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過程,表面開來,很是稀鬆平常。

但是,南天清楚,哪怕此刻有一尊四品機甲戰聖,也得死於自己的劍氣之下。

甚至,一些修爲不穩的三品機甲戰聖,也得身受重傷。

“我對劍道的領悟,更上一個層次,又創了新的劍招。天賦果然是好東西,若是利用得當,自可傲劍凌雲!”

南天感嘆一聲。

不過,天賦這東西,看似一出生就註定了,但是,在機甲大時代裏頭,卻是充滿了神奇!

南天本不過是最差的白菜級天賦,卻秉承一股不屈地意志,奮勇向上,不甘卑微一生,不甘庸庸碌碌。

一路過五關斬六將,一路逆襲,將白菜級天賦硬是給提升到了通徹級!

“有了通徹級的天賦,神道可期!”

南天信心滿滿!

隨着,天賦的再升一級,又有一個主線任務,空降而下。

武神系統,接-連-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叮!”

“主線任務:成功驗證神之子身份並且掌握光明教會實權,擊敗大祭司一方!(完成獎勵:神級大禮包,失敗懲罰:直接抹殺宿主!)”

南天不由一喜。

沒有畏怯,反而是期待無比。

“神級大禮包?一聽就是好東西,主線任務,我是必須要完成!”

南天攥緊了拳頭。

與此同時,南天順便,又探看了一下,自己的屬性面板:

宿主:南天

身份:銀河聯盟三等王爵,銀河軍最高軍部委員會正式委員,紫印紫淵衛,銀河軍內部編制榮耀大將軍銜,宗門事務特派團特使,臨時任情報主管(暫管神聖城內銀河軍情報網絡——三個情報處級單位)

財富值:一萬宇宙幣(+一千萬宇宙幣+三億宇宙幣)

體能:63.9(63.9)

精神力:6-5

生命力:62.9(62.9)

力量:62.9(62.9)

敏捷:62.9(62.9)

綜合戰力:63.9(63.9)

主職業:機甲戰士/七品機甲戰聖

第一副職業:古武者/七品武聖

第二副職業:會計師/初級會計師

武道神通:七星無量,吾之劍道

天賦等級:通徹級

幸運值:3

主線任務:主線任務:成功驗證神之子身份並且掌握光明教會實權,擊敗大祭司一方!(完成獎勵:神級大禮包,失敗懲罰:直接抹殺宿主!)

支線任務:暫無!

“吾之劍道,也變成了我的武道神通了!”

南天不免吃了一驚。

看來,劍術修煉到一定境界,果然是可以通神!

“時間,也不早了,是時候出去了。”

南天想起了,銀一等人。

南天踏上了返回拜神酒店的道路。

路過一個巨大的露天角鬥場。

那裏,發出了雷鳴般的聲音,人聲鼎沸。

南天也不由地被吸引了過去。

“去看看!”

南天笑了笑。

因爲,這裏是神聖城,是神聖帝國的帝都。

在繁華地段修築的角鬥場,也是異常大。

南天粗略估計了一下,這個露天角鬥場,最起碼有三四千個足球場那般大,高聳的看臺座位,也可以容乃百萬觀衆。

南天付了門票,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座了下面。

角鬥場下面的場景,讓南天覺得震撼無比:

一羣面目兇悍的弓箭手,騎着高頭大馬,坐在古式戰車上,居高臨下地,對着一羣帶着枷鎖的奴隸,肆意地獵殺着。

爲了應付特殊情況,在戰車後來,還跟着一輛輛先進的裝甲車,重裝坦-克。

奴隸們驚恐無比,慌張地奔逃着。

那些弓箭手們,毫不留情,獰笑着,給這些奴隸們,補上一箭矢。

這些箭矢,大多數,沒有射中奴隸們的要害部位。

奴隸沒有被一擊必殺,而是被射中了-大-腿-等位置,跌倒在地上。

然後,後頭跟上來的戰車,坦-克等無情地碾壓過去,將這些跌倒地奴隸們給活生生地碾壓成了肉泥。

鮮血混合着腦-漿和碎骨頭,染紅了一片。

場景甚爲血腥。

最讓,南天憤怒的是,這些奴隸,有的年齡,還非常小,不過是七八歲至十來歲之間。

還有一些奴隸,已經是六七十歲了的老人了。

可是,他們無一例外,都受到了弓箭手們的射殺。

角鬥場上一個負責的主持人,拿着擴音器,猙獰地解說着:“這些人,都是觸犯了帝國律法的罪人。他們是帝國的死囚,罪有應得。今天,這些被處死的奴隸,則全部來自布拉德利家族。”

“大家狂呼吧!沸騰吧!”

主持人大笑着。

南天,有些不明所以。

不過,周圍的觀衆,竊竊私語,倒是讓南天瞭解了個大概。

布拉德利家族在神聖城裏頭,原本可是一個世襲地大家族。

現任布拉德利家族的家主,更是官至帝國建工部的部-長,比斯派克的老爹那個次長都要高出一大級!

而且,布拉德利家族裏頭,還有數十人都在帝國裏頭擔任了六級文官或者武官的職務,可謂是名門望族! “名門望族也罷,帝國貴胄也好。沒有絕對的實力,終究是任人宰割。”

看此場景,南天不由一嘆。

此刻,在南天的肩膀上,還站着小黑。

小黑也是睡夠了,出來透透氣。

小黑砸吧嘴巴,對着南天嗡嗡的說道:“主人,以前,這片區域,都是屬於西方神界管轄。嘿嘿,沒有想到,我們東方種族,也可以隨便涉足了。”

南天輕輕一笑:“神武時代都過去很多年了,一切都塵歸塵,土歸土了。故日的繁華都不在了,我們這些人,還需要繼續努力呀。”

小黑也是點了點頭:“是呀!”

“先祖的榮耀,還需要我重新揚威呀!”

小黑挺直了身體,像是一個雄赳赳的戰士。

好在,小黑和南天交談,一直都是用着暗語,沒有直接說人語。

否則的話,小黑這個口吐人語的小黑狗,也會惹來無數的麻煩。

畢竟,現在觀衆席,坐滿了人。

在角鬥場上,布拉德利家族的奴隸,也是越來越少。

這些曾經的帝國貴族老爺,現在,被殘忍地屠殺着。

就如同,他們曾經,屠殺別人一樣。

好似,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個輪迴。

忽然間,小黑猛地大聲“汪汪”地對着南天叫道。

其實,這是一種隱祕的暗語,只有南天這個當主人的聽得懂。

“主人!有大發現,有絕世天才!”

小黑興奮無比,一雙狗眼,盯着在角鬥場上,奮力奔跑的小男孩。

這個小男孩,年齡不大,但是行動,卻是十分靈活。

後面的弓箭手,幾次三番地,射-出箭矢,都沒有將他給射倒在地上。

不過,這個男孩終究只是一個孩紙。

他的修爲也不強,剛剛達到機甲戰師級別。

而那些弓箭手們,則是清一色的機甲戰王以上強者,甚至有一些人已經達到了機甲戰皇級。

小男孩雖然,沒有射中-大-腿-,但是,他的身上其他部門,例如胳膊,後背,側面肋骨部位,都是中了箭矢地擦傷。

鮮血股股地冒了出來。

不過,這個小男孩,卻是有着超乎他這個年紀的堅強和毅力,硬是咬着牙齒,拼命地跑呀,跑呀!

他心裏頭清楚,後面的人,都是一羣兇悍的行刑手。

一旦停下腳步,自己就會死掉!

跑下去,不停地跑下去,纔有活命的機會!

在這一刻求生和復仇的強大意念,充斥了小男孩的心中。

“該死的,一個小畜生,還真能跑!”

一個弓箭手,猙獰地冷笑道。

“布拉德利家族裏頭的人,都快死差不多了。現在,遊戲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這個小男孩,是時候解決掉了!”

一個弓箭隊長,冰冷地說道。

他是一名二品機甲戰皇,實力強大,擅長弓箭之術。

張弓搭箭,行雲流水。

“去死吧!”

弓箭隊長瞄準小男孩,驀然放箭。

“一切都結束了!”

許多弓箭手都呼了一口氣,這一箭,弓箭隊長,瞄準的是小男孩的腦袋。

若是被射中了,這個小男孩就得腦袋爆裂而亡。

不過,接下來的場面,可謂是讓衆人都傻眼了。

在生死一刻,這個小男孩,本能地跳躍而起,整個身體,像旁邊傾斜了一大步。

就是這傾斜的角度,讓小男孩,險而又險地躲過了這必殺一擊。

“怎麼可能?”

不止是那些弓箭手們大驚失色。

就連南天都是渾身一凜。

這在常識裏頭,根本是行不通地呀。

這個小男孩不過是機甲戰師級,而那弓箭隊長已經是機甲戰皇,這其中差距了好幾個大境界呢。

於情於理,這個小男孩如何躲得過?

小黑則是目光閃爍,在南天耳畔低語:“主人,這個小男孩,能夠在角鬥場裏頭,活這麼久。其餘的布拉德利家族的人,都-死-光-了,就他還活到現在,這可不是巧合!”

南天凝重地道:“小黑,你看出了什麼?”

小黑點了點頭:“主人,你知不知道,這宇宙間,最可怕的不是一個擁有絕倫的天賦,而是這個人擁有逆天的特殊體質!”

“體質天定,特殊的體質,修行特殊的功法,事半功倍!而且,會產生一些奇妙的事情。”

“如果,我沒有猜測的話,這個小男孩,已經是具有一種預測‘死亡感應’的體質。身懷這種體質的人,敏銳無比,身體本能,可以感應到死亡地威脅,而且自動作出相應地應對措施。”

“這也是,這個小男孩可以躲過一個弓箭手們連番死亡射-擊的原因!”

小黑緩緩地說道。

在南天和小黑說話間。

惱怒無比的弓箭隊長,又是連連張弓搭箭,“嗖嗖!”

十來支箭矢,全部射–出。

無一例外,讓所有人都是膛目結舌。

那個渾身是傷,已經快要力竭地小男孩,總是多了過去。

那致命地箭矢,頂多只是擦傷了那個小男孩,唯有一支箭矢,刺入了小男孩地胳膊肘上,不過並不致命。

弓箭隊長,徹底怒了!

他在這多人面前,一下子感覺自己顏面大跌。

“該死的,這一次,讓角鬥場的大老闆知道了,自己這個行刑隊的弓箭隊長,是當不了了!”

“都是該死的小畜生,布拉德利家族的餘孽!”

弓箭隊長低吼一聲。

“全體聽令,所有人,目標對準這個小男孩!”

“另外,後面的坦-克,裝-甲車,也要準備一下,全部對準那個小孽種!”

“現在,聽我號令,一二三,發-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