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教尊位之下,是左右排開的兩張大椅!

掌法、掌印兩殿的人在右邊,掌劍、掌典的人在左邊尊位!

雙方弟子在四位天師之後,如張夜庭這種名望弟子,可以有座,餘者盡皆只能站着。

讓秦羿好奇的是,大會已經開始了,白少陽仍是沒有蹤影!

“各位,既然四大殿已經到齊,來人,宣號,傳天下英豪上山!”

假掌教擡手下令。

這個假貨顯然修爲不低,裝起來聲若洪鐘,也是有模有樣。

“咚咚!”

戰鼓擂,號角聲起,等候已久的各大派、世家要員紛紛健步入場。

不僅僅整個南方有頭有臉的門派來了,便是北方也來了不少人!

誰都知道今天的大會,很可能會是秦侯與白家的決戰,勝負關係着南方日後的大局!

衆人入了席,彼此拱手問好!

向來無人高看一眼的青城派,今兒卻成了熱門!

“喲,韓長老!今兒秦幫沒來人,不知道你們揚武天師是什麼打算啊?”

殘王的特工寵妃 “秦侯未至,我等心裏都沒底啊!”

幾位門主紛紛向前來參會的韓丙寅長老,詢問道。

“各位,該來的自然會來!侯爺聖駕如仙,非我等妄知的!”

韓丙寅客氣的拱手打哈哈。

事實上,他也未接到絲毫有關秦侯的消息!

放眼望去,人羣中,倒還真沒侯爺的蹤影,不過韓丙寅相信,今天生死大局,秦侯必定會現身。

衆人盡數入了席,茶都快喝乾了,大會卻遲遲不開!

“掌教,吉時已到,大會可以開始了吧?”

張正明皺眉催促道。

“急什麼?”

“再等等!”

假掌教低頭喝茶,冷冷笑道。

“龍虎山青雲閣白少陽大天師到!”

但聽到司號朗聲大叫。

緊接着整個山頭奏起了樂曲,長號、響鼓、樂班子鼓足了氣力,喜氣洋洋的演奏了起來。

當先是一排穿着薄紗,肌膚曼妙可見的女人,左右兩排,一路撒花而來。

聲樂震天,鮮花開道!

十六個壯漢,擡着一尊黃金王攆,健步如飛,每次踏步,便騰飛數丈,動作整齊劃一!

幾個眨眼的功夫,王攆便已到了近前!

“嘿!”

白少陽手心往下輕輕一拍,王攆自大漢肩頭飛起,凌空直射,穩穩的落在了廣場之中。

但見那王攆金光璀璨,游龍浮行,顯非凡物!

白少陽掀開紗簾,如雪的長髮高高盤起,一身白色的道袍上用黃金絲線,前綴龍,後綴虎,緩步之間富貴逼人,仿若是九天玉帝下凡塵,好不氣派!

是至尊王攆!

是大明皇帝御賜的天尊道袍!

這可都是武道界的至尊聖物啊!

在場之人,無不震驚!

至尊王攆,天尊道袍,都是昔日龍虎山的張天師,爲國求雨,大明朝皇帝親自加封之物!

在武道界,龍虎山也曾出過一兩位武道至尊!

然而,隨着羣龍崛起,龍虎山聲望大不如從前,這套王者之物,早已封存不見天日。

不曾想,今日竟然再次出世!

這是要稱王的節奏啊!

一時間,全場大驚,紛紛望着那個白髮傲氣如神的青年!

“白少陽,你好大的膽!”

“敢動祖師爺的王攆,你一個青雲閣弟子而已,妄稱大天師,你到底想幹嘛?”

掌印天師張正平是個身材矮胖的老頭,脾氣暴躁,登時氣不過,拍桌怒問。

“妄稱?”

“呵呵!”

白少陽冷冷一笑,手腕一翻,一道白光驟然飄向張正平。

張正平可是正兒八經的天師,見來勢不妙,單掌豎於胸前,凝成一道法盾護體。

砰!

護體盾應聲而破,白光瞬間纏住張正平!

白少陽一揮手,張正平便像是牽線的木偶一般,當空而飛!

任憑他如何掙扎卻是掙脫不得,在空中雙腿亂蹬,山上寒風一吹,鬚髮盡散,好不狼狽。

嗖!

白少陽手指一勾,絲線斷裂,張正平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氣喘吁吁,臉色煞白!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白少陽這是留手了,要不然,張正平這會兒只怕已經是一具死屍了。

一招制服了堂堂龍虎山天師,普天之下,恐怕都沒有幾人。

此刻的白少陽在衆人眼中,已是神明般的存在,原本還在聒噪的弟子,一個個變的啞口無言。

尤其是掌法、掌印兩殿,全都懵了!

誰也沒想到白少陽會在短短時日內,一躍成爲了大天師!

而且瞅這架勢,就是比起掌教大天師,還要厲害得多!

“哈哈,掌印師兄,大天師的神通不好受吧!”

“正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各位怎麼做,應該不用我教吧!”

掌劍天師是個枯瘦老頭,在四大天師中修爲最低,平素少有發言權,這會兒自詡站對了隊,總算是揚眉吐氣了一番。 衆人聞言,無不色變!

“正明,沒戲了!”

“恕我不奉陪了!”

張正平被白少陽嚇破了膽,知道張夜庭註定會敗,歉然一拜後,領着弟子老老實實的坐到了左邊。

“天命難爲,放棄吧!”

一時間,原本對張夜庭抱有一絲希望的門人,嘩啦啦的,全都自覺涌到左側尊位。

原本還旗鼓相當的雙方,白少陽一露手,全都嚇跑了!

張正明一方只剩下張夜楓寥寥幾個本家子弟,仍然堅定不移的支持着張夜庭。

“夜庭,白少陽肯定是修煉了禁典,修爲已達大天師,你還要爭嗎?”

張正明目光迥然的望着兒子,沉聲問道。

張夜庭看向秦羿,但見他淡笑如常,沒有絲毫的懼意,儼然是胸有成竹。

登時,他咬了咬牙道:“龍虎山斷然不能落入白賊之手,我要爭!”

“好,你要爭,爲父就留下來陪你到底!”

張正明欣然拍桌道。

“啊哈哈!哈哈!”

“就憑你們這些廢物,也想跟我鬥!”

白少陽仰天狂嘯,笑聲狂猛,掌法一殿的大旗,應聲斷爲兩截!

旋即,他臉上笑容一斂,俊美絕倫的臉龐冷若寒霜,走到了假掌教跟前,負手傲然直視。

“恭迎大天師!”

“您請上座!”

假掌教不寒而慄,連忙起身讓出了那把御賜的大椅!

“你是掌教,更是我的師尊,這座我如何坐得?”白少陽頭衝蒼穹,冷傲至極的問道。

“天下之大,道法爲尊,你我雖爲師徒,倘若論法,少陽你已在我之上,當爲龍虎山法尊!”

“至於掌教之職嗎?待會再論也不遲!”

假掌教單膝跪地,拱手相拜。

那諂媚阿諛奉承之態,讓人作嘔!

衆人亦是唏噓不已,堂堂龍虎山掌教,武道神話的存在,居然給自己的弟子下跪,着實前所未聞!

就連張正玄這個知道內情的人,都是大感恥辱!

然而,沒有人敢說半個不字,甚至連一絲憤怒都不敢流露!

因爲白少陽確如神明,常人只可仰望!

“好,今日以法爲尊,我就權且坐下了,師尊入座吧!”

白少陽惺惺作態,推遲了一番,最終還是趾高氣昂的坐了上去。

“無恥狂徒!”

“這個是假……”

張夜庭氣憤至極,剛要大吼出聲,卻被秦羿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現在還不到時候,沉住氣!”

秦羿淡淡道。

“各位,今天江南各大門派、世家的人都來了,請你們來龍虎山,只爲了一件事!”

“推選我爲江南武道盟主!”

白少陽站起身,目光掃視全場,傲然道。

“等等,白少陽,你有沒有搞錯,這是龍虎山大會,不是武道盟主大會!”

青城派的韓丙寅率先站起來反對。

“沒錯,你要做龍虎山少掌,我們沒意見,你要做武道盟主,還不夠資格!”

“你以爲你是秦侯嗎?”

立即有人起身附和。

一時間,附和聲不斷,紛紛聲討指責。

天下間,武神燕九天爲尊,令天下各派敬仰臣服!

除此之外,百年來,還沒人敢有稱盟爲主之念!

因爲武道中人,心高氣傲,又各自爲附,絕不會心甘情願歸順於某一人!

要當盟主,除了要修爲、威望要高,更關鍵的是能給各大派帶來實際上的好處。

縱觀江南,也只有秦侯了。

秦羿敗查理,威震全世界,更有大秦醫藥廠,爲各大派所依賴!

白少陽有什麼?

什麼也沒有,畫符嗎?各大門派還真就不稀罕!

“我不是秦侯!”

“秦侯是人,我是神!”

“花開!”

白少陽微微一笑,指尖流光閃動!

但見龍虎臺邊上,上千棵桂花樹同時花開,一時間芳香四溢,讓人迷醉!

“呵呵,你以爲現出這麼一道雕蟲小技,便想讓我等服你,做夢吧你!”

又有人叫喊道。

場中之人,也多是嗤之以鼻!

“你們會的!”

“來人,再看四把座椅!”

立即有弟子擡來了四把太師椅,矗立在一旁,香茶、酒肉、蔬果,一應齊全!

“白大天師,難道還有人來?”

掌典天師張正玄皺眉問道。

他發現陰險毒辣的白少陽,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他甚至看不透這個瘋狂的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名堂。

“當然,靠你們這羣廢物,如何一統大業?”

白少陽冷笑道。

這時候,入口又傳來幾聲大喝:“西川童王府大護法童百勝宗師率精銳一千,前來爲白少護法!”

“段家執事段忠宗師領精銳一千,前來爲白少護法!”

“火工寺的苦頭陀大師領五百羅漢,前來爲白少護法!”

“羅剎門木長老領門人一千,前來爲白少護法!”

“嗖嗖!”

但見一羣穿着厚厚黑鐵精甲的段家親兵,殺氣騰騰的闖入了會場,包圍了東側!

於此同時,五百個光着膀子,面目猙獰兇惡,清一色手持月牙鏟、胸帶骷髏頭的和尚把控了西側。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