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家人,蘇南再一次感慨,這半年回家的次數太少了,回家的心也急切了許多,開口說道:“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芙莉。”說完一時也不知道怎麼介紹她的身份了,轉頭又芙莉說道:“這是金雅茹,這是黃瑩,關係你懂的。”

芙莉心態很好,剛纔就已經確認了二女的身份,這時,露出甜甜地的笑開口說道:“二位姐姐好,我叫芙莉,請多多關照。”

金黃二女對蘇南身邊的女人都是必須關注的,早就查過芙莉的底細,這時金雅茹開口說道:“歡迎你,希望你可以在我們家愉快地生活。”說着上前拉住芙莉的手,以示友好,黃瑩也上前抓住芙莉另一隻手,嬌笑着說道:“多漂亮的小妹妹,歡迎你加入我們家,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來姐姐抱抱。”說完真的一把抱住芙莉,搞的芙莉小臉通紅。

蘇南見她們接受了芙莉,也心安不少,他可不想幾個女人一臺戲,成天吵個沒完沒了的。

等了片刻,見她們聊了起來,還沒完沒了的樣子,不得不插嘴道:“喂,別把我一個人扔在一邊好嗎,不是說要趕路嗎?”

幾女都回頭對蘇南歉意地笑了笑,黃瑩上前抱住蘇南的胳膊說道:“小老公,對不起啦,你又得到美人,我們這是高興嘛!”說着還用胸前巨滿的球球蹭啊蹭的,讓蘇南很無奈,好久沒釋放的傢伙都有醒過來的徵兆。

芙莉先是用眼神看了看金雅茹,在她微微點頭之後,也跑過來,抱住蘇南另一支胳膊,學着黃瑩的樣子,說道:“對不起啦!”動作一致,蹭啊蹭的,讓蘇南更加受不了,強自鎮定地說道:“走吧。”然後往前走去。

一邊走,蘇南問道:“行程是怎麼安排的?”他知道和金雅茹在一起,這些事情不需要自己安排。

果然,金雅茹開口說道:“我和小茹計劃是接到你以後,到成都接那兩個小丫頭,然後回北京一起過年,時間不多,就不在三亞呆了,你看行嗎?”

蘇南點點頭,說道:“沒問題,我先打電話問問她們。” “她倆會自己去,我們就不用去接她們了。”蘇南收了電話,說道。

幾女點點頭,金雅茹說道:“那我們要不要找地方休息一下?”其實昨晚她和黃瑩爲了蘇南也是一夜沒有睡覺,只希望第一時間可以看到蘇南,早早就來這裏等着了,就連這裏的工作人員讓她們去房間休息都被拒絕了。

蘇南也看出來了,知道她倆精神狀態並不是很好,點點頭,說道:“那行吧,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吃過晚飯出發好了。”他們有風痕和雅瑩,一行五人正好夠用。

幾人剛走幾步,對面走來幾個人,一看那形象就明白他們是當地**來的人物,只見他們站在人羣的後方,其中一個接過一個喇叭,開口說道:“大家靜一靜,大家靜一靜,今天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市委市**同志們,特地前迎接安全歸來的同胞們,慰問辛苦期盼的家屬們。”

一時間,場面也靜了下來,所謂靜觀其變,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時喇叭換到另一個人手裏,是一個帶戴眼鏡的胖子,然後就開始揚揚灑灑地滔滔不絕,蘇南搖搖頭,領着幾女就往場外走去。

“小老公,你知道這個胖子是誰嗎?”黃瑩眨眼問道。

“管他是誰。”蘇南對他不感興趣。

“是他叫趙德,趙家老三。”黃瑩笑着說道。

嗯?蘇南停下腳步,片刻後繼續往前走。

黃瑩奇怪地問道:“噫,小老公你對他還是不感興趣嗎?”

蘇南笑笑,說道:“不是對他不感興趣,只是現在先放他一馬罷了,馬上過年了,而且還和你們在一起,不想讓他破壞了我們的心情。”

“好吧,”黃瑩吐了吐舌頭,說道。

蘇南是不打算現在找趙德的麻煩,可理解是豐富,現在去總是骨感,總有那麼些人不讓你如意。在經過那些人身邊的時候,被人攔了下來。

“這個時候不能離場。”兩個身穿制服的人嚴肅地說道。

蘇南搖搖頭,知道這就來事兒了,笑了笑,說道:“是嗎?爲什麼不能離場呢?”

那制服男人也看出蘇南不是一般規矩人,緩了緩口氣,說道:“請支持**工作。”

蘇南故意提高聲音,說道:“支持什麼**工作,支持他們前來慶祝平安迴歸,還是安慰那些沒有接到家人的親屬?”聲音不算大,但在蘇南故意而爲下,傳遍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耳裏,一時間讓羣衆紛紛議論起來。

趙德停下講話,很是氣氛,大清早的聽說這邊的事情,急忙趕了過來,想要拿一些印象分,在全國關注這件事情的當口,讓全國人民都知道自己這個市長,可爲什麼有人跟自己過不去呢。

這裏不得不說一下趙德了,趙家是很牛X不錯,可趙德卻是趙老三個兒子中最不得寵的那一個,要不然也不會被放到這麼遠來當一個市委書記了。


趙德呢,他卻是非常滿意現在這個工作,可以山高皇帝遠,自由自在的過日子,想怎麼瀟灑就怎麼瀟灑。

今天一大早,助手通知了飛機失事被救人員會在三亞靠岸的消息,本來不感興趣,後來被助手給說動了,一路趕來。雖然瞭解了事件的發生過程,但卻不知道那些沒有通知到的家屬也來了,更不知道蘇南也在其中,當然對於蘇南,他也只知道有這號人,不認識,也不想認識。

把喇叭遞給身邊的人,來到蘇南身前,說道:“同志,有什麼問題嗎?”

蘇南看了看趙德,心道算你倒黴了,被你趙家吃掉的東西,就從這裏開始算利息吧,說着眼神示意了一下,不打算這麼快出馬。

黃瑩會神地開口說道:“這位就是趙書記吧,趙書記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父母官啦,一大早就趕來迎接這些剛剛回家的人。可是趙書記,這些人可都是歷經千辛萬苦才趕回來,現在已經只剩半條命了,你讓大家站在這裏聽你講話,是不是有些太不近人情,有違你歡迎的初衷呢?”

趙德還沒開口,身邊的助理就開口說道:“趙書記歡迎,當估需要致詞,完成以後,自然就可以離開了。”趙德點點頭,表示贊成。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不知道致詞是一個小時呢,還是兩個小時呢?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剛纔趙書記可以拿着厚厚的一疊發言稿吧,可是十分鐘了,還一頁都沒有翻過去,這是要講到中午一起吃午飯嗎?我看不如這樣,趙書記先帶着大家去吃個早飯,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講,怎麼樣?”語氣柔和,卻是句句帶刺,說得那個助理臉紅了紅,這可是他連夜趕功弄出來的。

趙德也意識到自己這樣做有些不妥了,可現在如果讓大家離去,那自己的面子,可就要放進褲袋裏了。想了想,他也想出一個自認爲不錯的主意,開口說道:“這位同志說的不錯,大家都很辛苦了,今天,就由**招待大家,在三亞住宿都由**買單。”

蘇南暗暗點頭,這小子還真有些水準,知道把最實際的問題解決了,這樣就算不想聽,也得聽,他的致詞就可以如願進入全國各大電視臺,甚至中央電臺,最關鍵的是,還有可以讓他老子看到。

黃瑩見他也上道,點點頭,讚道:“趙書記真是體恤民情,那我們走吧。”

此舉正合蘇南意思,如果大家都不動,是沒有人會自己離場的,這對那些沒有接到人的家屬來說,有些太殘忍了。而現在,**組織下,大家紛紛往外走去,那些沒有接到人的家屬自然可以有理由離去,願意留下的,只有部分完美團聚的羣衆。

**當然不會攔啦,傻啊,**要掏腰包的,當然人是越少越好啊,反正只要電視臺的在報道就行了啊!

一個小時後,**把留下的一百多人,安排在了**招待所,外表一般一五層樓房,裏面卻是星級標準,可見這些人還是很懂享受的。

蘇南和三個男人一間房,另外四女分了一個房間。

蘇南可不願意跟陌生男人睡覺,直接來到四女房裏,往牀上一躺,說道:“雖然房間少了點,不過我們還是可以休息一下。”

馬萌萌照常是白眼送上,坐到沙發上看電視。

金雅茹坐到蘇南旁邊,問道:“南,你打算怎麼做?” 蘇南搖搖頭,說道:“一時還沒有想好,要怎麼收拾這個書記大人呢。”

“直接幹掉就好啦!”芙莉搶着說道。

蘇南無奈地搖搖頭,伸手拉住她的手,說道:“芙莉,這裏的中國,有很多東西跟你們的國家是不一樣的,不可以動不動就殺人哦,而且是普通人。”

“好吧!”芙莉點點頭,無趣地坐到馬萌萌身邊,兩個人小聲咕嚕什麼也不知道。

金雅茹開口小聲說道:“我覺得我們不管把他弄的多慘,對於趙家來講,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情,畢竟他是家裏最不被重視的一個。”

蘇南贊同地點點頭,頭疼地說道:“是啊,又不能要他的命,也實再是沒有什麼弄他的好辦法了。”

金雅茹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說道:“我們打他沒有意思,何不扶他呢?”

“哦?”蘇南馬上反應過來,拍手說道:“此計不錯,好好扶他一把,然後嘿嘿,外鬥不如內鬥,大家都懂的。”

這事就這麼決定了下來,蘇南心情一鬆,因爲這樣的話,這事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了,自然是別人去做,用不着自己親自出馬。“有沒有合適的人選?”蘇南問道,必須在他身邊安排一個人纔可以,這個引導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金雅茹搖搖頭。

蘇南想了想,說道:“讓小胖和小獸來做好了,一明一暗,正好合適,北京那邊,還有本拉圖四人,由他們來負責好了。”

金雅茹和黃瑩齊齊點頭,雖然下船後蘇南就讓他們四人隱去了,但黃瑩對他們的資料,也瞭解到了的。

“南,還有件事情,需要你親自處理。”金雅茹像小祕彙報工作一樣,一件接着一件。

“什麼事?”蘇南斜身躺在牀上,還真像無良大老闆,還不時偷看女祕的春光。

“關於張量的事。”金雅茹說着偷偷打量着蘇南的臉色,看他什麼反應。

“他怎麼了?”對於這個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蘇南還是很在意的。

金雅茹組織一下語言,說道:“他被你安排過來工作以後,前一段時間還是很不錯的,可時間越長,就越來越不知道要幹嘛了似的,整天吃喝玩樂,雖然他的工作性質決定應酬很多,但一兩個月不見人影,而且打電話過去總說在忙,讓人很頭痛。”


蘇南的眉頭皺了起來,如果因爲想要給他好一點的生活,反而害了他,那自己真是罪過了。

金雅茹見蘇南沉默了,也不再吱聲,與黃瑩悄悄躲到一邊。

蘇南五人一直沒有開門,包括中途的吃飯,直接第二天,服務員終於忍不住報告上去,打開房門的時候,蘇南一行人已經回到北京的別墅,一起吃着王嫂做的可口早餐了。

蘇南沒有選擇先回家,而選擇了去找張量,不是他不想家,而是張量的事情,如果處理不好,不但對張量一家,對公司將會有很大影響。

蘇南在北京想要找一個人,實在是太簡單了,青幫洪門不說,自己的網絡視角就可以全方位,無阻礙地,輕鬆搞定。

終於,在一個酒店裏面,蘇南找到了張量,此時的他還躺在牀上睡覺,懷裏還躺着一個妙齡女,至於是幹什麼的就不知道了。

蘇南讓服務員打開房門,然後來到牀邊,看了看,現在的張量跟兩月前的張量,變化很大,外貌富態了,白淨了,衣着也講究了,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學會了泡妹子。

從到沙發上面,讓服務員過找叫醒他們,蘇南不想看到那妹子的春色,女人自己都應付不過來了,實在沒有心情看那牆外紅杏。

張量被服務員叫醒,本能地開口罵道:“媽蛋的,現在幾點,算了,管他是幾點,你爲啥跑來叫醒我,是怕我沒有錢付房費嗎?”

服務員毫不在意,這樣的事情見的多了,禮貌地笑笑,然後往蘇南一指,退了出去。

張量這纔看到沙發上面還坐着一個男人,也不顧身上沒穿衣服,只有一個褲頭,直接下牀,走了過來,終於看清了蘇南的臉,高興地喊道:“蘇南,是你啊。”說着就走上前來,一副想要擁抱地樣子。

蘇南是站起身來了沒錯,但卻不想和他擁抱,輕易躲了過去,說道:“你先把你身上的味道洗乾淨吧!”

張量無趣地停了下來,來到牀邊,拿出一盒煙,點了一根,然後詢問了一下蘇南。見蘇南搖頭,也不強求,扔給了斜身在牀上,半露胸懷的女人一支,然後坐到牀邊,說道:“你是不是聽別人說了什麼,怎麼一來就帶着**味。”

蘇南也是太關心了,這爲數不多的好朋友,蘇南可不想他變質,以至於情緒有了波動。掃了一眼牀上的女人,蘇南笑着說道:“我時間緊,所以直接就進來了,好久沒見了,特意找你聊聊天。”

張量笑笑,說道:“沒有關係,咲咲不是外人,蘇南你有什麼話儘管說。”

蘇南這次是真的皺眉了,對於張量第一次感到了失望,沒有想到他居然說出這樣的話,是誰給了他膽子呢?

蘇南沒有生氣,他必須要找到原因,很快,蘇南就把目標鎖定到牀上的女人身上,原因很簡單,那女人對蘇南的闖入,絲毫不在意的樣子,甚至還很淡定地打量着蘇南,這種心態怎麼可能是個普通人,張量又怎麼會是她的對手,一定會被耍的團團轉吧!

有了方向,就好辦了許多,蘇南笑着說道:“不給我介紹一下?”

張量對這個咲咲的事情很上心,馬上笑意滿面地說道:“她叫咲咲,時裝模特,現在跟着我。”

哦,蘇南點點頭,說道:“那行吧,我出去等你們,一起吃個飯,你知道我這一天東跑西跑的,長年也不在家,我們聚在一起的時間真是太少了。”


張量先是看了咲咲一眼,這才點頭答應下來,更加肯定了蘇南的想法。


蘇南出了門,就打電話安排起來,他要儘快查清這女人底細,不然無法安心過年。 三人各懷心思地來到萃華樓,蘇南是好久沒有用過這裏的貴賓卡了,雖然現在不缺錢,但還是能省就省。

要了一個包廂,然後吃了起來,蘇南明顯感與張量的話少了起來,少了很多共同語言。而張量總是以咲咲爲中心,以搏她一笑爲樂趣,讓蘇南頭痛不已。

終於,蘇南的電話響了起來,蘇南出了房間,接了起來。

接完電話後,蘇南眉頭皺的更緊了,居然查不到,這個咲咲居然這麼神祕,蘇南黑白兩道都查了,卻沒有她的任何消息,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讓蘇南很傷。

回到房裏,蘇南再無心思吃飯,故意問道:“量子哥,家裏還好吧?”

張量正與咲咲逗笑,聽到後隨口應道:“挺好的,吃穿不愁。”

“媽蛋。”蘇南忍不住心裏罵了一句,一個吃穿不愁就完事了,老婆在家,孩子纔剛生下沒多久,你就不管不顧,這是男人所爲嗎?

張量說完停了一下,補充道:“我每個月都有給她們送錢過去。”

蘇南是忍無可忍了,嘲笑道:“是嗎?那她們一定過的很快樂了?”

張量終於意識到了蘇南語氣,沉默了一下,說道:“應該不錯吧!”

“什麼叫應該不錯?”蘇南問道。

張量笑笑,說道:“這不忙嘛,這陣子沒怎麼回家,過兩天就會回去的。”

蘇南皺眉說道:“我也好久沒有見過嫂子了,正好今天有空,我想去看看,量子哥你看呢?”

張量隨口說道:“好啊,去吧!”

蘇南一頭黑線,勉強說道:“你不去嗎?”

張量笑笑,看了咲咲一眼,說道:“這不有事嘛,我過兩天回去。”

蘇南無奈了,冷笑着指着咲咲說道:“就是陪這個女人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