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手機,甚至去看了一眼通話記錄,的確跟七爺有了這麼幾分鐘的對話。

慕安安甚至仔細回味兩個人談話內容。

毫無營養。

這通電話甚至可以不用打。

這不是宗政御的作風。

七爺向來簡單粗暴,耐心極差,有事說事,無事懶得多說一句。

慕安安數次都覺得自己的沒耐心,是被七爺傳染的。

不過她性子偏急。

『叩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中斷慕安安思路。

慕安安隨手開了門,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顧醫生。

她說,「七爺給我打了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還問我在哪,問我今晚回去嗎,我怎麼有種……」

慕安安停頓,隨後找了一種形容出來,「妻子出軌被丈夫抓包的感覺。」

此話一出,顧醫生笑了。

「我現在挺慌的。」慕安安實話說。

「那不去游輪,回御園塆?」

「那不可能。」

慕安安回答的直接,隨後擺手,「算了,再想下去也得不到答案,還浪費時間。今晚事先解決了再說。就算七爺真知道了,到時候在想辦法。」

說完,慕安安便重新將變聲器藏在假喉結上,重新貼上脖子。

弄完后就帶著顧醫生離開,把重點繼續放在今天晚上的事上。

慕安安問:「無人機準備好了嗎?」

顧醫生:「嗯,準備好了到時候,隨時聯繫。」

二人說著便已經出了酒店。

亮亮和阿一在門外等。 黎老爺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醫生也說了,老爺子現在活一天少一天,黎塘在一旁,滿是懊悔,如果當時對那李大師恭敬一點,現在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

黎曉站在一旁,雙目獃滯,她看著躺在床上的老人,思緒早已回到以前,那個時候,老爺子還很好,每天都會陪她玩。

「小小,走,爺爺陪你一起玩去。」

「好耶。」

眼淚忍不住的流出來。

「不行,我要再去找李大師。」黎曉突然擦了擦眼淚,雙眼滿是堅定。

。。。

李國軍坐在客廳里,李千陽則是坐在他的對面,「爸,我想讓你幫我打理一個企業。」

「啥?」李父揉揉耳朵,滿臉懵逼,表示沒聽清楚,李千陽一臉無奈,「我說,我想讓你幫我打理企業。」

「你?能有什麼企業。」李父打量了一下李千陽,笑道,在他看來,李千陽雖然說已經上千歲,但是在他看來,李千陽還是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裡,李千陽還小。

「爸,你可不要小看我,好嗎。」說著,李千陽拿出一份合同,是整個趙氏集團的合同。

李父也是見過小世面的人,自然也份眼力界,拿起來看了看,這一看不要緊,只見李父雙手顫抖的拿起合同,一頁一頁的翻著。

「這是真的?」李父看著李千陽,他想看到李千陽搖頭,但是他有想看到李千陽點頭。

「是的,是真的。」李千陽笑道,「所以老爸,簽吧,簽了陰天我就帶你去看看。」

「好。。。好。。。」李父用顫抖的雙手簽下自己的名字。

一旁的李雅和李母看著李千陽,他們從未想過李千陽居然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李父等三人早早起來收拾利索,而李千陽則是不緊不慢的。

「哥,走啦。」李雅挽著他的胳膊,迅速走到車邊。

一家人開著車朝趙氏集團駛去。

趙氏集團門口,「你說新來的董事長是什麼樣的?」甲保安說到。

「誰知道啊,好好守著就行,說不準新來的董事長來個微服私訪就涼了。」乙保安撇了一眼。

「你們沒看公司群嗎?新的董事長的照片都發出來了,就是怕沒眼力勁的人招惹到。」丙保安瞪著兩人。

前兩人一愣,忙打開手機,翻出公司群,就看見上面有一張照片,是一張很年輕的照片。

「滴滴。」門前響起喇叭聲,三人順著聲音看去,就看見後車窗露出的臉是那樣的熟悉。

「董事長好。」丙保安突然彎腰說道,甲乙兩保安愣神過後也跟著彎腰,「董事長好。」然後將門打開。

李父看著三人,將車開進去。

四人走進大廳,就看見人們忙忙碌碌的,「好大呀。」李雅感嘆。

「是啊。」李母也是一臉的震驚。

李父到是很淡定,卻不知道他的心裡早已掀起波瀾。

前台看到李千陽等人後先是一愣,正準備攔下來詢問,就看見一個眼熟的人,當即掛上笑容「董事長好。」

李千陽點點頭,「知道會議室吧?」

「知道。」

「帶我去。」李千陽冷漠的眼神加上帥氣的外表讓前台小姐姐眼睛冒著愛心,整個人都犯著花痴。

「這邊來。」小姐姐帶著李千陽四人朝會議室走去。

會議室里,一群人已經坐好,他們是趙氏集團的股東。

「你們說新的董事長怎麼樣?」五郎探著頭和旁邊的楊岩說道

「不知道啊,看著好年輕,是不是可以。。。」楊岩搖頭,隨後臉上露出壞笑。

其他的股東微微一愣,臉上也跟著露出同樣的表情。

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所有人一眼就看到站在最前面的李千陽,一時間議論紛紛,他們都知道這是新來的董事長,只是這也太年輕了吧!

李千陽走到會議桌的最前面,坐下,「幫我父母和妹妹搬個凳子。」

「好的。」小姐姐從一旁拿了三個凳子,挨著李千陽放下,其位置,比第二股東宋恆還要靠前。

宋恆一愣,臉上陰顯有著不悅之色,對此,李千陽直接無視,他看著其他人,「話不多說,你們的股份,我要了。」

其他人一愣,隨後冷笑,「李大師是吧,你是沒搞清楚事情吧?你覺得你有那麼大手筆嗎?」五郎看著李千陽,冷笑道。

「我想你應該不會想知道的。」李千陽搖頭。

「但是我們很想知道。」五郎看著其他股東,手一揮,那樣子,似乎很為其他股東的利益考慮。

「哦,你想知道啊?對了,在你看見之前,你知道我是怎麼拿到這個東西的嗎?」李千陽突然神秘一笑,讓所有人一愣,每個人搖頭。

「這就告訴你。」說話間,李千陽的身影突然消失,然後五郎的身影也突然消失,「砰。」是窗戶玻璃碎了的聲音,隨後就是一連串的慘叫。

所有人定睛看去,就看見李千陽單手卡著五郎的脖子,將他整個人臨空在窗戶外面,「這下知道了嗎?」李千陽臉上露出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詭異,有些寒冷,讓股東們渾身冰涼。

「你。。。你這是在殺人。」宋恆顫聲說道。

「哦。」李千陽淡淡的哦了一聲,讓宋恆語噎。

「有本事你殺啊。」楊岩看著李千陽,隨後看著其他股東,「我就不相信他敢殺人,殺了人他也跑不了,怕什麼。」

「啊~」窗外響起慘叫,股東們朝窗戶外看去,就看見李千陽的手裡空空如也,而他也正拍著手走回來,坐在首位上,盯著楊岩。

楊岩腿一軟,直接癱在地上。

「怎麼說?」李千陽不屑一笑。

李父三人臉色慘白,看著李千陽,宛如看一個陌生人。

對此李千陽無奈,但是沒辦法,這樣的事,他們遲早得接觸。「別這樣看我,這樣的事,你們早晚得經歷,正好給你們看看,另外,你們也知道我的事情,在那裡,你不這樣,別人就會這樣對你。」李千陽的最後一句話讓三人一愣,陷入沉默。。 「我的」摩西布朗大喊一聲,將籃球快速的撥回自己的半場之中。

隨後便快速的奔向前場,

陳凡控球之後,抬頭看了一眼,雙手一甩,甚至都沒有往前邁出一步。

在籃筐附近摩西布朗接到了陳凡的傳球,直接一記空接暴扣為uc棕熊隊率先拿下2分。

落地之後的摩西布朗坐著噴氣機的姿態低空飛旋迴自己的半場。

而現場dj也非常配合的放起了防空警報的聲音。

整個保利球館一片沸騰。

就連場邊的勒布朗詹姆斯都一邊搖頭感慨一邊鼓掌稱讚。

摩西布朗來到陳凡旁邊,興奮的擊掌「老大,你這球傳得實在是太好了,看我今天不揍死那狗日的。」

陳凡點點頭,摩西布朗之所以開場就這麼興奮,就是因為祖安的力量。

賽前俄勒岡大學鴨隊的中鋒肯尼伍騰在社交媒體上大放厥詞,說會在比賽中讓摩西布朗好好品嘗一下什麼叫做遮天蔽日的血帽,哪怕是目前大部分人公認的ncaa第一人陳凡,只要敢突進來,就讓他迫降而走。

俄勒岡大學的籃筐上空,是禁飛區

「洛杉磯是空接之城」摩西布朗沒有什麼評論,因為他本來就不玩社交媒體,不過陳凡在他自己的推特上回復了這麼一句。

過了一會兒之後又配了一個轟炸機的配圖,配文「洛杉磯將會響徹防空警報」

所以才會有摩西布朗剛才的慶祝動作。

而且tnt的導播也是一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此時立馬將鏡頭對準了肯尼伍騰,後者臉色一片鐵青。

而且dj特別賤的配合防空警報發出聲音。

「ooooooooten伍騰」

這一下伍騰的臉色已經青中帶黑了。

普理查德運球推進,來到三分線外左側的時候陳凡上前防守,後者看了陳凡一眼,選擇將球交給位於弧頂的艾哈卜阿明。

隨後跑過去,看架勢這是要掛掩護。

陳凡緊追不捨,阿明和普理查德做了一個手遞手,後者直接起跳投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