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知道他會那樣做的敗軍等人在他的話剛落之際,一下子都頗有怒色的向他看了過去,但那時候珠珠卻相當禮貌的向他說道:「多謝大哥對我的信任,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去完成這件事情的,但如果我此行有什麼不測的話,還請各位不要介意!」

聽出了她話語里,隱含著很多的心灰意冷的意思的寒終命等人,頓時更加無奈的向明段看了過去,而明段那時候卻相當關心的向她說道:「四妹,那九幽玉凰的本事決不再中天彩鳳之下,雖然你的修為相當高深,但我還是希望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在和它交手之際,一定要以保全自己為第一要素,至於能不能將它順利的降服回來,那就全憑上天的意思了,你切莫和它戀戰太久,更不要被冥界的那些礙事的鬼差糾纏住,若不然你的處境可就真的太危險了。」

也知道九幽玉凰的實力十分厲害的珠珠,聽了他那些話微微點了點頭,相當謹慎的說道:「多謝明大哥提醒,我會注意的。」

她說完后對她那次行動實在是放心不下的寒終命,立刻十分謹慎的說道:「九幽玉凰雖然掌控著那種,看似沒有太大傷害的迷幻之力,但身為最具實力的天地靈獸之一的它,絕對非比尋常,尤其是他們所在的地方,還有冥界的那些傢伙們的保護,你此行一定要小心啊四妹!」

當時已經在心中醞釀起了,怎樣進入到九幽玉凰所在的九地之下的珠珠,對他微微點了點頭,忽然十分慎重的說道:「三哥,這次小妹出去之後,我就將我所有的屬下全部暫時交給你了,在我回來之前,沒有你的命令和我這塊令牌,誰也不能調動我手下的一兵一卒,還請你多多費心!」

說完后她一翻手,變出了一塊,上面刻著一隻五彩斑斕的大蜘蛛的暗紅色令牌,交給了寒終命,頓時令他十分慎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好的四妹,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在你此行回來之前,我一定會幫你管理好你那些部下的,同時也希望你能夠早一點順利地回來。」

知道對自己相當照顧的珠珠,在他說完后立刻向他點了點頭,而那時候明段看著他們那先後兩次出去行動,都沒有將他們那些部下交給自己掌管,反而交給了他們彼此,一時間對他們的恨意更加加重了不少,但出於諸多顧慮他卻沒有表露出來。

片刻后他們有商議了一些事情珠珠便先行離開了,不多時整座大殿中就只剩下了,明段和對他非常忠心的命輪迴二人了。

當天晚上珠珠將她的那些部下,和寒終命進行了一番交接之後,便去了魔眼以前經常去的一座山洞中,靜靜的呆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深夜她也沒有和明段等人打招呼,便隱去了身形化作了一隻拳頭般大小的紅蜘蛛,十分謹慎的進入到了,九幽之地外面的黃泉之門周圍。

看著那些被各路鬼差,押送著來往於黃泉路上的各種鬼魂,稍微等了一段時間,趁著有一大批鬼魂進去之際,她忽然化作了一陣微風飄了進去,神不知鬼不覺的,向九幽之地的第一層地下境界走去了。


本來以珠珠的法力,她在進入到了那層境界中,是不會被那裡任何的鬼差發現的,可就在她飛了進去還沒走多遠呢,忽然看到了一個和魔眼的樣貌十分相似的鬼魂,一時間心聲悲切的停在了一塊大石頭面前,想要衝過去將那個鬼魂攔住,好好的看看他究竟是不是魔眼。

但在他剛邁開步子的時候,忽然被走在她身後的幾個鬼魂從她身上穿了過去,雖然並沒有令她現出真身,卻將她的身形輪廓顯現了一下,同時也讓正在押送著那些鬼魂的,那幾個面容醜陋兇惡的鬼差,察覺到了她身上那濃重的陽氣,一下子召集過去了好多鬼差將她圍在了中間。

想不到會發生那些事情的珠珠,稍微定了定神,在看清楚了那個鬼魂並不是魔眼之後,立刻化作了一點紅光向遠處飛去了,可就在那時候,忽然有一對銀光閃閃的雙拐,捲動著一陣陣陰風向她捲動了過去,立刻令她十分警覺的飄到了一座小山上。

也就是在她剛剛離開的那一瞬間,那對雙拐忽然當的一下子撞在了一起,爆射出了一圈圈陰森森的寒光,硬生生的將那片地方的好多鬼魂震出了老遠,而那些鬼差那時候早已經飄到了遠處,手持兵器目露凶光的向珠珠瞪視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那對雙拐忽然定在了半空中,伴隨著一團團暗青氣團爆射了起來,在那上面忽然出現了一個,鋸齒獠牙面容兇惡身高二丈,卻穿著一襲,金絲鑲邊的亮黑色九幽之地的官袍的厲鬼,猛然伸手將那對雙拐攥在了手中,相當霸道的向珠珠大喝道:「何方妖孽竟敢擅闖我們九幽之地,莫不是你想現在就變成孤魂野鬼不成?」

說話間在他身後忽然出現了好多,手持鋼叉的牛頭馬面獠牙厲鬼,哇哇怪叫著向珠珠涌動了過去,頓時令她陷入到了重重的包圍中。

可那時候珠珠忽然將左手一揮,相當曼妙的向他們釋放過去了一張,若隱若現的亮紅色大網子,飛快的將他們全部困在了裡面,登時氣的那個大鬼差更加惱火的,一邊奮力撕扯著那張大網子,一邊更加兇惡的向她大罵了起來。

但那時候她卻渾不在意的說道:「你們這些平日里作威作福慣了的鬼差,也不要太擔心了,只要我離開了這裡,這張網子上的法力就會立刻消失,現在你們就像在裡面待一會兒吧!」

說完后她一晃身化作了一道紅光,穿越了遠處的一座漆黑色的大拱門,進入到了九幽之地的第二層境界,一下子令那個大鬼差,大為驚恐的奮力掙脫了那張,已經變成了一張暗白色的大網子,穿過了好多鬼魂,衝到了懸挂在一旁的大亭子中的大鐘面前,噹噹當的敲動了起來,頓時令周圍的那些鬼魂越發害怕的趴在了地上,但同時也令守護在第二層境界中的那些鬼差,一下子如臨大敵的站在了,他們把守著的那座大門前面,各個手持饒鎖鋼刀,目露凶光的向周圍掃視了起來,看著他們那陣勢,就算是真正的鬼魂想要從那裡走過去,恐怕也是很不容易的。

但出乎他們預料的是,那時候珠珠卻已經化作了一片,幾乎和那裡不斷的冒出的,一股股淡灰色煙霧一樣的煙霧,從他們身邊無聲無息的飄過了那道大門,絲毫沒有令他們察覺到。

沒一會功夫,當珠珠走入到了第三層境界中的時候,忽然看到在那個境界的周圍,晃晃悠悠的飄動著好多道亮白色的符篆呢,儘管她的修為相當深厚,可是在那些符篆面前,她還是感覺到自己的真元有些不穩定了起來,不覺間竟現出了真身,落在了一群鬼魂當中,一下子被很多鬼差發現了她。

可出乎她預料的是,那些鬼差並沒有去將她圍住,反而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依舊有條不紊的檢查起了那些鬼魂,而正站在不遠處手持一對血紅驚魂鉤子,身穿一套暗黑色鎧甲的鬼將軍,也絲毫沒有去理會她,一時間不僅讓她感到越發奇怪了起來。

稍微思量了一下,她便跟著那些鬼魂向那座,正不斷的向她們瀰漫過去,一陣陣陰風習習的黑氣大門,相當謹慎的走了過去。

但就在她快要接近那座大門的時候,那個鬼將軍忽然相當兇惡的說道:「你這小女娃娃看不出來啊,你還是一個修為相當了得的主啊!竟能以你這陽世肢體,承受住周圍這些損陽符印,和這些幽冥陰氣的侵襲,且對我們這些鬼差視若不見,連招呼也不和我們打一聲,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從我們眼皮子底下走過去,你未免太不拿我們當回事了吧!」

在他說話之際,有些鬼差立刻催促著那些鬼魂,從他們旁邊穿過了那座大門,同時還三兩一組的擋在了珠珠前面,看樣子就是想要阻止她從那裡通過了。

而那時候珠珠卻依舊十分鎮定的向那個鬼將軍說道:「這位將軍,我此行是特來尋找幽冥玉凰的,無意和你們冥界與九幽之地的各位差官將士,發生任何不愉快,還請你們不要為難我。」

看著她那一個女人,面對著自己那些樣貌兇惡的鬼差,居然真的那麼鎮定,那位鬼將軍登時頗為差異的說道:「小娃娃,難不成你天生就比別人膽子大不成?雖然你的修為應該還算可以,但你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豈容你說的那麼輕鬆的,去見我們的幽冥玉凰?」

他說完后,站在他身後的一個身形魁梧的綠毛厲鬼,立刻陰森森的的說道:「小女娃娃,識相的話立刻返回你們陽間去,從此不要再這樣任意妄為的擅闖我們這裡了,如若不然我們一定將你的魂魄全部吸出來,並把你的身體拋入到幽冥之河中化為那裡的黑水,永世不得超生。」

他說完後站在他們身旁的那些鬼差,一下子哈哈大笑著向珠珠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珠珠卻仍然十分平靜地說道:「我說過了,我要去見幽冥玉凰請你們讓開,如若不然我不介意使用較為粗暴的方式,從這裡通過去。」

她的話音剛落,那個鬼將軍一下子氣呼呼的說道:「好你個小女賊,竟敢如此不識抬舉,本將實話告訴你,我們尊貴的幽冥玉凰,乃是我們冥界中,僅次於冥王和冥后妖后三位大神的仙使,和九天之上的中天彩鳳,分別掌管著世間的迷幻之力和靈魂之力,世間所有生靈的輪迴過往轉世,都必須要經由她們許可方可實行,你一個小娃娃這麼貿貿然的就想要見她,簡直是痴心妄想!」

說完后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雙鉤,向珠珠劈過去了兩道厲鬼陰風,一下子將周圍的鬼魂,嚇得哀嚎連連的趴在了遠處的地上,但那時候珠珠卻依舊鎮定自若的將左手一轉,迎著那些陰風爆射過去了,兩道螺旋狀的亮紅色絲線,竟無聲無息的將它們全部吸收了,頓時令那個鬼將軍相當吃驚的退開了一些,同時也引得那些鬼差,十分謹慎的將她圍在了中間。

但那時候珠珠卻沒有太多心思和他們糾纏,眼看著他們想要一擁而上,將自己攔在那裡了,她猛然間雙肩一震,詭異莫測的向那些鬼差爆射過去了好幾張,粘性非常強大的大網子,啪啪啪的將他們黏在了地上,無論怎麼奮力掙扎始終都掙脫不開。

當時正在看著他們的那些鬼魂,一下子被珠珠嚇得,趕忙哭聲連連的向她求饒了起來,但她卻絲毫沒有去理會他們,一飄身便出現在了那座大門前想要穿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那個鬼將軍忽然怒喝了一聲:「鬼火噬魂!」

說完后他猛然張開了他那血盆大口,向周圍噴射出了一大片藍汪汪的大火,猶如一群惡鬼一般,不但將那些大網子全部燒了個不見蹤影,而且還相當狂烈的向珠珠與那些鬼魂燒了過去,登時令那些鬼魂慘叫連連的胡亂飄動了起來。

當時想不到他為了阻攔住自己,竟然會使用那種法術的珠珠,在那些大火燒到了她身邊時,忽然一張口噴出了一片紅呼呼的泥石流,眨眼間將它們全部困在了,那座大門前一片很小的區域內,總算是將她和那些鬼魂保護了起來。


可就在她想要轉身離開那裡的時候,那個鬼將軍忽然揮動著雙鉤,向她打過去了兩道亮銀色的大爪子,險險的碰到了她的裙衫,還好她反應得快,一飄身閃到了一旁,若不然她縱然不會被打的身受重傷,最起碼也會相當被動的。

就在她剛一定神,那個鬼差忽然怒喝著說道:「你個天殺的蜘蛛精,竟敢如此戲弄本將軍,今日我一定要將你打得魂飛魄散,方消我心頭之恨。」

說完后他猛然將手中的雙鉤在頭頂上一對,當的一下子,爆射出了無數道陰森森的陰溝罡風,猶如一對對鋒利的大鐮刀一般,瘋狂的向珠珠捲動了過去,頓時令她和那些鬼魂,陷入到了一種非常兇險的境地。

那時候看著他是鐵了心,要將自己消滅掉的珠珠,猛然將雙腿一轉,快比閃電一般掃出了一圈圈,亮紅色的毒牙罡風,轟隆隆的和那些鐮刀般的罡風撞在了一起,相當強橫的向周圍擴散出了一圈圈威力驚人的洪波,震得那些鬼差和那位鬼將軍,相當狼狽的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那些洪波還將一些鬼魂震得,幾乎快要保持不住自己的樣子了,在那危急時刻珠珠注意到了那些事情,猛然將右手一攥,啪的一下子,向他們爆射過去了一片銀白色的大網子,將他們罩在了裡面,快速的旋轉成了一個相當巨大的大圓球,才總算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

但她卻因為那一分心,被那個鬼將軍向她打過去的兩道銀鉤罡風,稍微劃破了一點手背,頓時令周圍那些符篆將她的鮮血震動著,嘩啦啦的流了出去。

可那時候她對那些事情絲毫也沒有在意,反而相當惱火的飛到了那個大圓球前面,將雙手一晃,布設出了一道相當厲害的淡紅色結界,又為他們組成了一道防護屏障,才相當惱火的向那些鬼差瞪視了過去,但很明顯,她卻沒有向他們爆射過去任何殺機。

當時看到了她那些舉動,那位鬼將軍登時有點被她震驚住了,但轉瞬間他卻兇巴巴的說道:「死蜘蛛精,現在你最好乖乖的和我們一起去定命判官那裡,接受他的宣判,若你在不識時務的和我們作對,下一招我一定將你的魂魄,從你的身體里打出來。」

說完後為了威懾珠珠,他還在他身後顯出了一座,三尺方圓的亮銀色飛鉤星羅盤,晃晃悠悠的旋轉了起來,登時令他周圍的那些鬼差,大為得意的朝著珠珠叫囂了起來。

可那時候珠珠卻頗為不屑一顧的說道:「方才我說過了我要見幽冥玉凰,若你們再敢阻攔我的話,我下一招絕不會對你們手下留情。」

說完后她一飄身,便飛到了那座大門前面想要穿過去,卻被那位鬼將軍,從側面向她打過去的一道陰森森的黑風,硬生生的阻攔住了,登時氣得她相當惱火的低喝了一聲:「蜘蛛獠牙!」

話音未落從她後背上忽然爆射出了一個,相當巨大的亮紅色大蜘蛛一般的光芒,十分兇猛的張開了它那可怕的大嘴,向那些鬼差爆射了過去,轟隆隆的將他們打的,相繼撞在了周圍的好多大柱子上,痛苦連連的發出了幾聲悶哼!

尤其是揮動著雙鉤和她硬拼了一招的那位鬼將軍,更是被打的渾身上下冒出了一陣陣青煙,十分狼狽的倒在了地上。

那時候珠珠也沒去理會他們,一飄身便穿過了那道大門進入到了第四層境界中。 也就是在珠珠剛剛走過了那座大門的那一瞬間,正在保護著那些鬼魂的那道結界和那個大圓球,也全部消失了,一下子令那些鬼差,十分惱火的敲動起了不遠處的一口大黑中,向其他的境界中傳出了警告,但沒一會兒功夫,那位鬼將軍卻想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依舊非常鎮定的派遣著他那些手下,檢查起了那些鬼魂,足見其絕對身居大將風範。

可就在珠珠剛剛穿過了那道大門,進入到了第四層境界的時候,猛然間被一群,渾身長著白毛,體型巨大各個手持長矛的厲鬼,將她團團的圍在了中間,而在那些傢伙的頭頂上,卻有著一個樣貌相當兇惡,手持一把鑌鐵擋牌的鬼將軍,陰森森的說道:「好你個大膽的小妮子,竟敢擅闖我們九幽之地,且硬生生的闖過了三重境界,實在是太狂妄了,本座若不將你在這裡收拾掉,你們人界那些生靈,還以為我們這裡,是任誰都可以隨便出入的菜市場呢!」

說完后他猛然揮動著手中的大擋牌,砰的一下子,向珠珠打過去了一道陰森森的罡風,頓時令珠珠頗感壓力的想要飄身躲開,可無奈何那時候那些白毛厲鬼,卻將她圍得猶如鐵桶一般根本挪動不開多少。

在那千鈞一髮之際,從她身後忽然爆射出了一大片銀白色的絲線,猶如瀑布倒傾一般,呼嘯著向那道罡風涌動了過去,眨眼間竟無聲無息的將它全部吸收在了裡面,快速的打在了那些白毛厲鬼身上,登時打的它們慘叫連連的躲到了遠處。

想不到珠珠居然會有那種手段的那個鬼將軍,一下子十分惱火的大喝道:「好你個臭丫頭!竟敢是用老子的招數,來攻擊老子這些不下,今天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說話間他猛然將那面擋牌在胸前一束,轟隆隆的向珠珠爆射過去了一塊塊,相當巨大的四棱形鐵牌,逐漸的組成了一座大碉堡一般的陣勢,將她困在了裡面。

可就在那一瞬間,珠珠釋放出去的那些絲線,卻猶如一片白白的浪花一般,洶湧的向他們撞擊了過去,沒幾下間,竟將它們全部打成了碎片,向那些白毛厲鬼爆射了過去,又一次間接地使用那個鬼將軍的招數,向他那些手下發動了攻擊,一下子氣得他哇哇怪叫著,又將他那面大擋牌舉了起來,同時還聚集起了一陣陣非常卡帕的骷髏頭陰氣。

但就在那時候,忽然有一片淡黃色的慶雲出現在了珠珠身旁,緊接著又傳出了一位,頗具威嚴的老嬤嬤的聲音說道:「四地宮總監,爾等不得對貴客如此放肆,還不快快退下!」

話音剛落,在那片慶雲上忽然出現了一位身穿皂色長袍,手持一根黑乎乎的骷髏頭拐杖,面容相當慈祥的白髮老嬤嬤,微笑著向珠珠看了過去,一下子令珠珠感到十分意外的皺了下眉頭,卻還是相當禮貌的向她點了點頭。

那時候那位鬼將軍和周圍的那些厲鬼,一下子畢恭畢敬的跪倒在了那位老嬤嬤面前,十分恭敬的說道:「屬下恭迎絕地總長!」

說完后他們還誠惶誠恐的向她跪拜了幾下,一時間令珠珠對那位老嬤嬤的身份,感到更迦納悶了起來,但出於謹慎她也沒有去詢問對方。

那時候那位老人家忽然從袖子里拿出了一卷錦緞,慢慢地打開之後相當嚴肅地念道:「奉幽冥玉凰麾下夏侯仙母之命,特請人界珠珠小姐前往九幽之地與其相見,所有九幽鬼差均不得阻攔,違令者立刻打入十八層地獄,欽此!」


聽了她宣讀的那道旨意,那位鬼將軍立刻十分恭敬地說道:「謹遵仙母之命!」

說完后他又向那位老嬤嬤叩拜了幾下,但那時候那位老人家卻相當慈祥的向珠珠說道:「珠珠小姐,請隨老身前往九幽之地與我主相見去吧!她們母女二人已經恭候你數日了,幸得你今日前來我處,否則她們一定會派老身,前去人界尋找您去的。」

看著她那相當慈祥和善的樣子,又聽了她那些話,珠珠雖然對她還是心存謹慎,卻立刻頗為禮貌的說道:「多謝總長前來迎接晚輩,在下深感榮幸之至。」

見她答應了自己那位老人家立刻微笑著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拐杖一揮,在她們面前竟出現了一座慢慢旋轉著的淡灰色大門,待那位老人家相當和藹的說了聲:「請!」

她們便慢慢的走了進去,不一會兒便消失不見了。

那時候那位鬼將軍雖然並不知道,幽冥玉凰為什麼要召見珠珠,但他的心裡卻為自己剛才沒有傷害到她,感到十分慶幸了起來,若不然的話,幽冥玉凰知道了自己打傷了她的貴客的話,自己以後肯定沒有任何好果子吃了。

想到了那些事情他稍微思量了一下,便召集齊了他所有的手下,重整隊伍更加謹慎的在那裡巡視了起來。 不多時當珠珠跟隨著那位老嬤嬤,進入到了一處相當幽暗詭異的,九地之下的那層境界中,忽然被一陣陣陰風吹動的,有些不舒服的稍微皺了皺眉頭,緊接著她又被瀰漫在那裡的,那些此起彼伏的霧氣,攪擾的她的真元晃晃悠悠的跳動了起來,還好她的修為相當了得,立刻運功強行將它安撫了下去,跟隨著那位老嬤嬤,順著幾座像是由白骨堆砌而成的長橋,穿過了九道流淌著黑水的大河,在一排排十分兇惡的厲鬼的環立下,走到了一座非常素白,周圍環繞著一片片非常美麗的淡紅色祥雲,在一道道白玉台階延展中蜿蜒而上的宮殿外面。

看著那座與那裡的詭異之氣格格不入的宮殿,珠珠登時對它感到越發納悶了起來,與此同時她還對環立在那些玉石台階上,手持紅玉長矛,腰懸長劍,身穿亮白色鎧甲長得相當英氣美麗的女將士們,感到更加好奇的多看了幾眼。

但那時候,那位老嬤嬤卻對她那些舉動絲毫沒有在意,在對她微笑著說了句:「請姑娘在此稍待片刻,老身這就去稟報我家仙母和玉凰公主,速速派出仙童前來迎接您。」

看著她對自己那相當恭敬地樣子,珠珠立刻禮貌的說道:「有勞仙長了。」

她便駕著一片祥雲緩緩的飛入到了那座宮殿中,不多時便有四對手持雀翎羽扇的童女,緩緩的走了出來待珠珠看清楚了她們的時候,走在最前面右邊的那位童女,立刻用她那稚氣未脫的聲音,相當禮貌的向她說道:「仙母和公主有請珠珠姑娘去大殿相見,請隨我們前往吧!」

說完后在她們的腳下忽然出現了一片,猶如地毯一般的亮紅色祥雲,順著那些台階蜿蜒而上,一直布設到了那座大殿的門口處。

看著她們居然會以那種高規格來接待自己,珠珠登時對幽冥玉凰生出了一些好感,較為禮貌的向那些仙童說了句:「有勞各位了!」

便在她們的引領下,緩緩的向那座宮殿走了過去。

不多時當她們走進了大殿中,珠珠卻十分驚訝的發現,那裡面除了那位老嬤嬤和那些童女以外,就只有分別身穿一套,綉著一隻十分美麗高貴的玉凰的淡粉色長裙,臉上同樣分別用一條淡粉色絲巾,遮住了自己的面容的,兩位看樣子非常年輕美麗的女人,十分優雅的坐在了一座白玉寶座上。

而在那座大殿的正上方,還有一隻非常美麗的玉凰,十分悠閑地飛舞著呢,頓時令珠珠有了一種置身在了仙界中的感覺。

但那種感覺在她的腦海里,也僅僅是稍微出現了一下,在她正看著那兩個女人的時候,坐在右側的那位女人,忽然用一種相當和藹的聲音說道:「珠珠姑娘,你現在不要有任何的拘束,來到了這裡就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樣,我們知道你此行是要和我們商議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而來的,同時我們也知道若要讓你說出那些事情,本宮勢必要和你動手過上幾招,方能打消你心中對我們的疑慮,所以你看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進入正題啊?」

聽了她那些話珠珠登時相當佩服的說道:「久聞幽冥玉凰雖然居於九地之下,但對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幾乎了如指掌,今日小女子算是領教了。」

她的話剛說完坐在左側的那位女孩,忽然用一種非常婉轉的聲音說道:「珠珠小姐多謝您的誇獎,但實不相瞞,我們之所以會知道你在近期來我們這裡,和我們商議要事,乃是因為中天彩鳳將前些時候,寒終命去了九天之上的事情,告訴給了玉凰大仙,我們現在只是代表它和你商談而已,還請您能夠赤誠以待!」

看著她那十分高貴優雅的眼神,珠珠立刻謹慎的點了點頭,頗為禮貌的說道:「仙子對在下果然坦誠以待,既是如此,那不知兩位上仙現在可否和我去一處,你們認為最為安全的地方,將我們要做到事情商議一番啊?」

說完后她便謹慎的向那兩個女人看了過去,而她們稍微對視了一下,坐在右側的那位女人立刻相當威嚴的說道:「絕地總長,現在本宮和我女兒,有要事要和珠珠姑娘出去一趟,你們都不的跟隨前往,在我們回來之前,所有事情暫時交由冥王親自定奪。」

聽了她那些話,那位老嬤嬤立刻走到了玉階下面,十分謹慎的說道:「謹遵仙母法旨!」

說完后她便帶著那些仙童退出了大殿,而那時候方才說話的那位女人,立刻頗為和善的向蛛蛛說道:「現在就請珠珠小姐隨我們去一處所在吧!」

說完后她們母女忽然變成了兩隻美麗的玉凰,優雅曼妙的飛出了大殿,向一處瀰漫著陰森森的淡灰色濃霧的方向,飛了過去。

那時候珠珠雖然不知道那裡究竟是一出什麼地方,卻立刻化作了一道紅光跟著她們飛了過去,不一會兒她們便相繼落在了,一片霧氣蒙蒙陰風習習的群山當中,一下子令珠珠猶如進入到了一座巨大的迷宮中一般,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就在她正謹慎的觀察著周圍的那些地形的時候,那位年長一點的女人,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珠珠小姐,這裡乃是我們九幽之地的迷霧群山,只要是進入到了這裡的所有生靈和鬼魂,甚至是修為高深的仙人,若沒有我們的指引,誰也休想從這裡走出去,還望你千萬不要大意。」

聽了她那些告誡,珠珠立刻將自己的靈識,快速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密布在了方圓數百里中,可是她卻始終都找不到,任何可以從那裡走出去的道路,一下子在心中相當佩服的點了點頭,但她表面上卻相當自負地說道:「多謝仙母的提醒,在下的修為雖然還算不上大成,但我自信可以和仙母在這裡鬥上幾招,並能夠順利的從這裡走出去。」

說完后她忽然向那兩位女人,爆射過去了一大片五彩斑斕的大蜘蛛,十分兇猛的將她們包圍在了中間,沙沙沙的,向她們噴射過去了一道道冒著黑煙的毒液,登時令她們稍微皺著眉頭,飛到了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

可就在那時候被那些毒液侵襲到的山峰和大石頭,竟化作了一汪汪的黑水迅速的消融了下去,頓時令她們大為謹慎的,同時向珠珠看了過去。

那時候珠珠忽然飛到了她們附近的一座山峰上,相當禮貌的說道:「兩位仙子請多多小心,我這些蜘蛛孩兒們,各個可都是非常厲害的哦!」

說完后她猛然將左腿一晃,刷的一下子向那兩位女人爆射過去了,兩道銀白色絲線,卻被那位年輕一點的女孩,揮掌打出的一道透明色光華反震了回去,頓時令她有點吃驚的在空中轉了幾圈,才重新落在了那座山峰上,而那時候她釋放出去的那些蜘蛛,卻已經融化掉了好幾座山峰,正向那兩個女人撲過去呢。

當時注意到了那些事情的那個年輕一點的女孩,剛要出手攻擊它們的時候,卻聽她母親十分謹慎的說道:「我兒你暫時退到空中,不要打擾我和珠珠小姐,這裡有為母在呢,一定會讓珠珠小姐盡情的享受享受,咱們這裡的好客之情!」

說話間她忽然揮掌,向那些蜘蛛拍過去了一片白光,眨眼間竟將它們變成了一片大石頭,一下子令珠珠相當佩服的點了點頭,而那位年輕一點的女人也微微點了點頭,輕輕地答應了她一聲便飛到了高空中,相當謹慎的向她們看了過去。

那時候珠珠猛然將雙手曲成了爪勢,在她身後詭異莫測的,爆射出了一座鮮紅色的星羅盤,晃晃悠悠的向那位女人爆射過去了一圈圈,殺氣騰騰的蜘蛛獠牙,猶如一圈圈大刀利刃一般向她捲動了過去,與此同時她卻相當柔和的低喝了一聲:「獠牙大旋風!」

正德大帝

可就在那時候,她忽然化作了一片迷霧消失不見了,頓時令珠珠十分謹慎的,運用她布設在了周圍的那些靈識網路,快速的搜尋起了她的蹤跡,可無論她怎麼找始終都找不到她任何的行蹤,時間不長便令珠珠緊皺著眉頭飛到了半空中。

可就在她想要離開那裡飛到別處去的時候,從她身側忽然爆射起了一圈圈,威力驚人的亮白色掌風,晃晃悠悠的凝聚成了幾個利爪向她拍了過去,頓時令她相當吃驚地,趕忙迎著它們打過去了一大片巨大的蜘蛛網,在那間不容髮之際躲過了一劫。

可就在她飛到了遠處,再次找尋起了那位女人的時候,卻始終發現不了她的行蹤,而她所在的那片地方,好像還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似的,令她根本看不到剛才她看到的那些山峰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片片堆積如山的骸骨,登時令她倍加謹慎的向周圍掃視了起來。

但就在她轉身之際,忽然有一個似有若無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向她緩緩的說道:「迷心迷幻生死循環,大道天憫虛假求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