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齊聲回應,然後,閃電般的閃離了飯堂。

一分鈡后,韓生超站在營房門口。

李瑞鋒,第一個到達。

論軍事素養,他確實一流。

論背景,吃不過韓生超。

他身後,嗖嗖的人影一個個到來。

韓生超一揮手,「出發!!!無人機組,隨行監控!」

「是!!!」

17條漢子,齊聲如雷,馬上背著沉重的裝備,越野開始!

韓生超當然不去,回飯堂里。

宋三喜,老子就先收拾你大舅哥了,哼哼!

飯堂里一坐,叫道:「炊事員,上菜!」

很快,香噴噴的野豬肉,端上來了。

「酒呢?」韓生超吼道。

「韓隊,中午不能喝酒」

「屁話!老子要喝,誰能攔的住?啤酒,一打!」

「一打是多少?」

韓生超:「」

他還當這是,在外面花花世界的酒吧里呢!

只能,一腳把人家踹出五六米,咆哮道:「一打是12瓶,記住了,長你知識!」

「是!」

很快,韓生超最頂級的原麥汁啤酒喝著,大塊的野豬肉啃著,心頭美滋滋。

吃飽喝足,帶李瑞鋒去會會他妹夫,哼哼 陸盛翰這段時間回老宅住,還沒到家,忽然接到堂弟陸盛輝的電話。

「哥,在哪裡?」

「回家路上,有事?」舒適的靠在後座上,懶洋洋的問。

「明天,殷餘姚約戰嫂子極限聯盟挑戰,你還不知道?」從話筒里傳出的語氣,讓他斷定兄長還沒知道這事,不覺揚了揚眉。

「什麼?你怎麼知道的?」陸盛翰彈坐直了身體,黑眸一沉,妻子不是那種衝動的性子,斷定是剛才她離開那會兒,發生了什麼,才會有這個戰局。

「剛剛從那個圈子傳過來的,開始我還不信,還問了幾個死黨確認,想你也不會關注那個圈子,通知你一聲,以防出什麼事。」

「嗯,那天早點回來。」

「好!」

電話掛斷,他半眯著眼,就是那極限聯盟嗎?那個地方他去年夏天去通關了,對他來說極具挑戰,但對於女子的話,危險性極高,不是不相信她的能力,而是沒必要。

既然她不告訴他,那就是怕他阻止,殷餘姚做了什麼,讓她會接受挑戰?她們之間沒有任何的交集,這是因他的而起的了,看來,昨天貨櫃場的事情沒傷到根本,殷家還沒受到足夠的教訓呀!就不知,她是國際傭兵天團最優秀的,唯一的亞洲女子,蘇簡對上她會是什麼情況!

同一時間,林榮威和陸順風也得到了消息,不過,這二人的想法大相徑庭。

陸順風倒是無所謂,她最好死了,婚禮辦不成成了喪禮,在他們傷心之餘猝手不及之下,他更好下手,想了想,把得力的兒子和孫兒召喚進書房議事到凌晨。

林榮威卻是喜惱交加,一方面喜的是,她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他的計劃實施起來更有利,另一方面讓他惱的是,他又怕她真的出事,所有的計劃,失去最後的甜點那就失色了。

一切的風起雲湧,在夜色里如兇猛的魔獸,蓄勢待發湧向陸家覓食。

翌日一早,蘇簡鍛煉完畢,夏淺意與蘇瑞已經起來,沒多久沈丘也鍛煉完,幾人一起吃過早飯,師伯和翟羽就到了,他們是為了後天婚禮出門做最後的準備,明天一早翟羽要把嫁妝送到男家。

閆觀瀾妻子八年前去世后,身邊只大兒子在,是個空中飛人,比他還忙,女兒出國留學幾年未歸,剛巧在趕畢業答辨論文,這次也回不了,這段時間翟羽倒更像是他兒子。

「師兄,明天就辛苦你啦!」再次確認過,程序也清楚了,蘇簡笑著對翟羽表示感謝。

「不辛苦,我這也算是長兄為父哈,記得給我斟茶就行。」翟羽開起了玩笑。

「臭小子,說的什麼呢!有我們這二個老傢伙在,你想都別想,你最多算是她大哥,知足吧!」閆觀瀾一個巴掌落在他肩上,笑罵。

「啊哈哈…是是是,師傅說得是!」翟羽呲牙咧嘴的說著,對蘇簡眨眼求救。

「師伯,師傅,師兄,你們就是我的家人,都該給你們斟茶叩謝,沒有你們,哪有現在的我呀!」蘇簡對他們,是從心底里感激的。

。 ,

第501章

這話,還算溫和。

但,又顯的霸氣,囂張。

王文洪這種大佬面前,就不低頭。

王文洪氣的渾身發抖,好想踹宋三喜一腳。

他又想,給自己一耳光。

馬的,這小子不吃這一套,反而搞得價錢翻倍了。

宋三喜說完,已經準備走的架勢了。

李正剛幾個,心裏很舒服。

暗贊宋三喜這膽子,真肥!

李正剛表面上卻道:「哎,喜子,別走!救人要緊!」

宋三喜看了王文洪一眼,「有人捨不得錢,不要女兒,不要中海人民過平安年,甚至連自己的職務也不要了,關我什麼事?」

「唉,老王,還在那裏憋什麼氣嘛?」李正剛趕緊又勸王文洪,「女兒事大,中海平安事大」

王文洪臉都黑透了,「李正剛你別說了!這治安,讓你搞成這樣了,你還好意思在這說東說西?」

李正剛苦笑,「事發突然,犯罪份子無孔不入,你來干這事,也一樣防不勝防。說不定,還沒我乾的好」

「好了,你別說了行不?我要先看看霞霞的情況!」

李蕊陽真的憋不住了,手裏的望遠鏡遞過去,「給!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樣子。看吧看吧,看你女兒多可憐」

李瑞鋒也冷道:「這時候了,還耍什麼威風」

王文洪氣的受不了,拿過望遠鏡,指著李氏兄妹,「李正剛,這是你的手下吧?還有他!」

說着,又指周文兵。

冷喝道:「明天,這三個人都不用上班了,開除!把你李正剛沒辦法,這三個吃白飯的,我倒是有這個威力!」

李氏兄妹,忍不住笑了。

周文兵,也一臉冷笑。

王文洪氣的要死,「笑什麼笑?有那麼好笑?」

李正剛左右一摟一雙兒女,「老王,這我大兒子和二女兒。老大在西南FK戰隊,女兒倒是在我手底下當差。怎麼,你說開除就開除?」

王文洪眼睛爆鼓:「」

啞口無言。

他在中海能一手遮天,但也管不到李正剛兒女身上啊!

宋三喜則是淡冷道:「這,周文兵,我兄弟。西南FK戰隊前身的老伍長,退役人員,在布隊時,也是戰功赫赫。現在,是我的人。」

周文兵,驕傲的哼了聲。

王文洪:「」

又一度啞口無言。

內心憋屈。

這三個吃白飯的,他也管不著了。

人生第一次,感覺市總的威力是這麼小。

宋三喜繼續道:「要看你女兒,就趕緊!她在窗戶邊上,當人肉靶子,老可憐了。」

王文洪冷哼聲,拿着望遠鏡,來到樓頂邊緣。

按著李正剛的指引,舉鏡望出去。

王文洪看到了大女兒王霞。

綁的跟粽子似的,面朝著這邊。

頭被繩子懸吊著,果然是活靶子。

裏面,黑白兩個綁匪,還在抽著煙,笑着。

還有個黑狗,在王霞的背後不可描述的地方,狠拍了幾下。

王霞,恥辱的淚水流了出來,好凄然。

王文洪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指著那邊,咆哮道:「簡直太無法無天了!這種人,簡直該死!宋三喜,給我殺了他們!!!」

「沒問題!」宋三喜馬上提着槍,過來。

槍架在王文洪旁邊,冷淡道:「他們,只能死。王市總,給錢還是不給?」 「哇哦,原來我們的第一件拍賣品,是一隻一千五百年修為的幻火狐!」

主持看著蘢中那道火紅色的身影,故作驚訝地感嘆道。

「幻火狐是一種性情溫和,但速度卻極為敏捷的魂獸,它奔跑起來時,就如一道火紅色的幻影一般,故而得此名。如果有哪位來賓族中有剛突破到三十級的敏攻系的後輩,那這隻魂獸你一定不能錯過!並且,幻火狐的皮毛,也是一種非常珍稀的材料,無論何時,它都會保持著一種溫暖的溫度,將它做成一件披肩或圍巾,保證能讓您的整個冬天,都再不會感受到寒冷!所以,這隻幻火狐的底價是多少呢!」

主持人說著,按了拍賣桌上的一個按鈕,一個亮眼的數字,立刻出現在他身後的魂導器屏幕上。

「兩萬五!是兩萬五千金魂幣,大家可以開始競拍了!」

三萬五!

主持人的聲音剛落下,就有人在加價器上加價,屏幕上的金額就變成了三萬五,下方還有一個小一些的數字,六十二,這代表著最後加價的,是六十二號貴賓。

三萬六!

主持人還沒來得及呼喊,魂導屏幕上的價位又變了,又增加了一千。

「三萬六!七十八號貴賓出價三萬六千金魂幣,還有沒有更高的!」主持人聲情並茂地歡呼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