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只知道自己的天賦極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奇才。

這個條件已經讓許多人羨慕不已了。可是有誰知道自己內心的孤獨與寂寞?

衆人只看到了自己風光的一面,卻沒有看到自己落寞的一面。

如今,自己居然可以遇到一個這樣於自己旗鼓相當的人,真是太令人興奮了。

“萬劍朝拜!”

李一杭後退一步,一聲大喝,手中的劍頓時幻化出萬千把劍,這其中有實的,也有虛的。真中帶假,假中有真。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虛虛實實,用兵之道也。

“冥王歸鄉!”

柳林身後突然浮現出千千萬萬身披盔甲,手持兵器,跨下騎着馬的士兵,面孔居然出奇的一模一樣。

這是來自冥界的冥兵,這是一羣沒有感情沒有思想,只有服從命令,聽從指揮的冥兵。

踏踏踏……


“殺!”

柳林一聲大喝,身後的千軍萬馬頓時好像接到主帥的命令一般,揚鞭長嘯,向前面的李一杭衝去。

“去!”

萬千寶劍不再停留,霎時間向千軍萬馬奔去。

萬千寶劍與千軍萬馬相逢,頓時人仰馬翻,刀劍碰撞之聲不絕於耳。

便宜老公:天價小蠻妻 ,它們還沒來得及飛出,便被侵蝕怠盡,一絲一毫的靈氣也沒能留下。

“哼!速戰速決吧!”柳林一聲大喊,“冥王問情!”

李一杭聽到這裏,“好,如你所願,”

“劍破陰陽定乾坤!”

“冥王無情劍!!”柳林也不甘示弱,一聲怒吼,手中血色長劍一擺。

相傳,他是冥界的王,而她,是仙界的一個普通的小仙女。

一次偶然,他在仙冥大戰中看了她一眼,從此以後,冥界頻繁地向仙界宣戰,爲的,就是他能在千軍萬馬的交戰中多看她一眼。

儘管每次大戰都是冥界慘敗。


冥王問情,冥王動情,冥王有情,爲的,只是千軍萬馬中多看伊人一眼。

仙冥有別,兩人終究不會有好的結果,終究不能在一起。

淡淡的愁怨,濃濃的愛意,無窮無盡的悲哀從柳林身上流露出來,彷彿天地都被柳林感染了,天地充斥的令人莫名悲傷的氣氛。

壓抑……

“劍破陰陽定乾坤!”

李一杭一聲大喝,黑白雙劍不斷旋轉,不斷放出陣陣光華。

漸漸地,黑白雙劍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竟演化成一個太極。

這是萬劍門的祕術,這是隻有掌門弟子一脈方可學習的禁術,施展這一道法,需要消耗施法者的精血,若非萬不得已,誰會使出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禁術?

李一杭不得不使出這一禁術,萬劍門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告訴他,他不能輸,不能,哪怕一次也不行。

如果輸了的話,將會是他這一生中唯一的恥辱。

所以,冒着燃燒精血,縮短壽命的危險,他也要打敗眼前的這個人。

一定!

這時,一股黯然的,悲傷的,溫柔的,複雜的,同時又是毀滅的,灰暗的, 罪後難寵

李一杭忍住黯然落淚的衝動,心中駭然,沒想到柳林的這一式“冥王問情”如此厲害,竟然可以潛移默化的影響人的情感。

看來更不能小看這個大魔頭了。李一杭心中想道,想到這裏,李一杭抽取更多的精血進行燃燒,一股毀滅性的力量似乎開始從沉睡中醒來。

感覺到李一杭的力量越來越強,柳林不禁眉頭微蹙,他好不容易恢復到斬三尸巔峯的境界,難道又要掉下去?

猶豫了一下,他很快便下定決心。

當斷不斷,必受其害。

絲絲元神之力被他抽取出來,不斷加持到手中的劍上去,原本各種各樣複雜的情感有濃厚的幾分。

反正我修煉了乾坤大帝的元神篇,元神格外的強大,燃燒一些沒有關係。

倒是精血,如果用來燃燒了,到時又得連吸幾城才能恢復。

柳林心中暗暗想道。

識海中,心魔猛地睜開眼睛,“機會來了!”

隨即,吳雲也轉過頭來,“他的元神在不斷變弱。”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對於我們來說是個好消息。”

心魔皺了皺眉頭,“可是就算他的元神現在變弱了,我們也不是他的對手啊。要知道,他可是個聖人,而且,不止我們修煉了乾坤帝經,他也肯定有。”

“機會只有一次,”吳雲很淡定,“現在的勝負之數在五五之間,如果錯過了這次,下次可就沒有那麼好的機會了,”

“機會是讓人把握的,你把握住了,你就是贏家,你把握不住,你就註定與成功無緣。

所以,別猶豫了,再猶豫就晚了。”

“好,我們現在就動手!”

說完,吳雲就打算立刻去尋找柳林的元神。

“靠,這金絲還沒解開呢!”心魔被吳雲拖着往下潛,大聲提醒道。

“額,這是個難題。”吳雲回答得很**。

……

“去!”感覺到冥王問情劍到了極致,柳林對着李一杭刺去。

這是普通的一劍,又是極爲危險的一劍,灰暗色的劍氣形成的靈氣之劍包裹着紅色的寶劍,緩緩向李一杭刺過去。

速度很慢,卻感覺勢不可擋。

“哼!”

感覺到這股力量的強大,李一杭催動黑白雙劍演化的太極,狠狠的向冥王劍氣所化的劍撞過去。

轟~

兩種劍氣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大地龜裂,頓時天崩地裂一般地動山搖,天一下子昏暗了起來,好像世界末日一般。

冥王劍氣與太極相持不下,冥王劍的劍尖的冥氣不斷冒出,這是被太極磨滅的痕跡。

太極由太陽,太陰組成,有道是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天底下的陣法由八卦演化而來,如果說八卦是天下陣法的母親,那麼太極就是陣法的源泉,是天下所有陣法的老祖宗。

太陰太陽,代表天地間萬物的本源,如此,又怎麼會輕易被冥王劍氣所侵蝕,所腐蝕呢。

但是,饒是如此,冥王劍氣在不斷被分化,消散於天地間,可是,李一杭所演化的太極也付出不小的代價。

只見那磨盤大的太極也在不斷的消散,一絲又一絲的靈力從其中散出來,慢慢的迴歸這天地。

一時間,雙方相持不下,誰也奈何不了誰。

柳林和李一杭不斷催動着靈力,催着自己的全力一擊向對方碾壓過去。 識海中,金人吳雲好不容易以元神消磨着金絲,終於把這金絲磨斷了。


“我們走吧!”心魔興沖沖地說道。

“等等。”吳雲說道。

“你不是說機會只有一次,要好好把握嗎?”心魔翻了翻白眼,靠,你這是不認帳啊。

“拜託,我說的是這次機會,但沒說是現在。”吳雲很無語。“你想想清楚,我們這麼貿然去攻擊柳林的元神,要是他正在與人決鬥該怎麼辦,你這副臭皮囊就廢了。”

“凡事要多動動腦筋,不要什麼事情都想當然,思考問題要從多方面入手。”

“好吧,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一個字,等。”

……

轟隆!

隨着兩人靈力的不斷輸入,太極和虛化出來的冥王劍終於到了臨界點,爆炸了。

蓬蓬蓬……

兩人倒飛出去,撞倒了一顆又一棵樹後,終於止住了倒飛的身體。

“呼呼呼……”

兩人各自靠在一棵樹上,氣喘吁吁,兩人面對着面。

柳林目不轉睛地看着李一杭,不敢相信,李一杭居然會和自己戰成平手。

“你,不錯!”李一杭開口,沉默寡言的性格,使他有點惜字如金。

“彼此彼此。”柳林回答。“今日我們算平手如何?”

“好。”李一杭突然說道,“如果五年後你我不死,五年後的今天我們再戰一次如何?”

柳林默然,沒有回答。

不是他不敢和李一杭再次交手,而是他不一定會活着,他還活着的消息相信大周皇朝,大夏皇朝還有大商皇朝早就知道了,自己隨時都要面對他們的追殺。

如果讓他們知道了這個約定,到時說不定會在此埋伏,等着自己入網。

李一杭靜靜地看者柳林,他知道,對方一定不是因爲害怕纔不敢立即應承自己的,他這一定有什麼說不出口的理由。

“你能保證,這個約定只有我們兩人知道嗎?”

“能。”

“那好,就這麼定了。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哈哈哈哈……好笑,真是太好笑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然傳來。

“誰!?”柳林和李一杭同時開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