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殊看他父子二人敘話,也不好問他備戰的事,就先行回屋裝扮去了。今天是大日子,連縣尊都要上遏雲峰來觀戰,他是取得宗門前八的弟子,千萬不能有損宗門臉面。

等他收拾妥當,再去找王源,正好遇到王力——

「王源早就去古校場了。我現在去找他。」王力道。

「已經去了?這麼快?」方殊心想還準備叫他父子倆有什麼話決賽完了再說呢,沒想到王源的動作挺快。可不是么,想干大事的,就是要果斷,不能婆婆媽媽。——換王源以前那溫吞脾性,是做不成任何事的。

……

宗門四座校場,都在總比中一一被損壞,決賽沒辦法,只能重新收拾宗門的一塊舊的校場,位於峰頂,是遏雲宗以前歷代前賢們較比之處。但隨著宗門衰落,那塊校場也被荒廢。師尊重振遏雲宗之時,也是選擇在山腰平坦處新造校場。近幾十年唯一一次在古校場進行的總比,就是六年前的決賽——結果卻出了師尊兩大得意弟子一死一重傷的事情,很快古校場又棄之不用了。

這一次因為四大校場全部損壞,不得不重新啟用這片不祥之地。

王源與方殊拾級而上來到古校場時,那裡已經聚滿了內院與外院的數百弟子。師尊也自初九日之後,第一次出面,身邊環繞著他十多個還在宗門的親傳弟子。

古校場雖然荒廢已久,也不如山下新秀的校場平坦,但端莊大氣,外院弟子們清除了積雪后寬敞無比,就算來了這麼多人,也不顯得擁擠。找到王源,他已經收斂住了早上見到老父時的柔弱。兩人看了一會兒,沒看到王父。

「我爹他不好意思,說要等其他人都來齊了,再偷偷來。」王源道。

自他入宗門來,因為大兒子犯過的事,王父一般都是偷偷在傍晚時來,再連夜回去,怕見到那些被長子欺凌的師弟們尷尬。

方殊搖搖頭,嘆口氣。

決賽之前,先請出了遏雲宗歷代祖師的牌位,祭祖。遏雲宗立宗數百年,名師輩出。最末的的一位,是師尊的師祖,卻沒有師尊的師尊牌位,不知是為何。祖師的牌位一出,內外院的弟子們都伏下來叩首。

宗門一派繁榮景象。 焚香,燒紙,行禮,宗門弟子依次序祭祖。對於牌位上的祖師的名諱,弟子們牢記在心。當年宗門衰弱到幾乎只剩師尊一人了,能有今天的繁盛,師尊常感嘆是歷代祖師佑庇。他老人家喜歡談論歷代祖師的往事,讓弟子們時常也對過去的繁華追憶不已。

喧鬧的祭祖儀式結束,眾弟子分列坐好,正中心空出兩個位置,師尊在左,右邊的位置空著。

雖然所有的準備都已經妥當,但遏雲宗的師徒數百人還在等待今天最重要的人,縣尊大人。

……

國朝尚武。除了仿照文制,在神都設中央官學,州、縣也有類似州學、縣學的機構。遏雲宗在本地的地位極為超脫,幾乎是周遭五縣修武之人冶魂鍛魄拜師求學的首選,本縣就算另開武縣學也沒有多大意義,乾脆讓師尊也領了縣學「教諭」之職,遏雲宗總比前八視作縣學武子,國家給予廩稍之供——這才有縣尊給王源等人的賞賜,算是對「縣學」武子成績優異者的褒獎。總比第一的人可以進往州學——也是因為視作縣學歲考第一的人所有有這個資格。

宗門與政·府的合作,受到的益處很多,比如被毀壞的四大校場,都是縣裡撥款所修,弄壞了反正也有縣尊大人派人來修。不計成本的好處自然就是宗門人才輩出,縣尊受考核時也能增加很多資歷。

歲末年初,衙門中自然有很多事情處理,眾人就耐心等待著縣尊處理完了公務上山來。

「師尊傳喚。」服侍師尊的師兄通知王源道,王源點點頭,往師尊那裡走去。

大師兄也侍立在師尊一旁。

「你們看,王源這孩子,筋骨神氣確實都是很好的,能從內院最末一直打到總比決賽,真是很難得啊。這麼好的苗子,差點埋沒了,不應該。」師尊指著王源微笑地誇讚道。「你們那一輩的師兄弟幾個都很好,然後是老七他們那一批,現在連他們師弟的這一批也起來了,宗門後繼有人,是好事。」高興之餘,又有些唏噓。

五師兄道:「後生可畏,徒兒也不敵他——王源的天資在我之上,恐怕要直追大師兄了。今日大師兄可要小心了。」

大師兄苦笑道:「小源勝過我是必然的。我們像他這個年紀,可沒有這種悟性,有些東西可能真是天生的啊。但是他還要磨礪,師尊、五師弟你們可別誇太高了,讓他有壓力。」大師兄對王源那天指使吳人傑的事情彷彿絲毫沒放在心上。

「一提到王源你比誰都緊張。」五師兄哈哈大笑,對王源道:「聽到了沒,你以後可不興與大師兄『調皮搗蛋』啊!」他嬉笑著,卻暗暗「敲打」了王源一下。

因為大師兄不準內院弟子們將那天的事情傳出去,所以師尊也不知道發生過那件事,不以為怪,看王源也像個孩子:「等會兒好好表現,遏雲宗的將來可都在你們年輕一代的手裡了……」

師尊對王源表現出異常的親昵,甚至第一次召見王源就能跟他講解「雪傾山」的心訣——有可能是愛屋及烏的關係。儘管他現在也刻意不去提三徒弟。

王泉乖逆異常,卻很得師尊賞識,至今都令人費解。

王源一直聽著他們的話,一直點頭著。只是臉上的表情與喜氣盎然的年節氣氛有些不相對。師尊奇怪,問道:「心中有什麼事情嗎?」

王源點點頭,他遲疑著,環顧著這片古校場,問道:「大哥六年前就是死在這片校場嗎?」

冷場。

全場安靜下來。

眾人愕然,都不知道如何接他這話頭。

大師兄就有些尷尬了。

五師兄剛剛已經提醒他不要再調皮搗蛋,可是他還是偏要提這種不合時宜的話題。

王源轉頭向大師兄道:「大師兄今日能在此跟我講講,大哥當年死時的情形嗎?他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一定要致大師兄於死地?」

校場愈發安靜。

王源此舉不啻於給大師兄扇了一個狠狠的耳光。

他以為這是他的內心的傷口——其實又何嘗不是大師兄傷口。

「大過年的,這些事情,又提它作甚。」師尊嘆了口氣,這件事情,永遠是他心中的痛。

大師兄的眼睛中也滿是憂傷之色:「你真想聽我說嗎?」

王源點頭。

「你相信嗎,你哥與我交惡,不過因為幾斤豬肉。」

「豬肉?」王源擰著眉頭。

大師兄苦笑道:「兩個字,『家貧』而已,也是性格使然。王泉師弟那時在宗門地位已經很高了,阿諛他的師弟多得很,可是他向來清高,並沒有用高位為自己謀過一絲錢財,所以他自己一貧如洗,家貧如故。我瞞著他,給你家送肉吃——本來他不知道,結果是小源你跟他說漏了嘴,知道是我送的,我本只是好心,他覺得我這是瞧不起他,侮辱他買不起肉,還與我大吵了一架,由是埋了種子,我當時沒怎麼在意,心說這不過小事,沒想到他這麼看重此事,記恨上了。加上他當時修習『燒血海』一式,遭到反噬,性情大變,凡是不順他心的師兄弟,他都視為仇寇,變得偏激固執……這才在擂台上——」說著,唏噓不已,連連搖頭。

王源沉默了一會兒。

朝大師兄施了一禮:「其實這些日子,聽了師兄弟們說了那麼多,我才知道,大哥原不是我想的那樣。現在大師兄能將這些事情告訴我,王源能坦然接受了。過去大哥與我都多有不是,希望大師兄能海涵。」頭低了下去。

大師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沒再多說。

重生八零福氣包 這時,從上下傳來通報聲:「縣尊至矣!」

然後就傳來一個洪亮、底氣十足的聲音爽朗笑道:「行伍整齊,門風井然,遏雲峰上遏雲宗,每回來此,都覺得身心爽籟,快哉快哉啊!」

「縣尊來了!」

師尊連同入室弟子幾十人,連忙站起身來,走過去迎接—— 跟米迦勒的交談並沒有持續多久,說過了「始皇帝寶藏的秘密」之後,她就和同伴加百列升空而去了。

看著化成兩道白光消失在天空之上的天使,已經從別墅里出來的教宗和兩個護衛頂禮膜拜,葛瑞絲雖然不像三人那麼虔誠,卻也同樣盯著天空,怔怔出神。

「葛瑞絲醫生,我們應該回去了。」李學浩主動提醒她。

葛瑞絲頓時驚醒過來,看了看他,不知想到什麼,眼裡明顯帶有幾分疑惑和複雜,想說什麼,張了張嘴,又停住了。

她一聲不吭地走在前面,李學浩跟在身後,也顧不上還在地上膜拜的教宗三人。等葛瑞絲取了車,李學浩和之前一樣,坐進副駕駛座里。

汽車駛出了莊園,一路之上,葛瑞絲顯得極其安靜,不知是忌憚於他「不是凡人」的身份不敢與他說話,還是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安靜的氣氛一直持續到汽車駛進了她家的小區,才聽到她試探性的聲音:「Lee,你也是天使嗎?」

「不,我是人類。」李學浩似乎一早就等著她這麼問了,臉上沒有任何吃驚或遲疑之色,清楚地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問,「你看,我的背後可沒有長翅膀。」

聽上去有些俏皮的話,讓葛瑞絲愣怔了一下,但他說的的確是事實,他確實沒有翅膀。可是天使說的話又讓她無法釋疑:「那為什麼……」

「為什麼她會說我『不是凡人』?」李學浩接過她未盡的話,「大概因為我有一些不屬於人類的力量吧。」

「什麼?」葛瑞絲沒見過他不屬於人類的力量,所以一時之間根本聽不明白。

「那不重要,總之,我是人類這一點是不需要懷疑的。別忘了,你認識我媽媽,葛瑞絲醫生。」李學浩重點強調了最後一句話。

葛瑞絲聽得恍然,沒錯,她認識他的母親,如果他真的是天使或者別的什麼東西,好像不應該有媽媽?

這麼一想,葛瑞絲似乎輕鬆了下來,原本開車緊繃的情緒也漸漸放開了,就連說話的語氣也不像剛剛那麼小心翼翼:「說實話,Lee,之前嚇到我了,我竟然見到了天使,是真正的天使,這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你知道嗎……」後面是一連串的激動之語。

這就跟普通人見到神仙一樣,哪怕是事後,想起來也是激動不已。

李學浩能理解,不過有些事還是要說清楚的:「葛瑞絲醫生,關於這件事,我想你……」

「當然,我會保密的,就連維吉,我也不會告訴她。」不等他說完,知道他要說什麼葛瑞絲就打斷了,顯然對於這種事,她也不想鬧得人盡皆知,那在她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事。

「那我就放心了。」李學浩點點頭,她就是有這麼理智,不像有的人,看到天使就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不過你是怎麼認識天使的?」猶豫了一下,葛瑞絲問了出來,但馬上意識到這也許是他的秘密,又改口道,「好吧,有些事我不該問的,總之我不會再把你當成一個littleboy來看了。」

「我應該說謝謝嗎?」李學浩半開著玩笑道。

「不,該說謝謝的是我,你治好了我,我現在感覺身體輕鬆多了。」葛瑞絲挺了挺胸膛,在之前的幾個小時,她已經清楚地體會到了身體上的變化,不僅僅是敏感多了,那種原先困擾她的痛楚也離她而去,她也終於可以開始憧憬一段浪漫的愛情了。

挺起的胸膛實在過於顯眼了些,李學浩哪怕不是特意去盯著看,也能看出那明顯的變化,原本就圓隆的曲線,更加顯得豐滿和驕傲。

「嘿!」似乎是發現了他火熱的目光,正在開車的葛瑞絲側頭瞪了他一眼,「Lee,這可不是一個好男孩該乾的事。」嘴裡這樣說著,挺起的胸膛也在縮腹之下收了回去。

李學浩倒沒有什麼羞愧和尷尬心理,畢竟他也不是存心瞄的,但被這樣說,反而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葛瑞絲醫生,不得不說,你的身材很好。」

這聽上去有調戲的嫌疑,葛瑞絲皺了皺眉:「聽著,Lee,不要對我有什麼想法,我和Amy是好朋友,你不會想要我告訴她的。」話里明顯帶著威脅。

可惜,作為好朋友的她,顯然不知道某個不靠譜的母親的性格,如果知道這件事,說不定還會支持他這麼做。

「葛瑞絲醫生,我想你誤會了,我只是誇你的身材好,並不代表對你有那種想法。」 恰好是你,幸好仍是你 李學浩說道。

「對維吉也不行!」想到自己的妹妹,葛瑞絲也毫不客氣地說道,不過或許是發現說這句話太過生硬了,她又補充了一句,「當然,如果你們是正常交往,而維吉又願意的話,我不會反對。」

李學浩能感覺到她態度上的轉變,原先對他接近維吉妮亞可是嚴防死守的,現在都你能說出這種話了。

「不過我聽維吉說,你好像有女友了?」葛瑞絲繼續說道。

「嗯。」李學浩點頭承認。

「那就不行了,你要追維吉,必須是在你沒有女友的前提下。」葛瑞絲立即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如果只是抱著玩玩的想法,Lee,就算你認識天使,我也不會放過你!」

「為什麼你們都認為我對維吉有那種想法?」李學浩對這一點有些無奈,索性把事情說清楚,「葛瑞絲醫生,不怕告訴你,我有很多個女友,對維吉,我只是把她當成一個朋友,沒有那種男女之間的想法。」

「這就好。」葛瑞絲對他能有這種清醒的認知表示滿意,但回過神之後,目光又古怪了起來,「你說你有很多個女友?」她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什麼。

「沒錯,可能有十多個吧。」李學浩一點也不介意讓她震驚一下。

果然,葛瑞絲一臉的不可思議和看人渣的表情:「Amy知道這件事嗎?」

「知道。」

葛瑞絲不由瞪大了眼睛:「你才十六歲,還沒有成年,Amy居然這樣放縱你?天!我想我該找Amy好好聊聊了,這樣下去可不行。」 王源手擎著一桿大槍,與大師兄在擂台兩端對立。

「總比第一局——開始。」

七師兄一聲喝令,王源不假思索地就提~槍向前衝去:

「大師兄,得罪了!」

「噗」地一聲,長槍刺出,迅疾如電!

大師兄退後一步,露出一半錘柄,將槍頭壓下。王源長槍縮回,馬上又刺了回去。大師兄只拿著錘柄,左擋右格,只做守勢。

王源不擅長長兵器,對槍法也沒什麼研究,只知道多做多錯,所以只反覆用一招突刺,完全沒有其他多餘花哨動作。

他是爭勝來的,不是展示他的招式有多少,又有多華麗。

越刺越快,招招都奔著大師兄的胸口猛扎猛刺。

不多時,大師兄雖然仍可撥開他的槍頭,臉上卻滲出了汗滴,氣息加重。

「唔」眾人一片嘆息聲。

王源出手還真是狠,沒留一點餘地。大師兄不肯傷他,就只能一直處於被動。單比體力的話,王源自然是遠勝久病纏身的大師兄。

「大師兄,反擊啊!」

「別光讓王源進攻啊,你看他可曾留情面!」

「回擊!回擊!」師弟們嚷道。

縣尊看著岳君實連連搖頭,真是殊無鬥志。

雙方如此攻守了數十回合,王源雖然攻得猛,卻也一直沒得手。可是但憑著他消耗了大師兄的體力,就是佔上風了。他臉上也逐漸起了狂熱的表情,就好像對面不是大師兄,而是平常練習時的草人。

大師兄就像他握著的一根錘柄般搖擺不定。漸漸感到如此下去是不行的——防守是贏不了王源的回心轉意的。

「喝!」大師兄高叫了一聲,將王源毒蛇般突刺過來的錘柄壓下去——左腳迅疾旋起,猛地將王源的長槍踢開!

王源只一心直刺,大師兄的一腳差點兒讓他失去了重心——王源被踢得一愣的功夫,大師兄已經轉身換步屈蹲,長長的錘柄就支在了肩頭!

槍棒招式中都有這麼一式以肩膀為支點然後猛地朝前方抽打去的動作,大師兄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無比嫻熟,銜接自然——

「好!給他個『倒打一耙』!」有人興奮道。

大師兄的確是這麼決定的,他雙手握柄,就要把狼牙棒撬過頭來——

棒頭呼得揚起!

眼看著就要往朝王源的頭上打去,棒頭卻突然垂了下來——重重地砸在地上。

大師兄喘著氣,滿臉通紅。

我在古代當夫子 他竟然沒撬動。

一根狼牙大棒,雖然看起來粗獷碩大,但總也不過數十斤,大師兄一個鍛魄者,竟然連根棒子都撬不起來,可以看出他如今身體孱弱成什麼樣子。

王源卻在大師兄出糗的這一刻找回重心,單手持槍,手腕一抖——長槍似長蛇出洞,朝著大師兄吐出了毒信子!

大師兄已經沒有選擇,一次簡單的招式都完成不了,還暴露了自己手腳無力的窘境——除了進攻,還能怎樣。

「哎呀呀!」大師兄給自己喊著加勁,雙手握著大狼牙棒,就向王源掄過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