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掌上觸碰五行大帝的感覺是如此真實。

這能是幻術么?

「你不用懷疑。」

大忽悠五行大帝突兀地開口,一旁的妖帝東皇太一眼睛一亮。

這招牌的動作。

右手托腮,左手插著口袋,嘴角輕輕上揚四十五度,眼中伴著玩世不恭的不屑。

他的表演要開始了。

當年……

自己就是被他身上散發出的這種自信和不屑給忽悠住的!

「你認為你內心無懼!」

「沒錯,你貴為神族神皇。曾經的神族至強者老神皇被你滅殺,天使王在你面前不堪一擊。你融合了四枚神格,只要融合第五枚神格就能夠天下無敵,你內心自然無懼。」

「你……你怎麼知道……」

耶魯的瞳孔瞬間一縮,指著五行大帝腳卻是往後退出數步。

「這傢伙踩人心理踩的還是那麼准。」

東皇太一心中低語。

其實剛剛五行大帝說的話,不值得耶魯去驚訝。

在最初之時,東皇就提到過神格的事情,耶魯那時候回答也很淡然。

面對五行大帝會如此驚愕。

是因為他內心依舊在懷疑自己處在幻境之中,恰巧五行大帝說的又正中他心中正在擔心考慮之事,便下意識的認為是不是自己內心的憂慮,被幻境中的五行大帝洞悉。

也側面正面,他的確是處在幻術之中。

這其實是五行大帝忽悠人最普通的手段,卻也是最容易讓被忽悠的人,內心產生懼怕而之後的一切都跟著他的思想走最有效的手段。

看到耶魯這幅模樣,五行大帝心中小嘴一撇。

傻帽!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

整個紀元和域外神族都知道的事情,頂多就是神格的事情外人不知,可他們在這裡藏了這麼久,天天聽他跟青瀾在那絮叨,能不知道么?

如此也好。

這麼傻的主,他之後的忽悠也就更安心了。「本座為什麼不知道,本座說的這一切只不過是你內心的憂慮,你在幻術中,而本座的幻術正是挖掘你的內心,你內心的一切都會被幻術直觀的表現,到現在你還敢說你沒

中幻術么?」

「……」

絕不可能!

聽著五行大帝的言辭,耶魯下意識的朝著背後的六重奏看了一眼。

最初……

他感覺到過幻術挖掘他的內心。

只可惜他內心無懼,幻術就算在怎樣去挖掘,也找不到能讓他感覺到恐懼的事情。

他是至高無上的毀滅神皇。

天地都需向其俯首稱臣。

何畏之有?

但……

為什麼!

五行大帝會知道他內心的想法……

「你不信?」就在耶魯懷疑時,五行大帝輕語道,「那我便讓你相信,我問你,你是不是在想,這根本不可能,本皇毫無畏懼,可為何他會知道本皇內心的想法?」

「……」

「你現在在想,他是怎麼知道我內心想法的?」

「……」

「你現在又在想,這是假的,都是障眼法!」

砰——

耶魯瞪眼惶恐退出數步。

都中了!

看戲的東皇太一聞言又是扶額。

來了!

忽悠第二招!

拿捏被忽悠的心理想法。

當年東皇太一也是被這麼忽悠到深信不疑的!

之後找五行大帝解釋,五行大帝很淡然的說,這是最正常的思維不過,是個人都會那麼想。

之後東皇太一還找其他人試過,真就如五行大帝說的……

是個人都這麼想,妖族也是如此!

「這回你可信了?」

突兀地,五行大帝背著手朝著耶魯靠近數步。

「你是內心無懼,你認為你自己無懼!可你別忘了,本座這是六重奏,六重幻術又怎是你能說掙脫就掙脫的!」

「你說你內心無懼,可你敢說你不曾畏懼過……」「我這個紀元萬古第一人么!」 「你敢說!你不曾畏懼過我這個紀元萬古第一人么?」

「你敢說!你不曾畏懼過我這個紀元萬古第一人么?」

「你敢說……不曾畏懼……萬古第一人……」

「你敢說……」

棋盤內五行大帝的言語如魔音般,環繞在耶魯的耳畔。

不管他閉眼還是睜眼,哪怕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封閉自己的聽覺……

這句話就如魔障般不能被其內心摒棄。

畏懼?

有過么?

回想自己的前半生。

命途多舛。

他不是大家族的子嗣,生而是青氏一族的小雜役。

他不甘一生平庸,天資聰慧,被府上長老賞識成青瀾書童。

也是從那時,結識青瀾和青璃。

其二十歲凝神,在青氏一族這種天才輩出的家族中算不上多麼耀眼,又何況有青瀾的存在……

那一年,他二十七,青瀾二十二。

他凝聚的黑暗神格不敢對任何人去講,那種漆黑到讓他心靈都變得黑暗的神格,他敢肯定若是說出去,青氏一族的人必然會將他送到神皇的手上。

神皇信仰的是光明!

神格由心而生,這種漆黑恰恰映襯的是他的內心。

神皇會殺了他的!

他找到了青瀾,如摯友般訴苦,在酒中下藥將其迷暈,趁其昏迷將他的神格搶到了自己的手中,又將自己的神格給了他。

從那一日……

神族再無天地一劍的消息。整個青氏一族都去尋找,百年而不得。沒人知道青瀾的神格在耶魯這裡,只有青璃曾有過感覺,這是她兄長的神格,只是不敢肯定又不想失去耶魯這個朋友,便沒有直言



在這期間,耶魯已經完全將青瀾的神格煉化。

也是在這百年,他成了毀滅神王。

神王!

億萬生靈之上,一人之下。

他過著被眾生仰視的生活,其毀滅之道更是無人敢與之爭鋒。

無數位面,不曾尋得敵手。

從那之後……

他便內心無懼!

偶然間,他聞得紀元五行大帝,乃紀元萬古第一人。

當時他很想去較量,只可惜神族公務繁忙無法脫身,等他有了時間時,五行大帝已經沒了消息。

許久之後,他才知道五行大帝隕落。

畏懼?

貌似從未有過!

眼前的五行大帝卻如此頤指氣使的說。

自己怕他!

可笑!

吾乃毀滅神皇,天地萬物之尊,何能生懼!

剎那間,耶魯氣息驟變。

感覺到棋盤內耶魯的氣息變了,東皇太一下意識的看了五行大帝一眼。

這什麼情況?

醒悟了?

殊不知五行大帝內心也很困惑,就剛才的情況而言,他的攻心之計是成功了的。

耶魯已經在內心懷疑自己,只要自己在稍微添加一些佐料。

這場大戲就可以收場啦!

不能慌!

這時候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頭,絕對不是自亂陣腳的時候!

得給耶魯在拽回來。

「你不用在內心否定,本座行走萬界,天下無敵。萬古第一人的名號又怎是說得就得,你怕本座那是理所當然。」

五行大帝凝眸怒喝,手指指向耶魯。

「你……只不過是逃避對本座的恐懼,不敢正視自己的內心。」

「你這樣就是怕了!」

沉默。

突兀地,氣息暴亂的耶魯竟是沉默了下來。

這種無言。

棋盤內的寂靜,讓東皇太一和五行大帝都不禁眉宇輕鎖。

成了還是敗了?

他這突然間也不自我懊惱,也不懷疑五行大帝的言辭,就在那乾巴巴的站著算是怎麼回事?

期間,東皇太一還給五行大帝打了個眼神。

像是在詢問結果。

五行大帝也是蹙眉攤手,表示他也不知道,更是示意他別亂交流,露出馬腳他們倆都得玩完。

「哈……」

「哈哈……」

「哈哈哈……」

沉默許久的耶魯莫名的大笑不止。

「你笑什麼,你以為用笑就能夠掩飾你內心的懼怕么?去直面對我的恐懼吧,若是你不能克服對本座的恐懼,你永遠……都只能活在這幻夢之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