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騎馬回到冷陌身旁。

一切安排妥當,冷陌睨向我:“要走了。”

頂級兵王 “嗯!好!” 桃花千里縱難尋 我看着他。

“我臉有花麼?你盯着我看。”

“沒有。”我搖頭,還是看着他:“發現你很帥。”

“你是不是有揹着我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了?”他瞪我。

我噗的一聲忍不住笑起來:“好了,我們走吧,早點打完仗早點回人界吧,我都想念我的世界了。”

冷陌卻狠狠一滯,神情一下子深邃了下去,我看不懂。

他沒有對我說什麼,下令軍隊:“出發。”

在這條大路,我們的軍隊再次分成了三波,魑魅的已經走了,我們的也從西邊分開,另外宋子清所率領的回了冰城。

以冰城到雷城這條線爲線,我們分開了。

冷陌這次率領的軍隊要攻打的是西邊的城市。

西邊是洛柔的主要軍隊分佈地帶,有好幾座城市都很堅固,所以冷陌才把我們安排到了這邊。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的跟着冷陌軍隊遠征,彷彿進入到古代的歷史書一樣,那些征戰四方的王,鐵蹄軍隊,揚帆的旗幟,形容的,不正是我們嗎?

日暮西陲,天色漸漸晚了。

軍隊今天打下了雷城,都有些疲憊,冷陌沒有要求軍隊走多少路,在森林,冷陌讓軍隊停下休息。

我也從馬跳下來,活動着腰。

前方探子回來報告冷陌,說前面有個小村莊,可以買禦寒的食物。

冷陌折身回來,吩咐:“唐輕,唐奕,帶幾個血瞳軍團的士兵,去買米飯,麪食,粥,肉。”

“是,王。”唐輕和唐奕站起來。

“我也跟着去吧!”我走過來。

冷陌睨我:“你確定你能行?”

“一小個村子,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我現在沒那麼嬌弱了,我想去看看自己想吃什麼。”我冒着星星眼懇求冷陌。

冷陌最招架不住我這樣,揮手:“準了。”

我偷偷衝唐輕和唐奕做了個鬼臉,把周圍幾個士兵都逗樂了。

我,唐輕,唐奕,帶了六個血瞳軍團士兵,拿了錢準備離開。

“葉寒,你也跟着去。”冷陌還是不放心我,又叫了葉寒。

葉寒領命跟了來。

我們一行剛好十個人,穿過森林,看到了探子報告的小村莊。

“大帥,我們在附近,出事大叫行。”探子說。

“好的,謝謝。” 葬元劫 我回了句,便先走進村莊了。

村莊還是挺熱鬧的,可能是遠離硝煙,洛柔的爪子也沒有伸到這裏,村民過的如同世外桃源一樣,人還挺多。

我走在路看到有買冰糖葫蘆的,好久沒吃,跑過去想買。

葉寒把我拽了回來。

“幹嘛?”我怪的看葉寒。

葉寒目光冷冷的看我:“懷孕的人還吃什麼生冷,你想死嗎?”

(>﹏<):“一串不行嗎?”

“不行。”

不止葉寒,唐輕和唐奕也阻止了我。

自從寒羽那一大聲我懷孕了之後,軍隊裏的人都把我當作了國寶熊貓,保護的可嚴實了。

我鼓起臉,指前面一個鋪子:“那吃個肉包子總可以了吧!”

“唐輕,去買。”葉寒說。

唐輕跑去買了。

“大帥你看那邊,好熱鬧的樣子。”唐奕指向某處。

我順着看去,那裏好多人圍成了一圈,不知道在看什麼,討論的聲音很大。

“我們去看看。”我說道。

葉寒沒反對,雙手插兜走我身後。

唐輕回來了,遞給我肉包子,熱騰騰的,我咬了一大口,小脾氣也消了,笑眯眯的走到人羣多的地方,夠着身體往裏面看,太矮了,還是看不到,我扒拉開人,唐輕和唐奕擔心我被擠到,跑來幫忙,很快給我擠了條路出來,我到了最前面。 人羣圍着的心,是個蹲在地用樹枝畫着圈圈的小女孩,穿着破破爛爛的,頭髮也亂七八糟的,在她腳前堆放着一大堆各種各樣的食物。

我很怪,這樣一個女孩值得那麼多人圍着看?

“阿姨,這女孩怎麼了啊?”我問身邊一大嬸。

“小姑娘不知道嗎?這女孩的眼睛是深藍色的,像寶石一樣漂亮,而且她還能變出任何你想要的東西,只要你給她食物,用東西跟她交換。”

“這麼神?”如此一說我也來了興趣:“我喜歡錢,她能變嗎?”

“財迷。”葉寒在旁邊吐槽我。

大嬸說:“除了錢變不出來,算變出來了我們也不敢用啊,你說對吧。”

這也倒是,我又問:“這女孩是你們村子的嗎?”

“不是,這女孩是三天前到我們村子的,誰都不知道她怎麼來的,應該是被戰亂打散的人吧,現在冥界亂的很,到處都在打仗,我們這樣的地方是少了又少,以後還不知道戰爭會不會波及到我們,唉,說到底,打仗,苦的只有我們這些普通人了。”大嬸的語氣對戰亂充滿了討厭又無奈。

惡少追妻:法醫麻麻快跑 戰爭死的是士兵,苦的是普通人,電視電影經常都在放人民渴望和平,那時候的我還並不能特別理解這種心情,總覺得是演出來的,可當你真正接觸了戰爭之後纔會發現,原來和平真的是世界最寶貴的東西了。

“快看!又有人給這女孩東西了!”大嬸突然打斷我的深思。

我跟着看去。

有個年男人給了女孩一碗麪條,對女孩說:“擡起頭給我看看你。”

女孩頓了一會兒,然後慢慢的擡起了腦袋,露出了她的面龐。

我一下子驚在了原地。

我沒看錯吧?

我真的沒看錯吧?!

爲什麼這女孩竟然是小北!

是之前在王殿冷陌派來照顧我的那個小丫鬟!也是第一個迴應堅定支持冷陌的人!

不是說她死了嗎?怎麼會……

“叔叔。”小北開口了,聲音僵硬 ,像是機械一樣:“你想要什麼?”

年男人猥瑣笑起來:“想要你,可以麼?”

小北一頓,而後跟着笑,笑的無詭異:“可以啊,叔叔能包養我嗎?”

“不,你不是說給你食物你能變出人想要的東西麼,我只想要你一次,可不想爲你的終身負責。”

小北並不惱,歪歪腦袋,幾秒後,說:“好的,可以。”

年男人笑着把小北牽起來,小北很溫順的跟在男人身後從人羣離開了。

離開的最後,她突然回了下頭,視線看到了我!

她真的變了,如同大嬸說的,她的眼睛變成了寶藍色,雖然很漂亮,但是很妖異,從她身也透出詭異的感覺,以前的小北並沒有這樣的眼睛,也不會有這種滲人的表情。

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如果她活下來了,難道不應該去找我們嗎?

小北跟着年男人離開之後人羣散了。

葉寒讓士兵去買食物了,我還站在原地,他折回來叫我:“別愣着,走了。”

“葉寒你不覺得剛纔那女孩很怪嗎?”我跟着他一邊走一邊問。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女孩怨氣纏身,那雙眼睛邪門的很,我們早點買完東西回去,不要惹事。”

我想說我認識小北,但最後還是沒說,說白了小北與我的關係也算不很好很親密,在戰爭流離失所的人多了去了,我不可能人人都照顧,現在又是敏感時期……算了,不去糾結了。

我們購買好足夠軍隊吃的食物之後,便前後離開了。

走到村口,村子裏面突然傳出一聲尖銳無的叫:“救命啊!殺人了!”

我們回頭去看。

之前那個年男人從某棟房子裏跑出來,他雙腿已經變成了黑色,像是被燒焦一樣那種,還不斷向蔓延,黑色蔓延過他腰部之後,他倒在地,身體抽搐,口吐白沫,雙目死死瞪大,他整個人很快變成了黑炭的樣子,然後一陣風過,他變成灰粉,吹散在了風。

小北倚在門邊,一雙眼睛直勾勾看着男人變成灰。

路好多行人都看到了,嚇懵了,瞬間鳥獸散開,好多人都在叫着小北是怪物,是鬼化作的人,原本繁華的街道瞬間人跑光一大片。

“這怎麼回事?”我眯起眼。

“這能力,感覺像是死火。”葉寒表情也凝重了下來。

“死火?”

“一種很邪惡的巫術,把怨恨極深的人的心臟連着血管挖出來,浸泡在黑血和酒精火焰裏,如果這個人憑藉堅定一直還能活下來,將擁有邪惡力量,這力量叫做死火,但凡她碰到的人都會變成黑灰,而且她本身也會變成死火,能夠造成大量傷害。”

巫術?小北怎麼會使用巫術了?

“大帥她過來了!”唐輕護到我跟前。

小北已經離開那棟房子,朝着我們緩步走了過來。

“這種人一般都是受到控制的,要小心。”葉寒說。

我倒並不怕什麼,洛柔和宋凌風都交戰過了,小北身的巫術還能他們的更強嗎?我疑惑的只是,給小北施加巫術的人,是誰?

小北走到了我們前面一段距離,停下來,藍到沒有任何表情的瞳孔看向我,脖子僵硬的歪了歪:“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遇到你,童瞳。”

“你是誰?你不是小北。”我被唐輕他們保護在間,隔着人問。

“小北?我是小北。”她笑:“但不是以前那個小北了,否則我怎麼會認識你呢?”

我緊緊皺眉:“你什麼意思?”

小北攤開手掌,在她手心,黑色的火焰燃燒着:“我先已經不是當初那麼弱,弱到任人宰割的小北了,現在的我擁有了力量,可以殺任何看不爽看不慣的任何人!包括你,童瞳!”

“你爲什麼會變成了這樣?”這樣的小北完全被黑化了,與之前的性格也好,心性也好,都截然不同了。

“我爲什麼會變成這樣?這得問你們啊!”小北臉色頭然一變,她變成了黑色火焰,衝向了我們。 我站着沒動。

唐輕和唐奕同時迎了去。

“小心她的火焰。”我只是說了一句。

這小北散發出來的火焰像極當初那個使用黑火的女孩,都是黑色火焰,只不過小北的火焰沒有那個女孩那種腥臭的味道。

唐輕和唐奕的實力現在變的有多強了我並不知道,但我能肯定的是,對付小北,他們足夠了。

村子裏的人見到我們打鬥,我們的身份也沒法再隱瞞了,畢竟個個在披風下面都是鎧甲護甲,帶着武器,還訓練有素擺陣戰鬥,一看是軍隊,村裏的人一時間全都跑沒了。

這也好,可以防止小北的火焰燒到無辜人,唐輕他們也能放開束縛的打了。

小北變的無狠厲,這火焰確實是碰到哪裏,哪裏成灰,這已經不是具有腐蝕性了,而是強大的殺傷力。

只可惜小北戰場經驗稀少,算擁有了特殊能力,也不是唐輕和唐奕,再加剩餘血瞳軍團的對手,很快被制服了,被打倒在地,三把劍架着她脖子,碰到她了,但劍沒有成灰,唐輕和唐奕用的劍都是經過特殊鍛造的,沒那麼脆弱。

“小北,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看着僕在我面前的小北。

“發生了什麼事?”小北使勁擡頭看我:“你還有臉問我發生了什麼事!要不是你勾引了至尊王,他會爲了你不顧大局割腕自殺嗎!他要是不自殺,冥王的軍隊會這麼肆無忌憚的到處殺戮嗎?!我的父母,弟弟,家人,全都死在了洛柔的屠城!虧我這麼信任你!虧我這麼信任你童瞳!你是這樣回報我的!你是個狐狸精!要不是有你,至尊王早帶着我們生理了!我的家人哪裏還會死!”

對於她的質問,我無言以對。

戰爭讓不少人的三觀都發生巨大改變了,毋須有的罪名,我承受的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並不在意。

“你簡直有病!”唐奕氣的跺腳:“腦子壞了!虧我們王對你那麼好!你是來這麼回報我們的!”

“哈哈哈!主人派我來這些地方,是爲了尋找你的蹤跡,童瞳,現在我找到了,奈何,奈何,奈何我本事還沒有那麼強,竟然還殺不了你!”小北一邊笑一邊恨聲吼我。

“主人?!”我猛地一頓,難道說……

“對!如果不是主人救下奄奄一息的我,我也不可能還活到現在,主人不僅救了我,還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如此強大的能力,只要殺了你,我有資格追主人的腳步,跟着他去新世界了!新世界……這纔是我所期盼着的世界,童瞳,我要殺了你!”小北掙扎着渾身冒火要打我,奈何被血瞳軍團死死壓制住。

真的沒想到小北竟然是被那個幕後陰謀人所控制了,她如今變成這樣,恐怕也是那個陰謀人給小北洗了腦,像冷陌母親一樣,對那種遵從陰謀人爲帝的所謂新世界吸引,做出瘋狂的事情。

那樣的新世界,到底有什麼可好的,我不明白。

“大帥,殺了她嗎?”唐輕問。

“童瞳你不得好死!”小北扯着嗓子的吼我。

如今的小北已經是那陰謀人的傀儡了,如果放走她,以後她能力要是強大起來,將會對我們造成巨大的威脅,所以……

“殺了她。”我說。

不能讓她活着離開。

“沒想到你纔是最狠毒的人!童瞳!”小北很不甘心,火焰到處亂竄。

我背過身,背對着小北閉眼:“現在的小北已經不是我認識那個善良純潔成熟懂事的小北了,我認識的小北,已經在戰亂死去了。”

“童瞳!你去死吧!” 溺愛成婚,總裁寵妻百分百 小北在我身後喊。

“閃開!”葉寒突然一把拉過我。

緊接着我耳邊發出一陣巨大的爆炸,小北竟然在我們間選擇了自爆!

“唐輕!唐奕!”變故來的突然,我們都沒反應過來,我立馬扭頭去找他們。

入眼是一道潔白堅固的冰牆,罩住了小北的自爆。

唐輕和唐奕果然沒有防備,呆呆看着這一切變化。

“冷陌!”我最先認出製造這冰牆的人。

森林的男人緩步出來:“我知道,那麼半天不出現,肯定是出事了,你們這些人,本王怎麼告訴你們的?是不是讓你們多加小心!”

唐輕,唐奕和一衆士兵頓時單膝下跪:“對不起,王,是我們疏忽大意了,謝謝王的救命之恩。”

要不是冷陌的冰罩,估計這一圈士兵都得死。

“下次再不小心,換其他人來護她。”冷陌聲音冰冷。

唐輕,唐奕幾個士兵腦袋埋的更低了。

“算了冷陌,事出突然,不怪他們。”我說。

葉寒早放開我了,對冷陌說:“看樣子那陰謀人已經發現我們的行蹤了,王,我們是否需要改變策略?”

冷陌沉默片刻:“不需,按照原計劃行動,拿食物,返隊。”

“是!”葉寒和士兵領命。

這時冰牆防護罩解開了,我看到裏面一灘黑色血水,沒想到小北竟然寧願自爆也要傷我,這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