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說應該是不可能被反噬的呀、她的蠱蟲也沒有害過多少人啊、、而且現在也應該找不到可以破解蠱蟲的辦法了吧、、

“喂、、電視裏一片雪花有什麼好看的呀、、?”溫蘭很是不安的說道。

“哈哈哈哈、、你要不要看啊、、哈哈哈、、可好看了、、、、”只見那兩個人轉過了頭、、手中抓着一大把、一大把的蜈蚣在拼命的往嘴裏塞、、吃的很是津津有味、、、

溫蘭倒吸了一口冷氣、、蜈蚣、、怎麼又是蜈蚣、、她的確知道可以用蜈蚣來制蠱的、、

“哈哈哈哈、、、、”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別在那裏給老孃裝神弄鬼的了、、當老孃是嚇大的嗎、、?”溫蘭惡狠狠的說道。

“哼、、臭丫頭、、沒想到你還有兩下子的嗎、、哈哈哈、、不錯不錯、、”一個男子的聲音響起、、

突然間,那對母子便倒地不起了、、臉色蒼白、、所有的門窗全都關了起來、、窗簾也被拉上了、、一個道士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中年道士揮了揮拂塵笑着說道、、滿臉的輕蔑、、

“你、、是、、誰啊、、爲什麼要來找我、、我和你又不熟、、又沒招你惹你、、?”溫蘭淡淡的說道。

“你的膽子倒是挺大的、、居然不怕貧道、、哈哈哈、、難怪啊難怪、居然敢和妖魔鬼怪打交道了、、不過、、、這個道行麼、、到底是半路出家的、、也是個半吊子嘛、、”道士優哉遊哉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溫蘭心裏一驚、但還是很鎮定。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哼、、這次的事件不過只是貧道給你的一個警告罷了、、警告你安分守己、、不要去妄想那些有的沒的了、、好好做你的人、、否則貧道定讓你求生不能個求死不得、、貧道要讓你們一家人永世都不得安寧、、、”

“、、、你一個道士、不好好的在山裏清修、還來管我的事情啊、我和你什麼仇什麼怨吶、、”

“哼、、你還好意思說什麼仇、、難道你忘了當初和我的師妹伊雙雙的事情了嗎、、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甩掉了一個包袱、就可以踏踏實實的過好日子了嗎、、哼、、想得美、、”道士冷冷的說道。

“什麼、、、伊雙雙、、、雙雙姐、、是你的、、、師妹、、、那你來找我、、?”溫蘭有些心虛了。

“哼、、沒錯、、我就是千年蟻后的師兄百足道長、、當初我師妹幫了你那麼多的忙、、你不但利用她、居然還在她最危險的時候見死不救、不但撇下她、、還把自己做的許多錯事全都推到她的身上、、害的她神行俱滅、、哈哈哈、、可真有你的、、今天我要是不教訓一下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小丫頭、、怎麼行呢、、那豈不是太丟妖界的顏面了、、居然被一個凡人給利用了、、從現在起、我要你們全家都生不如死、、、”百足道長說完便大聲笑了起來、、

溫蘭一聽毛骨悚然、、難道今天就是她的劫了嗎、、不對啊、、她可是有一百多年的壽命的啊、、她不會死的、一定不會死的、、、可是生不如死要比死還要可怕啊、、、

想到了這裏,她連忙飛奔進了自己的房間、、愣是將所有的蠱蟲全都給放了出來、、

“哼、、我看你真的是活膩了、、居然也想要用蠱蟲來對付我、、呵呵、、不自量力、、就憑這些小玩意、、貧道還未必放在眼裏呢、、、”說完,百足道士一揮拂塵、、無數的金光閃過、、頓時所有的蠱蟲紛紛化爲了灰燼、、、、

溫蘭瞪大了雙眼怔怔的看着這一切、、這可是她辛辛苦苦培育出來的蠱蟲啊、、看來今天自己真的是在劫難逃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難道自己這是現世報了嗎、、哈哈哈哈、、、

也罷、也罷、她溫蘭從小到大做了多少的壞事啊、、掰着手指頭也數不清了、、太多太多了、、有多少人吃了自己的虧呢、、她也記不太清楚了、、她也不想了、、

只是、、到了今天的這一步、、她從來就沒有後悔過、她爲什麼要後悔啊、因爲老天爺一直以來都對她很不公平啊、、小小年紀生母被亂刀砍死、自己又被拐賣、、好不容易找回了這個家、卻發現這個家早已經不是她原來的家了、、那是繼母的家、不是她的家、、

她有什麼錯啊、、她不過是想要把自己失去的一切全都搶回來而已啊、、老天爺它憑什麼給她安排這樣的人生呢、她早已經是不怕因果報應的人了、、如果真怕因果報應、那就不會做下這許許多多的惡事了、、此情此景,她彷彿看見了自己百年之後在地獄裏的情形、、也許自己的餘生過的都要比死了還要痛苦吧、、

哈哈哈、、、、、

溫蘭緩緩的擡起了頭、、只見那百足道士也已經不見了、、她的繼母母子則還在昏迷之中、、並沒有醒過來呢、、她則是癱軟的坐了下來、、也許苦難已經開始了吧、、

“我可憐的孩子、、你這又是何苦呢、、放下你心中的怨念吧、、多行善事、、”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溫蘭一擡頭確是一個身穿清朝官服的男人、、她不由得愣住了、、

“你是誰啊、、?”她驚訝的問道。

“你覺得自己沒有一個親人了嗎、、孩子、、?”那個穿清朝官服的男人再次問道。

“那還用說、、我現在什麼親人也沒有了、、沒有一個人真心關心過我、、”

“不、、你還親人、、就是我啊、、孩子、、你這又是何苦呢、、?”

“什麼、、我們怎麼可能會是親人呢、、你別說笑了、、”溫蘭癡癡的笑了起來。

“今生不是、、前世是啊、、也許是因爲孟婆湯的關係、你已經不記得爹爹了吧、、不過、、爹爹還是永遠在你心中的、、永遠永遠、、”施諾慈祥的看着溫蘭。

“前世、、我們是前世的親人、、”溫蘭呆住了。

“孩子、、我是你爹啊、、、前世的你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前世的你三歲就知道會幫人了、、五歲就幫着爹爹、孃親一起佈施、一起放生了、、正是因爲有着前世的那些陰德、你纔能有今世這般一百多年的陽壽啊、、只不過、、你今世是命中註定要遭此劫難的啊、、何苦怨來怨去的呢、、將一切都放下吧、、爹爹算準了你的劫難才勉強在輪迴之前將自己的一丁點執念給保留了下來、爲的就是今天來幫你啊、、你可要好自爲之啊、、”說完,施諾便漸漸的消失了。

“不、、爹、、、你帶我走吧、、哈哈哈哈、、、”溫蘭失聲痛哭起來。

地府世界裏,閻羅老爺子靜靜的看着這一幕、、他嘆了一口氣、要是早知道就把施諾的念想給放出來了、又何至於出這麼些事情呢、、也許溫蘭早就不像如今這樣子了、、至少溫蘭不會做這麼些壞事了、、 回到了學校上課的馬莉莉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老師問她爲什麼曠課、她也只是淡淡的說了句生病、老師就沒有再過問了、、

劉蓉因爲呂芳、蔡曉君的關係、而和她疏遠了、不過這些她都不在意的、她在意的就是那個校長方有明瞭、、她不在的這幾天已經從她的助手那裏打聽好了、、方有明最近一直都在家裏、、因爲體內的金蠶蠱、簡直是讓他生不如死啊、、

哈哈哈、、、除非方有明能找到苗疆最厲害的蠱婆破解了這金蠶蠱、否則、、哈哈哈、、、無濟於事的、、只有死才能解脫了、、

最近有了那隻狐狸精的內丹、、她的功力恢復了不少、還有所增加了呢、、呵呵、、只不過呂芳到還好、就是那個蔡曉君是一個麻煩的、她就是怕被這個蔡曉君所察覺、從而引來了陰陽世家的注意、、那樣就棘手了、、

“曉君、、你怎麼了、、?”一旁的呂芳、劉蓉紛紛關心的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那個成麗這幾天有點奇怪啊、、”蔡曉君有些不安的說道。

“哪裏奇怪了、我看你老是在看她呢、、到底怎麼了、、?”

“劉蓉、、呂芳、、不是我胡亂猜測、、我總覺得成麗、、成麗的身上、、有一股妖氣、、”蔡曉君說出了她的懷疑。

“什麼、、曉君、、你、、不會吧、、你沒感覺錯吧、、成麗好歹也是個人啊、、就算她修煉茅山術、養蠱蟲、、再怎麼樣、、也不應該會有妖氣纔對、、難不成你的意思是說成麗是妖怪變的啊、、?”呂芳驚慌的說道。

“什麼、、妖怪、、真的有妖怪嗎、、世界上、、、?”劉蓉頓時驚慌失措起來。

“我也只是猜測、假想而已、、至於是與不是、、還要看最終的確認才行的、、我只是懷疑、但是、、、不行、、我一定要通知所有外援部的同事進行一次集體大確認才行了、、成麗到底是人還是妖、、、”蔡曉君下定了決心說道。

“曉君、、你先不要這麼衝動好嗎、、萬一成麗不是妖、、那該怎麼辦吶、、再怎麼樣也不可以誣賴人家的妖怪的、、”劉蓉着急的說道。

“哈哈哈、、我覺得曉君的想法有道理、、我贊成、、”呂芳覺得既然自己的姐姐在練習吸魂大法了、、那還是讓姐姐的事情公之於衆吧、、最好是讓所有陰陽世家的高手都知道這件事、、這樣就可以阻止姐姐的所作所爲了、、

“呂芳、、你怎麼了、、?”劉蓉疑惑的問道。

“很好、、既然呂芳都這麼說了、那就這麼做吧、、”蔡曉君說完,便掏出了手機、、

回到了家中,蔡曉君將她的懷疑和想法都告訴了父親他們、、蔡天佑心裏一驚、、還有這種事情、、這蔡天佑還是頭一次聽說呢、、一個凡間女孩子的身上居然會有妖氣、這怎麼可能呢、、絕對沒有的事情、、在那次校慶典的時候、、他就察覺出那個女孩的不一般、但是並沒有察覺到有妖氣啊、、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個女孩和妖界有往來、身上沾染了妖氣、也不是不可能了、、

“曉君、、依我看、、那個女孩八成是和妖界有所往來、、如此身上纔會沾染了妖氣的、、這也是有可能的哦、、”蔡天佑微笑着說道。

“什麼、、人妖往來、、這是要幹什麼啊、、要造反了嗎、、?”蔡曉迪大驚失色。

“哈哈哈、、也許就是要造反了呢、、曉君、、你這幾天繼續留意那個同學、、一有情況就和我報告。”

“是、、、”蔡曉君點了點頭。

“怎麼了、、爸爸、、你最近幾天老是心神不寧的、、”蔡曉迪關心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我們蔡家要有大事發生了一樣、、前幾天我給祖先上香、、你們猜燒出來怎麼樣、、兩短一長、、”蔡天佑神情凝重的說道。

“什麼、、三炷香、、燒出來是兩短一長、、這可是大忌啊、、”

“三長兩短、、、”一時間,蔡曉君心裏大驚。

“老公,依我看該不會是蔡家祖墳出了什麼大事吧、、?”姜麗有些擔心起來。

“應該不會吧、、上次三破日都沒有出什麼問題呢、、這次、、再過幾天就是什麼日子了、、?”蔡天佑急忙問道。

“八月十五月圓之夜、、難不成、、”一時間,大夥都愣住了。

“月圓之夜會是陰氣最重的時候了、、我怕家族墳墓內的、符咒、會鎮壓不住、、你們太爺爺啊、、到時候你們太爺爺破棺而出就麻煩了、、、該死、、我老早就應該想到了纔對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如今我根本來不及分身去處理你同學的事情了、家門不幸啊、、還得先解決太爺爺的事情纔對啊、、”蔡天佑很是無奈的說道。

“老爸、、不是我們多嘴、、太爺爺到底是怎麼死的呀、、我們蔡家可是世代都出欽天監的世家啊、、代代都在朝爲官擔任欽天監一職的、、”蔡曉迪撅着嘴說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也不能保證每一個都是壽終正寢的呀、、你太爺爺就是其中之一啊、、咱們祖祖輩輩哪一個不是被捲入政治鬥爭、宮廷鬥爭最後死於非命啊、、你的太爺爺、也就是我的那個爺爺啊、、當初因爲替慈禧太后佈置了風水邪局、、而遭到了慈禧老佛爺的滅口、、被毒死了、、幸好你們太奶奶機靈、請到了蔡家的一衆親友合力、、將你太爺爺的屍身用鎮屍符給永遠封入石棺中、、埋入蔡家祖墳之內、、因爲你太爺爺死的實在是慘、、所以一直有一口怨氣在、、、爲了防止他化爲殭屍破棺而出四處害人不得不爲之、、最近這幾十年來、、我一直都會暗中回到墓穴中、加固鎮屍符、、、現在怕月圓之夜、、、、”蔡天佑說到這裏,不由嘆了一口氣。

“老爸、既然如此、、幹嘛不用火燒了太爺爺的屍身啊、、省的麻煩、、”

“就是、、、”

“混賬東西、、他可是你們的太爺爺啊、、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你們姐弟兩個也說得出口、、居然要火燒老祖宗的屍身、此乃忤逆不孝、”蔡天佑大罵起來。

“老爸、、再怎麼說、、他現在都是殭屍、、一個邪物、早已經不是我們的太爺爺了、、爲了天下蒼生、、只有燒屍才能免除後患、、否則、、天下大亂、、又該如何、、”

“老公、、孩子們說的對啊、、、”

“可是、、那畢竟是我爺爺的屍身、、我、、怕蔡家的列祖列宗會怪我啊、、如今的蔡家就只剩下我們了、、”蔡天佑猶豫了。

“老公、、爲民除害、、我相信他們不會怪你的、、燒吧、、”

“也好、、只能燒屍了、、”蔡天佑只得點了點頭同意了。

“老爸、、當務之急必須得趕在國家文物局的人發現之前做掉這件事、、否則可又要說我們破壞文物、毀壞古屍了、、那就麻煩了、、”

“恩、、、”一時間,大夥紛紛表示有理。 說到做到,蔡天佑立馬就動身收拾起了東西,準備出發、、蔡曉君、蔡曉迪兩個也連忙準備起來、

“你們兩個這是幹什麼、、?”蔡天佑奇怪的說道。

“當然跟老爸你一起去了、、還能幹嘛呀、、?”

“你們兩個去幹嘛、我一個去就夠了、、別給我添亂了、、”蔡天佑嚴厲的說道。

“老爸、、你就讓我一起去幫忙吧、、我們也想去祖墳看看、、”

——各位觀衆朋友們、下面播報一則最新新聞、xx市施工地段下面發現一座石磚大墓、、目前施工方面已經停止動工、市文物部門正前往現場進行搶救性的發掘、、、

“不好、、蔡家祖墳被發現了、已經來不及了、”蔡天佑大叫不妙。

“什麼、、我們的祖墳上面怎麼會有人在施工、、?”

“現在的人到處施工、、到處挖山建房子、、已經挖到過不少古墓了、、不差我們蔡的墓、、”

“說的也是、、”說完,蔡家人連忙離開了家門、、

坐上計程車、也不知跑了有多久、、終於到達了現場、、

考古現場、、、不少考古人員正在現場清理着陸續發掘出來的文物、、有些還在大墓中清理着呢、

“有發現墓誌銘嗎、、?”

“有、、正在清理呢、、”

“隊長、、清理出來了、、看上面寫的文字、好像墓主人姓蔡、、而且墓室裏有數十個耳室、每一個耳室都停放有石棺、、目前石棺並沒有打開、、正在清理隨葬品、、、、”

“很好、、先處理好隨葬品、、再將石棺運出來吧、、”

“恩、、好、、”

“報告、、來了一家子人、、說這墓是他們家的祖墳、、執意要進來呢、、”一個保安走了進來。

“他們家的祖墳、、有這種事、、那就讓他們進來吧、、”派出所的民警們以及幾個考古學者們一聽覺得有點意思,還是決定放他們進來、、

不一會兒、、蔡天佑一家人就進來了、、帶頭的幾個考古人員以及幾個民警會見了他們、、

“就是你們了、、你們說這是你們的祖墳、、?”他們疑惑的問道。

“是的、、這是我們蔡家的族譜的、、我叫蔡天佑、這位是我的妻子姜麗、、女兒蔡曉君、兒子蔡曉迪、、、”

一旁的考古人員和民警們翻開了那本泛黃色的本子看了起來、、神情十分的嚴肅、、一邊看一邊點着頭、、通過古墓中出土的幾樣文物、以及幾枚印章的對比、再加上這本族譜的對照、一時間他們也相信了蔡家人的話。

就這樣,蔡家人和那些考古人員、民警們攀談起來、、

“文物已經清理完畢了、、那些石棺還要移出來嗎、、?”

“石棺、、既然人家已經在這裏、就先移出來好了、、他們也好再找個地方重新安葬吧、、”

“那就謝謝你們了、、呵呵、、既然墓穴已經被破壞了、、風水也已經給毀壞了、、我們會重新找個墓穴安葬的、、至於那些文物、、”蔡家人的意思是畢竟也是他們家的祖墳、那這些文物也應該是他們的纔對、、

“墓裏的東西你們放心、、到時候等重新找到墓地再重新葬回去就好了、、”

“嗯、那麻煩你們了、、”

就這樣,蔡家人一直待到很晚、、蔡曉君看了看、人已經少了很多了、她再次坐了下來、、

“老爸、、太爺爺的屍身怎麼辦、、我們得儘快解決太爺爺的屍身吶、、要不然可就、、、”

“我知道、、再等等、、”

“好了、、我們要去休息了、現場有保安輪流值班的、、至於你們一家人、、、”這時,一個保安走過來對他們說道。

“那個墓穴裏的那些是石棺呢、、?”蔡天佑緊張的問道。

“哦,那個啊、、已經都差不多運出來了、不過其中一個石棺上面全都貼滿了鬼畫符呢、、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啊、、不過我們已經把那些鬼畫符全給撕了呢、、”

“什麼、、、你們把那些符咒全給撕了、、”蔡家人心中大驚。

“是啊、、怎麼了、、?”

“老爸、、大事不好、、看來得馬上燒屍了、、”蔡曉迪看了看天空說道。

白妖旅途 “老公、、我們不能再等了、、一定要馬上焚了爺爺的屍身才行啊、、”姜麗也連忙驚慌的說道。

“你們在說什麼啊、、要燒屍、、這樣不好吧、、雖然是你們的祖墳、、可畢竟也是古屍啊、、我們也有必要要保護古屍的、、?”

“這是我們家族的祖墳、、也不是什麼樣的古屍都可以讓你們考古的人來保護的、、既然石棺上的符咒都被你們撕了、、就一定要立刻燒屍了、、本來我們也是打算過來燒屍的、、你們這些人可真是手空啊、、都不過問一下我們就自作主張、、”

“那些鬼畫符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不會你們也那麼迷信吧、、?”

“哼、、反正無論如何也要燒屍、、要不然啊、還要等屍體到了月圓之夜、變成殭屍嗎、?”

“什麼、、殭屍、、你們說什麼呢、、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啊、、你們也太迷信了、、”

“是不是迷信、、去看了就會知道了、、”

說完,他們便直徑去了停放石棺的大棚裏面、、蔡曉迪取出了羅盤在衆多石棺的附近來回走了走、、果然在走到一座石棺的面前時、羅盤的指針晃動的更加厲害起來、、、

蔡曉迪衝家人點了點頭、、

“開棺吧、、、”

頓時,幾個開舉重機和吊車的工人便將舉重機和吊車開來了、、石棺在機器的幫助下緩緩被推開了、真是不敢相信古人是怎麼將這麼重的東西運到墓穴裏去了、、古人還真是了不起啊、、

果然,一具身着清朝官服的古屍露了出來、、屍體依舊保存完好、栩栩如生、、讓在場的所有考古人員都嘖嘖稱奇、、同時,他們也看見了屍體的指甲、、很長很長、、還很黑、、

“曉君、、準備好了沒有、、”

“好了,老爸、、”說着、一家人便取出了符咒、望屍體上面貼了起來、、 丫頭,惹定你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