戢無天見童言一言不發,輕嘆一聲道:“老夫知道你一時間難以接受,但事實卻正是如此。是否隨老夫去看看封印,你自己決定吧!”

童言深呼了一口氣,然後面露鄭重之色道:“既然來了,總要見識見識的。有勞前輩前面帶路吧!”

戢無天笑着點了點頭,隨即向一旁的老道士說道:“王師兄,辛苦你一下,推着童言小友隨我去趟禁地吧!”

被稱爲王師兄的老道士聽此,立刻點頭應道:“是,童言小友,我們走吧!”

戢無天雙手背後,直接向後殿走去,童言在王姓老道的幫助下緊隨其後。

到了後殿,裏面有一尊分外醒目的白玉石雕,所雕之人單手持劍,身着道袍,一副仙風道骨之容,刻得是栩栩如生。尤其是這石雕的一雙眼睛,看似無神,卻讓人不敢對視。

戢無天率先走到石雕面前,接着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道:“弟子戢無天,特帶人來此加固封印,請祖師爺保佑我們此行順順利利,一舉封印那天晶碎片!”

說完,他又雙膝跪地,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這三個響頭磕完,他隨手摸了一下石雕的腳面。這一摸看似隨意,而實際上卻是另有他意。

只聽到“噌”的一聲響,石雕自動向後一轉,接着一條向下的通道就這樣出現在石雕的旁邊。

戢無天站起身來,立刻說道:“隨我來吧,這就是通往禁地的入口。”

看着戢無天走入暗道,童言和王姓道長也跟了下去。

這通道之中每隔十米左右,便會出現一盞壁燈,藉着昏黃的燈光,可見這左右的石壁上刻着五行八卦等道家印記。

這些印記看似無用,實則卻是降妖除魔之封印,或許就是爲了防備有妖魔闖入其中,所以才設下這層防護。

三人一路向前,不多時,前方出現了一扇石門。

在這石門之上,刻着四種神獸,正是那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四神獸,又名四象神獸,出現在石門之上,正好布成了四象陣。

戢無天走到跟前,單手按在石門之上,嘴中立刻快速念起了咒語。可因爲念的太快,根本就聽不清到底唸的是什麼。

須臾之間,他念完口訣,空出的一隻手捏了一個法印直接拍在了石門之上。

而就在這時,石門上頓時金光一閃,石門發出“嘎嘎”之聲,隨即緩緩開啓。

石門一開,戢無天立刻踏足其中。王姓道長一看,趕忙推着童言迅速通過石門。

三人這邊剛過,石門頓時毫無徵兆的自動關閉了。

石門之後不再是通道,而是一間石室。石室的盡頭又有一扇門,可想抵達那扇門卻必須先踏過這個刻着太極和九宮的地面。

戢無天對此早已輕車熟路,只見他時進時退,時左時右,每一步走出都頗有章法,恐怕踏錯一步,便會發動陣法,反將自己困於其中。

一番來回行走,他終於先一步抵達了對面的石門。

只等此時,王姓道長方纔將童言連同輪椅一同抱起,然後如法炮製,順利的度過九宮陣。

站在石門前,戢無天的表情稍顯嚴肅,扭頭向童言鄭重的道:“小友,穿過這扇門,就是封印天晶碎片的所在之地了。你且記住,萬要穩住心神,倘若受到魔氣滋擾,切記及時咬破舌尖。否則被魔氣所染,只怕你想不成魔都難。”

童言聽此,立刻應聲道:“前輩放心,晚輩定謹遵教誨!”

戢無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伸手咬破指尖,在空白的石門之上,寫下了一個“啓”字!

“啓”字剛現,立刻閃爍起淡淡的紅光來,紅光越來越強,最後將整扇石門都覆蓋其中。與此同時,石門緩緩上升,一面光牆在石門之後顯露出來,直接擋在了衆人的面前。

只是讓人頗爲意外的是,這光牆上的光芒時強時弱,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似的,恐怕與那威力削弱的封印有所關聯。

戢無天也不廢話,擡腿便直接跨入光牆之中,然後消失的無影無蹤。王姓道長將童言放在地上,推着他也走了進去。

童言先是眼睛一花,很快便重新恢復了視力,擡眼向前面一瞧,他猛地瞪大了雙眼。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所謂的天晶碎片竟然會是這個模樣。一時間驚得他,啞口無言!

童言看到的天晶碎片到底是何模樣?他真的能順利的加固封印嗎?下章,爲你揭曉! “前輩,這……這難道就是你說的天晶碎片?”

戢無天聽此,點了點頭道:“沒錯兒,這就是天晶碎片!”

“什麼?可是這……這明明是個孩子啊?”

戢無天聞此,哈哈一笑道:“孩子?妖魔善變,這不過只是一個假象罷了。你若真把它當成孩子,最後你恐怕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告訴你,這天晶碎片起初只是一塊石頭,沒想到千年過去,它竟能修成人形。正是因爲它越長越大,封印才漸漸的控制不住。否則的話,魔氣又豈會外散,又豈會引來那麼多的妖魔到此?”

童言聽此,再次擡眼看向面前那個被五色鎖鏈牢牢鎖住的白色光球,而他說的那個孩子就在這光球之中。這孩子看上去也就三四歲大,抱着雙膝,閉着雙眼。它長得白白淨淨,頭髮黑而發亮,眼睫毛很長,身上胖乎乎的。看着那小巧的五官,一時間也分不出它是個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童言實在無法把這孩子和天晶碎片聯繫在一起,因爲在他的眼中,這只是個還沒長大的孩子,根本就不可能是什麼魔邪之物。

但正如戢無天所言,妖魔善變,他也不敢確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就是真的,就是對的。如果錯了呢?那自己可真的是糊塗透頂了。

他來這裏只是爲了加固封印,至於其他,實在沒必要去操心,畢竟他連晚飯都沒吃,並不撐得慌。

這五條散發不同顏色光芒的鎖鏈,應該就是困住這小傢伙的封印。

五條鎖鏈分別從地上的五塊巨石延伸而出,對應的應該是金木水火土,所以童言可以斷定,這應該就是五行封印!

但在這五塊巨石之下,又布了一個八卦大陣。兩者融合,便是五行八卦陣。

可就算能看出這是五行八卦陣,想加固,也是難上加難。

爲什麼這麼說,原因很簡單,既然已經有了這個五行八卦陣,基本就再也無法增加什麼了。

有言道: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萬物。

八卦可演萬物,也便是極致。既然是極致,又如何增加呢?或許這就是爲何來了那麼多陣法大師,而無一人可加固此封印的真正原因。

童言凝神思索了一會兒,忽然想到了在八卦之外佈置九宮陣的念頭,可轉念一想,那麼多陣法大師到此,肯定都嘗試過了,如果真的能成,又何須再讓自己前來此地呢?

戢無天見童言陷入思索之中,開口安慰道:“小友,不用着急,我前幾次請來的大師足足冥思了三天三夜,最後實在想不出加固之法,這才退出的。我也給你三天時間,這三天內,你就留在這裏吧,我每日會讓人給你送來飯菜。你若是想到了加固封印之法,你就讓人通知我。該準備些什麼,我一定全部給你備好。”

童言聽此,不曾多想,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又開始思考起來。

戢無天看了看童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即跟那位姓王的道長一同離開了封印石室,只將他一人留在了這裏。

戢無天和王道長離開之後,童言慢慢的閉上了雙眼。想要加固這個封印,的確很難,但是真正的智者往往喜歡這樣的挑戰。

轉眼間,第一天已經過去,童言沒有想到任何辦法。接着,第二天,結果仍舊令人失望。

一直到了第三天,童言決定不再思考,而是放鬆大腦,讓自己好好休息休息。

可沒想到的是,這一放鬆,他竟然睡着了,而且還做了一個離奇的夢。

在夢裏,他來到了一座大山前。這山上鬱鬱蔥蔥,霧氣繚繞,風吹雲霧,洶涌起伏,宛若海上翻滾的波濤,甚是壯麗。

童言盯着面前的大山看了看,鬼使神差的走入了山中。

沿着有些崎嶇的山路一直向上,不知不覺間,他竟在山腰上發現了一條小河。

只見這河水清澈見底,水波不興,穿透雲霧的陽光照在上面,波光瀲灩,宛若銀河。

童言低頭看了看自己赤着的雙腳,忽然發現,他竟然能站着走路了。不知爲何,心中莫名升起了下河洗澡的衝動,於是他徑直的向着河中走去。

而就在他腳掌剛剛踏入水中之際,河水突然靜止,接着一道倩影緩緩的從水面當央徐徐升起。

這是一個美麗的姑娘,她身着綠色的霓裳,下半身隱於水中,一張精緻的俏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一雙明亮的眼眸乾淨無暇。看着她,好像看到了剛剛出水的芙蓉一般,光鮮動人;看着她,好像見到了從天而降的仙子般,令人遐想。

童言盯着她看了一會兒,終於開口問道:“你是誰?這裏是哪兒?”

綠衣姑娘聽此,微微一笑道:“這裏是中皇山,是我的家。我是這裏的靈,我一直都在等你。”

童言聞此,不解的道:“中皇山?等我?你等我做什麼?”

女衣姑娘微微笑道:“我之所以把你請到這裏,是想讓你幫我一個忙。你願意嗎?”

童言聽此,輕笑一聲道:“幫你?我爲什麼要幫你呢?總要給我一個理由吧?”

“理由嗎?如果我說是爲了黎民百姓,爲了這個世界,你會相信嗎?”

童言搖頭笑道:“我不會輕易的去相信別人,尤其是在夢裏。不如這樣,你先說說,想讓我幫你做什麼,聽過之後,我再決定,如何?”

女衣姑娘點頭應道:“好,我之所以將你帶入夢境,和我相見,是想讓你幫我救一個孩子,她此刻正被五行封印所禁錮。我希望你能救她,並且保護她,直到她長大成人。”

五行封印?孩子?難道……難道這綠衣姑娘說的就是那個天晶碎片所化的孩子?

想到這裏,童言的眉頭已經緊緊皺起。思量了一會兒,他再次確認道:“你究竟是誰?那孩子不是妖魔所化嗎?”

“妖魔所化?你在她的身上能感受到半點兒妖魔之氣嗎?她只是個無辜的孩子,並不是那些惡道口中的妖魔。小兄弟,我知道你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所以我纔會跟你相見,並將此事託付於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騙你,她的身上肩負着拯救蒼生的重任,她會成爲未來的大地之母。所以,救她出去,一定要救她出去……”

女衣姑娘的聲音越來越弱,童言不由自主的眼皮一動,隨即從夢中驚醒過來。

中皇山?大地之母?難道……難道這孩子是……女媧後人? 童言的腦子現在很亂,他分不清夢裏的一切是真還是假,更不敢確定戢無天的話是對還是錯。

可是如果真的按照夢中那綠衣女子所說的話來推測,這孩子真的很有可能是女媧後人。

首先說中皇山,中皇山是個古稱,現在叫女媧山。據傳上古時代的三皇之一的女媧氏,發祥於此,故得此名。那綠衣女子說中皇山是她的家,而且她的半截身體都隱於河水之中,搞不好,她就是女媧化身,或者跟女媧淵源非淺。而那隱於河水之中的下半身,或許正是個蛇身。女媧本就是人首蛇身,所以她纔會選擇在河水之中與童言相遇。

再說這個大地之母,古籍有載,被稱爲大地之母的一共有兩位。其中一個是后土娘娘,相傳她掌陰陽,滋萬物,因此被稱爲大地之母。除她之外,另一位就是女媧娘娘,女媧不但是補天救世的英雌和摶土造人的女神,還是一個創造萬物的自然之神,神通廣大化生萬物,每天至少能創造出七十樣東西。她開世造物,因此被稱爲大地之母。

兩位被稱爲大地之母的女神之中,只有女媧與中皇山頗有淵源。正是因爲這一點,童言才推測出這個未來會成爲大地之母的孩子,就是女媧後裔。

但這一切,也僅僅是他在夢中探知的,事實是否如此,他也不敢確定。

不過若是從另一個方面來推測,這孩子是女媧後裔的可能性也非常大。試想一下,天晶劍本就是女媧娘娘所鑄,最後用來殺己。如果說在女媧娘娘殞命之際,她體內的一絲血脈滴落在天晶劍之上,然後與劍相融,最後再生女媧,這種可能性也並非沒有。女媧娘娘是神靈,她能摶土造人,自然也能滴血成己。以此來看,這孩子真有可能是女媧後裔。

可說到底,童言還是不能百分百的肯定,即使只有百分零點一的不確定,他都不敢貿然採取行動。

而就在這時,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那個緊閉雙眼,被五行封印牢牢禁錮的孩子,竟然沒有任何徵兆的緩緩睜開了雙眼。

“哥哥,你能放我出來嗎?我在這裏好難受,求求你了!”

史上最後一隻龍 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心頭一顫,猛地擡眼看向了她。

“你……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睜開雙眼的小孩輕輕的點頭道:“哥哥,我不想待在這裏。這裏好冷,再待下去,我會凍死的。求求你,放了我,好嗎?”

童言聞此,微微皺眉道:“我……我就算放了你,咱們也不可能活着出去的。我現在其實跟你一樣,都是受制於人。再者說,我現在還不敢確定,你到底是什麼?如果貿然的放開你,誰知道你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呢?”

小孩聽此,輕哦了一聲,隨即深深的埋下了頭。可沒想到,就在此刻,兩顆晶瑩的淚珠竟從她的眼角滑落,最後落在了光罩之上。

這淚珠剛剛接觸到光罩,頓時泛起層層漣漪,緊接着,在光罩之上,童言看到了一顆種子,它慢慢的發芽,生長,最後變成了參天大樹,枝繁葉茂,然而秋天來了,萬物蕭條,枯黃的葉子從樹枝上徐徐下落。突然一道雷電從天而降,重重的擊在了大樹之上,電火將樹整個燒成了灰燼。又過了一會兒,喜人的事情發生了,在灰燼之中竟然又長出了一棵樹苗,在陽光和雨水的灌溉下,它又一次的生長了起來……

看着光罩上的影像猶如放電影一般的重複着,童言突然醒悟,這兩顆淚珠所演化的不就是生命的周而復始嗎?而這正是生命的奇妙!

如果說前一刻,他還無法確定這孩子的身份,但是現在,他敢肯定,她就是女媧後裔,因爲再也沒有人會比大地之母更瞭解天地萬物生死輪迴。

可這樣一來,他也將面臨一個極爲艱難的抉擇。他到底要不要出手相救,他又是否有能力救下這個孩子呢?

戢無天找自己前來,是爲了加固封印。而這孩子更是被他認定是天晶碎片,如果出手破壞掉這個封印,那也就意味着將徹底的跟戢無天撕破臉皮。而到了那時候,他恐怕非但救不了這個孩子,自己的性命也要搭在這裏。想在麒麟榜十大高手的手裏救人,難度可想而知。

但這孩子明明是女媧後人,自己又豈能見死不救呢?

童言真的犯難了,從小到大,這是第一次讓他如此難以抉擇。

而正當他苦思冥想,不得其法之際,一個人的到來,讓他忽然萌生了希望。 都市至尊殺神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對自己一往情深的戢情兒。

戢情兒端着飯菜,走入石室之中,見童言正在發愁,隨即輕聲問道:“童言,你還沒有想出來加固之法嗎?要不就算了吧,何苦這麼難爲自己呢?”

童言聽此,慢慢的轉頭看向了她,接着微微一笑道:“令尊寄厚望於我身上,我既然答應了他,又豈能輕易放棄呢?”

戢情兒輕嘆一聲道:“其實我爹他也是太過執着了,非要想着加固封印,依我看,還不如直接出手毀掉這天晶碎片,這樣也就沒有那麼多煩惱了。”

童言聞此,眼珠一轉,笑着問道:“你覺得這孩子真的是天晶碎片,妖魔化身嗎?”

戢情兒擡眼看了看被禁錮的孩子,無奈一笑道:“我爹既然這樣說了,肯定不會有假。雖然這孩子看上去可憐兮兮,但誰又知道它是不是變幻出來的呢?”

童言收起笑容,直接鄭重其事的道:“如果我告訴你,她不是妖魔,你會信我嗎?”

戢情兒微微皺了皺秀眉,疑惑的道:“你這話什麼意思?你該不會被這妖魔蠱惑了吧?”

童言輕笑一聲道:“我被蠱惑?我看是你們被你爹給蠱惑了吧?不管你信不信我,但我都必須告訴你實情。這孩子根本就不是什麼妖魔化身,她的真正身份是……”

童言話還未說完,不曾想,這戢情兒的眼中竟突然泛起了紅光,接着嘿嘿笑道:“你想說,她是女媧後裔吧?看來你們人類倒也不都是傻瓜嗎?呵呵……”

童言一聽此言,頓時全身一顫,然後冷冷的道:“你到底是誰?你把戢情兒怎麼了?” 童言可以肯定,眼前之人絕不是戢情兒,看她這樣子,很有可能是被妖魔附體了。

戢情兒看了看他,將手裏的飯菜直接扔在了地上,這才淡淡一笑道:“瞧把你給緊張的,我不過就是暫時佔用一下這個身體罷了,等我用完了,自然就離開了。”

童言聽此,冷哼一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妖魔嗎?來這裏做什麼?”

“我來這裏做什麼,那還不明顯嗎?當然是爲了這個女媧族的小丫頭嘍。至於我是誰,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好了,不想死的話,就乖乖的躲遠點兒。我得辦正事了!”說着,她擡腿直接走向了被禁錮的孩子。

童言見此,冷冷的道:“想讓我就這樣躲開,未免有些目中無人了吧?想動這孩子,先過我這關!”話聲剛落,他猛地將腰間的金剛降魔杵抽了出來,一雙眼中寒光畢現。

戢情兒看了看他手中的金剛降魔杵,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佛門中人?看來我的確小瞧了你,可憑你一副殘軀,也想擋住我嗎?”

童言不屑一笑道:“能不能擋住,試過才知道。”

戢情兒眼中紅光一閃,單手化爪,猛地欺身而來。

童言一看,趕忙橫杵在前,口中念道:“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六字大明咒一念出口,金剛降魔杵上頓時金光大放。

戢情兒一爪抓來,立刻撞上金剛降魔杵,只聽到“啊”的一聲慘叫,她剛剛出手,便迅速向後退開。

再看她的手上,已經泛起了黑氣,她的一張俏臉滿是驚恐。

“好厲害的法器,你這臭和尚,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童言聞此,輕笑一聲道:“和尚?我可不是什麼和尚,至於我從哪兒來,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呢?難道你不該先自報家門嗎?”

戢情兒單手一揮,散去手上的黑氣,然後冷冷笑道:“看來閣下也是一號人物,既然如此,那我倒確實應該結識一下。在下魔宗許瑞霖,人稱千面書生。不知閣下如何稱呼,還請賜教!”

童言聽此,眉頭微微一皺,反問道:“魔宗?魔宗不是早已被正道修士聯手剿滅了嗎?怎會還有你這餘孽苟活於世?”

千面書生許瑞霖聽此,輕蔑一笑道:“想剿滅我魔宗,豈是那幾個自命不凡的正道修士所能辦到的?若不是敝宗宗主閉關修煉,他們連我們的分舵也休想染指。倒是你,你是如何知道這些的?據我所知,這個消息應該早已塵封百年之久了吧?”

童言不屑一笑道:“天底下就沒有不透風的牆,我知道此事,又有何稀奇?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嗎?那我便告訴你,我就是詭門少主,童言!”

千面書生聞聽此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會知曉這麼多事。詭門少主,絕頂聰明,麒麟才子,舉世無雙。看來這傳言,也並非不可信。只是我不明白,你堂堂的詭門少主,爲何會在這天山劍門的禁地之中?難不成,是被人擄來的嗎?”

童言聽此,呵呵一笑道:“你既然都已知曉,又何須問我?現在可以從她的身體出來了吧?”

“出來?不不不,我還沒有得到這孩子,沒有這個擋箭牌,天山劍門的人又豈會甘心放我離去?童兄,我無心與你爲敵。你既然也是受制於人,何不跟我做筆交易?我今日到此,是奉命而來,爲的就是將這孩子帶回宗內。你何不助我一臂之力,到時我幫你逃離天山,如何?”

童言聞此,搖頭笑道:“你是爲了這個孩子,可你又豈知我爲了什麼?實不相瞞,我也是爲了這個孩子。不如你幫我救出這個孩子,我保你無恙,可好?”

千面書生哈哈大笑道:“童兄,你這是爲難我啊,看來我們之間似乎沒的談了。那就各憑本事吧!”說着,他突然身形一閃,飛身便向着那被禁錮的孩子飛去。

童言一看,趕忙掏出詭符,便欲出手。

可沒想到的是,千面書生剛剛靠近那五行封印,一束電光立刻向他迎頭砸來。他方一察覺,趕忙閃身躲過,雖然沒有被電光所傷,可他也不敢再輕易踏足半步了。

童言見此,毫不客氣的嘲笑道:“你真把這封印當成擺設了,呈匹夫之勇,恐怕你就算撞破腦袋也休想帶走這孩子!”

千面書生被童言說的沒有半點兒脾氣,只能無奈的道:“你有辦法?那你來啊?坐着說話不嫌腰疼!”

童言淡淡一笑道:“想讓我幫你破掉封印,然後你帶走這孩子,這種傻事,你覺得我會答應嗎?許兄,你看這樣如何?咱們各讓一步,我帶走這孩子,你幫我出去。權當我欠你一個人情,怎樣?”

千面書生聽此,哈哈一笑道:“人情?你詭門少主好大的面子啊,區區一個人情,就想讓我替你賣命嗎?”

童言搖頭笑道:“非也非也,在下的人情當然不算什麼,可如果是詭門的人情呢?難道許兄就真的沒有任何煩心之事,需要人幫嗎?”

千面書生眼珠轉了轉,終於點頭笑道:“好,那我今天就送個順水人情,交你這個朋友。可童兄可否告訴在下,你要這孩子,爲了什麼?”

童言微微一笑道:“受人之託,撫養她長大成人!”

“噢?不知是受何人之託?”

童言呵呵笑道:“自然是天命,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請恕在下無法詳細告知。”

千面書生聽此,莞爾一笑道:“無妨,既然你我已經達成共識。那就請童兄,出手破陣吧!”

童言不再言語,立刻轉動輪椅靠近封印。想加固這個封印,難度不小,可想破掉封印,卻容易的多。

這是五行八卦陣,五行之力蘊含於八卦之中,想要破掉這個封印,就必須先破掉下面的八卦陣。只要五行封印少去了八卦陣的扶持,再破,也就十分輕鬆了。

可想破陣,就必須先入陣。但沒想到的是,童言這一入陣,竟險些丟掉了性命。只因爲在這陣中,竟然藏着一個天大的祕密…… 八卦有先天八卦和後天八卦之分,按照目前的陣法來看,童言可以分辨的出,這正是先天八卦陣。 先天八卦又稱伏羲八卦,先天八卦圖通常與太極圖搭配出現,太極就是陰陽合一的混元、混沌,因此一些人把“太極式先天八卦”稱爲混元八卦。

《周易?說卦傳》有載,“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是故易逆數也”。

以乾配(代表)天,坤配地,兌配澤,離配火,震配雷,巽配風,坎配水,艮配山,依着陽自左邊轉,陰自右邊轉的原則,天尊而地卑,天居上,在南方,陽爻組成的四卦在左邊,依次逆時針由乾到兌、兌到離、離到震排列出來;坤居下,在北方陰爻產生的巽、坎、艮、坤四卦自右邊順時針方向,由乾到巽、巽到坎、坎到艮、艮到坤排列出來,由此產生了先天八卦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