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化龍的龐大身軀遮天而過,完全了籠罩了剩下的金虎頭目。

在金虎頭目的驚怖目光中,龍軀盤踞下來,完全將它淹沒。

嗒……

一股股赤紅的鮮血從龍口邊淌下,裡面夾雜著絲絲金色血線。

楚天碩大的頭顱一甩,金虎頭目龐大的金色屍體落入地面,掀起一地灰塵。

終究,塵歸塵,土歸土。

「接下來,就剩下你們了。」

楚天一雙凶瞳環視四方,看著還在纏鬥的幾頭妖將,身形一竄,加入戰團。

嘩啦啦!

如瀑的血雨灑落而下,又是一頭金虎被楚天一口咬成數截,當場隕落。

嗤!

手持小無生劍的那具靈力分身,施展無生殺訣,悄然出現在另一頭金虎身後,小無生劍透心而過。

最後一頭金虎眼神震怖,心中升起無邊懼意,反身便逃。

咻咻咻……

三具靈力分身一同追上,片刻便將它撕成碎片。

擊殺了所有的金虎后,局勢完全一邊倒,勝利的天平完全傾斜向楚天一方。

楚天攜帶著擊殺所有金虎的衝天煞氣,威不可擋,帶著三具靈力分身和本命紫炎逼近。

剩下的幾頭妖將心膽俱寒,渾身毛髮炸立,再也升不起斗意,四下逃散。

隨著幾頭妖將亡命而逃,其它的所有的妖獸也是發出一陣陣哀嚎聲,四下奔逃起來。

「不先問過我,就想走?」

「你們,一個都走不掉!」

楚天昂頭長嘯一聲,身軀劇烈抖動,所有嵌在身上的寶劍脫體而而,化作一片劍的海洋,朝著四周席捲而去。

破空聲大起,如同死神的低吟,回蕩不休。

劍影分化萬千,無匹的劍氣縱橫捭闔,瞬間追上所有的妖獸,封鎖住所有的生路。

「嗯……」這時,楚天身軀微微一顫,神色不佳。

饒是楚天精神力遠超普通妖將,一翻大戰過後,此時再藉助兵之意境,同時控制如此多的寶劍,也隱隱有些不支。

噗!

楚天旋即一張口,吐出一顆光華爍爍的晶瑩妖丹,正是它的本命妖丹。

妖丹滴溜溜旋轉,湧出無比精純的本源力量,幫助楚天催動兵之意境。

與此同時,在楚天的吩咐下,三具靈力分身、本命紫炎、先祖骷髏頭以及小白鬼蝠一起,將被阻擋住的幾頭妖將逼了回來。

幾頭妖將,加上所有逃竄的妖獸,再次被逼退回來,聚成一團。

一些不張眼,想要強行突破的妖獸,瞬間便被無窮的劍光洞穿而過,屍骨無存。

「陣起!」

楚天倏地一聲輕喝,手中出現數張築靈級困靈法陣,迎風變大,沒入劍海中,將匯聚一處的所有妖獸都生生困住。

困靈法陣中,靈氣洶湧,無數靈氣觸手憑空生成,將一頭頭妖獸纏繞起來,捆成了一個個棕子,再也動彈不了分毫。

至於那幾頭妖將級的妖獸,也在身旁無數特別招待的劍流逼迫下,無奈放棄了抵擋。

做完這一切,楚天這才長長呼出一口濁氣,將面前妖丹吞入丹田。

近十丈的紫炎王蟒妖軀更是迅速縮小,重新化為三米大小,現出本體來。 蛇軀遊動,楚天來到眼前被困住的眾多妖獸面前。

一場大戰,數量眾多的妖獸死傷大半,當然大多的是那些低階妖獸。

而流雲靈豹一族,也折損近半,剩下的六七十頭也是渾身傷痕纍纍,豹身完全被鮮血染紅。

這還是因為楚天及時趕到,否則的話,不但它們全都要死,連身後祖地的族群成員也會被一併剷除。

妖獸之爭,從來沒有什麼道理可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獲勝的一方,根本不會放過剩下的母獸、幼獸,只會盡數屠戮,以絕後患。

所以當楚天上前時,被困住的所有妖獸都目露絕望,低聲哀嚎起來。

「老大,讓我們殺光它們。」

小白靠近,低沉嘶吼,眼中滿是血色。

眼前這些妖獸,殺了它這麼多的族類,它恨不得生吞它們。

「為什麼要殺光它們?那太浪費了。」楚天卻是目光一閃,「殺了它們於事無補,不如讓它們為我們所用。」

「為我們所用?」小白一愣,旋即急道:「老大,妖獸反覆無常,現在放過它們,日後一旦有機會,它們一定會反抗的。」

「無妨,它們不會有這個機會的。」

楚天走近,四下飛旋的劍河自主分開,讓開一道通道,旋即合攏。

來到僅剩的三頭妖將面前,楚天口吐人言:「現在,給你們二個選擇,要麼徹底臣服於我。」

「要麼,都一齊葬身於此。」

「我們臣服!」

楚天話音剛落,早已經被嚇破膽的三頭妖將就連忙模擬人聲,開口回道。

當然,它們心中都藏著其它的心思,只是眼下生死攸關,只能臣服。

只要活下去,日後就有機會逃走,蝕雲山脈這麼大,對方到時也奈何不了。

楚天望著眼前這一頭青狼,一頭灰雕,一頭狂熊,目無表情,早已經猜到對方心中的想法。

「既然你們選擇臣服於我,那我便要在你們的腦海內,種下一道血契。」

「一旦種下血契,你們只要有任何反叛的行為,就會瞬間被反噬。而且,只要我一個念頭,這道血契就會瞬間取走你們的性命。」

「什麼!?」

三頭妖將瞳孔一縮,頓感不妙。

因為一般妖獸哪怕是妖將,都只主修肉體,對於精神靈魂根本沒有多少涉及。

至於複雜的血契,那是人類的手段,就是得到了,也施展不出來。

難道眼前這條妖蛇,竟然能施展人類的特殊手段?

三頭妖將旋即一想到楚天先前展示出來的各種詭異手段,心頓時沉了下去。

「種下血契,那我們的生死不就完全握在你的手中了。」

「就是金虎一族,也不敢這麼對我們!」

三頭妖將狂怒的開口,死死盯著眼前的楚天。

「金虎一族?」楚天望向不遠處,冷笑道:「你是說它們嗎?」

「……」

三頭妖將頓時泄氣,幾頭金虎包括那頭妖將五階的金虎王族,都死在了眼前這條詭異莫測的妖蛇手中。

現在它們三人包括族群的生死,完全都在對方一念之間。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而且我身後的流雲靈豹一族可是巴不得吞下你們身為妖將的屍體。」

「我最後再問一次,同意還是不同意。」

同等境界,簽訂血契,需要對方心神放開,否則的話,對方只要抵抗,就會失敗。

當然,對方也會輕則化為白痴,重則死亡。

這不是楚天希望看到的。

三頭妖將神色一變,目光掙扎片刻,最終還是黯淡下來,伏低身子,無奈垂下了頭顱。

「那好,現在你們放開心神。」

說著,楚天面前出現三團血光瑩瑩的高等契約,在妖力的包裹下,倏地沒入它們頭顱之中。

三頭妖將渾身一顫,目光一時失神,片刻后才清醒過來,卻是神情大變。

「什麼,你竟然耍我們?」

「竟然讓我們屈從於幾頭低階妖獸!」

「你……」

三頭妖將簽訂了主從血契后,心神相連下,卻駭然發現,和它們簽訂的另一方,並非眼前的楚天,而是三條實力低下的妖獸!

楚天眼中浮現出冷意,漠然的望著它們。

他腦海中擁有三條小蛇的心神烙印,剛才便使了個小手段,直接將主從血契的主方,換成了三個小傢伙。

三頭妖將見上了當,自然十分惱怒。

它們身為妖將,除了那頭青狼外,其它二頭更是一族頭領,現在卻要屈從幾條低階妖獸,心中憋屈萬分。

「我有說過,你們是要和我簽訂血契嗎?」

楚天冰冷的蛇瞳一一掃過,三頭妖將不敢直視,隨後只能認命。

隨後,更讓它們悲哀的是,楚天眸中精芒一漲,化出一道道妖力禁制,沒入剩下的所有妖獸體內。

禁制與血契不同,血契深入對方腦海,一旦種下,對方再也無法反抗。

而禁制的話,只是一道簡單的牽制手段,就像那無生門的厲尋種在嵐心臟處的一道靈念一樣,可控制他人命脈。

總的來說,就是血契連反抗的念頭都無法升起,但禁制的話,不但無法察覺對方想法,而且只要不顧性命,仍然可以反抗。

不過這些低階妖獸,楚天並沒有放在眼裡,只要控制了這三頭妖將,任它們也掀不起浪來。

做完這一切,楚天妖氣湧出,將所有的寶劍、法陣收入儲物界面。

靈力分身和先祖骷髏頭也一同消失。

吼……

就在楚天剛一收走束縛,當下便有幾頭靈智不高的低階妖獸低吼一聲,朝著遠處逃去。

「不自量力。」

楚天眸光淡漠,只是心神一動,這幾頭低階妖獸便發出凄厲的叫聲,突然七竅流血,倒地慘死。

其他妖獸看著這一切,嚇的瑟瑟發抖,再也不敢有絲毫逃跑的念頭。

三頭妖將更是眼神驚懼,死死的將頭埋下,伏低身子,大氣不敢出。

見狀,剩下的三族妖獸也是有樣學樣,面向楚天,呼啦啦伏倒一片,表示徹底的臣服。

「老大,這是……」

禁陣消失,小白也走了過來,發現眼前這些妖獸的變化,不由古怪地問道。

「這些妖獸體內都被我種下了禁制。」

「生死,皆在我一念之間。」 「還是老大厲害!」

小白看著眼前這三頭實力甚至比它還強的妖將,此時卻萬分驚懼地伏首在地。

特別是那二頭頭領,都有妖將三階,離晉陞中階妖將只是臨門一腳,實力媲比它父親。

眼下,只是因為老大並沒有發話,連頭都不敢抬起來,不由大感痛快。

這時,小白的父親銀爪也帶領著剩下的族人迎了上來。

「多謝這位……蛇公子……援手之恩。」

銀瓜不知道怎麼稱呼對方,只好學著人類的稱呼瓮聲瓮氣開口道。

「我與小白有緣,頭領不必客氣。」

「小白?」

銀爪一怔,隨後看向它的兒子,目露詢問之色。

小白露出一絲憨態,跟它父親解釋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