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助理一步都不敢上前,只能小心翼翼的說道。

「段總,這……這實屬在意料之外,我也沒有想到。」

「誰把項目給搶走了?」

「是……是您的妹妹,程苒,封氏集團總裁的太太。」

助理回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都在發顫。

段文驥橫了助理一眼:「你就不能說直白點,她沒有名字嗎?」

還在他這兒彎彎繞繞一大圈。

助理低垂著腦袋:「對不起,段總。」

段文驥只要一想到就來氣,他可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了這個項目上面,誰知道……誰知道居然被程苒給搶了去。

他手底下的人這幾天加班幾點,已經好幾天沒有合眼了,結果就這麼兩天的時間,就被一個黃毛小丫頭給搶走了。

程苒分明就是故意的,她絕對是在打擊報復他們段家。

之前母親去找過她,聽說那個丫頭嫉惡如仇,不是一個善茬,記仇的很,現在看來,還真是有個刺頭兒。

段文驥咬著牙,一臉怒意,猙獰畢現,緊緊攥著拳頭重重鎚擊在桌面上。

「這個項目跟她們專業一點邊都沾不上,封氏集團也沒有接觸過這個項目,他們兩夫妻,還真是絕配。」

助理有些迷茫,覺得還是想要問問段文驥。

「段總,您怎麼知道封氏集團的封總也參與到了這個項目里來。」

「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嗎?你以為我們段氏集團的人是吃素的嗎?就憑她一個人,就算是再快的速度,通天的本領,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兩天做成一個自己根本就沒有接觸過的方案。」

但是她們兩個人加起來,那還是有可能的。

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她們兩個居然在背後陰自己。

助理這一點到時不得不承認,段文驥是真的聰明。

「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老爺子要是知道,肯定會責備您的。」

段文驥眼底一片怒意湧現:「既然她都上門挑釁了,我們沒有坐視不理的理由,你找個時間,約一下,我要見她。」

助理頷首:「我現在就去安排。」

程苒那邊很快,就接到了段文驥助理的電話。

「程小姐您好,我們段總想要見您一面,不知道您方便嗎?」

「是老的還是年輕的?」

程苒說話張嘴就來,一點顧慮都沒有。

助理著實被她這話給說的怔楞住了,心裡也同時暗自慶幸,得虧段總沒有聽到,不然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他尷尬的回道:「不是段董事長,是段總。」

「沒空,不見。」

她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拒絕的乾脆利落。

助理額頭上都在頻頻冒汗,他要是今天不給段總約到人,以段總的性格,估計明天她都不用來公司了。

他只能放軟了語氣。

「程小姐,你們好歹也有血緣關係,遲早都是要見面的,就算今天不見,以後在同一個行業,也很容易碰見。」

程苒冷嗤:「碰見再說,現在不想見,如果他非要執著於見我,讓他親自打電話,找個助理來,有沒有誠意。」

說完,她直接就掛斷了電話,助理的臉色格外難看,這不是在讓他去作死嗎?

他們段家的人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脾氣秉性都是一樣,一個比一個傲嬌。

還能怎麼辦,只能把話原封不動的帶給段總。

等段文驥在助理的口裡得知程苒要求他親自打電話,差點沒有把手裡的酒杯給扔出去,臉色那叫一個陰沉至極。

「她還敢跟我提出這樣的要求!」

助理沒吭聲。

段文驥像個無頭蒼蠅似的在辦公室走來走去,旋即回過頭,也只能暫時把這口氣給忍了下去。

「電話給我。」

助理急忙遞上去。 「殺掉你即可獲得餌料3000,想跑……沒門!」

就在後土疑惑之時,蕭峰冷冷一笑,手中的黑色玉符猛然祭出。

「唰!」

玉符驟然升至虛空之中,當黑色的光芒匯聚到極致之時,竟蛻變成五彩金光,隨後沒入虛空之中。

「嗡!」

剎那間虛空之上,一層金色的光芒蕩漾開來,蘊含著一股吞天奪地的力量,耀眼的金光如同電閃雷鳴瘋狂吞吐著,五彩神光不斷匯聚交織,剎那間瀰漫出一股恐怖的威壓。

數千萬里的生靈皆是感到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嘭。」

「嘭。」

……

即便是虛空之上堅硬無比的星辰,在這股毀天滅地的力量之前也變得脆不可言,猛然炸裂開來。

「不……」

原本自信能夠逃跑的白澤頓時臉色大變,眼神之中滿是驚恐之色,他想要奮力逃回天庭妖族,可蒼穹之上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已經將他鎖定,縱使他使勁渾身解數,也無法掙脫此片虛空。

「轟!」

驟然間,那五彩神光蛻變成紫色雷電,一條滅世雷龍自蒼穹之下奔涌而下,吐納之間噴涌不息的紫色雷光陡然將千萬里的區域盡數照亮。

無數洪荒世界的大能察覺到這個恐怖力量,紛紛臉色一變。

轟!

隨後,只見那滅世雷龍張牙舞爪之間橫跨千萬里,張開瀰漫著紫色雷電的龍口,隨後將白澤吞了進去,緊接著沒入混沌之中。

天地之間再度回歸平靜。

那吞天奪世的力量陡然消失,天際之上烏雲散開,猶如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不過世間再無白澤。

「叮!恭喜宿主達成擊殺任務,獎勵3000餌料!」系統的聲音自蕭峰的腦中響起。

「我的天,這准聖符文就是厲害,這威力恐怖的一批!」蕭峰見狀,眼神之中滿是震驚,那個是天庭的白澤啊,境界可是達到大羅金仙的後期啊,可謂是一個超級強者。

然而在准聖符文的威力之下,連一擊都沒有接下,足以見得准聖符文要多麼恐怖。

「一下子多了3000餌料,太爽了吧!」當蕭峰看到系統的獎勵之時,不由的咧嘴一笑,然而他卻沒想到因為他使出了准聖符文,頓時在洪荒世界中引起諸多大能的關注。

碧游宮。

驟然間,虛空之戰的聖人通天眼眸緩緩睜開,無數大道紋路緩緩流轉,雙眸之中迸發出兩道混沌大道之光,洞穿整個洪荒世界。

「准聖的力量……等等!那混賬東西竟然在那,咦?居然也有白澤的氣息?」

聖人通天眼睛微眯,拂袖一揮,以混沌大道之力開始演算。

下一秒,聖人通天那亘古不變的臉頰之中不由得浮現一抹笑容。

「不愧是本座的親傳弟子,即便是半步跨入大羅金仙巔峰境界的白澤都抵擋不住,哈哈哈!著實給我截教揚威啊!」

「不過這小子手中居然掌握了准聖的力量,著實怪哉!」

「也罷!既是這混賬東西的機緣,那便隨他吧!」

……

昆崙山之上的玉虛宮。

正在講道之中的原始天尊眼睛微眯,那大道之光流轉的眼眸,不由得望向遠方,隨後拂袖一揮,以大法力開始演算。

不一會,元始天尊便知曉了事情的整個經過。

「想不到三弟那資質雜亂、平庸至極的截教之中,居然會有如此人才,但如今他將白澤滅殺手中,已然沾染了巫妖量劫的因果,本座倒想看看他怎麼化解呢?」

……

首陽山之上的八景宮。

太清老子於虛空之上感悟混沌大道,而他的下方則是大法師玄都。

驟然間,老子不由得眼睛微眯,隨後拂袖一揮,同樣以大法力開始演算。

「想不到三弟門下弟子之中還有如此優秀之人,不過一隻狼妖,身上居然有深不可測的大氣運。」

「然……他滅殺了白澤,註定沾染了巫妖量劫的因果,當真是福禍相伴!」

玄都聞言,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他從未見過老子對一位修道者的評價如此之高,最為關鍵的是還是只狼妖。

「師尊,還不知您所說的狼妖是?」

「他是你三師叔的親傳弟子!」老子緩緩說道。

「截教中人?可三師叔的親傳弟子大都修為境界不高,也就多寶師弟達到大羅金仙的境界呀!難道截教之中又弟子突破到大羅金仙嗎?」玄都聞言不由得眉頭一皺。

然,老子卻是緩緩搖頭,「非也,此子不過太乙金仙的中期境界罷了!」

「什麼?」玄都聞言,不由得瞳孔猛然一縮,眼神之中滿是震驚之色。

這不是開玩笑的吧?一個區區太乙金仙的中期修道者能將一個大羅金仙的後期修道者給擊殺?

「糊塗!」老子自然察覺到玄都的表情反應,不由得了呵斥了一下,「兩者境界察覺過大,自然是藉助外來手段,白澤是死於准聖的力量之下。」

「可能是三弟在那狼妖身上留下了大手段,這才讓其可以擊殺白澤。」

「呼。」

「我就說怎麼可能!」

玄都聞言,心中不由得鬆了口氣,可心中不由得將那狼妖深深記住了,在太乙金仙境界便能滅掉大羅金仙的修道者,足以轟動整個洪荒世界了。

……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