聲,並無迴應楚姬,惹得酒樓內的酒客憤憤不平。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