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葉婷洛提出來了,那今天中午一起吃個飯,也無妨。

"行啊,地點你來定,但是,必須由我來買單,全當給你接風洗塵,怎麼樣?"蘇北手裡拿著筆,一邊轉,一邊笑著說道。

"好,那我到時候把地點發給北北姐,我們中午見!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葉婷洛說。

"嗯,中午見!"蘇北說完,就掛了電話。

我在三界當老師 一上午的時間,匆匆過去了,蘇北了解了一下星空娛樂的大體情況,她打算先了解一段時間,然後,再進行規劃,她來星空娛樂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星空娛樂,徹底跟國際接軌。

這樣的話,未來的幾年,星空娛樂的合作和發展,都勢必會發生一些巨大的變化。

蘇北知道,每一次的改革,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面臨巨大的風險。

可是,她不怕。

既然路南交給自己了,那她就要努力去闖一闖,不然的話,她這個金牌經紀人,豈不是白瞎了!

忙活了一上午,接到葉婷洛定位的時候,蘇北一看時間,果然已經到飯點了。

她趕緊收拾了一下,就快速下樓。

到了葉婷洛說的餐廳,蘇北報了名字,就被服務員領著,向著靠窗的位置走去。

因為餐桌兩旁,有兩個大大的盆栽,所以,蘇北根本沒有看到沙發上,還多了一個人。

等她走近的時候,才發現,顧念城低斂著眸子,安靜的坐在沙發上。

葉婷洛就坐在他的對面,她的神色有點為難。

蘇北頓時愣住了。

不是葉婷洛跟自己吃飯嗎?為什麼顧念城也來了!

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

蘇北心裡的氣,不打一處來。

她彷彿又想到,一年前,葉婷洛為了給葉冉求情,也是這樣先斬後奏,跟葉冉兩個人,在飯店等自己。

她這算是故技重施嗎?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跟顧念城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北有點生氣。

"你們聊,我先走了!"她說完,咬了咬牙,轉身看向葉婷洛。

"婷洛,你好自為之,如果你想跟我吃飯,我樂意奉陪,但是,如果是這樣的情況,我勸你還是不要找我來,以免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蘇北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顧念城終於抬頭,他看了葉婷洛一眼。

還不等他說話,葉婷洛已經開口了。

"念城,人我已經喊來了,至於接下來,你自己看著辦吧!"葉婷洛說完,就一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顧念城涼涼的看著她。

"我知道!"他說完,蹭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向著蘇北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蘇北出了餐廳,她剛走了兩步,就被人拉住了胳膊。

蘇北轉身,看到顧念城那張臉,她猛地將胳膊一甩。

"顧念城,你放開我!"蘇北冷聲說道,她警惕的看著顧念城,往後退了一步。

雖然她感謝顧念城,一年前,救了紫蘇跟她。

可是,他這麼瘋狂,能做出讓她和蘇暖,互換身份的事情來,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以後還能做出什麼事情,自己都不敢想象。

看著蘇北一臉戒備的樣子,顧念城有點難受。

"蘇北,你別這樣,難道我們以後,連話都沒的說了嗎?"顧念城痛苦的問道。

"顧念城,你做那些事情的時候,你怎麼沒有想過,我若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你該怎麼辦?"蘇北憤怒的說道。

"蘇北,你能不能聽我說,當初我也是為了救你和紫蘇,我的確是有自己的私心,可是,這一年的時間裡,我對你不好嗎?對紫蘇不好嗎?蘇北,你真的不能因為這個,就給我判了死刑,好不好?"顧念城說的非常痛苦。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

"顧念城,算了吧,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各自安好,不行嗎?我跟你不見面,我讓路南不找你的事,已經算是對你的寬恕了!一年前你救我和紫蘇,跟這一年的時間,你不遺餘力欺騙我,群毆權當是抵消了,你不要再糾纏不休了,行嗎?我不想讓路南看見,我跟你還有絲毫的聯繫!"蘇北快速的說道。

顧念城的神色,偏執的可怕。

"蘇北,你雖然選擇了路南,可是,我想告訴你,你跟他不會好的,不管是一年前,還是現在,我會向你證明,你選擇他,根本就是一個錯誤!"顧念城瘋狂的說道。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刺激到他,除過蘇北。

他對蘇北,愛而不得,卻懂不的,明明那麼生氣,卻捨不得碰她一根頭髮。

可是,她卻是怎麼回報自己的。

蘇北無語的搖搖頭。

"顧念城,你是真的瘋了,我無論是失憶了,還是沒有失憶,我都不會跟你在一起,你為什麼還是不明白呢,你難道不知道,感情的事情,本就強求不得嗎!"蘇北生氣的看著顧念城。

"可是,我偏要強求呢!"顧念城偏執的說道。

"那我們以後都別見面了!"蘇北冷冷的說道。

"你以為,你選擇了路南,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嗎?蘇北,你這在醫院休養的一個月,在盛世上班的兩個月,路南將你守的密不透風,我就連想見你一面,都是苦難,以後別再見面了,你選擇了路南,不用說這幾句話,這就是成為鐵定的事實了,我想見你,都得通過葉婷洛,蘇北,我都覺得自己可憐!"顧念城紅著眼說。

蘇北神情為難到極點。

她現在根本就不知道,要跟顧念城說什麼。

他已經著魔了,自己說什麼,好像都是廢話。

"我走了!顧念城,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蘇北說完,就轉身離開。

顧念城要跟上去,他突然看見,路南站在馬路對面,冷冷的看著自己。

顧念城突然大聲,像是故意說給路南聽的一般。

"蘇北,選擇了路南,你會後悔的!"顧念城憤怒的說道。

蘇北頭也沒回,堅定的向前走去。

馬路對面的路南,看著蘇北的背影,露出會心的笑容。

隨即,他看向顧念城,流露出一抹嘲諷的意味。

顧念城狠狠的瞪了路南一眼,他轉身,就看見葉婷洛站在餐廳門口,臉上的神色,非常複雜。

顧念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覺得,怒火中燒,他快速的走過去,一把拉住葉婷洛的胳膊,憤怒的向著不遠處的酒店走去。

葉婷洛期初還掙扎了兩下。

可是,顧念城的力氣實在太大,她最後只能順著他,帶著大大的墨鏡,將自己的小臉遮了遮。

蘇北在路上,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她便伸手去打車。

結果,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自己旁邊。

蘇北一怔,車窗就被降下來,露出一張俊臉。

路南笑著看向蘇北。

"老婆,能不能賞光,陪我吃一頓午飯!"路南說的有點孩子氣。

蘇北努了努嘴。

"你該不是一直在跟蹤我吧!"蘇北說。

路南趕緊搖頭,他認真的神色,就差舉手給蘇北發誓了。

"北北,你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只是在附近吃飯,看見你從對面的餐廳里走出來了而已,你已經好幾天午餐,都沒有陪我吃了!"路南像個撒嬌的大男孩,語氣幽怨的讓蘇北無語。

"好吧好吧,去吃飯!"蘇北說著,就打開副駕駛車門,坐上去。

這個男人,真的是個長不大的孩子,明明就昨天中午沒有一起吃飯,今天中午鬧了半天,最後還是跟他一起吃,結果這個幼稚的男人,到了他嘴裡,就成好幾天了。

也不知道,他以前的數學老師知道了,會不會被他給活活氣死。

兩個人吃完午飯,就回公司上班了。

生活照常,蘇北並沒有將跟顧念城見面的事情,放在心上。

第二天的時候,葉婷洛給她專程過來道歉,她雖然冷著臉,但是,到底也是原諒她了。

畢竟,葉婷洛對蘇寒和蘇凜那麼好,兩個小傢伙,都快把她當成親人了,自己也不想跟她計較。

而且,她也明白,葉婷洛終究是為情所困。

日子一晃,三天過去了。

這天,蘇北和路南剛到公司,就被穆念影的一通電話,給叫回去了。

路南跟穆念影爭執了半天。

"奶奶,我們晚上再回去,行嗎?我們剛到公司,馬上就要上班了!"路南為難的說道。

"不行,馬上給我回來!"穆念影的語氣,似乎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 路南皺眉。

"奶奶,您怎麼現在越來越不可理喻了,如果是年紀大了,太煩,太悶,我可以抽時間,帶你出去玩,現在是工作時間,你這樣,真的很不好!"路南說道。

"小南,你現在是越來越不聽話了,奶奶讓你回來一次,就那麼為難嗎?蘇北失蹤一年,你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去找她,也沒聽過你說過什麼,怎麼,在奶奶這裡,就不一樣了嗎?奶奶在你的心裡,還不如一個外人來的重要嗎?"穆念影說著,有點蠻不講理。

路南簡直無語到極點了。

"奶奶,北北她是我老婆,您說話能不能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再說,我都說了,這會要上班了,您非得要我回來,這不是耽誤公司的事情,強人所難嗎?"路南為難的說道。

"強人所難,耽誤公司的事情,小南,你好意思這樣說,你一個CEO,蘇北一個小小的高層管理者,你們兩個人回來一會時間,就耽誤公司事情啦,奶奶以前也在公司待過,奶奶不傻,你是不是認為奶奶年紀大了,已經可以當成傻子忽悠了嗎?"穆念影冷聲說道。

路南簡直頭疼。

"奶奶,我哪裡敢啊!您瞧瞧,你這都說到哪裡去了,到底什麼事情,您在電話里說,還不行嗎?"路南無語的說道。

"不行,這件事情,我必須當著你們的面,問個清楚,實在不行,我們還要好好的查一查,路南,你現在立刻給我回來,你爸媽都在家呢,我今天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這個事情,搞個一清二楚,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穆念影冷聲說道。

聽著奶奶固執的話語,路南的額頭,青筋突突突的跳。

他總覺得,這不會是什麼好事。

上一次奶奶這樣,還是蘇北和顧念城傳出緋聞,奶奶才會氣成這樣。

奶奶的思想比較封建保守,有時候,也有點蠻不講理,他以為,這一年的時間,她已經好多了。

可是,沒想到,她現在遇到事情,還是這樣。

路南無奈的搖頭。

上次他還知道什麼事情,讓蘇北用假懷孕糊弄過去了。

那這次呢,又是什麼事情?

他根本一無所知。

"奶奶,您就寬限一點時間,中午回來,這下總該行了吧!"路南好聲好氣的說道。

"不行!小南,今天奶奶就給你把話撂到這裡,如果九點的時候,奶奶看不見你和蘇北,我就從別墅的三樓,直接跳下去!"穆念影發狠的說道。

"奶奶,你可千萬別,我馬上就回來!"路南著急的說道。

他掛了電話,猛地轉動方向盤,一踩油門,向著停車場開出去。

他的俊臉緊繃,看的出來,他的神情,並不是你很好。

蘇北轉身看了他一眼。

"路南,究竟怎麼回事?"蘇北問。

"我也不知道啊,奶奶非得讓我們現在回去,我不回去,她就一幅誓不罷休的樣子,還說,要給我從別墅三樓跳下來,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路南無奈的說道。

蘇北嘆了口氣。

"算了吧,別多想了,我們先回去看看,應該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蘇北說道。

蘇北萬萬想不到,為了讓自己後悔,顧念城不惜出損招,讓她措不及防。

路上的時候,路南給雲帆打電話。

讓他給蘇北那邊,去請個假,自己今天的行程,都往後推一推。

路南害怕穆念影真的做出什麼事情,一路上,路南的速度都很快。

終於到了路家老宅,蘇北和路南,快速的衝進別墅。

他們兩個進入客廳,立馬傻眼了。

穆念影哪裡有她說的那麼狠。

她面無表情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孫靜怡和路向遠,坐在旁邊。

路南有點摸不著頭腦。

"奶奶,爸媽,我們回來了!"說著,他拉著蘇北的手,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等著穆念影發話。

在電話話,穆念影的聲音那麼著急,那麼發狠,路南以為,會有天大的事情,結果回來后,穆念影倒是裝起淡定了。

唯一讓路南不舒服的是,穆念影盯著蘇北,來來回回,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五圈。

愣是讓蘇北以為,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東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