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左右有宮廷衛士出列,將要將韓公子帶下去。

韓勁武上前,一手就把幾名宮廷衛士給推到在地上。

韓勁武接着跪倒在地上。

“大王,此次是犬子無禮了!但是,希望大王看在我韓家世代功勳,爲大王開疆拓土的份上,就饒過小兒吧!”

韓勁武,拱了拱手說道。

文王,眼眸中迸射出一抹寒芒。

妖孽皇后:龍椅要換人 【好你一個韓勁武,自持是將帥,手握兵權,就敢目中無人了?我要打你韓家人的板子,你竟然推開我的衛士,真是不把我的王權放在眼裏!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

文王,心中怒火沖天!

不過,文王終究是一代梟雄,懂得適時的隱忍。

這次的秋獵,文王終究是贏家!

韓家企圖染指,戊戌兵團副團長的陰謀,算是沒有達成!

再加上,韓家畢竟是,根深蒂固,勢力龐大,目前爲了封地內的穩定,還不適合和韓勁武徹底翻臉。

就打個馬虎眼過去,算了!

文王思忖了一下,打定主意,便揮了揮手:“既然如此,愛卿,就帶着你的兒子,退下吧!秋獵已經結束了,大家也都散了吧!”

“諾,微臣遵命!”

韓勁武面色陰沉,帶着韓公子就要離開。

不過,韓勁武與韓公子的路,卻是被南天攔住了。

韓勁武瞪了一眼南天:“滾,你一介布衣,還敢攔着本大帥的路?”

“年輕人,不要你以爲,你有些小本事,就敢肆意行事了!”

南天面色淡然,指了指韓公子。

“小子,我們之間,還有些恩怨,沒有結清呢?你一口一個賤民,侮辱我!我南天,若是不給你些教訓,日後還怎麼行走江湖!”

南天冷冷一笑。

韓公子脖子一挺,仗着,韓勁武在身旁。

韓公子無所畏懼:“哼,我就侮辱你,又怎麼滴!不管怎麼樣,你在我的眼裏,就是一個賤民!”

“賤民?”

南天嘴角微微一上揚。

隨即,南天動了!

南天出手快若閃電,帶出了陣陣虛影。

“啪啪!”

南天在韓公子的臉上,響亮地扇了幾個大耳光子。

韓公子頓時成了一個豬頭臉。

“今天,你南哥,就來教你好好做人!”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痛打着韓公子。

韓公子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頃刻間,原本風采熠熠的韓公子,就變成了一個大豬頭。

南天最後又是補上了一腳。

“轟!”

韓公子重重地跌倒在地上,蜷縮着,身體不停地抽搐着。

見到自己兒子,如此慘樣!

韓勁武自然是坐不住了!

韓勁武,暴吼一聲:“可惡的小子,我要你的命!”

韓勁武的實力,很強大,古武修爲,又有了精進,現在全身氣息爆發,竟然達到了七品武王境界。

渾厚的真氣,宛如山嶽的氣勢,溢散到周圍。

一些實力弱小的僕從,首先是堅持不住了。

僕從們,頭腦一陣眩暈,很快就摔倒在了地上。

“韓大帥,原來實力這麼強大!韓大帥,隱藏的太深了!”

一些豪門貴族不由地感嘆道。

文王也是面色凝重。

韓勁武強悍的實力,隱隱約約可以威脅到文王了。

這一日,若不是南天逼出韓勁武使出全部實力,一直以來,人們還以爲,韓勁武就是一個普通的武王呢!

“從你,虛空拿物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很強大!但是,千不該萬不該,惹我韓家人!”

“今日,我必殺你!”

韓勁武拔出腰間佩刀,七尺長的血雨大刀。

“殺!”

“殺!”

“殺!”

韓勁武怒吼一聲,血雨大刀,接連劈出。

滾滾刀氣,如同龍捲風一般,席捲而來!

豪門契約:勾心小妖妻 “是個,好對手!”

南天也來了興趣!

“流星!”

流星機甲,身披於身!

現在如今,南天古武修爲與機甲修爲,雙雙突破到王境,南天也正需要一場大戰,來鞏固一下自身的修爲!

“戰!”

“獨孤九劍之劍蕩天下!”

南天也不含糊!

面對,七品武王的韓勁武,南天也使出了目前,自己的最強劍術——獨孤九劍之劍蕩天下!

劍蕩天下,劍氣縱橫,一劍光寒十九州!

“轟隆!”

南天的九天神龍真氣,化爲獨孤劍氣,與韓勁武的刀氣激烈的相撞在一起。

一陣巨響過後,滿地狼藉。

以南天和韓勁武爲中心,方圓十餘里,低於武師境者,不管是異獸還是武者,俱皆喪命了!

南天怡然不動,手持流星寶劍,立在哪裏,傲然天地!

至於,韓勁武則是衣衫襤褸,向後倒退了七八步。

韓勁武面色蒼白,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大王,有人襲擊您的兵將,您還不出手嗎?”

韓勁武,向端坐高臺之上的文王,求救道。

一世纏情:吻安,壞老公 韓勁武知道文王的實力,只要文王出手,與自己合力而擊,南天必死無疑。 文王陰冷一笑,心中不由的高興。

【現在,知道我是你的大王了?想要向我求救?】

文王起身,拍了拍,自己寬大的衣袍。

“韓愛卿,你這是何意?”

“南天先生,可是我特意請來的護國之師,地位尊貴無比。他教訓一下你的兒子,很是正常合理呀!”

“韓愛卿,何必發這麼大的脾氣呢?”

文王,呵呵笑道。

韓勁武氣得,鼻孔都快要冒煙了!

“什麼,他不是一介布衣嗎?怎麼,現在成了大王的護國之師?”

韓勁武質問道。

現在,在場這麼多權貴!

都是向陽城的上流人士!

若是,只要南天沒有一官半職的,還與自己交戰。

文王就必須要出面幫助自己。

不然的話,文王就會寒了這羣權貴們的心。

文王依舊是笑呵呵地:“沒錯,南天先生早與本王相談甚歡,南天先生,也確實有本事,爲護國之師,實至名歸!”

公孫長智也出面道:“韓大帥,大王說的沒錯。南天先生,就是我前幾天給大王引薦的。按照,級別,南天先生是護國之師,乃一國子民的師長,比你這個大元帥,都要高半級呀!”

“文王陛下,向來以法律治國!你不遵守法律,與長官對戰,是要受到處罰的!”

公孫長智是政壇老手了,這麼多年的上大夫,也不是白當的。

公孫長智一番言辭,瞬間就把韓勁武給定了罪。

雖然,罪名不是很大,但是至少讓韓勁武這個威風凜凜的大元帥,吃了不小的虧。

文王也是趁機道:“是呀,公孫相國都說了!韓愛卿,你這次真是太急躁了,瞧把南天先生騷擾到了!”

“本王現在處罰你,閉門反省一個月,不過分吧!”

文王肅穆地說道。

韓勁武,攥緊了拳頭,咬牙切齒地,從嘴巴里頭,蹦出字句:“不過分,大王審判的好!這次,是微臣錯了,我這就領着犬子回去反省去!告辭!”

韓勁武知道,自己現在是佔不了一點便宜了。

自己打又打不過南天,文王也不幫助他,還下令處罰他。

韓勁武清楚,若是今日在這麼鬧下去,說不定,自己的性命都不保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文王你給我等着,還有南天!”

韓勁武狠狠地心道。

不一會兒,韓勁武就領着遍體鱗傷的韓公子,灰溜溜的走掉了。

這次,秋獵,韓家顏面頓時掃地。

至於,香公主更是捂住了嘴巴,驚訝之色,溢散了她漂亮的臉蛋。

“他原來叫南天,還是咱們的護國之師?他怎麼這麼年輕,還這麼帥!”

“哎呀,怎麼辦,我心好亂呀!”

香公主臉色緋紅。

香公主的異樣,被她的師尊,香春宮的掌門美豔的婦人,察覺到了。

美豔的婦人,摸了摸香公主的秀髮。

“小香,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藏在心裏頭?”

美豔的婦人關切的問道。

香公主牽強一笑:“師尊,我沒有事情的!”

“騙人,你這個小丫頭,有事情,還能瞞過師尊嗎?快說把,師尊是過來人,說不定,還能幫你解決一下心事!”

美豔的婦人,淡淡一笑。 文王陰冷一笑,心中不由的高興。

【現在,知道我是你的大王了?想要向我求救?】

文王起身,拍了拍,自己寬大的衣袍。

“韓愛卿,你這是何意?”

“南天先生,可是我特意請來的護國之師,地位尊貴無比。他教訓一下你的兒子,很是正常合理呀!”

“韓愛卿,何必發這麼大的脾氣呢?”

文王,呵呵笑道。

韓勁武氣得,鼻孔都快要冒煙了!

“什麼,他不是一介布衣嗎?怎麼,現在成了大王的護國之師?”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