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他不該娶她的。

那樣美好的女子,就該找一個足夠好的,至少不會像他一樣,不知什麼時候就會不治身亡的人度過一生。是他耽誤了她。

「主子。夜風涼,您莫要站在窗前吹風了。」阿采有些無奈。主子也是,明明身子不好,還要開著窗戶站在那裡吹風。這是擔心自己病得不夠重,引不起王妃的心疼?

「無礙。」雖如此說,秦漠然還是將窗戶關上,走到桌旁,端起阿采煎好的葯一飲而盡。將空了的葯碗放下,取出手帕搽凈嘴角殘餘的葯汁。秦漠然微微低頭,唇角浮現一絲莫名的笑。

隔壁房間里,姜心離打開窗戶,翻身躍上了屋頂。夜色很美,月色也很美。姜心離修長的腿垂在半空,輕輕地搖晃。她垂眸,視線落在秦漠然房間緊閉的窗戶上。

她知道,秦漠然大概是不會回去了。可是她要回去。必須得回去。在京都,她還有很多事情未做。可是,姜心離低低地笑,「有些捨不得啊……」 「主子。莫皇子已經在回大漠的路上了。」阿采將下面的人彙報給自己的消息一一告訴秦漠然。聽到這一句,秦漠然端著葯碗的手一頓,然後如常將碗中的葯一飲而盡。

阿采接過秦漠然手中空了葯碗。眼睛看著秦漠然,唇齒開合好幾次,卻是一絲聲音都沒發出。神色間,全是猶豫。

「有話便直說。」秦漠然淡淡道。

阿采眼裡浮現一絲擔憂,將心裡的話問出,「主子,我們何時回清涼山?您的身體,並不允許您能在外這麼久。且,我們從清涼山帶出來的葯,已經沒有了。」

「這已經是最後一副了?」秦漠然的視線落在葯碗上,神思難辨。阿采點點頭。因為這葯製作難,存放也難。他們從清涼山出來的時候,帶的葯就不多。在江北待了這麼久,葯損耗代價也是常理。

註定是陪不了離兒了。秦漠然眼眸微垂,如玉般的臉龐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見秦漠然這個樣子,阿采心疼,勸慰,「主子,您別難過。王妃一定能理解您的。您回清涼山好好休養。待身體好些了便去京都尋王妃。」

「怕是好不了了。」秦漠然唇角微微勾起,卻是自嘲,「本王的身體,本王明白。治了這麼多年了,要好早就好了。何須等到現在?」秦漠然眼裡浮現一絲自我厭棄。

阿采瞬時便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秦漠然看看了牆面——隔壁就是姜心離。「本王離開,離兒就是一個人了。也不知能不能照顧好自己。」

聞言,阿采嘴角一抽,「主子,王妃多大的人了。如何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只是,主子,您不該設計將莫皇子騙回去的。莫皇子在,還可以陪陪王妃。路上有個伴,王妃也不會孤單。」

「呵」聽阿采這麼說,秦漠然的臉色立刻從悲傷自諷變成了冷笑,「不把他弄走,讓他留在離兒身邊同本王搶人?阿采,本王以往怎麼就沒發現你是這麼個蠢貨呢?」

阿采默。主子你怎麼就跟一個孩子這麼較勁兒呢?!

還不待阿採的自我辯解。秦漠然挑著眉,淡淡道:「阿采你自個兒去領罰,醒醒腦子。」

蠢貨阿采:……主子,何棄療!

阿采還是去領罰了。

一邊被罰一邊和執行者祝影聊天,「哎,祝影,你說主子這什麼性子?那莫皇子還是個孩子呢。怎麼就和他搶人了。小孩子嘛,黏著姐姐什麼的很正常啊!」

祝影,「嘴欠。」

知道祝影是在說自己不該在主子面前這麼說。阿采一臉抑鬱,「行,你不嘴欠。」你丫就是根木頭,話都不說的,跟啞巴似的那種。

不過阿采沒敢將後面的話說出來。祝影可是他的執法者,他要是真得罪了祝影,按他這種時不時嘴欠的性格,不得被打死啊。

祝影雖然是根木頭,但不是傻子。阿采什麼心思,多少也能猜到一些。暗衛都是一起長大的,執行任務也一起。感情相當的好。即使阿采真說了,他也不會真的生氣。都是兄弟,哪兒能計較那麼多?

從床上坐起來,姜心離發了會呆。才開始穿衣洗漱。收拾得差不多了,姜心離推開房門。天還未大亮,有些陰沉。

今日要趕路,得早起準備乾糧馬車。若是懷安在,怕是會讓她回去休息,自個兒準備這些吧。明明就還是一個孩子。卻是像一個大人似的照顧著她。

嘆了口氣,姜心離無奈地笑笑。走就走吧,怎麼就不來同她道別呢?姜心離邁步走出客棧,往江北的集市走去。

她所沒看到的客棧二樓的一扇窗戶被打開,裡面有一雙溫柔的眼睛一直凝視著她。直到她走遠,再也看不到身影,才收回視線。

姜心離將江北的集市逛了一圈,備齊了趕路的所需要的所有東西之後,就帶著東西回了客棧。小二見姜心離手上東西實在太多,上前幫忙。姜心離道了一聲謝,分了一部分呢東西給小二。

一路往房間走去,小二好奇問道:「姑娘,您怎麼買這麼多東西?」

姜心離笑笑,「我還有事要辦,要走了。備些東西好趕路。」

小二點點頭,笑,「姑娘和誰一起?」姜心離一愣,小二沒注意到姜心離的神態,仍自顧自道:「這世道不太平。有人和姑娘結伴而行,也會安全不少。」

結伴而行?姜心離的視線落在小二和自己手上提著的東西上。這才發現,自己買的乾糧這些都有些多。彷彿,多了一個人。

姜心離怔怔地看了一眼秦漠然的房門。恰巧房門被推開,秦漠然從裡面走出來。看到姜心離,溫溫一笑,「離兒。」

姜心離收回視線,不欲與秦漠然對視。她到底,還是希望秦漠然跟自己一起回京的吧。否則,又怎會買上雙份的乾糧?

姜心離唇角的弧度有些自嘲。

想來方才她與小二的對話,秦漠然也是聽見了的。她要如何解釋,自己多買了一份乾糧呢?姜心離有些惆悵,

秦漠然見姜心離收回視線,心裡一疼。面上卻還是那副溫溫笑著的模樣。

「離兒,你早起還未進食。待會兒下去吃些東西。」

「嗯。」姜心離胡亂點頭,不敢看秦漠然。秦漠然見狀,面上有些無奈,下了樓。

直到秦漠然到了大堂,姜心離才拿著東西進去。看著桌上什麼都是雙份兒的東西。姜心離苦笑。

罷了。有何好解釋的呢?秦漠然也沒問,那便什麼都不說好了。

想到此,姜心離起伏的心理總算是平靜了不少。想起秦漠然方才的話,起身下樓。然,姜心離卻是沒在大堂看見秦漠然。微微蹙眉,壓下心裡的一絲惶然。姜心離先是吃了早飯。去找小二。

「姑娘要退房?」小二手腳麻利的做著事,一邊隨口問道。

「嗯。」姜心離頭,「該回了。」

小二笑道:「那倒是巧了。先前住您隔壁的那位俊美公子,一刻鐘前也是退房走了。難不成今日都是歸家日?」說到後面,小二玩笑了一句。

而聽到小二的話,姜心離卻是愣住了。原來,他已經走了啊。倒是不用再想著怎麼和他解釋,自己多買了一份乾糧的事呢。

姜心離想笑,嘴角卻怎麼也提不起來。 「主子。莫皇子已經在回大漠的路上了。」阿采將下面的人彙報給自己的消息一一告訴秦漠然。聽到這一句,秦漠然端著葯碗的手一頓,然後如常將碗中的葯一飲而盡。

阿采接過秦漠然手中空了葯碗。眼睛看著秦漠然,唇齒開合好幾次,卻是一絲聲音都沒發出。神色間,全是猶豫。

「有話便直說。」秦漠然淡淡道。

阿采眼裡浮現一絲擔憂,將心裡的話問出,「主子,我們何時回清涼山?您的身體,並不允許您能在外這麼久。且,我們從清涼山帶出來的葯,已經沒有了。」

「這已經是最後一副了?」秦漠然的視線落在葯碗上,神思難辨。阿采點點頭。因為這葯製作難,存放也難。他們從清涼山出來的時候,帶的葯就不多。在江北待了這麼久,葯損耗代價也是常理。

註定是陪不了離兒了。秦漠然眼眸微垂,如玉般的臉龐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見秦漠然這個樣子,阿采心疼,勸慰,「主子,您別難過。王妃一定能理解您的。您回清涼山好好休養。待身體好些了便去京都尋王妃。」

「怕是好不了了。」秦漠然唇角微微勾起,卻是自嘲,「本王的身體,本王明白。治了這麼多年了,要好早就好了。何須等到現在?」秦漠然眼裡浮現一絲自我厭棄。

阿采瞬時便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秦漠然看看了牆面——隔壁就是姜心離。「本王離開,離兒就是一個人了。也不知能不能照顧好自己。」

聞言,阿采嘴角一抽,「主子,王妃多大的人了。如何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只是,主子,您不該設計將莫皇子騙回去的。莫皇子在,還可以陪陪王妃。路上有個伴,王妃也不會孤單。」

「呵」聽阿采這麼說,秦漠然的臉色立刻從悲傷自諷變成了冷笑,「不把他弄走,讓他留在離兒身邊同本王搶人?阿采,本王以往怎麼就沒發現你是這麼個蠢貨呢?」

阿采默。主子你怎麼就跟一個孩子這麼較勁兒呢?!

還不待阿採的自我辯解。秦漠然挑著眉,淡淡道:「阿采你自個兒去領罰,醒醒腦子。」

蠢貨阿采:……主子,何棄療!

阿采還是去領罰了。

一邊被罰一邊和執行者祝影聊天,「哎,祝影,你說主子這什麼性子?那莫皇子還是個孩子呢。怎麼就和他搶人了。小孩子嘛,黏著姐姐什麼的很正常啊!」

祝影,「嘴欠。」

知道祝影是在說自己不該在主子面前這麼說。阿采一臉抑鬱,「行,你不嘴欠。」你丫就是根木頭,話都不說的,跟啞巴似的那種。

不過阿采沒敢將後面的話說出來。祝影可是他的執法者,他要是真得罪了祝影,按他這種時不時嘴欠的性格,不得被打死啊。

祝影雖然是根木頭,但不是傻子。阿采什麼心思,多少也能猜到一些。暗衛都是一起長大的,執行任務也一起。感情相當的好。即使阿采真說了,他也不會真的生氣。都是兄弟,哪兒能計較那麼多?

從床上坐起來,姜心離發了會呆。才開始穿衣洗漱。收拾得差不多了,姜心離推開房門。天還未大亮,有些陰沉。

今日要趕路,得早起準備乾糧馬車。若是懷安在,怕是會讓她回去休息,自個兒準備這些吧。明明就還是一個孩子。卻是像一個大人似的照顧著她。

嘆了口氣,姜心離無奈地笑笑。走就走吧,怎麼就不來同她道別呢?姜心離邁步走出客棧,往江北的集市走去。

她所沒看到的客棧二樓的一扇窗戶被打開,裡面有一雙溫柔的眼睛一直凝視著她。直到她走遠,再也看不到身影,才收回視線。

姜心離將江北的集市逛了一圈,備齊了趕路的所需要的所有東西之後,就帶著東西回了客棧。小二見姜心離手上東西實在太多,上前幫忙。姜心離道了一聲謝,分了一部分呢東西給小二。

一路往房間走去,小二好奇問道:「姑娘,您怎麼買這麼多東西?」

姜心離笑笑,「我還有事要辦,要走了。備些東西好趕路。」

小二點點頭,笑,「姑娘和誰一起?」姜心離一愣,小二沒注意到姜心離的神態,仍自顧自道:「這世道不太平。有人和姑娘結伴而行,也會安全不少。」

結伴而行?姜心離的視線落在小二和自己手上提著的東西上。這才發現,自己買的乾糧這些都有些多。彷彿,多了一個人。

姜心離怔怔地看了一眼秦漠然的房門。恰巧房門被推開,秦漠然從裡面走出來。看到姜心離,溫溫一笑,「離兒。」

姜心離收回視線,不欲與秦漠然對視。她到底,還是希望秦漠然跟自己一起回京的吧。否則,又怎會買上雙份的乾糧?

姜心離唇角的弧度有些自嘲。

想來方才她與小二的對話,秦漠然也是聽見了的。她要如何解釋,自己多買了一份乾糧呢?姜心離有些惆悵,

秦漠然見姜心離收回視線,心裡一疼。面上卻還是那副溫溫笑著的模樣。

「離兒,你早起還未進食。待會兒下去吃些東西。」

「嗯。」姜心離胡亂點頭,不敢看秦漠然。秦漠然見狀,面上有些無奈,下了樓。

直到秦漠然到了大堂,姜心離才拿著東西進去。看著桌上什麼都是雙份兒的東西。姜心離苦笑。

罷了。有何好解釋的呢?秦漠然也沒問,那便什麼都不說好了。

想到此,姜心離起伏的心理總算是平靜了不少。想起秦漠然方才的話,起身下樓。然,姜心離卻是沒在大堂看見秦漠然。微微蹙眉,壓下心裡的一絲惶然。姜心離先是吃了早飯。去找小二。

「姑娘要退房?」小二手腳麻利的做著事,一邊隨口問道。

「嗯。」姜心離頭,「該回了。」

小二笑道:「那倒是巧了。先前住您隔壁的那位俊美公子,一刻鐘前也是退房走了。難不成今日都是歸家日?」說到後面,小二玩笑了一句。

而聽到小二的話,姜心離卻是愣住了。原來,他已經走了啊。倒是不用再想著怎麼和他解釋,自己多買了一份乾糧的事呢。

姜心離想笑,嘴角卻怎麼也提不起來。 選將,乃是如同文人墨士的科舉制度相似的一種武將考核。通過三項測試,來選撥有潛力的人才來培養。以為國家效勞。只是,這項考核的地點是在京都,要想進行選將就必須得去京都。而想要去京都,也並非易事。

李元愣了愣的看著姜心離,然後原本已經恢復正常的臉又紅了起來,「家裡窮,出不起路費。現在江北又大旱。更是連飯都吃不起了。我若是參加選將,可能還沒到京都就餓死了。」說到後面,李元越發不好意思。

而聽到這番話,姜心離卻是不知該怎麼說。心裡有些酸澀。這個人,前世是威名赫赫的將軍,今生卻是這般窮苦的模樣。

再看了一眼其身後站著的一眾山賊。姜心離這才發現,這些人穿著都很是破舊,臉都很是青澀。和她曾經見過的,在田間勞作的青壯年並無區別。

這些人,應當都是江北大旱,家裡沒有收成,也找不到其他能賺錢的方法。才不得不落草為寇的吧。

姜心離眼睛有些濕潤。

從懷裡摸出一個荷包,姜心離塞進李元的手裡,「這裡面有些銀錢。你若是真想參加選將,可以帶著這筆錢去京都。」

聞言,李元眼睛一亮。然而,李元卻搖了搖頭,「我不能走。走了他們怎麼辦?」姜心離知道李元指的是他身後的那些山賊。一時也有些犯愁。

身後,一直聽著姜心離和李元談話的眾山賊你退我攘,最後還是副首領作為代表開口了,「老大,我們一直都知道你是有抱負的。既然有這個機會,老大你就不要錯過了。你放心,即使沒有你,我們也不會餓死的。可是老大你實現抱負的機會可不容易得到。」

李元怔怔地看著跟了自己很久的兄弟們,眼眶有些紅,一個大男人,差點兒就當著眾人的面就這麼哭出來了。

姜心離心裡也有些難受。想了想,又從懷裡拿出一個荷包塞進李元手裡,「你這些兄弟里若是還有想參加選將的,也可一同去京都。若是不願離開。這些錢財可以拿去做些生意,也是能養活自己。莫要再做山賊了。」

「多謝姑娘大恩!」李元說著就要跪下,被姜心離攔住。姜心離笑道:「你若真的謝我,便選上將軍,好好守衛大秦。」

「我一定好好守護大秦。讓姑娘可以生活在一個太平盛世。以報姑娘恩情。」李元鄭重道。

姜心離笑笑,「好。」抬頭看了看天,姜心離道:「我還要趕路。便不同你多言了。」說完,翻身上馬,就要繼續趕路。

「姑娘!」李元叫道。

「還有什麼事嗎?」姜心離回頭,疑惑地看著李元。

李元紅著臉問道:「姑娘叫什麼名字?姑娘,姑娘可是京都人士?」

姜心離笑,「我叫姜心離。京都人士。」言罷,策馬離開。

李元看著姜心離離開,腦海還浮現著女子離開前最後一個笑容。

姜姑娘,京都見。

「這李元倒是比前世可愛。」姜心離想起李元動不動就臉紅的樣子,有些好笑。前世的李元也是個憨實的性子。話不多,做事卻是很靠譜。對於她的命令執行的一絲不苟。

只是……

她想起前世秦非墨攔了所有援兵,她與李元在戰場廝殺,被人圍攻。是李元,站在她身前,為她擋下致命一擊。也是李元,在重傷之後,還攔在她的身後,護她安穩逃出包圍圈。

後來敵軍退去。她卻是連他屍骨都未能尋到,最後只做了個衣冠冢。姜心離心中感慨,今生一切重來,她必是不會讓秦非墨做皇帝的。只是不知,李元的命運是否會更改。

畢竟,戰場上刀劍無眼。李元身為將軍,無論皇位上坐的是誰,他都是要保衛邊疆,馳騁沙場的。

這一世,至少人在戰場上,皇位上的人不會背地裡給自己人捅刀。也就夠了。

若是皇位坐的是秦漠然,似乎也不錯。姜心離眯著眼睛看天——太陽尚未落山,陽光有些刺眼。姜心離唇角微微勾起。

秦漠然雖然是離開了。可也沒說不回來。

不是么?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

姜心離微微嘆了口氣,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導致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可,古往今來。戰爭是怎麼也避免不了的。

看著邊境比江北還要貧苦的現狀。姜心離心裡很是難受。只是,令得她很是奇怪的是,邊境雖說貧苦艱難,卻並不如江北那般缺水喝。

江北大旱,河流斷絕。絕非簡單的事。

眼見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姜心離決定先找家客棧住著。因著是邊境,除了那些去各國經商的人,邊境的外來客很少。所以邊境的客棧很少,環境比江北也要差上許多。

好在前世姜心離行兵打仗,倒也習慣了邊境的辛苦,所以也不挑剔。讓小二領了自己去客房。姜心離隨意梳洗了一番,就歇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