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子後怕道:“蘇老,蘇鵬被林絕打敗了。”

“嗯?蘇鵬居然敗了?”

蘇明山一驚:“沒想到林幫這個幫主,還挺強的。”

蘇鵬是蘇家的天才高手,蘇明山是知道的。

探子膽戰心驚道:“蘇老,蘇鵬根本不是林絕的對手,被打暈死過去。而且看徐蘭那婆娘的意思,也是給她大哥徐飛雄打了電話的。”

“結果呢?”

蘇明山追問:“林幫有沒有和青龍幫火拼起來?”

要是這樣,也挺好的。

探子看着他,搖頭道:“沒有,看那樣子,青龍幫的人不敢來。我聽得很清楚,林絕讓蘇鵬兩口子去給新家主彙報工作,徐蘭不敢說什麼,只能遵命。”

蘇明山聽完後,沉默了。

這個結局是他沒預料到的。

蘇鵬居然完敗,即使背後還有個青龍幫舅子撐腰,也還是沒用。

“特麼的,林幫,當真這麼強大?”

蘇明山不忿地罵了一句。

“哼,蘇鵬這個廢物,真是給我蘇家丟臉。”

蘇明山憤恨無比:“蘇鵬去彙報工作,老子可不會這麼沒骨氣。只要她蘇若雅敢來要求我,我立刻反水。”

新別墅中,爲蘇若雅的上位,辦了盛大的慶功宴。

蘇家的許多人都來參加。

對於蘇若雅,蘇家的人還不算了解。


只是當得知蘇若雅就是蘇式集團的總裁時,原本有些瞧不起蘇若雅這個家主的人,才臣服閉嘴。

因爲當前蘇家的產業中,幾乎都進入了隆冬。

就一個屬於蘇若雅本身的蘇式集團,倒是發展得越來越好。

蘇若雅一上臺,就給蘇家指明道路。

立刻整改蘇軍揚在位時,許多錯誤的決策。

加上林絕讓金誠撤銷對蘇家的封鎖。

蘇家的局面這才轉危爲安。

深夜,臥室中。

蘇若雅依偎在林絕的胸膛。

“這一切都好不真實,我一個外女,居然成爲了蘇家本家的家主。”

想起以後要駕馭偌大一個軍武蘇家,蘇若雅就驚喜,也彷徨。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是不是晚宴上,那些表面臣服,暗地裏搞事情的蘇家人?”

林絕輕聲道:“等蘇鵬做了表率,這些人也只得乖乖聽話。何況,你爲蘇家做了這麼多,他們很快就會知道的。”

“林絕,爲什麼我做了蘇家的家主,已經是分量很足的人了,還是感覺看不透你。”

蘇若雅擡起頭,看着林絕,黑暗中,晶瑩的大眼睛閃閃發光:“當我站得越高,就越是感覺,你距離我好遠。告訴我,你的來歷好嗎?”

“我是你們蘇家的上門女婿嘛,職業吃軟飯的。”

林絕笑道。

“哼,就知道你要瞎說。”

蘇若雅氣惱,也不問了。

反正也知道,問不出所以然來。


“呀,是什麼頂着我了?”

蘇若雅突然問道。

林絕臉不紅心不跳:“沒事,是小老弟。”

……

次日。

林絕陪同蘇若雅前往京城蘇家大廈。

新家主的上任,讓蘇家員工都無比期待。

因爲他們太期待新家主了,不然蘇家都快完蛋了。

“大家好,我是蘇若雅,是蘇家新任家主。”

蘇若雅表現得很親切。

員工們都心生好感。

但蘇若雅屬於冰山型的,無形中又樹立了家主的權威。

“呵呵,好大的家主威風。”

一道冷嘲聲響起,一個青年不屑道:“蘇家家主是蘇軍揚,什麼時候變成一個女的了?”

蘇若雅看着青年:“你叫蘇宇吧,人事部的部長,昨天我已經發郵件到你的郵箱了,蘇家的家主變動也一起通知了,你沒看過嗎?”

蘇宇哼道:“不好意思,我什麼都沒看,因爲我就是不服氣,家主是蘇軍揚,不是你,我爲什麼要聽你的?”

“你是蘇明山的人吧?”

蘇若雅冷不丁來這麼一句。

蘇宇臉色一變:“是又怎麼樣?我告訴你,即使要選新家主,也是我們蘇老,而不是你一個外女。”

蘇若雅冷笑:“選舉是公開公平的,蘇明山也在現場。你這時候出來鬧事,居心叵測。”

“你能拿我怎麼樣?我就是不服,難道你還敢動我?”

說着,蘇宇朝周圍員工大呼小叫起來:“大家快來圍觀啊,新任家主要動我呢,好大的威風。”

蘇若雅臉上閃過一絲惱怒,這傢伙還真是無賴。

其他員工都抱着看熱鬧的心態,想看蘇若雅怎麼處理。

一直沒說話的林絕站了出來。

“根據蘇家的家規,忤逆家主的人,逐出家族。”

林絕冷喝:“來人,給我將這以下犯上的,驅逐出蘇家,永遠不得回蘇家本家。”

蘇宇張牙舞爪的:“你們誰特麼敢動我?我弄死你們?”

仗着是蘇明山的人,他還真不怕事。 此刻兩個蘇氏大廈的保安快步走了進來,其中一個擡起手,一大耳光就甩了過去。

“敢忤逆家主,孽障,給我拿下。”

說話的人滿臉橫肉。

蘇家一位元老,名爲蘇狂。

擔任蘇家大廈的安保,德高望重。

蘇宇給打懵了,捂着臉,慘叫道:“狂爺,她蘇若雅不配當蘇家家主,你怎麼對我動手了?你該拿下的是她呀?”

蘇狂陰沉怒吼:“給我拖出去,暴打,然後驅逐出蘇家。”

轉身對着蘇若雅行禮:“對不起驚擾了家主,蘇狂有錯,請家主責罰。”

“狂老這不是你的錯。”

蘇若雅淡淡道:“但我不希望還有這樣的事發生。”

“遵命。”蘇狂不敢怠慢。

心頭嘆息,蘇宇這小子也是活該。

新家主上臺已經成定局,即使是他蘇狂,也要低頭。

何苦你一個蘇明山的馬前卒呢。

“不,我不要離開蘇家,離開蘇家我怎麼活啊?”

蘇宇被帶走,知道怕了,急得哭了。

但沒有人敢說什麼。

其他蘇家人,或者員工都沉默看着這一切。

蘇宇是自找死路,但新家主也太具有手腕了,連狂老都給駕馭了。

其他人都感到驚奇。

噠噠噠!

蘇若雅踩着高跟鞋遠去。

其他員工立刻圍着蘇狂。

“狂老,你老怎麼會對新家主這麼言聽計從?”

“是啊狂老,你老難道不該抗爭一下嗎?”

“狂老啊,這不是你的作風啊,你可是很狂的。”

蘇狂苦口婆心道:“你們這些年輕人懂什麼,這位新家主,可是嚇人得很,我勸你們都識相一點,別學蘇宇那蠢貨,不然我也幫不了你們。”

“蘇家可是軍武世家,家主應該是一個剛硬的男人吧。新家主只是一個女人,還那麼漂亮,有什麼嚇人的?”

有人發牢騷問道。

蘇狂哼道:“你們看到新家主身邊那個男人了吧?”

“看到了啊,怎麼了?”

“不就是新家主的男人嗎?我們都知道,真是便宜那小子了。”

頓時有人不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