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緈亮和邵老太爺同時出手,一前一後,將南天的路給封死掉了。

南天卻不緊張。

“老龜!”

南天輕呼一聲。

老龜上前,用手抓-住-南天,然後,大步一踏,舉手投足間,就撕裂了空間。

老龜帶着南天,步入空間裂縫裏頭。

“呼啦!”

空間裂縫合攏,南天和老龜,立馬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邵老太爺和拓跋緈亮撲了一空!

“怎麼回事?”

“那個老奴,舉手撕裂空間?”

“穿梭位面空間?這可是聖者的手段?”

拓跋緈亮和邵老太爺都不是普通人,他們的見識,比一般的人,都要廣得多。

剛纔,老龜稍露一手,就讓他們驚訝無比。

“不可能,如果,那個老奴是聖者,怎麼會屈居在南天,那個小青年之下!”

拓跋緈亮和邵老太爺迅速地,在心中,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既然,人跑了,就追!”

“將飛船戰艦,開過來!上天入地,一定要將那個傢伙,給抓過來!”

拓跋緈亮,陰狠地說着。

話音一落,遽然間,爆炸聲,連綿不斷!

“轟隆!”

“轟隆!”

炸彈和殺聲,震天!

很快,有軍部守衛,滿臉是血地,跑了過來。

整個枯山城,響起了刺耳的全城警報聲。

“黑暗種族強者,突襲枯山城了!” 枯山城之外,設立了好幾個重要的據點。

這些軍事據點,是枯山城的邊防之城。

一旦,這些據點被打破了。

枯山城就要面臨被攻擊的狀態了。

剛纔,那個滿臉是血的守衛,就是其中一個據點的士兵。

“什麼,黑暗種族,突襲我們枯山城了?”

拓跋緈亮渾身一凜。

“是的,長官!黑暗種族的主力部隊,在好幾個一等公爵的帶領下,向我們發起了暗中地突襲。”

“我們的據點損失慘重,長官,快點去支援呀!”

那軍士說完這句話,就一命嗚呼了。

這軍士的背部,有一個巨大的口子,傷口駭人,很是怕人,鮮血直流。

這個傷口很是致命,這軍士也是硬氣,還跑過來,給枯山城裏頭報信。

“怎麼回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黑暗種族突襲枯山城,這麼重要的軍事行動,怎麼,我們一點兒消息,都沒有得到!”

拓跋緈亮,面色陰沉如水。

“轟隆!”

“轟隆!”

戰況緊急,黑暗種族的飛船戰艦,已經開到了枯山城的上空。

硝煙瀰漫,炮火轟天!

拓跋緈亮身爲第十八衛所的副所長,在所長不在的情況下,儼然是最高的軍事長官。

“準備戰鬥,抵禦黑暗種族!”

拓跋緈亮,慌忙下令。

慕少他偏要寵我 看着,陣勢,拓跋緈亮,心裏頭清楚,估計枯山城外的那幾個軍事據點,已經全部淪陷了。

好幾個黑暗種族的一等公爵強者,領頭率領而戰。

軍事據點裏頭的軍士們,根本是難以抵擋。

“邵爺,要戰鬥了!”

拓跋緈亮對着邵老太爺說着。

“是呀,我這就去集合私兵,進行戰鬥!”

邵老太爺也是面色難堪,與南天的仇怨,在人族大義,黑暗種族入侵來一比較,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本來,拓跋緈亮還想要糾結紫淵衛的力量,去全力追查南天的下落,現在黑暗種族突襲,將拓跋緈亮的計劃,全部打亂掉了。

一切暫時都以抵禦黑暗種族爲主!

酒店附近,圍觀的熱,也是鬨然而散。

戰爭開始了,人人自危,哪裏還敢在這大街上站着。

“嗚嗚……..”

軍號吹響。

大批的銀河軍從街頭巷尾,各大軍營中,狂奔而出。

枯山城外邊的好幾個據點,雖然被攻破了。

但是,枯山城裏頭,還是常備有大量的兵力。

這些軍士,都是精英的銀河軍內部編制戰士。

他們戰鬥能力驚人,軍事素質高,在各級軍官的指揮下,開始有序地抗擊着黑暗種族。

一時間,原本繁華無比的枯山城,被炸彈,炮火,機甲,搶子,給破壞得一片狼藉。

“殺!”

軍士們嘶吼,殺聲震天!

另一邊,黑暗種族也是派出了不少強者,與銀河軍,還有各大豪族私兵,戰鬥在了一起。

“殺!”

“殺!”

血雨四濺,屍體殘肢,遍體都是。

天空之上,烏雲滾滾,電閃雷鳴,似乎在哀嚎着,人間悲劇!

無數人,在一刻,妻離子散,生死離別。

在一片黑雲當中,有一艘,尖嘴獠牙的,掛着一個駭人的骷髏帆船。

黑雲若隱若現,這個帆船的移動,也是伴隨着,滾滾的電閃雷鳴。

如果,仔細地看,還會發現,這閃電,不是普通的藍色,紫色的,而是血紅色。

當然,再識貨一點的話,就會認出這艘帆船,可不是那種,老舊的,普通的,古武時代的海上帆船。

這帆船,可是黑暗王朝裏頭,貨真價實的一艘SSS級“骷髏號”飛船!

這飛船,可以與唐家的“唐人號”,相比肩!

帆船裏頭,坐着一排排的黑暗種族中的大佬。

在顯赫的位置上,坐着一個披着紅披風的男子。

這個紅披風男子,就是黑暗種族的郡王。

上一次,被南天斬去了一具分身。

這郡王暴怒無比!

經過黑暗種族多方的打聽,得知了,南天進入了枯山城。

郡王坐不住了!

一聲令下,啓動祕密地突襲計劃!

由郡王親自出手,一舉抹平了枯山城外好幾個軍事據點。

上百萬軍士,橫死當場。

在帆船裏頭,更是坐着好十幾個一等公爵級黑暗種族強者!

還有,近乎上百個二三等公爵級黑暗種族強者!

這麼一股力量,一旦開赴某一個城市,幾乎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強大力量!

阻擋的力量,幾乎是都會被摧枯拉朽地毀滅!

“切換到戰爭圖景!”

黑暗郡王,聲音沙啞地道。

“諾!”

帆船上面,奇異地出現了一個大屏幕。

這個大屏幕,從四面八方,任何角度,都可以清晰地看到。

枯山城裏頭的戰爭場景,很是血腥殘酷。

一會兒有人族強者慘死,一會兒有黑暗種族慘死。

黑暗郡王眉頭一皺:“現在,枯山城的頂尖力量,有哪些?”

一個公爵上前,躬身道:“啓稟郡王殿下,目前,枯山城裏頭,只有一個副所長拓跋緈亮,鎮守!”

“第十八衛所的所長,不知所蹤,據說是去執行特別任務了!”

黑暗郡王邪邪一笑:“所長不在?枯山城,基本上不堪一擊!”

“那個小青年,敢斬殺我一具分身,我今天,定要將枯山城血洗一遍!”

黑暗郡王森冷地說着。

“你們都是各自族羣裏頭的一方強者,現在,加入各自的戰局!我限制你們,九個小時內,解決掉城內主要戰爭!”

“至於,那個拓跋緈亮,交給我就行了!還有城內的一些其他頂尖強者,我一個人,來親自處理!”

黑暗郡王,冷酷地下令道。

“是,郡王!”

帆船裏頭的強者,得到命令,很是開心。

之前,他們早就是磨拳搽掌了,嗜殺的本性,暴露而出。

現在,黑暗郡王一聲令下,他們全部在第一時間,飛出了帆船,投入了各自族羣的戰爭中。

這些公爵級黑暗種族強者加入後,戰場的平衡,立馬被打破。

人族開始一面倒。

無數人族戰士被屠戮。

昔日繁華無比的枯山城,再也不復往日。

現如今的“最高指揮官”拓跋緈亮,也是通過一些特殊渠道,得知了,黑暗郡王親臨的消息。

拓跋緈亮,渾身發抖,恐懼無比。

“郡王都親臨了?所長,又不在,我如何守住枯山城?”

拓跋緈亮喃喃自語,已經有了很強的投降心思。 戰爭仍在繼續,武力征服,永遠都是最直接的方式。

但是,伴隨着武力征服,卻是每一個體的血腥,殘酷………

枯山城畢竟是枯山主星的主城,是重要的城市,這裏佈置有大量的兵力。

生死關頭,各大豪門大族,也是緊張了起來。

一旦,枯山城,徹底被黑暗種族佔領了,那麼他們這些當地豪族,再也不復往日的榮耀與權勢。

而且,以黑暗種族兇殘的本性,他們這些話豪族,更是被屠戮的首選對象。

爲了自己的利益,也爲了家族的利益,無論是銀河軍還是當地豪族私兵們,戰鬥起來都是盡力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