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一開始她就看這個唐坤不順眼,果然,她的直覺是準的。

董雅寧從吳玲看唐坤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絲的危險,這個危險,可不是吳玲會將她干過的事情說出去的危險,而是擔心自己的小男.寵被吳玲趕走了。 蘇凜見狀,俊臉一下子就黑了。

他快速的走過去,黑著臉看著雷炎:"你傻站在這裡幹嘛呢,不用工作嗎?"

雷炎抬頭看著蘇凜,一臉的緊張:"總裁,我這就去!"

雷炎說完,趕緊溜了。

他一邊走,還一邊不解的想著,總裁今天吃火藥了啊,怎麼這麼凶!

雷炎壓根想不到,平時冷淡的總裁,會跟裡面的美女,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雷炎走後,蘇凜整理了一下衣服,這才推開門走進去。

聽到門響聲,百葉慢條斯理的轉過頭,看著蘇凜。

依舊是那副驚艷的容貌,讓人看一眼,便無法自拔。

蘇凜愣了一下,從容不迫的向著百葉走過去。

百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蘇凜,想看看他接下來的反應。

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蘇凜開口,就正式禮貌又疏離。

"葉璃小姐,我們現在來談談合作的事宜吧!"蘇凜開口,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百葉的眸子閃了閃,雖然很意外,蘇凜的表現,跟昨天截然相反。

可是,這也是她現在所期待的,既然他能這麼冷淡,那就看看,他們誰先沉不住氣吧!

百葉面無表情的看著蘇凜:"好啊,那我們就開始談吧!"

蘇凜直接在百葉面前坐下,他看著百葉:"我們先來談談葉小姐對國內服裝的認知,不然的話,我們連這一點都不了解,我怎麼能知道,我們華陽集團,是否適合跟貴公司合作,而葉小姐,是否能擔此重任呢?"

百葉的眸子微冷:"是嗎?我想,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路總這是在質疑我的能力了,那麼,我想在我們開始談合作之前,先談談一個路總的態度,我出現在貴公司已經這麼久了,才見路總姍姍來遲,莫不是,路總平日里,都是這麼遲上班的?"

面對百葉的挖苦,蘇凜微微一笑:"這個葉小姐恐怕就有所不知了,我的態度,取決於葉小姐的態度,首先,葉小姐回國后,遲遲不來我們公司,我可是一直都在打聽葉小姐落腳的地方,其次,葉小姐說我的態度,那可真是冤枉我了,我今天早上去了葉小姐家,想要邀請葉小姐,直接去外面談合作,可是,見到的卻不是葉小姐本人,我這才知道,葉小姐原來已經來到我們公司,試問,葉小姐對於我的態度,還有哪裡不滿意的!"

百葉沒想到,以前悶聲做實驗的那個男人,現在竟然有這麼犀利的一面。

她沉聲:"回國后,身體不適,所以休養了兩天,這才親自來貴公司賠不是,順便談談合作的事情,莫不成,貴公司連這麼一點喘氣的時間,也不留給合作夥伴嗎?那我看,我們之間的合作,還真是沒有必要了!"

蘇凜看著百葉,神色有點無奈。

他不知道百葉這次回來想幹什麼,只不過,她現在說話,是真的很難纏。

只不過,他們之間也沒有必要把時間,都浪費在這個問題上。

畢竟,他們是來談合作的。

蘇凜笑了笑,剛要開口,手機就響起來。

蘇凜拿出來掃了一眼。

他本來是不打算接聽的,但是,看到是小白班主任打過來的。

蘇凜還是接了。

他看著百葉,說了聲:"抱歉,先接個電話!"

他說完,便站起來,向著往外走出去。

百葉皺了皺眉,什麼人,他竟然連猶豫都沒有猶豫,就直接接聽了。

蘇凜拿著手機,到了會客廳外面,才開口:"喂,賈老師,你好?"

這位賈老師,是小白班主任。

她聽到蘇凜的聲音,著急的開口:"小白家長,小白跟人打架了,您能來一趟嗎?"

蘇凜一聽到賈老師這話,心裡咯噔一下,趕緊開口:"好的,我知道了,賈老師,我馬上就過來!"

蘇凜掛了電話,往前走了兩步,走轉身,走進會客室。

他著急的看著百葉:"葉璃小姐,今天十分抱歉,我臨時有事,我們改天再談!"

蘇凜說完話,不給百葉開口的機會,便拉上門,向著外面衝出去。

百葉神色沉了沉,下意識的皺眉。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這麼慌張。

只不過,既然蘇凜走了,她待在這裡,似乎也也是無濟於事。

百葉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而這時,蘇凜的車子已經飆車車庫。

他現在一心擔心小白,哪裡還有心思去想別的。

小白是個乖孩子,老師說他跟同學打架了,蘇凜實在想不出,小白跟人打架的原因是什麼,難不成是因為小昭。

小昭生性調皮,跟別的孩子發生點矛盾,小白幫他也是情理之中。

只不過,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是先去了再看吧。

蘇凜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學校。

當他看見一臉傷痕,站在一起的小白和路彥昭時,忍不住頭疼,這兩個人的臉,怎麼都挂彩了,真不愧是兄弟。

蘇凜無奈的嘆了口氣,走過去看著他們:"怎麼了?怎麼都受傷了?"

蘇凜剛問完,兩個小傢伙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賈老師便從辦公室走出來。

她看著蘇凜,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蘇凜率先問道:"賈老師,和小白打架的小朋友呢?還有,他們是因為什麼事情打架的?"

賈老師嘆了口氣:"這個你還是等那個小朋友一會從醫務室過來再說,至於為什麼大家,我聽說是那個小朋友說了一句話,惹得小白不高興了,小白便立刻大打出手,路彥昭還在一旁幫忙,頃刻間便打的不可開交,還把人小朋友弄傷了!"

蘇凜皺眉,聽這個家長的話,小白和小昭應該不會挂彩啊。

可是,他現在看到的情況,分明是自家兒子也被揍了。

還是等一會那個孩子跟他的家長來了再說吧!

想到這裡,蘇凜對賈老師說:"行,那就等一會吧,我跟孩子先說兩句!"

賈老師看了蘇凜一眼,點了點頭:"那你們先說吧,我回辦公室了!"

賈老師走了,蘇凜才走到兩個孩子面前。

他看著路彥昭,問道:"小昭,老師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路彥昭立馬生氣的嘟著嘴:"老師偏心,那個李曉亮才不是說了一句話,他罵小白有娘生,沒娘養,小白生氣的去打他,我就跟著去幫忙!"

聽到路彥昭的話,蘇凜的神色嗎,立馬沉下來。

有娘生沒娘養,這話是從一個小孩子嘴裡說出來的?

他就說,他們家小白一向乖巧,怎麼會動手隨便打人呢!

這樣的孩子,是該出手教育一下,他倒是想看看,一會對方家長來了怎麼說。

蘇凜看著小白:"小白,你疼不疼,你們兩個人,怎麼會打不過人家一個,倆人都被揍了呢?"

小白低著頭,悶不吭聲,今天那個李曉亮說的話,真的讓他受到很大的傷害。

這些年,爹地一直一個人辛苦的照顧自己,所以,他從來不問關於媽咪的事情。

可是現在,他被人家小朋友這樣欺負,他真的很難受。

沒人知道,小白小小年紀,心裡也有一個心結,那就是他沒有媽咪。

別的小朋友都有媽咪,他卻沒有。

就連小昭都有薇薇嬸嬸,他有時候真的好難過啊!

看著兒子沉悶的樣子,蘇凜有點無奈。

路彥昭生氣的開口道:"小叔叔,小白哥哥受了委屈,他不想說,我告訴你,我們兩個人,是被那個李曉亮的媽媽揍的,我們打不過她,賈老師說我們把李曉亮打殘了,站在那裡不說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看著我們倆挨揍,最後還是路過的一個老師讓李曉亮的媽媽住手,她才停止了打我們!"

蘇凜的神色,瞬間變得陰沉無比。

他就說,兩個孩子打一個孩子,怎麼會受傷,他們家的孩子,什麼時候變這麼慫了。

蘇凜伸手,摸了摸小白臉上的傷,小傢伙疼的下意識的縮了縮。

蘇凜心疼不已,他伸手揉了揉路彥昭亂糟糟的頭髮:"小昭,不要生氣,一會小叔叔讓他們給你倆道歉,好不好?"

小昭重重的點頭:"小叔叔,我就知道,你最是非分明了!"

蘇凜微微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這個孩子之間打架,他倒是沒有覺得什麼。

可是,對方是怎麼教育孩子的,竟然開口罵人這樣的話。

還有,作為一個家長,竟然動手打孩子,這讓人根本無法忍受。

蘇凜陪著兩個小傢伙,在原地等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對方終於帶著孩子過來了。

蘇凜抬眸望了一眼,那個李曉亮的臉上,就是有點擦傷,應該是摔倒了,蹭在地上破了。

這會已經消毒了,只不過,李曉亮的母親,為了給他信服,就是做了一個簡單的處理,就把孩子帶過來了。

這個女人看起來,長得光鮮亮麗。

但是,蘇凜想到路彥昭的話,眸子里就禁不住閃過一抹厭惡。

李曉亮的母親帶著李曉亮過來,看到站在路彥琛和路彥昭旁邊的蘇凜時,神色變了變。

她沒想到,對方的家長竟然這麼年輕英俊。

她今年已經三十五了,也算是同齡人中,保養的比較好的了。

可是,看著蘇凜一個男人的長相,她竟然有點自慚形穢。 我獨自站在巷子里,無聊的等著杜衡,這廝去如廁,久久都沒回來。

我低頭拿腳尖挫著地,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趕緊抬頭看,卻不是杜衡,是一個黑衣蒙面人,面露凶光的盯著我,我心道不好,轉身就走,沒想到又被一個黑衣蒙面人堵住了。

「你們是誰?想幹什麼?」狹窄的巷子,前有狼後有虎,我無路可逃,只能麻著膽子硬撐。

「你就是多格郡主?」

「我不是,」我忙擺手,「你們找錯人了。多格郡主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

「別狡辯了,」一個黑衣人說,「我們從你住的地方一路跟過來的,你分明就是多格郡主!」

兩個人向我逼近,「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則……」

他們很得意的笑,我可以想像得出,蒙布下他們的嘴角肯定笑得歪到一邊了。

「站住!」一聲爆喝,一個人從屋頂飛旋而下,銀白的袍子旋出光波,姿態優美,如天外飛仙,他輕飄飄的落在我面前,伸手把我護在後面。

「郡主,別怕,我來了。」

杜衡的聲音雖然低,但非常堅定,讓人很有安全感。

我嗯了一聲,「有你在,我不怕。」

他讓我貼牆站著,大喝一聲,上前與那兩個黑衣人打起來,他們打得太快,我一點也看不清楚,不知道誰輸誰贏,只看到兩黑一白三條身影緊密的糾纏在一起。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定也不害怕,津津有味的看著,最後他們的速度慢了下來,我看到那兩個黑衣人的頭上負了傷,殷紅的血順著眉骨往下流,而杜衡毫髮無損,依舊是那麼玉樹臨風。

最終,黑衣人被杜衡打跑了,危機解除了。

杜衡上前告罪,「讓郡主受驚了,請郡主降罪。」

「你救了我,只有功,哪來的罪,」我說著話,餘光卻看著巷口,剛才我分明看到一個人站在那裡,可現在他不見了。

儘管杜衡打敗了黑衣人,我情緒卻不高,杜衡出現的時侯,白長簡就站在巷口,看到我被人脅迫,卻沒有進來救我,當真是沒有半分關係,所以也沒有半點情意了么?

我的心真的是好痛!

回去后,我把自己關在家裡痛定思痛,足足三天沒出門,最後咬牙下了決心。

小螺聽到我的決定,很訝異,「郡主,你不是說那日在小巷子里,是杜衡找人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的戲么,足以見這人心術不正,為何你還?」

「他陪我這麼久,但是我一直沒有鬆口,他也是急了,才會想出這一招,雖然他心術有點不正,但整的來說,都只是為了得到我,而且並沒有做出什麼真正傷害我的事情。」

小螺總覺得我的決定不妥,在邊上嘮嘮叨叨,我聽著煩,便躲出去,拉開院門,看到車把式,他手裡挎著小竹籃,咧嘴對我笑,「俺媳婦新腌的藕尖,叫我給郡主送一點過來。」

我接過來,道了謝,他打量我兩眼,說,「郡主是不是有什麼心事?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樣子。」

我苦笑,倚在門邊問他,「車把式,你喜歡你媳婦么?」

他臉紅了,好一會才點頭,「喜歡,外人都覺得她老欺負我,其實她心眼不壞,家裡家外操持著,有了她,家裡才象個樣子,」他頓了一下,似乎有些感慨:「不瞞郡主,以往郡主抬厚,我總有些想法,如今算是想通了,不是我的,想再多做再多也沒用,不如腳踏實地過自己的小日子,有些事情哪怕成為遺憾,對我來說也是美好的,畢竟曾經奢望過。」

我很驚訝,沒想到車把式竟然說出這樣有哲理的話,而且我覺得他是在暗示我和白長簡的關係,是啊,不是我的,想再多做再多也沒用,不如腳踏實地過自己的小日子。

我本來就下了決心,聽了車把式一席話,更堅定了這個決心,既然不能跟我愛的男人在一起,便找個愛我的男人吧,或許這樣更幸福。

我讓小螺給白長簡捎了信,雙雙入宮請皇帝應准和離,皇帝儘管不太願意,但拗不過皇后姐姐,於是我們得到了蓋有皇帝玉璽的和離文書,真正變成兩個陌人了。

出宮的時侯,我坐轎,白長簡騎馬,我坐在轎子里,轎外馬蹄聲聲入耳,我嘴角泛起苦澀的笑意,最後的時刻,他是想送我回家么?

走了一路,我終於忍不住挑起帘子看了一眼,卻不是白長簡,而是他的手下,就是上回教我射箭的那個馮天魁。

他看到我,在馬背上抱拳作揖:「給郡主請安。」

我問,「你跟著我做什麼?」

「將軍吩咐末將護送郡主回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