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梵星的臉色發黑了。

這些人跟文家的關係都非常好,各自也都是有權有勢的大人物,平日里說話都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今天怎麼都這麼失態?

究竟發生了什麼?

文梵星徹底蒙圈。

幾位叔伯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就一通大罵之後,掛斷了電話。

接連的幾個電話,都是同樣的過程和結果。

終於,在最後一個電話接通的時候,文梵星等對方罵完之後,急忙開口,「李叔,你們都不去初匯大酒店了嗎?究竟發生了什麼?」

電話那頭,中年人余火未消,「我家裡那位老爺子現在就在初匯大酒店,我能不去嗎?只不過,我可不是為了去給你助陣施壓北塵製藥,反過來,我是去請罪的。」

文梵星呆了,「怎麼會這樣?」

「你得罪了天大的人物。」中年人嘆聲說道,「文梵星啊文梵星,你平時不傻,可這一次,怎麼連自己要對付的是什麼人也不知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柳真全一刻不沒有停息向著濟瀆客棧跑去,玲瓏和百里清溪正在柳真全房中,此時門口傳來敲門聲,「柳先生休息了嗎?公主想請柳先生一敘。」玲瓏立刻躲進柜子里,就在將要關上櫃門的時候以口型對著百里清溪表示道「千萬別答應。」

侍女在門口等候著,百里清溪幻化成柳真全笑著問道:「事情都已經解決,公主尋在下不知何事?」

侍女搖頭只是說道:「公主吩咐請柳先生,其他婢子不知。」

百里清溪來到銀鈴兒房間,此時銀鈴兒正坐在見到柳真全進來,急匆匆的問道:「敢問柳先生可是祭祀?」

百里清溪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心裡一直埋怨柳真全在人前顯露道法,只得尷尬的說道:「中原並沒有祭祀,在下年幼時見到過異人,得蒙前輩指點學了些粗糙的練氣本領,未能入前輩法眼,因此一直在紅塵中打滾。」

此話要是被柳真全聽到,直接給百里清溪點二十個贊,沒想到短短几日接觸,百里清溪說瞎話本例突飛猛進,此時百里清溪也被自己隨口而出的瞎話嚇了一跳,什麼時候都不用思考張口就來了。

銀鈴兒聽后不緊沒有失望反而更加好奇:「柳先生能說說拿前輩有很等高超本領?能否為我引薦?」

「前輩就傳我一段心法,在我看來前輩應該時那種隱士高人,現在連我也沒辦法找到他,可能要讓公主失望了。」

「沒事沒事,此次能結識柳先生才是最大的收穫。」說完將一名侍女召來,「柳先生這是我侍女塔娜,我觀柳先生如此高人竟然沒有人服侍,想將其交給柳先生,讓其為柳先生鋪床疊被。」

百里清溪一聽嚇了一跳,要是侍女跟著自己,自己哪裡還有機會行那變化之術分飾兩角,急忙說道:「多謝公主厚愛,在下本身就是一僕人,真當不得公主侍女服侍,懇請公主收回成命。」

銀鈴兒為難的說道:「可是在我們荒原,送出去的侍女是不能要回來的,不然只能去做最下等的奴隸。」

塔娜等公主說完后跪在百里清溪面前說道:「柳先生,求您慈悲,收下塔娜吧,塔娜什麼都能做。」

正在此時門口有人通稟:「公主柳公子差玲瓏姑娘找柳先生,玲瓏姑娘此時正在門口等候。」

的虧有柳真全一劍斬碎殭屍,此時柳真全主僕三人形象無限拔高,當聽到柳公子尋找柳真全時,那些侍衛也願意幫著稟報。

公主聽了說道:「既然公子有事相詢,柳先生快去快回。」

百里清溪對著銀鈴兒說道:「公主此時容在下與公子相商,等會叫公子將結果告知公主。」

銀鈴兒一聽柳真全等會叫柳玉過來與她商量,心思立馬飛到最開始見到殭屍之時,幸得柳玉捨命相救,不然其就遭了殭屍毒手了,更兼被柳玉護在懷中,不知不覺兩腮飛紅。

「既然公子相召柳先生速速前往,莫讓公子等急了,等會不必公子前來,本公主還未謝過其救命之恩呢。」

百里清溪回去后不停得對著玲瓏不停的埋怨著柳真全,幹嘛出這個餿主意,而且說走就走,什麼都不交代,自己和公主鬥智斗勇有多累。

…..

等著柳真全推出公主院子,塔娜對著公主哭訴道:「公主是不是塔娜有什麼做的不好,您要把我送走?」

「怎麼可能呢,塔娜你和我從小一起長大,而且你父親也是我父親手下最得力的巴特,我怎麼會將你隨便送人,我這幾日觀察這柳先生本領高強為人忠義實屬難得良才,而且等我嫁人了你也會嫁人,難道你想嫁個我們族中的蠻漢,我現在將你送給柳先生,你也可以幫我一起抓住他的心,將他們主僕二人都留在我們部落,那樣我阿爸和你阿爸還有什麼可以愁的呢?」

被公主這麼一分析塔娜也說道:「柳先生本領高強會不會看不上我時蠻族?」

銀鈴兒看著塔娜說道:「我觀柳先生對任何人都和藹客氣,真不會是那種有華夷之別的人,等我等會去柳公子處幫你談談口風。」

……

大廳中的姚家軍在知道原因后將送親的盧家莊人都捆了個結識,連夜派人前往邊關將此時稟報姚將軍。

而客棧老闆得知真相后更是暴跳如雷,指著老管家劈頭蓋臉的痛罵著:「你著老豬狗,什麼事都敢做什麼事都敢瞞,我著好端端的客棧也被你弄的要關門,你們盧家人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喪天良啊,我一家老小都指望著這個客棧了,等天明了我就去報官,非把你盧家弄個身敗名裂不可。」

那些剛收斂戰友的軍漢,只是坐在大廳里一碗一碗的吃著酒,不時的摸出解腕尖刀,在上面噴上一口酒水又在袖子上擦了又擦,那些軍漢都憋著一股火氣,如果不是還要等將軍親自來問罪,早就一刀結果了老管家,挖出他的心臟看看是紅是黑。

其他住店的人都躲在自己房中無心睡眠,聊著都事關於鬼新娘的話題,不過對於他們及沒損失也沒受傷,以後回鄉之後又多了一份談資,弄不好在酒樓中還能混的別人請客的一壺酒。

…..

柳真全此時正在大道上飛奔,由於白天騎馬擦破了油皮,現在跑起來還有點八字腳的感覺,但是人命關天又不敢鬆懈下來,更兼不知為何總是打噴嚏,難道是跑的太快吸入太多灰塵了?不會御風之術真麻煩。

…..

在一出小墳山上一個紅衣女子抱著嬰兒正在吸食陰氣,口中說道:「兒啊你多吃點快快長大,等你有了能力就能未你死去的爹報仇了。」說道這裡一雙紅色的眼睛更是泛出紅光,「盧老爺既然你不念親情,那等我傷好了就將你盧家殺個雞犬不留,算是為我趙郎報仇了。」

又恨恨回望客棧,「不知哪裡來的野道人,等我吸了盧家人的魂魄法力大進之時,就是我報今日之仇之時。」 「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誤!」

路領導怒不可遏,指著葉一鳴的鼻子怒吼道。

可是他話音剛落,便看到一個沙包大的拳頭猛地砸到了他的臉上。

咔嚓!

一道骨頭斷裂聲響起,路領導再次慘叫一聲,他捂著自己的鼻子,劇烈的疼痛感讓他知道鼻樑骨已經被砸斷了。

警長這一回徹底被嚇到了,渾身一個激靈立刻拿出手銬和腳鐐給葉一鳴銬上。

這大陸小子也太兇猛了,連他們大陸駐紮香江的負責人都打,真的是瘋了!

「該死,這個人交給你們香江警方自己處理,我們一方不管了!」

「隨便你們怎麼處置,就是槍斃了都行!」

路領導氣得直接甩手離開辦公室,一邊走出去還一邊慘叫不已,走得很快,估計是急着去醫院了。

警長也是無語了,不過這樣也好,他們怎麼處置已經是他們的自由了。

看了眼葉一鳴,知道現在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把葉一鳴先關到監獄里去。

監獄里,葉一鳴被單獨關押著,因為警長擔心他對其他人動手。

葉一鳴走到牢房的床上,直接盤坐下來,閉目打坐,絲毫看不出是在監獄,感覺就像在家一般輕鬆。

警長見狀不由冷笑:「還真以為郝家會來保釋你嗎,這裏不是大陸,沒這麼多白日夢讓你做,死了這條心吧。」

一番嘲笑后,警長才離開。

葉一鳴靜靜打坐,好似沒聽到警長的話一般。

郝家宅院,大廳里此時又多了幾個醫生,在漢姆身邊查看着。

這些醫生都是郝刑叫來的,都是香江最好的醫生。

地上,漢姆還在瘋狂撓癢,渾身的皮膚已經沒有幾塊完好的了,都被撓破留着血水,看起來觸目驚心十分滲人。

「幾位,怎麼樣,看出什麼問題了嗎?」

郝刑看着漢姆的樣子無比焦灼,連問道。

幾個醫生對視一眼,都是要搖頭,表示束手無策。

「漢姆少爺這情況應該是中毒了,但是是什麼毒我們完全看不出來,驗血也沒驗出來。」

一個醫生很無奈說道,剛才他們都讓人把血液送去檢驗了,都查不出什麼來。

「廢話,我當人知道是中毒了!」

郝刑都快暴走了,直接大吼道。

幾個醫生也是嚇得瑟瑟發抖,根本不敢說話。

啪!

一道重重的巴掌聲響起,憤怒的郝刑站在林初唐身前。

林初唐的半張臉已經微微腫起,嘴角還有一絲血絲話落。

「立刻給我打電話給那個大陸仔,讓他治好我兒子!」

暴怒的郝刑吼著林初唐。

林初唐吃痛但也不吭聲,只是默默打起了電話。

「打不通,一鳴已經被抓到警局了。」

林初唐忍着臉上的疼痛說道。

憤怒的郝刑這才想起來,他已經讓警方把葉一鳴抓進去了,剛才被怒火沖昏了頭竟然忘了這事。

郝刑冷哼一聲,才親自給警局那邊打了電話。

「郝家主,您讓我抓的人我已經抓起來了。」

接電話的正是那個警長,語氣很是客氣。

「讓那個大陸人接電話!」

郝刑直接大吼道。

警局那邊,警長面容僵住,因為他能感覺到電話那一邊郝刑似乎很生氣。

莫名其妙被吼,警長有些不爽,但是也不敢說什麼,畢竟郝家不是他惹得起的。

只好乖乖拿着電話去找葉一鳴。

「大陸仔,郝家家主找你!」

警長直接大聲喊道,語氣滿是不爽,他被吼了,他自然要把氣撒到葉一鳴身上。

閉目打坐的葉一鳴睜開眼,看起來一點都不意外,走過來接了電話,下一刻就聽到郝刑的怒吼聲。

「該死的大陸仔,趕緊把解藥給我弄來!」

葉一鳴臉色玩味,這郝家家主,果然急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蘇緣抱着波加曼回到房間坐下,一邊擼著波加曼,一邊考慮起正事。

「波加波加!」

波加曼「拚命」掙扎,並沒有什麼卵用。

然後……

波加曼的臉上逐漸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波加曼:(〃’▽’〃)

「誒…說白了還是窮啊。」

蘇緣稍微查看了一下自己錢包里的餘額,大概還有兩百多萬的樣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