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引道人於是將矛頭指向了天蓬和六耳獼猴。

因爲他知道燃燈道人剛剛說過他們同出一脈,也就是說,如果攻擊這兩個人的話,燃燈道人也會不計一切代價去保護他們二人。

這就讓人扔到人對於他自己的道法有一次分心,他深刻的理解這道法,一旦分心的話,他們的傷害將會大幅度的減少。

此時,接引道人的乾坤袋指向了六耳獼猴和天蓬元帥。

“萬物極樂,萬生爲吾,吾願爲之,納入乾坤。”


現在人能到人才知道了,接引道人其實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聖人。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但下一刻,接引道人震驚的發現自己手中的乾坤袋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合在了一起。

儘管他大肆的釋放着自己的力量來使這個乾坤袋打開,不過他依舊是沒有辦法。


能到人在一旁看着,眼中流露出一絲狡黠的目光。

此時接引道人大聲的呼喊着。

“雲中子,懼留孫何在?”

話音剛落,在接引道人的頭上,出現了兩個傳送門一般的洞口。

裏面涌現出來一股強烈的殺氣。

從中突然伸出一個繩子,捆住了燃燈道人。

緊接着其中有一個鏡子發出燦爛的光芒,照射着燃燈道人。

燃燈道人只感覺自己面前發生了一股強大的衝擊波照曬自己的臉上。

那心中的善意被逐漸放大,同時他身上的魔氣也被逐漸驅散。

感到他自己的力量正在缺失,同時那根繩子也捆着他,使他無法動彈。

緊接着,接引道人大聲笑道。

“不過如此啊,太虛之境中期也不過就是一個讓我三下就打敗的人。”

此時接引道人十分膨脹,不過下來的一個聲音卻嚇傻了,接引道人。

“我勸你看看眼睛吧,你的視力不怎麼樣了呀,老東西。”

他聞聲看去,只見燃燈道人在自己身後站立着,完好無損。

再轉眼看着那個被他捆綁的燃燈道人,不過是一個燈塔而已。

他感到無比震撼,難道太虛之境就已經可以僞裝成所有東西了嗎?

緊接着,他感到自己腳底下有一個軟軟的東西,他低頭看去,發現無數只蝙蝠在他的腳下形成了一個法陣。

這些法陣露出淡淡的紫紅色的殺氣。

頓時這片極樂之鄉變成破碎之地,別說是空間破碎了,就連空氣也都裂開。

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在這個空間里根本沒有辦法大口大口的呼吸,他們貪婪地尋找着空氣,能尋找着自己一絲生存的地方。

不過此時人們到人也已經列了一個法陣,將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藏了起來。

燃燈道人。

接引道人上當之後便大聲的叫了起來,看到自己被對方拿捏的耍的團團轉,難不成是因爲自己這麼長時間沒有進入三界,不知道三界現在的狀況。

“現在所有人都已經這麼變態了是因爲什麼啊?”

他的心底默默的下了一個決定,有時間一定要去三街轉轉。

就好像背後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撥弄着這一切。

之後,燃燈道人和天蓬元帥還有六個獼猴便立刻離開了。

極樂之鄉的入口處的一個小房間內。

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馬上對人能到人表示感謝。

多謝燃燈道人的不殺之恩以及救命之恩,晚輩必將銘記在心。

沒有辦法,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這兩個人在這個太虛強者面前完全擡不起頭。

不過燃燈道人擺了擺手說。

“你也不必對我如此尊重,是我去書店看書時店主大人告訴我的。”

沒錯,所以這就有了接下來齊天大聖詢問林樊天鵬和六耳獼猴去哪的前文。

不過讓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不理解的是,爲什麼燃燈道人明明有實力去殺死接引道人,而他卻不肯出手?

他們兩個人不敢詢問,不過這一切好像都被燃燈道人看穿了。

“我知道你們兩個人心中的疑問,不出手,是因爲我對於燃燈道人和建議到人之間的關係。有一種他人無法體會的感覺。”

“你們知道早在幾十年前,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有多麼的好嗎?”

這天鵬和六耳獼猴咋會知道?

如果沒有書店,他們兩個人應該還在各自的地方謀生呢。

之前的世界是一種用着傳聞的世界。

“接引到,燃燈隨。”

這六個字深深的刻在了燃燈道人的心中,雖然他現在與接引道人勢不兩立,不過在他的心中接引道人一致是他的老大哥。

自從他進入到門之後,接引道人便一直交着燃燈道人所有的道法以及禮儀。

現在雖然自己的實力確實比接引道人強上不少,不過在他心中一直卻不敢對經營到人有什麼過格的衝動。

不過現在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有一個共同的想法,他們兩個人約在一起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要獲得寶物。

現在看來,接引道人並沒有與他們一同共伍的打算,所以他們就拋棄了這個想法,那試圖尋找一些寶物,不過聽說最快的獲得寶物的方法便是盜墓。

們兩個人卻不知道門路,所以開始詢問燃燈道人哪個地方更好一的寶具藏匿點。

他們問過之後,燃燈道人指着他們說。

“我知道你們的打算,我給你們說一個好的去處。”

這一下讓兩個人的眼睛亮了起來,湊了過來說。


“不知道人所說的地方是哪裏?”

接着接引道人指了一下東方。

說到。

“佛門。”

這兩個字無異於導火、索​在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的心中爆炸。

他們早就想過在佛門進行盜竊,不過沒有想到這個燃燈道人是如此的厭惡佛門。

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頓時氣餒道。 “燃燈道人您說的我這個早就知道,我們兩個也有這個打算,不過你又不是不知道,佛門之後的強者如雲,我們根本沒有辦法過去。”

再說那裏的佛門盜墓的墓點也肯定是十分隱祕的幽門,兩個人的修爲根本找不到藏匿地點。

不過這時候,燃燈道人卻揮了揮手,打斷他們說的話。

“這件事情我早就想過,不過沒有關係,你們可以從那些比較弱的佛門中先動手,比如18羅漢,他們之間的寶物便被他們埋葬了起來。”

燃燈道人微微一笑。

“對呀!我們可以先不對那些高僧出手,我們偷偷的去那些墓地中的蒼墓陪伴着那裏動手。”

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可真是茅塞頓開。

大聲感謝着燃燈道人。

“您可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啊!”

不過這件事情對於他們來說一定會與林凡還有他們的師傅進行詳細的商量,以便於有一個更好的打算。

這下兩者都知道了,燃燈道人原來是一個運用戰術的人。

……

此時,目光回到西海海域深處。

數10萬的龍族大軍對海族進行了攻擊。

在這裏便是鯨組,在宮殿之內,一個拿着一把王座的人,他的身後有一個巨大的尾翼,這人便是鯨組的族長。

他手中拿着的發着淡淡藍色光芒的寶具便是從龍族那裏得到的。

我這一個寶具,它可以控制一片海域之內所有生靈的意識,他通過投影看着外面衝擊而來的10萬龍族大軍。

大殿之中,除了他之外,還有一些遠古鯨組的高層在這裏,他們都充滿了冷笑,不屑。

“這些龍族啊,真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上一次打敗他們的教訓,他們還不夠嗎?真的是沒了傷疤忘了疼。”

“不過我們不用擔心廢物終究是廢物,即使他們會有幾個神族的力量又如何?”

“關閉防護大陣吧,我等將親自出擊,這一次一定要將它10萬大軍全部埋葬在這裏,並且將它龍族首領的頭給你拿來。”


高層們一個個摩拳擦掌,拿出自己的武器。

不過此時鯨組的族長卻默默地沒有發聲。

因爲他作爲鯨組的族長,他一定要考慮清楚對方是爲何來,並且有什麼底氣敢來攻擊他們鯨組。

他用沉重的語氣對周圍的人說道。

“衆人不要小看這個龍族,他們一定是有了什麼新的契機,纔敢與我們進行戰鬥。”

“我們不要在這裏討論,我們需要仔細的觀察他們戰鬥的方針,龍珠的人一向非常狡猾,他們能夠將一個很強力的東西放在最後纔出現。”

“我們先不要輕舉妄動。”

不過過了好一會兒,看見龍族的士兵逐漸逼近鯨組大門,並且吃是沒有什麼可以讓鯨組感到忌憚的東西出現。

就是精緻的族長把手中的法杖一揮。

“出擊。”

於是,數萬個鯨組戰士便在城牆門口對龍族發起戰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