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華濃原本是修真界的一名化神修士,後來遭人暗算被打入空間縫隙,不幸的是在空間縫隙之內碰上了罡風,身體被罡風攪成粉碎,只留下元神健在,後來更是以消耗了元神為代價,在感應到周邊有地震發生,藉助地震之力和燃燒元神兩種力量的作用之下才看看保得住元神不滅,雖成功地出了空間縫隙,可是元神消耗巨大,必須在短時間內找到靈魂契合之人奪舍,否則就有消散的危險。

元神飄蕩在城市的上方,看著下面的人勞碌的奔跑著救治因為地震受傷的人群,這才知道此刻落入了幾乎沒有靈根的人存在的世俗界,眼看著元神就要渙散,不得已奪舍了靈魂最契合此刻正在施粥的城主府大小姐房華濃,從此不得不成為一個大門不出的大家小姐。

要說在這城主府里,因為只有她一個小姐的緣故,不管是幾位哥哥還是父親叔叔,都對房華濃溺愛非常,幾乎算得上是捧在手心裡怕碎了,含在口裡怕化了一般的疼愛,只有這個三哥卻是個例外,每每見到總是針鋒相對,特別的不對付,但是卻會在原身受了欺負和委屈的時候出身相護,因此房華濃也弄不明白這個房華宇到底是個什麼意思。本想除掉此人以絕後患,偏偏此人是房家這一輩人中最有能耐的,幾次暗中下手都沒有成功,還引起了房家其他人的注意,房華濃現在還需要房家庇護,這才不得不停手,因此每次見到的時候,都會刻意的遠遠避開,時間已久,兩人的關係算是房家最稀鬆平常的了,就是不知道他此刻來這裡是什麼原因了。

現在一切就緒,也是時候該離開城主府了,「走,我們去看看三少爺到底搞的什麼鬼。」既然要離開,總的留下一份大禮才行,房華宇,是時候算算我們之間的帳了。

第二百一十二章:

「師叔,你怎麽在這?」蕭楠驚呼出聲。

「你前腳剛離開客棧,後面就有一名奇怪的女子把我擄到了這,就是剛才說話的那個女子。」明明是個沒有靈根的凡人,身上卻帶著濃郁但卻很散漫的靈力,身上沒有修為,可是卻能破解蕭楠不下的防禦陣,從而進入房間把自己帶走,還有著非常高超的劍術,能和蕭楠手底下撐了幾百招而不落敗,來這裡已經三天了,每一次見到那名女子,葉洛辰都有種違和感,卻又不知道哪裡維和,總之是個非常奇怪而又難纏的女人。

蕭楠不可置信的道:「你是說是先前和我打鬥的那個女子把你帶回來的?」雖說當時是蕭楠隨手所布置的陣法,可那也是出自於金丹真人之手,在外面的人看來,就像是屋裡的人在裡面拴上了房門,外人根本就進不來,就算來人是修為相當的修士強力破陣,破除陣法的時候,自己也會有感應,也能在對方打破陣法之前趕回來,可是那個女子竟然能不驚動人的情況之下破陣,可見是個陣法高手,就是從小接觸陣法,出自陣法世家的葉洛辰,在陣法一途上天賦異秉,那女子怎麼看也只是雙九年華,在她的這個年紀,葉洛辰有名家指導,也沒有達到能在一刻鐘時間內破解了丹真人防禦陣的成就,要是女子真的懂破陣之道,那不是天賦妖孽,就是另有蹊蹺。

世俗界沒有修鍊的凡人即使是生活在靈力濃郁的修真界,最長壽的也不過是一百一二十年,在這一百多年裡除了一半時間用來睡覺,在除了小時候的懵懂無知和處理一些雜事的時間以外,真的能用來學習的時間也就是四十多年而已,就是女子打從娘胎里開始學習,也不可能在小小的年歲就能有如此成就,就算是像蕭楠這樣沒喝孟婆湯就投胎的人也不可能做得到,更何況修士布的陣法除非年久失修,才能讓沒有修鍊的人誤闖進去。

蕭楠雖比不上葉洛辰在陣法一途上的成就,但是卻比一般的陣法師要高明一些,明顯就是比上不足不下有餘的典型,這還是在千劍鋒上待的那幾年經過師叔教導才達到的成就,記得當時師叔還曾經給過很高的評價,要是在陣法一道上用心鑽研,成為陣法宗師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蕭楠當時還曾經猶豫過,不過很快就下定了決心,不管是選擇輔助修鍊的哪種技藝,都不是靠著自己一個人自行摸索就能成功的,其中除了自身優秀以外,還需要一位名師指導才能成事,當時蕭楠還不被蘇家接受,蘇家有沒有高階陣法師兩說,就是有也不會教導一個被家族放棄的棄子,而師叔礙於家族族規,就算是教導也只是一些基礎的東西,真正高明的東西是不會傳授的,而那時蕭楠手中卻有完整板的《藥典》,更何況蕭楠在煉丹一途上的天賦也不低,因此,蕭楠這才選擇了煉丹。

蕭楠屬於兩世為人,在同齡人面前自然顯得比較聰慧,再加上修士們都擁有過目不忘的天賦,因此不管學習還是記憶,都比沒有修鍊的人強上幾倍,兩人雖看不見對方身影,但是在這一刻兩人心中對那女子的戒備卻達到了頂峰。

「師叔,你現在怎麼樣?有沒有傷到哪?」葉洛辰現在的身子就是走路也需要人攙扶著,可是現在卻被那女子強行擄來,也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又想到都是自己大意,認為在世俗界沒有修士行走,最是安全不過了,要不然也不會有現在的事情發生,可是現在後悔卻晚了,身上的靈力全都被禁錮在自己身上使不出來。

葉洛辰聽得出來蕭楠語氣上的歉意,剛才聽到了蕭楠被捉住的經過,先是聲東擊西把蕭楠引走,緊接著就是用成熟的靈草誘之以利,最後來個暗度陳倉用迷煙暗算,這一環緊扣一環的算計,就算是這次和蕭楠兩個人躲過去了,只要他們的目的沒有達到,勢必也會尋找機會再次下手,誰知道下次會使用什麼手段?只要想到蕭楠昏迷不醒的睡了幾天不醒,葉洛辰就一陣心悸,幸好只是昏睡,而不是其他的事情,萬一蕭楠發生了什麼意外,葉洛辰趕緊搖了搖手,像是搖頭聚能把不好的事情都擺脫掉一樣,把這個不好的念頭甩掉的遠遠地,永遠不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在蕭楠身邊。

「碰……」

蕭楠沒有聽到回答,只聽見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其中還夾雜著輕微的悶哼,猜到是葉洛辰發生了事情,此刻恨不得把眼前礙眼的石門一掌拍碎,看看裡面到底發生了何事,可是此刻被禁錮了靈力,也只是相當於世俗界的一流高手,別說能不能把門推開兩說,

「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你呢?現在如何了?可有哪裡不舒服?」

葉洛辰吃痛的坐直身體,靠在床沿喘了口氣,這才道:「我沒事,剛才不小心把床上的東西碰掉了。」看著離石門還有不短的一段距離,慢慢的匍匐著向石門爬去,即使看不見,也想著能離她近一些。

葉洛辰原本被女子帶回來以後就用靈藥滋養身體,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那女子還是把鎖靈環也配送了一對,也不知那女子配的什麽葯,經過了幾天的調養,現在已經好了許多,不過要想移動的話,還是需要人攙扶再行,雖不明白女子的目的為何,但每次迎上那女子打量的目光,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總之應該不是那女子好心就是了,修士的修為越高,本身對於一些吉凶都有著一定的感應,來到這裡已后,心情總是煩躁不安,只有在聽到蕭楠的聲音以後,這種感覺才消失了一點。

女子左右看了一下,沒有人發現,於是輕輕的推開窗戶跳了進去,走進內室看見床上鼓鼓的一團,開口道:「行了,出來吧,我回來了。」

床上蒙著的棉被輕輕掀開一角,露出了女子的面容,頭上梳著雙髻,一副丫鬟的打扮,看到徑直坐下喝茶的女子,趕緊起身走至跟前,小心翼翼的行禮道:「小姐。」

女子正是城主府的大小姐房華濃,此刻剛從城外的綿山回來,看著戰戰兢兢的小丫鬟,心裡鄙視的很,果然是上不得檯面的螻蟻,不由的想起剛才與自己動手的蕭楠來,見多了唯唯諾諾的凡人,還是覺得修真界的女子最順眼,無趣的道:「好了,不用嚇那麽狠,只要你聽話,我保證你長命百歲。」

小丫鬟名喚翠玉,和房華濃年歲相當,乃是從小就跟著一起長大的,此時擔當房華濃身旁的大丫鬟,聞房華濃所言,高興地跪地磕頭道:「多謝小姐,多謝小姐…….」頭殼在地上發出碰碰的聲音,只磕了兩下,額頭上就已經一片紅腫,可見翠玉的誠心。

房華濃看著翠玉還有磕下去的趨勢,不耐煩的道:「好了,起來吧!我不在的時候,有沒有人過來?」

翠玉是房華濃貼身伺候的大丫鬟,自是最先發現小姐房華濃與往日不同的,本來房華濃想要把這人除掉,想想這一家子都是家生子在房家服侍了好幾代主子,和房家的家生子關係盤根錯節,要是貿然出手,勢必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因此房華濃這才把翠玉留下,並且馴服留在身邊幫忙,這次房華濃偷偷的離開城主府,就是讓翠玉裝扮成她的樣子。

翠玉當時可是見過房華濃一個眼神,就讓一名成年男子趴在地上起不來,最後被活生生的吸食了靈魂而死,這種明顯不是普通人能做出來的事情讓翠玉心裡的恐懼達到了頂峰,從此以後再也不敢生出反叛之心,對於房華濃交代的事情都做到最好,果然幾次之後,再也不必時時跟著房華濃,而是留在了後方看守門戶。

「回到小姐,上午的時候三少爺來過,得知小姐還沒有起床,留下讓小姐好好休息的話后就離開了,其他的一切正常。」翠玉低首恭敬地回答。

房華濃呢喃:「他來做什麼?」

房華濃原本是修真界的一名化神修士,後來遭人暗算被打入空間縫隙,不幸的是在空間縫隙之內碰上了罡風,身體被罡風攪成粉碎,只留下元神健在,後來更是以消耗了元神為代價,在感應到周邊有地震發生,藉助地震之力和燃燒元神兩種力量的作用之下才看看保得住元神不滅,雖成功地出了空間縫隙,可是元神消耗巨大,必須在短時間內找到靈魂契合之人奪舍,否則就有消散的危險。

元神飄蕩在城市的上方,看著下面的人勞碌的奔跑著救治因為地震受傷的人群,這才知道此刻落入了幾乎沒有靈根的人存在的世俗界,眼看著元神就要渙散,不得已奪舍了靈魂最契合此刻正在施粥的城主府大小姐房華濃,從此不得不成為一個大門不出的大家小姐。

要說在這城主府里,因為只有她一個小姐的緣故,不管是幾位哥哥還是父親叔叔,都對房華濃溺愛非常,幾乎算得上是捧在手心裡怕碎了,含在口裡怕化了一般的疼愛,只有這個三哥卻是個例外,每每見到總是針鋒相對,特別的不對付,但是卻會在原身受了欺負和委屈的時候出身相護,因此房華濃也弄不明白這個房華宇到底是個什麼意思。本想除掉此人以絕後患,偏偏此人是房家這一輩人中最有能耐的,幾次暗中下手都沒有成功,還引起了房家其他人的注意,房華濃現在還需要房家庇護,這才不得不停手,因此每次見到的時候,都會刻意的遠遠避開,時間已久,兩人的關係算是房家最稀鬆平常的了,就是不知道他此刻來這裡是什麼原因了。

現在一切就緒,也是時候該離開城主府了,「走,我們去看看三少爺到底搞的什麼鬼。」既然要離開,總的留下一份大禮才行,房華宇,是時候算算我們之間的帳了。 兩名黑袍人悄無聲息地加入了戰局,讓高層們與法老王對峙的緊張氣氛瞬間變得微妙起來。

阿耶託斯發泄了一會情緒後,開始計劃起等會要做的事情。

“地底迷宮的禁制還得過些日子才能破開,這段時間裏可能還會有新的人類到來,我不能再這麼冒失了,還是守株待兔吧。”

對於金被放入地底迷宮的這件事,阿耶託斯還是很痛心的。

而他的腳下,地底迷宮之中,卻是另一番場景。

“封住我們的是那個獅身人面像?它居然是個恐怖?”黃祁山有些難以置信。

金點點腦袋,“不一定,但機率很大,因爲通往這裏的通道開閉是獅身人面像掌握的,我剛剛來到封禁石門不久它便自動開啓,十有八九是那獅身人面像想要放我進來。”

花都裕插了句嘴,“那它們的目的是什麼呢?是爲了把我們徹底困在這裏?”

面對花都裕的詢問,金感覺不大可能,“這種機率實在太小,幾乎不可能發生,如果真的有封印我們的辦法,恐怖世界也不至於現在才使用,而且疑似迷宮掌管者的獅身人面像實力很弱,應該掌握不了這種強大能力纔是。”

黃祁山等金說完,也補充一句道,“這個迷宮和上方的獅身人面像不過是接近天災實力的法老王朝所留,這麼多年過去了,就算蘊含的力量不衰弱,也不可能封印我們,不過這樣一來,恐怖陣營把我們困在這裏一段時間是爲了什麼呢?”

金仔細回憶了一下之前的場景,像是猜到了什麼一般,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

“如果真是爲了困住我們,那獅身人面像應該誘導我進入纔是,可實際上卻是我和徐洋將其大揍一頓後才願意將地底迷宮入口說出來。換句話說,那獅身人面像不大希望我們進入這裏,之前你們又說沒有向外界發過求救信號,恐怖陣營把我們騙到這裏,目的很可能是爲了把我們逐一擊殺!”

金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讓其餘高層心中一緊。

“不會吧,獅城不是沒有埋伏嗎?在沒有數量壓制和埋伏的前提下,恐怖陣營基本不可能弄死我們中的任何一人。”黃祁山陳述的是事實,高層相對於恐怖擁有的可不只是能力,還有各種強大的道具,在恐怖世界搜尋這麼多年,高層之中都沒有發生死亡事件。

金從地上慢慢站起,開始往通道走去,“之前是不可能,但不要忘了,現在的恐怖世界可是有個可以秒殺我們任何一人的存在,這也解釋了爲何封禁我們的地點爲何是獅城的原因。”

法老王,阿耶託斯。一個高層們都不大願意提起的恐怖。

雖說法老王的實力應該恢復得沒有那麼快纔是,但龐大的恐怖世界蘊含了太多太多物品,誰也不知道恐怖陣營會花費什麼代價恢復法老王的實力。

“那麼我們現在是?”

“去攻擊那道石門,直到將其轟開爲止!”

……

“好破舊的地方。”一道女聲從黑袍中傳出。

“畢竟是很久以前的建築了,就算不破舊又如何,反正都不會存在多久了。”另一個黑袍聲音很是輕鬆,彷彿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放下黑袍,裏面的人露出了自己的真實面目,很是難過地看着身旁之人道:“難道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嗎?儘管這裏不是你們的世界,但就可以眼睜睜地看着它崩壞嗎?”

“利尤絲,你激動了。”黑袍彎下腰抓了一把地下的沙子,“因爲你是這個世界孕育的生靈,所以纔會對這裏多麼不捨。”

“這不是這裏要消失的理由!”利尤絲此時是人類形態,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留下了淚水,似乎很是傷心。

“貪心!”黑袍人似乎生氣了,手中直接幻化出一縷火焰將手裏的沙子焚燒乾淨,冷笑道,“別忘了你強大的實力是怎麼來的,沒了這個世界供應,你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也不等利尤絲說些什麼,黑袍人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這場戰爭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而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彌補這個錯誤。走吧,去找阿耶託斯了。”

把話說完,兩人很快進入了獅城。

一分鐘後,兩人碰到了坐在獅身人面像上的阿耶託斯。

“我聽說過你,老頭手底的幫手,夏使對吧?”黑袍自然阻礙不了阿耶託斯的觀察,也需要做什麼自我介紹,阿耶託斯一語道破黑袍人的身份。

至於一旁的利尤絲,根本入不了阿耶託斯的眼,被阿耶託斯忽略了。

“我聽說你和所謂的意志做了個交易?”夏使擡起腦袋,望着獅身人面像道。

阿耶託斯站起身子跳了一來,臉色不善地看着夏使道,“老頭沒告訴你要和上級好好說話嗎?”

“上級?你是在說天災嗎?那個剩下不到一半的殘破組織?”

夏使話語裏的輕視讓阿耶託斯生氣了,只見恐怖的腐朽氣息迅速聚集到了手裏,阿耶託斯攻向了夏使。

這種正面的進攻自然不是爲了打敗夏使,實際上,阿耶託斯僅僅只使出了八成的力氣。

阿耶託斯想用絕對的實力壓制夏使,讓其爲自己的自大買單。

不過事實卻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阿耶託斯幻想中的一擊將夏使打成重傷的場景沒有出現。

夏使伸出手穩當地接住了阿耶託斯的一拳,而拳頭上蘊含的腐朽氣息,也無法接近夏使身體,只能瀰漫在四周,腐蝕着空間。

“你的實力……居然變強了?”未等阿耶託斯說些什麼,夏使便將自己的驚訝說出了口。

在接受這個任務的時候,夏使得到的阿耶託斯的實力並沒有這麼強,在這麼短的時間實力提升一大截,自然會使夏使驚訝。

阿耶託斯的實力迅速提升自然得益於斯芬克斯的幫助,如果沒有斯芬克斯給予自己能量,現在的他一定會被夏使完虐。

因爲夏使,已經有了不亞於天災的實力。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房華濃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三哥房華宇居住的波瀾院,剛一進院門就看見房華宇此刻正斜躺在椅子上悠閑地看著書,躺椅的旁邊擱著一張矮几,上面放著一壺茶水,看書的間隙喝上一口又放下,見此,房華濃眼神暗了暗。

「三哥,好興緻。」房華濃自行在房華宇的身旁坐下。

在這城主府里,作為家族裡唯一一個女子,受寵的程度可見一斑,在這府里就沒有房華濃不能去的地方,因此看見沒有人同傳就自行進門的房華濃,房華宇只是諷刺地笑笑,有書遮攔在面前,倒是沒有人看見。

「妹妹怎麼來了。找哥哥有事嗎?」房華宇不動聲色的問道。

「沒事就不能來嗎?怎麼?哥哥不歡迎嗎?」房華濃說著話泫然欲泣的看著房華宇,大有聽見拒絕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房華宇摸不清房華濃此刻想做什麼,既然她不說,房華宇打太極的道:「怎麼可能,誰不知道房家大小姐在城主府甚至是在這涪陵城內地位超然,妹妹這是看三哥太悠閑了嗎?」要知道此話一旦傳出去,依著房華濃的受寵程度,不說別人了,光是幾位哥哥就能讓房華宇吃不了兜著走了,更何況還有父親和大伯等人了,更何況此時正是非常時期,在不清楚對方的目的之前,實在是片刻不能放鬆。

房華濃又不是真的少女,而是活了千年的修士,雖修真界里的修士都是以實力為尊,更是惜命得很,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根本就不屑與算計,就是實力不如對方,也會適當的隱藏起來,待日後有機會的話再討回來,而不像世俗界的人一般,尤其是世家大族裡更是處處充滿算計,房華濃在世俗界生活了幾年,看了不少人私下裡的算計,真心還是假意還是能分辨得出來的,房華宇心裡的戒備又怎能瞞得過這個活了千年老怪物的眼睛。

房華濃探出半個身子,眼睛與房華宇平視,兩人之間的距離相差不足一個拳頭,這才笑語言言的道:「三哥藏得好深啊!妹妹平日里竟然看走眼了。」既然房華宇心裡已經開始戒備,房華濃也想著今日離開城主府,也就懶得再遮掩,出口質問道。

房華宇眼神閃爍一下,很快就掩飾了過去,裝作不解強裝鎮定的道:「妹妹這是怎麼了?哥哥怎麼不明白?」這是要動手了嗎?可是城主府里的其他人都被這人蒙蔽,再者,自己花了幾年的時間尋找證據,只得到這人不是尋常人,不是傳說中能修鍊的仙人,就是吸人精魂的妖魔,房家的根基就在這涪陵城,在沒有十足把握之前,實在不適合出手。

聯想到先前被抓到城主府後,又放回去莫名死掉的幾名男子,屍體比主人生前瘦了一圈不說,而且還找不到人致死的原因,私下裡調查了很久,除了眼前這個人有懷疑以外,還真的想不到城中還有其他人能做到,可惜房華濃的大丫鬟翠玉應該知道的多些,可是每一次見到,無論自己如何威逼利誘,她都閉口不談不說,還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整個人都像是處於崩潰的邊緣,要不是怕房華濃懷疑,早就把翠玉捉起來慢慢審問了,自從知道妹妹早就不是當初的妹妹以後,頭頂上就像懸著把劍,每日里擔心受怕,看現在房華濃的樣子,難不成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房華宇的心思順轉,全身都緊繃起來,手心裡滿是汗水,裝作淡定的看著眼前的女子,準備以靜制動,同時背後房華濃看不到的地方,拳頭上積攢著力量,一旦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就會率先出手。

房華宇的暗中戒備,儘管做的隱秘,但是哪裡能逃得過房華濃的眼睛,看著眼前不自量力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衣袖一揚,不見房華濃是怎樣出的招,等房華宇反應過來出手抵擋的時候,身上已經挨了幾下,腦中更是猛然一痛,要不是房華宇毅力堅定,整個人險些就這樣痛的厥過去。

「咦????」房華濃沒想到房華宇區區一個凡人,竟然擋得住先前他神識攻擊,不僅收下心底的輕視鄭重起來,既然要離開了,好事小心一點的好,手下動作不聽,很快房華宇就不敵被房華濃牽制住,一掌劈在頸后暈了過去。

早在房華濃進來的時候,就命令翠玉把房華宇院子四周的下人等一干人等都清理了出去,在加上房華濃的動作夠快,很快就把房華宇制服,兩人的打鬥並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翠玉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房華宇臉色蒼白的躺在躺椅上生死不知,歲早就知道現在的小姐身體里居住的早就不是原先的大小姐了,可是現在看見他對著身體的親生三哥動手,心地壓制的恐懼再次翻騰起來,連自己的親哥哥都能殺的人,自己一個小小的棋子又能夠活多久?這樣想著,走向房華濃所在的方向的時候,腳步越發輕浮。

房華濃鄙視的看著翠玉,這個膽小如鼠的女子,現在倒是開始害怕了,要是說自己的秘密眼前這個看似戰戰兢兢地女子沒有泄露的話,房華濃可是不相信,只是眼下正值用人之際,只好讓她再蹦躂一陣好了,帶脫身之後,就會讓她知道背叛者的下場。

房華濃伸出手臂一把把昏迷不醒的房華宇撈起,看向翠玉吩咐道:「待會我離開后,一切照計劃行事,要是出了意外,小心你的小命。」說完腳尖輕輕一點,房華濃就帶著房華宇躍上房頂,又跳了下去,很快消失不見,遠遠的看去,就像是一陣風刮過,只留下一道殘影。

翠玉看著兩人離開,這才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一般,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並且邊跑邊喊著:「來人吶!救命啊!小姐被人劫走了,三少爺剛剛追了過去,快!快!快!帶人去追啊!」

聽見翠玉的呼喊聲,很快就有家丁護院圍了上來,二話不說,打折手中的兵器,沿著翠玉指點的方向追了上去。

蕭楠兩人並不需要食物來補充體力,就這樣被量在石室內不聞不問兩天,期間蕭楠嘗試過幾種方法,還是沒能把石室門打開,最後只得放棄,坐在地上背靠著石門,和手上的鎖靈環較勁。

「轟隆」一聲石門從外面打開,蕭楠聽見動靜趕緊起身,正好看到房華濃帶著房華宇走了進來,看都沒看蕭楠一眼,把封住穴道不能動彈的房華宇一仍,隨後就走了出去,房華濃扔人的方向正好是向著蕭楠所在的地方,眼看著男子就要跌倒到自己身上,蕭楠趕緊閃身避開,房華宇就臉部著地啪的一聲摔倒在地上。

蕭楠聽見男子臉部著地的沉悶聲,都感覺到自己的臉都開始疼了,只聽見男子悶哼一聲,身子卻沒有動一下,仔細觀察了一下還趴在地上的男子,身上並沒有那女子身上若有若無的靈力,就知道此人是個沒有修鍊的凡人無疑。

蕭楠用腳輕輕的踢了踢地上的男子,道:「喂,起來了。」見男子還是一動不動,不會是摔暈了吧!蕭楠心想著,就蹲了下來,使勁把男子翻了過來,就看見男子鼻子下面掛著兩道嫣紅不停的滴落,而男子則是一臉欲哭無淚的樣子很是狼狽。

沒想到還是熟人啊!眼前的男子就是當初把蕭楠引出客棧的那個武功高清的人,沒想到幾天之後再相見,雙方都是一臉狼狽。

「被點穴了?」蕭楠不確定的道,雖說見識過了這個世界的輕功不弱,可是對於點穴這種傳說中的存在仍充滿了好奇,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男子口不能言,身體也不能動,只是戒備的看著蕭楠,在確定眼前的女子暫時並沒有對自己不利的事情以後,就乾脆閉目調息,用丹田中的內力衝擊穴道,在房華濃再次趕回來之前,要是能把身上的穴道沖開恢復自由那就好了。

「活該。」蕭楠啐了那人一口,想當初認為那男子只是個凡人沒有將他拿下,而是不多管閑事放跑了,誰知道轉眼自己就中了圈套,落到了如今的下場,男子現在也被抓了過來,蕭楠毫不憐惜的一把抓住對方,朝著自己對面扔了過去。

蕭楠這一扔,不知道是碰到了哪裡,只聽見男子悶哼一聲,身體曲卷到了一塊,身體被封住的穴道被蕭楠碰巧解開了,男子忍住身上的傷痛,狠狠的瞪了蕭楠一眼,可能知道不是對方的對手,就自行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閉目調息。

房華宇和蕭楠兩人各自戒備著,都以為對方是房華濃派來的姦細,既然對方沒有動手的打算,也就暫時各佔一方天地,暗自警示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房華濃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三哥房華宇居住的波瀾院,剛一進院門就看見房華宇此刻正斜躺在椅子上悠閑地看著書,躺椅的旁邊擱著一張矮几,上面放著一壺茶水,看書的間隙喝上一口又放下,見此,房華濃眼神暗了暗。

「三哥,好興緻。」房華濃自行在房華宇的身旁坐下。

在這城主府里,作為家族裡唯一一個女子,受寵的程度可見一斑,在這府里就沒有房華濃不能去的地方,因此看見沒有人同傳就自行進門的房華濃,房華宇只是諷刺地笑笑,有書遮攔在面前,倒是沒有人看見。

「妹妹怎麼來了。找哥哥有事嗎?」房華宇不動聲色的問道。

「沒事就不能來嗎?怎麼?哥哥不歡迎嗎?」房華濃說著話泫然欲泣的看著房華宇,大有聽見拒絕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房華宇摸不清房華濃此刻想做什麼,既然她不說,房華宇打太極的道:「怎麼可能,誰不知道房家大小姐在城主府甚至是在這涪陵城內地位超然,妹妹這是看三哥太悠閑了嗎?」要知道此話一旦傳出去,依著房華濃的受寵程度,不說別人了,光是幾位哥哥就能讓房華宇吃不了兜著走了,更何況還有父親和大伯等人了,更何況此時正是非常時期,在不清楚對方的目的之前,實在是片刻不能放鬆。

房華濃又不是真的少女,而是活了千年的修士,雖修真界里的修士都是以實力為尊,更是惜命得很,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根本就不屑與算計,就是實力不如對方,也會適當的隱藏起來,待日後有機會的話再討回來,而不像世俗界的人一般,尤其是世家大族裡更是處處充滿算計,房華濃在世俗界生活了幾年,看了不少人私下裡的算計,真心還是假意還是能分辨得出來的,房華宇心裡的戒備又怎能瞞得過這個活了千年老怪物的眼睛。

房華濃探出半個身子,眼睛與房華宇平視,兩人之間的距離相差不足一個拳頭,這才笑語言言的道:「三哥藏得好深啊!妹妹平日里竟然看走眼了。」既然房華宇心裡已經開始戒備,房華濃也想著今日離開城主府,也就懶得再遮掩,出口質問道。

房華宇眼神閃爍一下,很快就掩飾了過去,裝作不解強裝鎮定的道:「妹妹這是怎麼了?哥哥怎麼不明白?」這是要動手了嗎?可是城主府里的其他人都被這人蒙蔽,再者,自己花了幾年的時間尋找證據,只得到這人不是尋常人,不是傳說中能修鍊的仙人,就是吸人精魂的妖魔,房家的根基就在這涪陵城,在沒有十足把握之前,實在不適合出手。

聯想到先前被抓到城主府後,又放回去莫名死掉的幾名男子,屍體比主人生前瘦了一圈不說,而且還找不到人致死的原因,私下裡調查了很久,除了眼前這個人有懷疑以外,還真的想不到城中還有其他人能做到,可惜房華濃的大丫鬟翠玉應該知道的多些,可是每一次見到,無論自己如何威逼利誘,她都閉口不談不說,還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整個人都像是處於崩潰的邊緣,要不是怕房華濃懷疑,早就把翠玉捉起來慢慢審問了,自從知道妹妹早就不是當初的妹妹以後,頭頂上就像懸著把劍,每日里擔心受怕,看現在房華濃的樣子,難不成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房華宇的心思順轉,全身都緊繃起來,手心裡滿是汗水,裝作淡定的看著眼前的女子,準備以靜制動,同時背後房華濃看不到的地方,拳頭上積攢著力量,一旦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就會率先出手。

房華宇的暗中戒備,儘管做的隱秘,但是哪裡能逃得過房華濃的眼睛,看著眼前不自量力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衣袖一揚,不見房華濃是怎樣出的招,等房華宇反應過來出手抵擋的時候,身上已經挨了幾下,腦中更是猛然一痛,要不是房華宇毅力堅定,整個人險些就這樣痛的厥過去。

「咦????」房華濃沒想到房華宇區區一個凡人,竟然擋得住先前他神識攻擊,不僅收下心底的輕視鄭重起來,既然要離開了,好事小心一點的好,手下動作不聽,很快房華宇就不敵被房華濃牽制住,一掌劈在頸后暈了過去。

早在房華濃進來的時候,就命令翠玉把房華宇院子四周的下人等一干人等都清理了出去,在加上房華濃的動作夠快,很快就把房華宇制服,兩人的打鬥並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翠玉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房華宇臉色蒼白的躺在躺椅上生死不知,歲早就知道現在的小姐身體里居住的早就不是原先的大小姐了,可是現在看見他對著身體的親生三哥動手,心地壓制的恐懼再次翻騰起來,連自己的親哥哥都能殺的人,自己一個小小的棋子又能夠活多久?這樣想著,走向房華濃所在的方向的時候,腳步越發輕浮。

房華濃鄙視的看著翠玉,這個膽小如鼠的女子,現在倒是開始害怕了,要是說自己的秘密眼前這個看似戰戰兢兢地女子沒有泄露的話,房華濃可是不相信,只是眼下正值用人之際,只好讓她再蹦躂一陣好了,帶脫身之後,就會讓她知道背叛者的下場。

房華濃伸出手臂一把把昏迷不醒的房華宇撈起,看向翠玉吩咐道:「待會我離開后,一切照計劃行事,要是出了意外,小心你的小命。」說完腳尖輕輕一點,房華濃就帶著房華宇躍上房頂,又跳了下去,很快消失不見,遠遠的看去,就像是一陣風刮過,只留下一道殘影。

翠玉看著兩人離開,這才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一般,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並且邊跑邊喊著:「來人吶!救命啊!小姐被人劫走了,三少爺剛剛追了過去,快!快!快!帶人去追啊!」

聽見翠玉的呼喊聲,很快就有家丁護院圍了上來,二話不說,打折手中的兵器,沿著翠玉指點的方向追了上去。

蕭楠兩人並不需要食物來補充體力,就這樣被量在石室內不聞不問兩天,期間蕭楠嘗試過幾種方法,還是沒能把石室門打開,最後只得放棄,坐在地上背靠著石門,和手上的鎖靈環較勁。

「轟隆」一聲石門從外面打開,蕭楠聽見動靜趕緊起身,正好看到房華濃帶著房華宇走了進來,看都沒看蕭楠一眼,把封住穴道不能動彈的房華宇一仍,隨後就走了出去,房華濃扔人的方向正好是向著蕭楠所在的地方,眼看著男子就要跌倒到自己身上,蕭楠趕緊閃身避開,房華宇就臉部著地啪的一聲摔倒在地上。

蕭楠聽見男子臉部著地的沉悶聲,都感覺到自己的臉都開始疼了,只聽見男子悶哼一聲,身子卻沒有動一下,仔細觀察了一下還趴在地上的男子,身上並沒有那女子身上若有若無的靈力,就知道此人是個沒有修鍊的凡人無疑。

蕭楠用腳輕輕的踢了踢地上的男子,道:「喂,起來了。」見男子還是一動不動,不會是摔暈了吧!蕭楠心想著,就蹲了下來,使勁把男子翻了過來,就看見男子鼻子下面掛著兩道嫣紅不停的滴落,而男子則是一臉欲哭無淚的樣子很是狼狽。

沒想到還是熟人啊!眼前的男子就是當初把蕭楠引出客棧的那個武功高清的人,沒想到幾天之後再相見,雙方都是一臉狼狽。

「被點穴了?」蕭楠不確定的道,雖說見識過了這個世界的輕功不弱,可是對於點穴這種傳說中的存在仍充滿了好奇,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男子口不能言,身體也不能動,只是戒備的看著蕭楠,在確定眼前的女子暫時並沒有對自己不利的事情以後,就乾脆閉目調息,用丹田中的內力衝擊穴道,在房華濃再次趕回來之前,要是能把身上的穴道沖開恢復自由那就好了。

「活該。」蕭楠啐了那人一口,想當初認為那男子只是個凡人沒有將他拿下,而是不多管閑事放跑了,誰知道轉眼自己就中了圈套,落到了如今的下場,男子現在也被抓了過來,蕭楠毫不憐惜的一把抓住對方,朝著自己對面扔了過去。

蕭楠這一扔,不知道是碰到了哪裡,只聽見男子悶哼一聲,身體曲卷到了一塊,身體被封住的穴道被蕭楠碰巧解開了,男子忍住身上的傷痛,狠狠的瞪了蕭楠一眼,可能知道不是對方的對手,就自行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閉目調息。

房華宇和蕭楠兩人各自戒備著,都以為對方是房華濃派來的姦細,既然對方沒有動手的打算,也就暫時各佔一方天地,暗自警示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第二百一十四章:

時間慢慢過去,蕭楠早就已經辟穀,只要是在有靈力的地方,即使不吃不喝待上一兩個月也沒有事情,可是房華宇卻是個武功不低的俗人,早先打暈被房華濃擄來,一路上顛簸不說,到現在又在石室內待了幾個時辰,腹內早就飢腸轆轆空空如也。

幾個時辰的相處,兩人也算相安無事,再者現在石室內只有三人,還有一個被關在裡面出不來,於是房華宇看著蕭楠問道:「有沒有吃的東西?本少爺餓了。」

房華宇的話說的相當不客氣,蕭楠只是瞥了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不會自己找啊!就這麼大點地方。」

房華宇只有碰到了房華濃的事情才會在家人面前頻頻受挫,之所以這樣,也是因為房華宇重視親情,在沒有妥善的方法解決問題之前,這才把房華濃的事情一直壓在心底沒說,面對的時候妥協才導致的,可是眼前這個女子說話竟然毫不客氣,再加上被關在這裡,還不知道家裡現在的情況如何,本就焦躁的心情更加陰霾,憤憤不平的道:「要是能找到的話先前轉悠的時候早就找了,還用得著問先來的你嗎?」

「我又不是這裡的主人,來這裡后別說吃的了,就是一杯水都沒喝,我哪裡知道。」蕭楠也被關的火起,大意之下中了暗算不說,現在更是連靈力都被封印了,一牆之隔的師叔到現在連面都見不到,心裡正火大呢,語氣自然也不好。

房華宇餓的發暈,想到眼前這女子的武功比自己也不差,甚至是更上一層,動起手來自己的勝算不大,想到這裡只得忍氣吞聲,這口憋悶之氣出不來,只氣的哼的一聲,自顧走到一旁坐下保存體力。

幾個時辰以後石門在一次打開,房華濃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名明顯受了驚嚇的女子,一進來,身子就顫抖個不停,房華宇仔細一看,身後跟著的女子正是翠玉。

房華宇二話不說,上前就是一招排山倒海,此刻房華濃二人離石門正近,本想把兩人逼開趁機逃出去,可是卻低估了房華濃的實力,也沒見她怎麼動作,只是往那一站,房華宇發出的招式聯再離房華濃很近的地方就停頓了下來,倒不是房華宇停住招式,而是在房華濃身體四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防禦罩,讓房華宇再不能前進半步。

房華宇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房華濃,早就清楚此人不是一般人,可是這還是兩人第一次正面照交鋒,只一招而已,就讓房華宇明白,自己不是眼前女子的對手,同時更加擔心家裡人的安全,即使明知道打不過,還是堅持的收回招式,又出了一招。

「不自量力的螻蟻。」房華濃嗤笑一聲,同時身為化神尊者的威壓外放,看著三人被壓制的躺倒在地上,心情大好的大笑起來,自從來到世俗界以後,雖然受身體限制不能使用靈力,但是元神卻很強大,按說在這世俗界也是無人能敵,橫著走都不是問題,偏偏他多捨得身份是城主府嬌寵的大小姐,一個小小的城主府房華濃還不放在眼裡,可是城主手裡掌管著的十萬兵馬卻不能無視,畢竟是血肉之軀,哪裡抵得過數萬兵馬的輪番上陣,因此房華濃不得不妥協,在城主府里隱匿下來。

房華宇氣得不輕,天之驕子般的長大的他哪裡受過這等侮辱,但是卻沒有辦法,現在別說是動手了,就是想伸一下手指都做不到,只得把這份憋屈壓在心裡,待脫險以後,不管眼前之人是神是鬼是妖是魔,定讓他付出代價,以報眼前之人殺妹侮辱之仇。

蕭楠在房華濃釋放威亞的那一刻,就學著房華宇等二人的樣子,做做樣子反抗一下,就直接躺在了地上不再動彈,睡下后悄悄運轉混沌之氣,很快那份重約泰山的壓力就消失無蹤,在心底估算著來人奪舍前的實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