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之前還在坐山觀虎鬥,現在一方勝出,誰會在意輸方?

全都往蘇若雅這裏撲來,就算撈不到實質性的好處,混個臉熟也是不錯的。

方家豪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前一刻他還高座雲端,這一刻已經跌進地獄。

他不願意相信,御龍集團的產品,居然比不過蘇氏,這絕不可能。

影響更大的是,御龍的新產品出了問題,將直接波及企業誠信和名譽,這可是致命的打擊。

“我殺了你這個混蛋,一次次害我,老子要你死無全屍。”

方家豪瘋魔一樣撲向林絕。


林絕冷笑,一腳飛出,直接將他踹飛。

砰!

方家豪結實地摔在地板上,卻沒人去攙扶他。

他捂着肚子,疼得死去活來。

林絕憐憫道:“可悲啊,方少。你家是開發藥品的,而你居然沒吃過自家的藥,就敢吹噓好得不行,你可真是個十足的蠢貨。”

方家豪氣得一口血噴出來。

林絕見周圍沒人過來,小聲笑道:“對了方少,忘了告訴你。你從蘇氏醫藥部偷走的樣品,是我從街邊的小店買來的,專門用來糊弄你這個蠢蛋,沒想到還挺有用。然後你就覺得。蘇氏產品不過如此,是吧?哈哈 方少啊方少,你真是太天真了。”


痛打落水狗這種事,林絕當然不會放過,盡情嘲諷着方家豪。

“你這個該死的魔鬼。”

方家豪一聲大吼,急火攻心,**病犯了,口吐白沫在地上抽搐。

方宏俊***上前:“家豪,家豪你忍住,我不是讓你心胸一定要放寬嗎?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林絕突然道:“龍大少,難道你忍心袖手旁觀,你可是修者啊,方少又是你的朋友,未免也太不仗義了吧?”

龍飛揚原本裝作不知就要離開,結果被林絕識破,臉色有些難看。

“林先生你不也是修者嗎?怎麼不救人,倒叫我來救,真可笑。”

他心頭嗶了狗,沒想到方家豪這個廢物這麼不經玩。

那就不管他死活,浪費真氣救人,哼,捨不得。

林絕無所謂道:“我和方家豪又不是朋友,如果是我朋友,我已經救人了。你龍少真是做得出來啊,可憐方少給你鞍前馬後的。”

龍飛揚怒火燃起,“林絕你少在這裏風言風語,挑釁我和方家的關係。”

林絕笑道:“龍少你這是哪裏話,我好心提醒你關心朋友,你倒說我挑釁你們關係。那好,既然你和方家這麼好,趕緊救人啊。方董事長還在這裏看着呢,你好歹做做樣子嘛。”

“林絕,你再多嘴多舌,我讓你……”

龍飛揚火冒三丈,真恨不得馬上弄死這小子啊。

林絕卻是直接打斷他的話。

“讓我什麼?龍少你趕緊救人,別廢話,方少快不行了。”


方宏俊爲了兒子,也顧不得客氣了:“龍少,這段時間家豪爲你付出不少,請你救他一次。”

龍飛揚冷哼,還想拒絕。一個小小的御龍集團,何足掛齒,老子還真就要見死不救了。

“我說你這人可真是絕情。”

這時姬絲飄也加入進來了:“你身份這麼尊貴,有錢有勢,更應該幫助弱小。方家豪已經這樣了,你還杵着幹什麼?趕緊救人啊。”

警花心直口快,瞪着龍飛揚:“快點救人啊,這裏就你的來頭最大,懂得最多。怎麼一點同情心都沒有?難道你們這些上流人物都是這麼絕情嗎?”

龍飛揚給訓斥得面紅耳赤,要不是現場人多,堂堂龍大少都要大開殺戒了。

什麼玩意,居然敢公開教育自己? 魅惑花心總裁

“好,我救人。”

頂不住壓力了,龍飛揚咬牙切齒道:“把他扶起來,真是廢物,一點打擊就裝死。”

方宏俊趕緊扶起方家豪,心頭對龍飛揚卻沒多少感激。

有的只是寒心,還有被拋棄後的怨毒。

林絕招呼蘇若雅等人:“快過來圍觀,這裏可是大名鼎鼎的京城龍家大少爺,強大的修者,能夠一拳打死一頭牛。”

龍飛揚差點因此岔氣,趕緊收攝心神,專心輸送真氣。

林絕這個王八蛋,我與你不死不休。

一拳打死一頭牛?你當我屠夫呢?還是馬戲團的?

林絕的話卻很有效果,一大羣小孩將龍飛揚團團圍住。

“叔叔,你真的能打死牛嗎?你不會吹牛吧。”

“叔叔,你打給我們看看行不行?”

“叔叔,我討厭你,牛牛那麼可愛,你爲啥要打牛牛?”

孩子們唧唧呱呱的,吵得龍飛揚差點暴走。

額頭上汗如雨下,心頭對林絕已經是差點失去理智了。

林絕招呼一聲:“我們回家,就不打擾龍大少大發神威了。龍大少你加油啊,這麼扣的嗎?慢吞吞的,真氣留着養魚呢?”

龍飛揚只當沒聽見,怒火卻是有增無減。

林絕純粹是噁心一下這位高高在上的龍大少,氣死你,玩死你,你能咋滴?

林絕衆人離開不久,方家豪醒來了。

“龍少?是你救了我,太感謝了?咳咳。”

方家豪還很虛弱,不敢多說話。

龍飛揚收回真氣,皮笑肉不笑道:“沒事就行,趕緊回家養傷吧。” 他心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爲了這頭豬白白耗費真氣,真是浪費。

蘇浩小心說話,怕觸上龍飛揚黴頭。

“龍少,難道就任由林絕這麼猖狂?”

龍飛揚還沒說話,方家豪就一聲痛吼。

“別提這個魔鬼,我不要聽到他的名字。”

說完暈了,白眼翻得老大。

方宏俊大驚:“這?龍少麻煩你……”

“愛莫能助。”

龍飛揚冷哼,直接走人。

特麼的,剛救醒來就暈,真是氣死人,真氣白用了。

蘇浩一路作陪,小心翼翼:“龍少,和方家鬧掰不好吧?接下來怎麼辦?”

龍飛揚面目發狠:“怎麼辦?你把你家股份全送給李登天,我會讓他再派高手來。方家豪這個廢物,按計劃行事,利用完我還留他作甚。”

蘇浩面如死灰:“龍少,我家的股份不多了,再賣,我就一無所有了。”

龍飛揚笑得如地獄惡鬼:“賣?你聽錯了,我是讓你送,一分錢不要的送,明白嗎?”

蘇浩腳一軟,心頭無比絕望。

與虎謀皮,反被虎吃。

蘇氏的產品正式上市了,賣得非常的好。

醫藥部加班加點,還是供不應求。

***這玩意,利潤非常大,需求也非常大。

市場上***很多,但像蘇氏這麼效用好的,基本找不出第二家。


有許多商家想過仿製,也就是賣假貨。

但一分析蘇氏***,立刻就傻了。

根本無從下手,因爲對技術的要求太高了。

另外原因是蘇氏打假力度非常強,一上市就全面監督市場,一旦有人搞假,立刻封殺。

蘇氏的崛起不可阻擋了,東海市乃至周邊,蘇氏醫藥已經佔據三分之二的江三,原來的霸主御龍集團,市場嚴重縮水,龜縮一隅,苟延殘喘。

這就是生意場,作昔可能如日中天,一旦誠信受損,今日就人老珠黃。

誠信第一啊。

方家園林別墅。

方家豪醒來後,就一直癡癡傻傻的,嘴裏時常流着口水,目光呆滯。

方宏俊焦頭爛額,生意的事也顧不得了,專心伺候這個兒子。

請了無數名醫,結果沒用。

許多老交情都勸方宏俊,再生一個吧,趁現在身體還能動。


方宏俊驚怒交集,怒斥都是一羣沒用的東西。

可看着兒子這副模樣,方宏俊動搖了。

遭受巨大打擊,精神錯亂,已經變成一個白癡。

這是方家豪的病症。

無法醫治。

“也罷,外面還有兩個私生子,帶一個回來接班吧。”

方宏俊有些慶幸,這些年女人沒少玩,種子還是有播下的。

他問管家:“藥王這老東西呢?這幾天都沒見蹤影,這個老王八害了我們方家啊。”

管家支支吾吾的,不敢說。

方宏俊怒喝道:“說,壞事已經夠多了,我不怕再多一些。”

管家硬着頭皮道:“藥王說要離開方家了,說方家父子都是蠢貨,配不上他。他要去投奔龍飛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