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八荒大比正式開始的時候,總人數依舊是2000人!

墨九狸聽完抽搐了下嘴角小聲問道:「夏老,我聽說八荒大比還是有認輸限制的,那麼到時候各個王朝的人中,有人超過年齡了,是不是還要八荒城的人替補上來啊?」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有可能吧!但是,我們現在的入選的人中,應該大部分都夠的吧!」夏老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再說話,她覺得八荒城的預熱賽,估計就是為了讓他們八荒王朝的更多天才參加八荒大比的!

否則為什麼淘汰的人,還要有人替補啊?

除非是八荒大比必須要2000人,否則對方就是故意的!

而且,墨九狸更加傾向於後者,當然了,估計就算自己猜對了,對方也不會承認的,理由絕對是前者,說什麼八荒大比必須人數滿2000的鬼話。

畢竟除了八荒王朝外,其餘幾個王朝來到八荒王朝的人數都是有限制的,完全沒有人可以替補啊!

自然只能有他們八荒王朝自己的天才來替補了,這是多麼冠冕堂皇又正大光明的借口啊!

墨九狸都要為他們的算計喊一聲好了!

其餘王朝的人,也是早就知道八荒大比是有年紀限制的,只是八荒王朝並沒有, 迪蘭卡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才道:“你可以不信我,但你還可以相信誰?”話罷,迪蘭卡掏出金屬槍,頂在亞當克斯的腦門上。“你覺得,你還有得選擇嗎?”迪蘭卡輕輕一笑,稍微用了點力,金屬槍頓時在亞當克斯腦門上留下一個紅印。

“你!”亞當克斯又怒又懼,怒的是從小到大,有哪個敢這樣威脅他?懼的是倘若對方真的開槍了,那自己就會死。亞當克斯狠狠瞪着迪蘭卡,恨恨道:“你究竟想怎樣?”

迪蘭卡詭異一笑,垂下眼道:“沒怎樣,只是想…..借你記憶一用!”亞當克斯一滯,臉上剛浮出一絲慘白,就僵住了。但見迪蘭卡取出一個針管狀的儀器,然後一把拍暈亞當克斯,將儀器植入他的腦門。

不一會兒,迪蘭卡就睜開了眼睛,面上浮出一絲喜悅。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冷漠。瞥了眼面上帶着明顯的恐懼神色的亞當克斯,迪蘭卡嘲諷地笑了笑,緊接着啐了一口。他擡起腳,朝亞當克斯心房處狠狠踩去。

亞當克斯只來得及條件發射地哀嚎一聲,就頭一歪,被迪蘭卡生生踩死了。亞當克斯胸膛上露出一個大凹坑,森白的肋骨倒插進去,粉紅的心臟被踩成碎塊,血液濺飛到衣服各處。這一令人想嘔吐的一幕,迪蘭卡卻毫不在意。

顯然對於他來說,這種事簡直是家常便飯。

得到想要的東西后,就不管對方的死活了,比起斯斯達瓦,迪蘭卡纔是真正的魔鬼。這個魔鬼轉過身,嘴角微微彎起“好了,也該到你們了。”彷彿有“桀桀”的笑聲,充斥着整個大廳。

話說方凱這頭,正在激戰間,忽地天空一暗,然後特工隊、瑞文以及活着的奴隸通通被扣住了。天降碗型扣膜,這正是迪蘭卡的手段。

一閃身,迪蘭卡就站在一根石柱頂。他俯視着被禁錮在膜中的衆人,面無表情。突然,他開口了:“消滅。”短短的兩個字,就是對衆人的宣判。坦恆邏和斯斯達瓦臉色猙獰,金屬槍和加農炮準備待續。

“砰!”困在膜中的方凱等人瞳孔一縮,加農炮彈射出了膛。

只須幾秒,特工隊、瑞文以及那些奴隸就會從地球上徹底消失。結局如此殘酷,竟教方凱沉默無言。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錐型的七彩光柱從天空另一側射了過來,剛好打在膜上。與此同時,加農炮轟了下去。彩光大耀,遮掩了茨克萊星人的視野。

等他們回過神來時,卻發現被困在膜中的衆人都消失了!

“迪蘭卡,這…..”坦恆邏傻眼了,呆呆望着空蕩蕩的殘膜,攤着手,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斯斯達瓦更是惱怒,擡起金屬槍往石柱打了一發,石柱應聲斷落。

迪蘭卡面無表情,只是眼神有點凜然。他望了殘膜良久,才吐出一個字:“井。”不知道迪蘭卡說的井,究竟有什麼含義呢?

“若子,凱子,喬姆斯,你們快醒醒!”方凱使勁睜開眼皮,感覺到眼前時而明亮,時而昏暗。隱隱中,他彷彿看到了胖東急切的面龐,不禁喃喃道:“胖子,是你麼…..”不知爲何,方凱總覺得很渴很渴。

視野變得搖晃起來,整副畫面往斜傾。

“是我,胖東。凱子…….醒醒啊!”方凱感覺得出,自己的手似乎被另一隻大手緊緊握住,身體被猛烈搖晃。

最後,聲音不止胖東一個,貌似多了很多個:“醒醒,醒醒。”這些聲音就像夢魘一樣,鑽入方凱的耳朵,如同一記記佛家喃語。

此時衆人不知身處何地,但見四周一片漆黑,而他們站着的地方則有些明亮。擡頭一看,天空似乎被烏雲團團圍住,只剩下一個圓形的光明地帶。

“喬姆斯,爲什麼凱子還沒甦醒過來?”此時衆人醒得都七七八八了,唯有方凱一人半躺在牆壁,雙眼緊閉。若子緊緊扶着他的後腦枕,眼睛一轉不轉望着方凱昏厥的面龐,咬着脣,臉色有點焦急。

胖東也將疑慮的目光投向喬姆斯,他檢查過方凱全身上下,尤其是腦袋,也沒發現什麼創口,人怎麼就昏睡這麼久了?算一算,這都差不多幾個小時了吧!更令人不安的是,方凱眼皮始終沒有睜開,卻一直跳動,嘴上喃喃自語,聽不清在說什麼。

彷彿這一切,都預示方凱在做一個噩夢一樣。

抿着脣,喬姆斯伸出手,探了探方凱額頭,卻發現對方體溫沒有什麼異樣。往下測量心跳,頻率也沒問題。不過方凱呼吸時而細弱,時而急促,額頭還隱隱有冷汗冒出。

若子死死握住方凱的手,而喬姆斯則凝視着方凱眼睛,沉默不語。

“井。”忽然,喬姆斯淡淡吐出一個字。聲音很小很小,但彷彿依照什麼軌跡,滑入方凱的耳朵,一直到……腦海深處。

驀地,方凱睜開了眼睛。

“這是哪…….唔!!!”剛看清周圍的情景,方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四周是溼漉漉磚壁,上面佈滿青苔,而眼前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一個超大型的蛤蟆。蛤蟆滿身長着大疙瘩,像螺尖一樣往外突,看着很噁心。

褐黃的皮膚上,暗紅的斑點此起彼伏。兩隻渾濁的黃眼像燈籠一樣,死死瞅着方凱。那條猩紅色的長舌,微微露出嘴巴。似乎下一刻,它就要從嘴裏射出,將方凱緊緊纏起一樣。

“呱!”忽然,蛤蟆叫了一聲,醜陋的身軀騰起來,重重墜在方凱眼皮底下。方凱嚇了一跳,條件發射地貼近牆壁。

不過剛貼緊,他就發覺有些不對勁:“咦,牆壁滑倒沒事,怎麼還能動?”方凱一轉身,就不敢動了。

原來幾條青蛇,正伸出紅信子,距離方凱的鼻尖不夠一釐米。

方凱嚥了咽,愣愣轉回身,只見蛤蟆果真吐出長舌,要來卷自己了。前有大蛤蟆,後有青蛇……“啊,不要!”頓時,狹小的空間裏充斥着方凱驚恐的聲音。

“凱子,你終於醒了,太好了。”方凱剛一驚醒,就發覺自己被兩條柔軟的胳膊包裹着,稍微擡頭,竟然是若子。滯了滯,方凱將目光看向四周,喬姆斯、胖東、瑞文以及奴隸們都還在。

原來,剛纔的一幕只是一場噩夢!

方凱長吁一口氣,於是問若子:“我們這是在哪?”看到方凱甦醒過來,若子簡直太高興了,一時聽不到方凱在問什麼,最後還是喬姆斯回答了:“凱,我們好像被困在一個很窄很深的‘坑’裏。”

其實喬姆斯想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意思,但發現想不出更合適的詞,只好用“坑”來表示了。聽到這個回答,方凱頓時一愣:“坑?不會吧,怪不得周圍這麼暗…..這麼說,上面就是出口?”方凱注意到,“坑”中央有明亮地帶,於是擡起頭,卻忍不住嚥了一把唾沫。

這“坑”到底有多深吶,那坑口也忒高了吧,看起來簡直比得上大氣層了!

方凱掙開若子,隨後拉着她的手,走到胖東和喬姆斯等人眼前,皺着眉道:“暈,怎麼會來到這個鬼地方。”方凱還記得,自己和大夥被困在膜內,差點被加農炮打死。那個時候,天空忽然射來一道七彩光柱,緊接着自己就昏了過去,醒來時就出現在這裏了。

就在特工隊員陷入沉思的時候,瑞文忽地說了一句“小心”,語氣還有些不安。衆人凜然,急忙聚成一團。

衆人屏住呼吸,周圍寂靜得可怕。突然,黑暗中傳來一聲震動。震動很大,像地震一樣。衆人嚇了一跳,將目光投向那個角落。

“一、二……”衆人默數着,一根褐黃的粗大肢足從黑暗中踏了出來!

看到肢足,方凱傻眼了,這不是出現在夢境中的大蛤蟆麼?果然,隨着一聲怪叫,噁心的大蛤蟆徹底顯露出來。它朝衆人哞叫一聲,嚇得衆人臉色“唰”一下變白了。更令人不寒而慄的是,蛤蟆居然笑了,像人類一樣咧起嘴巴。

“不要驚訝,這裏是魔井,也是通往神泉的入口。而我,沉睡在這裏幾千年的守衛,終於要甦醒過來,完成我的使命了。箴語記載得絲毫不差,你們就是傳說中的天命者!來吧,接受祖先留下的考驗,你們想要的東西,一定藏在神泉中。哈哈…..”大蛤蟆哈哈大笑,模樣很是怪異。

方凱等人乾脆傻眼了,這貨笑也就算了,居然還會說話?難不成,它真的是什麼魔井的守衛?這麼說來,這不是“坑”,而是一口深不可測的“井”?!

方凱忍不住一拍大腿,他早該猜到了,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見到的一切。只是,這所謂的魔井這麼狹窄,又哪裏是什麼神泉的入口?

“喂,你——”然而,方凱剛開口,想問蛤蟆一些事情,就見到蛤蟆腿一瞪,身軀竟然沒入了黑暗中。緊接着,一顆顆光點浮現。

此時此刻,魔井看起來,竟然像宇宙一樣。而特工隊和其他人,正站在宇宙的中心! 第3420章

只是八荒王朝並沒有在各個王朝選人的時候重點提出要求,因此算是道聽途說,所以其餘幾個王朝選人的時候,都是按照強弱來選的!

只是到了八荒城城主府門外的眾人,聽到進入城主府的規則時,紛紛有些傻眼了,只是也沒辦法,畢竟早就有傳聞了啊!

八荒大比的會場是在城主府院內的,城主府的大門和側門都開著,也有人把守!

墨九狸等人的隊伍走在最後面,前面的是啟靈王朝的人,門口負責接待的長老,聲音灌注了靈力的大喊道:「各王朝陪同的人,從大門進入城主府內!」

「身上擁有八荒令牌的,參加八荒大比的人,從側門通過,本次八荒大比只有年紀在500歲之內的人才能參加,下面請參賽的人,手拿令牌從側門進去!」

「側門上有測試年齡的測齡石,同時會讀取你們令牌上的積分,一起顯示在城主府內的成績碑上!」

夏老等人和墨九狸打了招呼,紛紛走到大門的位置,陸續進去,而墨九狸等人在內的2000人,也陸續從側門進入!

很快,就不斷的有人因為超齡被擋在了門外,只能交出令牌,從大門進去看熱鬧了!

等到墨九狸等人全部進去后,發現超齡被淘汰的人數,竟然也差不多有三百多人!

果然,誰都沒說話,八荒城又找出一隊人馬,把之前沒收的令牌,發給沒有超齡的人手中,連帶著對方的積分都是後面那些人的,很快三百人補齊,所有人都進入了城主府內!

墨九狸心裡慶幸測齡石只是測進去的人,是否超過500歲,並沒有顯示對方的真實年紀,否則怕是墨九狸的年紀,都會引起一陣的轟動了!

只不過,即便如此,墨九狸依舊是無法低調了!

因為那些早早進入城主府看熱鬧的,來自八荒城各大家族的人,不少都在墨九狸進去后,主動的過去跟墨九狸打招呼,態度那叫一個和藹啊!

弄得各大王朝和八荒城的勢力們,都十分懵逼!

更別說那翡翠樓的樓主,竟然跟墨九狸打完招呼后,也跟個護衛似的,站在墨九狸的身邊了,更是讓眾人側目不已,紛紛把視線落在墨九狸的身上,猜測著墨九狸的身份!

最後等到八荒城四大家族的人,還有兩大公會的人,和八荒公會的人一起來到時,這種現象竟然依舊持續著!

先是八荒公會的向會長几人,看到墨九狸眼神就是一亮,急忙的衝過去在墨九狸面前刷好感!

然後是煉丹公會的兩個老者,也過去跟墨九狸打招呼,就連煉器公會的人,也是客氣的去跟墨九狸打招呼,四大家族的四大族長是同行的,因此其中一名老族長過去跟墨九狸打招呼的時候,其餘四個人也去了,除了臉色有些不自然的秦家家主外,其餘人都是笑的很和藹的!

因此,八荒大比還沒開始,墨九狸就直接無可奈何的火了一把!

這樣高調的好處是,更多的人猜測和忌憚墨九狸! 就在衆人四處張望,驚歎於魔井世界的神奇的時候,大蛤蟆那濁重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裏就是摩達星座圖,而鑰匙就在其中。勇敢的天命者們,相信自己的直覺吧,我走了!”話音一落,就聽角落裏“轟”了一聲,緊接着四周徹底陷入沉寂。

唯有一顆顆明亮的星星,以及那些星雲,鑲嵌在魔井壁上,一閃一閃的,十分動人。星星不是靜止的,而是運動着的,看起來感覺真在宇宙那樣。

方凱跟喬姆斯面面相覷,大蛤蟆說的話究竟有什麼深意?既然魔井是什麼神泉的入口,那得先找到這個入口啊。可是,星星這麼多,不可能一一查探的呀?

方凱皺眉苦思,許久,他嘆了嘆氣,搖搖頭。若子咬着下脣,悄悄握住方凱的手,望去他的眼神溫柔如水。“別急,慢慢來。”方凱點點頭,既然想不出,唯有實幹了。於是,他跟特工隊員還有瑞文等人商討一番,決定分批查看,那些星星。

所謂的打開入口的鑰匙,應該就隱藏在那些星星中。

“咦,奇怪。凱子,這些星星怎麼移不動。”突然,胖東叫了一聲,方凱急忙過去瞅,發現果真如此。假如用人力移動星星,那星星就巋然不動;可是,如果不干預它們,它們就能按一定軌跡運行,真的很神奇。

漸漸地,其他人也發現了這個特點。

“喬姆斯,你說,這可能是什麼情況?”每次一遇到棘手的問題,方凱第一個想到的總是喬姆斯。畢竟在他眼中,喬姆斯能建奇功。但是這一次,喬姆斯也不能解答。他盯着那些一閃一閃的星星,面上很惆悵。

看到這一幕,方凱頓時沉默了,看來這一關並不是那麼好過呀。就在這個時候,若子的驚訝聲響了起來。“發生什麼事嗎?”方凱扭頭,眉頭皺了皺。只見若子呆呆指着魔井四周,順着方向,方凱發現有些星星居然排成一列。

數了數,一列星星大約二十個。方凱仔細看了看,發現列數約莫有十八,每列還分散開來,相互獨立。十八列星星形狀各異,很有特色。不知道這巧合的數字背後,有什麼含義呢?

“真是奇怪……”盯着這些如夢幻般的星星,方凱忍不住嚥了咽,他總覺得,關鍵一定被巧妙藏在其中。而他們就像是一羣小孩子,在破解大人的智力遊戲一樣,顯得有些無力。一點提示都沒有,他們全靠自己的眼睛和腦袋去觀察、思考。

星星發生如此異變,方凱頓時精神一震,心道還有希望。然而,任憑他們如何觀察,還是摸不出思緒。世上最讓人困擾的不是尋找不了答案,而是答案就在眼前,但你卻觸摸不得。

一氣之下,方凱忍不住擂起拳頭,往前狠狠砸去,他是在發泄心中的怒火。雖然現在沒有茨克萊星人的威脅,也沒有機械兵的圍攻,但假如他們出不去了,一輩子都被困在這裏,那不餓死也要瘋掉了。

“咦!”方凱大口喘氣,剛擡起頭,卻僵住了。他的拳頭才離開了牆壁,只見那十八列星星居然脫離了牆壁,活生生離開了載體,懸浮在空中。它們四處分散,卻又緊緊圍繞着衆人。

突然,喬姆斯睜開了眼睛。

“凱,我想我知道怎麼破解了!”喬姆斯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眼部有些血絲,看來爲了破解魔井他也是思考了很久。聽到如此好消息,方凱頓時釋懷一笑,拍拍喬姆斯肩膀:“說吧,一切都依你。”

當即,喬姆斯將自己的推測一五一十說給了方凱等人知道。

數據庫裏記載,數千年前的瑪雅人以天上一不知名的星體做標準,制定出二十進制的瑪雅歷。這曆法一共預測了五次人類大滅絕,第一次爲洪災。瑪雅人的預言很準,當然除了西元2012年那次有關人類毀滅的預測。

這曆法將一年分成十八個月,每個月大約二十天。根據這個曆法,瑪雅人進行農耕、建房、祭祀以及其他活動。一切都很好,直到有一天,瑪雅人突然放棄了自己居住多年的城市,然後集體消匿於叢林。

這套特殊曆法,就伴隨着一個石碑永恆矗立在地面上了。

“所以,你們看。瑪雅歷將一年劃分爲十八個月,而這裏有十八列星星;每一列中有二十個,自然代表着一個月有二十天了。眼前這個根據曆法排列的星系,肯定就是打開入口的鑰匙。”喬姆斯信誓旦旦指着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星列,瞳孔裏閃過一抹濃烈的自信。

這個推測合情合理,頓時方凱對喬姆斯豎起大拇指:“接着說。”喬姆斯點點頭,咳嗽一聲,又道:“要破解星列只有一個辦法,等。”喬姆斯打了個響指,衆人心凜然,有些失神的眼光重新聚集在喬姆斯上。

頓了頓,方凱挑眉道:“你的意思是……?”喬姆斯點點頭,自信滿滿說:“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沒,除了這些星列,還有我們腳下的光圈也是移動着的,不過幅度很小,不仔細看很容易忽略過去。我認爲,只要等到某個時刻,當星列和光圈運動到那個時候,一定會有異變。或許,這就是失落的預言。”

瑪雅曆法上幾次有名的預言都是關於人類滅絕的,而有些預言卻被淹沒了。這裏面,魔井和神泉算是一個吧。

喬姆斯信誓旦旦,顯然十分認同自己的猜想。只是,望着那些運動得比龜速還慢的星列,還有腳下緩緩挪移的光圈,方凱不禁長吐一口氣:“喬姆斯啊,你覺得我們要等多久。”話音一落,其他人也將疑問的目光投向喬姆斯,弄得後者一怔。

對哦,雖然猜測說要等,可等到什麼時候呢?姑且不說這個猜測準不準確了,即使準確,但等多久有誰能擔保?一天,一週,一個月,還是一年,甚至一輩子?不吃不喝,甭說一個月了,三天都有問題!

也許到那個時刻來之前,他們早就化成一堆白骨,枯朽在魔井中了?

“對,這確實是個問題。但是,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法子呀!”喬姆斯頓時喪氣了,這些星星簡直頑強得像一個臭老頭,用外力就是弄不動,而自我轉移速率又慢,這…..簡直是折磨人嘛!

良久,喬姆斯攤手道:“那我也沒辦法了。”話罷,他兀自坐在地上,閉目養神起來。見狀,方凱、若子還有胖東互望一眼,瞳孔裏都閃過一絲無奈。

“唉。”想來想去,還是這個樣子,真讓人挺無語的。衆人面面相覷,忽然,一些奇怪的聲音響了起來。聲音聽起來,似乎是腸子在蠕動?

只見若子臉色一紅,原來她肚子餓了。

不到一會,其他人也紛紛傳來肚子餓的信號。頓時,魔井裏充斥着怪異的聲音。瞬間,方凱表情精彩起來,他和胖東相視一刻,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管他呢,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會有辦法的。

“迪蘭卡,你究竟要帶我們去哪裏?”距離魔井大概一公里,有一個殿廟。此刻,三個茨克萊星人正在裏面歇息。迪蘭卡負着手,站在門口,久久無言。

至於坦恆邏和斯斯達瓦,則靠在一根頂天柱上。坦恆邏已經打起呼嚕了,斯斯達瓦卻站了起身,走到迪蘭卡背後,輕聲問起這個問題。

迪蘭卡沒有轉身,也沒有回答,只是搖了搖頭。

斯斯達瓦清楚,這是迪蘭卡在思考問題的關鍵時刻。於是,他也不好打擾,在附近找了個地方,也躺下了。 科技之無限未來 一趟奔波,他也覺得有些疲累了。偌大的殿廟,唯有迪蘭卡一人,巋然立在門口,眼睛一轉不轉望向魔井那個方位。

驀地,迪蘭卡張開嘴,喃喃道:“快了,快了……”此時已近黃昏,斜陽照在殿廟上,暈黃了一大片刻滿字符的牆壁。殘紅一點一點被黑暗吞噬,當最後一絲餘暉被吞沒時,迪蘭卡彎起了嘴角。

有風,狠狠颳了過來。

迪蘭卡捏緊了拳頭,沉聲道:“哼,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神泉,是時候交出屬於我們的東西了。”迪蘭卡回想起竊取亞當克斯記憶的場面,露出一個森然的微笑。針管是他發明的,想不到第一次運用就這麼成功。

迪蘭卡早就調查出,奎華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得知那個祕密,而作爲傳承人的亞當克斯,自然也知道了。這樣一來,正好爲迪蘭卡竊取記憶服務。

“看來,我需要再試幾次了,呵呵呵呵。”迪蘭卡忽然想到,可以抓方凱一夥做小白鼠,來試驗。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反正在他眼中,俘虜的死活,一點也不用在意。更遑論,是火星那些渣滓?!

迪蘭卡擡起頭,凝視着遠在一公里以外的魔井,表情詭異。天空已經密佈繁星了,在光亮的銀河系下,“桀桀”的笑聲接連不斷。

看來,方凱一行人又有危險了…… 第3421章

壞處就更多了,那四面八方落在自己身上,帶著殺意的目光,簡直讓墨九狸想忽視都難啊,如果眼神能殺人,墨九狸覺得自己現在死過幾千回了!

讓墨九狸也是十分的無語!

好在這時,已經有八荒大比的工作人員,來把墨九狸等人帶到了候場的地方了!

夏老等人,也隨著工作人員,全部到了觀眾席!

八荒大比的會場可是比任何一個王朝的會場還要打上無數倍!

周圍的觀眾席都在西南北三個方向,東側的地方,放著一個巨大的光幕,旁邊還有一個很高的方形石碑,直通天際!

夏老等人的位置都是正對面的位置,算得上是比較正的位置,順便也把楊老和小鳳帶著了!

三側的觀眾座位一層層下來,差不多可以容納十萬餘人,也不會顯得擁擠!

不過八荒大比可不是免費看的,想要到會場觀看的話,都是需要購買門票的,而且價格不菲,即便如此,也是座無虛席,人山人海的坐的滿滿的!

在正中間有著一個巨大的擂台!

墨九狸等人此刻,就在大屏幕的后側,一個看起來十分寬敞的空間內,等了許久,有人帶著墨九狸等人,順著一個階梯先是往地下走去,然後拐彎又朝著地面走上去!

最後,從擂台邊緣的一口出口陸續走了上來!

2000人全部登上擂台之後,大屏幕下方緩緩升起一座不大的高台,上面站著六個老者!

墨九狸已經知道,這六個人整是目前八荒城的主事者,四大家族的族長,煉丹公會的會長,和煉器公會的會長!

八荒城四大家族按照勢力強弱分別是首位的納蘭家族,其次是排第二的木家,排在第三的是勢力比秦家強了一點的水家!

納蘭家的族長納蘭騰雲,站在左手邊第一個老者,然後是木家族長木子風,接下來是水家的族長水溫天,和秦家的族長秦海翔!

秦海翔身邊的老者是煉丹公會的會長劉瑜,最後一個老者則是煉器公會的會長宇文善!

一直以來八荒城的重大事件,都是有這個六大勢力一起決定的,當然了,平時還是很難一下子看到這六人的,平時各家都是派出代表,一起商議就行了!

也只有像是八荒大比這樣重大的事情,六個人才會一起出現在人前的!

你是我痛徹的孽愛 因此,別的王朝的人還差一些,八荒城的眾人看到納蘭騰雲等人,都十分的興奮和激動!

六個人出現在高台上后,點頭對視了一眼,最後木家的族長木子風,身穿一身藏藍色的老者,面容俊朗,看起來十分精神,在幾人的示意下往前一步!

「諸位,請安靜,老夫是木家的木子風,今天八荒大比的規則,就有老夫來給諸位說一下,希望大家不要太喧嘩,聽我說完啊!」木子風聲音中灌注著靈力的,對著眾人說道。

聞言,眾人紛紛安靜了下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