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瓏從身體裏走了出來,那具塑料模特立刻失去了生機,啪的摔在了地上。

明月瓏衝着佳沫兒笑了笑,才又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我忘記了,你是看不到我!我還是實體化吧!”

“我看得到!”佳沫兒的眼淚有如決堤,“我看得到你,明月瓏。”

“你看得到?”明月瓏一怔,伸手就想要撫‘摸’佳沫兒的臉,只是在手指穿過了佳沫兒的臉頰,他才又哀傷的收了回來,“我還是變成實體吧!”

看着眼前的男孩從模糊到清晰,佳沫兒的眼淚越發的肆意。

“你別哭了。”明月瓏伸手擦了擦佳沫兒的眼淚,“我的樣子跟那個身體不一樣……你會不會很失望?”

“沒有。”佳沫兒勉強扯出一個笑,“你還是跟小學的時候一樣帥……”

“是嗎?”明月瓏笑得越發的燦爛。

“是的。”佳沫兒重重的點了點頭,“其實,你以前就是我喜歡的類型……只是在你追我的時候,我爸爸就已經決定要搬家了……只是誰都不知道後面他會出事……” “原來我是你喜歡的類型啊!”明月瓏又微微嘆了口氣,“可是,你現在喜歡的是唐海桐,對嗎?”

佳沫兒低下了頭。

“月亮都是清冷的,圍着地球不停的轉動;而地球卻嚮往着太陽。”明月瓏柔柔的看着佳沫兒,“佳沫兒,在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間,我真的什麼都不想管,什麼都不想做,就好想一輪明月,從盈缺,到圓滿,再到盈缺……就這樣陪着你,在你身邊度過這一個月,就夠了……可是最後,我還是貪心了……我想要做一輪永遠照着你的明月……我只是好後悔,都沒有親手‘交’給你一封情書……”

釋彌夜早就掛掉了電話,靠在一邊的樹上,靜靜的聽着明月瓏跟佳沫兒之間的溫言碎語。

宋宸雲倒是很快就來了,身邊還跟着陳琛——她也不放心釋彌夜,所以一直都跟宋宸雲在大‘操’場那裏等着。

“這就是……明月瓏?”宋宸雲一看到那邊的兩人,遲疑着開口。

釋彌夜點了點頭,指了指一邊的人體模特。

那人體模特的肩膀正好磕在石頭上,裂了一道不大的口子,可是正有鮮紅的液體從那口子裏慢慢的滲出來。

釋彌夜知道明月瓏的意思。他如此的不珍惜這個人體模特,也是打定注意不再用這身體了——他不想再繼續下去了。

明月瓏一瞥眼,看到了這邊的宋宸雲和陳琛,不由得又苦笑了一聲。他伸出手,輕輕的擁抱了佳沫兒,才又定了定心神,向宋宸雲走去。

“這位警察先生,我就是兇手。”明月瓏聳了聳肩,“我是個鬼。”

“我知道,鑑於你有自首情節。”宋宸雲表情有些爲難,又看了釋彌夜一眼,才繼續的說了下去,“鑑於你有自首情節,所以檢察機關和審理機關一定會對你從輕處罰。”

明月瓏不由得呵呵的笑了起來:“我是鬼,哪裏又需要什麼從輕處罰……判我死刑好了!”

他又對着釋彌夜微微一笑:“釋彌夜,謝謝你。”

他話音剛落,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全身猶如干枯一般的慢慢皸裂,就好像已經缺水很久的田地一樣。

明月瓏突然痛苦的嚎叫了一聲。他此刻所遭受到的痛楚,遠非黑炎把他帶離死亡的地方的時候那種痛楚可以相比。他全身劇烈的抖動,全身上下都發出了卡茲卡茲破碎的聲音。

猶如子彈擊中了玻璃,明月瓏一聲淒厲的慘叫,瞬間,爆成了漫天的碎片,又消散在‘春’天溫暖的陽光裏。

佳沫兒哇的一聲,撲到了陳琛的懷裏,大哭了起來。

宋宸雲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景象,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明月,明月。”釋彌夜輕輕的念着明月瓏的名字,見佳沫兒哭得傷心,她從兜裏‘摸’出了那疊成方塊的情書,“佳沫兒,這是明月瓏的。”

佳沫兒怔了怔,才又伸出顫抖的手結果了那封情書:“這是……”

“明月瓏寫給你的情書。”釋彌夜嘆了口氣,“因爲這封情書,所以明月瓏纔會殺人……事情纔會變成現在這樣!”

佳沫兒捂住嘴,緊緊的捏着那封情書,卻不敢打開看。

“釋彌夜同學,這具人體模特,我需要帶回去。”

釋彌夜看了宋宸雲一眼,無聲的點了點頭。

宋宸雲又猶豫了一下,才嘆了口氣:“佳沫兒同學,節哀順變。”

見宋宸雲打電話叫人過來,陳琛拍了拍釋彌夜的肩:“走吧,先去我的宿舍。”

釋彌夜點了點頭,率先往前走去。

只是沒想到剛走到大路上,就撞上了南宮叡三人。

“怎麼了?”見到佳沫兒兩眼通紅還不停的流着眼淚,潘錦繡大吃一驚,“誰欺負佳沫兒了?難道小夜你沒有狠狠的賞他拳頭嗎?”

釋彌夜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明月瓏……他走了。”

“走了?”南宮叡一怔,“走哪兒去了?是又轉學了嗎?”

“不是。”釋彌夜偏頭看了佳沫兒一眼,“他……魂飛魄散了。”

南宮叡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這是什麼意思?”

“明月瓏是鬼。”陳琛倒是說得簡潔明瞭,“死去的三個人是他殺的,現在他也已經魂飛魄散了。”

三人立刻就把視線集中在了佳沫兒的身上。

唐海桐捏了捏拳頭,才又沉聲開口:“原因呢?告訴我原因是什麼?”

“在這裏說話不方便。”釋彌夜擡眼看着拐角處即將走過來的幾個學生,“我們還是去陳老師家裏吧!”

等到了陳琛的宿舍,釋彌夜才沉着臉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他們。

“明月瓏竟然是鬼!”南宮叡狠狠的吸了口氣,“可是我跟他還一起打過籃球!他完全就是一個正常人的樣子啊!”

“當他的靈魂在那個身體裏的時候,他就跟正常人沒有什麼區別。明月瓏說了,黑炎甚至用妖術在他的身體裏做了內臟。”釋彌夜聳了聳肩,“所以他也能喝水吃飯。”

“那他現在……是真的死了?”南宮叡忍不住又看了低着頭的佳沫兒一眼。

“本來就是鬼,只是現在他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了而已!”釋彌夜也忍不住看了佳沫兒一眼,“佳沫兒,你就不要傷心了。”

佳沫兒勉強一笑:“我沒有傷心……我只是覺得……”

話沒說完,她的眼淚就又流了下來。

潘錦繡有些心疼的挽着她的手:“別哭了,佳沫兒,你眼睛都腫了!”

唐海桐沉默了半晌,纔有些澀澀的開口:“明月瓏他……果然是非常的喜歡佳沫兒。”

釋彌夜一愣,立刻扭頭看了佳沫兒一眼。

“事情變成現在這樣了,你們打算怎麼辦?”唐海桐也嘆了口氣。

“還能怎麼辦?”南宮叡有些怪異的看了他一眼,“日子還是要過,難道我們這就拿起武器去找黑炎報仇?不說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裏,就算是知道,你還真的忘記上次黑炎把我們玩得半死不活的慘狀了?”

“我當然沒有忘記!”唐海桐說完,又沉默了。

陳琛倒是輕咳了一聲:“好了好了,事情你們也瞭解清楚了,都回宿舍去吧!佳沫兒,你要不要就在這裏歇一會?”

佳沫兒擡起頭,擦了擦眼淚,搖了搖頭。

“那好吧!”陳琛扯了一張餐巾紙給她,“釋彌夜你好好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釋彌夜點了點頭,又拉起佳沫兒:“佳沫兒,走吧,我們回宿舍去。”

五個人出了‘門’,慢慢的往樓下走去。

南宮叡走在佳沫兒的身後,不斷的輕聲安慰她。等走出教師宿舍好遠了,他纔想起唐海桐不見了。他扭頭一看,唐海桐已經被他們落下了十多米了。

“你在數螞蟻啊!”南宮叡翻了個白眼,“快點啊!”

唐海桐點了點頭,趕了幾步。

等回到宿舍了,潘錦繡去上廁所,釋彌夜去洗臉了,佳沫兒才從口袋裏‘摸’出了明月瓏的那封情書。

輕輕的撫‘摸’了一下,佳沫兒才小心的打開。

“佳沫兒,嘿嘿,是我!喂喂,你總不會認不出我的字跡吧!”

“我認得。”

“其實呢,在小學的時候就想要給你寫一封情書了!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寫啊!你知道的,我語文一直都很差!”

●ttkan●C〇

“嗯!以前考試的時候還經常偷看我的卷子。”

“上次那麼多‘女’生給我情書……你吃醋了沒了?嘿嘿!我開玩笑的啦!我知道你現在喜歡唐海桐……你是喜歡他的吧!”

“嗯,我喜歡他。”

“所以你一定很奇怪吧!爲什麼我明明知道你喜歡唐海桐還要給你寫情書呢?”

“因爲你的腦子裏總是有各種各樣奇怪的念頭。”

“其實,我也就是想要彌補那個時候我追你了,卻沒有給你寫情書這件事情嘛!不過,藉着這封情書,我還是想要問問你——我們還有可能嗎?”

“對不起。”

“唉,可惜了!都六年多了……哈哈,其實我又是開玩笑的啦!我已經不喜歡你了哦!所以就算你怎麼喜歡我我都不會跟你在一起了!哼哼!”

“大笨蛋……”

“所以啊,就讓我們做永遠的好朋友吧!在我還在你的身邊的時候……在我還可以看到你的時候……”

佳沫兒的眼淚大滴大滴的掉落在信紙上,她緊緊的抓着被褥,泣不成聲。

明月瓏這個笨蛋……他想要的,只是在這短短的一個月的時間,在她身邊而已!可是她總是會覺得她跟明月瓏太過親密會讓唐海桐不開心,所以總是在躲着明月瓏……

釋彌夜伸手拍了拍佳沫兒的肩。她洗好臉就站在那裏,出於對佳沫兒的尊重,她沒有看信紙上面寫了什麼,只是在佳沫兒哭泣的時候,給她無聲的安慰。

佳沫兒哭夠了,又把那封信疊回了原來的樣子,遞給了釋彌夜。

“給我?”釋彌夜有些莫名其妙的接了過來。

“我知道你有一個藏東西的能力,只要你藏着的東西就是絕對的安全的。”因爲哭得太多,佳沫兒的聲音都有些喑啞了,“幫我收着吧!”

釋彌夜點了點頭,一反手,那封信就不見了。

“就當他從來沒有出現過吧!”佳沫兒似乎是自言自語一般,“就當他還在我的老家活着,活得好好的……沒有出車禍,沒有變成地縛靈,沒有遇到黑炎,沒有到甲乙高中來……”

釋彌夜嘆了口氣,坐在了佳沫兒的身邊:“人的這一生,總是會遇到一些人,而那些人,是不可能陪你走到生命的盡頭的。”

佳沫兒勉強的一笑;“我知道的,釋彌夜,我知道的……謝謝你……”

“謝我幹什麼?”釋彌夜又苦笑了一聲,“說起來,我也算是間接兇手了。”

“你怎麼會是兇手!”佳沫兒吸了吸鼻子,“我沒事了,真的沒事了。”

“哎呀!”潘錦繡從廁所裏跑了出來,“剛剛我在廁所裏看到了一條大蜈蚣!好大!有這麼長!這麼粗!”

她誇張的比了一個範圍,倒是讓佳沫兒忍不住笑了:“真的有這麼大的話,那就不是蜈蚣,是蜈蚣‘精’了!”

“雖然我說得誇張了點,但是真的很大!”

佳沫兒輕輕一笑,鼻子裏發出了濃重的鼻音:“潘錦繡,謝謝你。”

潘錦繡撓了撓自己的頭:“你開心就好!”

“好了,趕緊睡午覺吧!”釋彌夜倒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沒吃午飯,有些餓了……佳沫兒,你好像也沒吃,餓嗎?”

佳沫兒還沒有說話,潘錦繡立刻理直氣壯的開口:“我餓了!”

“你中午不是吃過了嗎?”

“因爲擔心你們,所以我根本就沒怎麼吃!”潘錦繡撅了撅嘴。

“泡麪吃吧!”釋彌夜搖了搖頭,從夜晝裏拿出了三碗方便麪,又拎出了一壺熱水。

不僅是潘錦繡,連猜到釋彌夜有藏東西的能力的佳沫兒都目瞪口呆。

“小夜,你,你,你是怎麼做到的!”潘錦繡一臉的不可思議,“天啦!好像是凌空變出來的一樣。”

重生之一介梟雄 “好了,趕緊泡着吃吧!”釋彌夜聳了聳肩,“等這周放假了,我一定要去外面飯館裏,打包很多菜藏起來。”

“不會餿掉嗎?” “不會啊!保溫保質!藏進去是什麼樣子,拿出來就還是什麼樣子!”釋彌夜聳了聳肩。

“太神奇了!”潘錦繡端着方便麪就圍着釋彌夜轉了幾圈,“好想知道你都把那些東邪藏哪裏去了!會不會是什麼須彌芥子之類的東西?”

釋彌夜心中一動,佳沫兒卻用叉子捅了她一下:“你當是在寫小說呢!那須彌芥子!我想,大概是釋彌夜的另一道妖力吧!”

釋彌夜剛想開口,潘錦繡就興奮的跳起來:“說起寫小說,我倒是有件事情忘記跟你們說了!”

“什麼事?”釋彌夜放棄了給他們解釋夜晝的想法。

“上學期我聽了佳沫兒說的那些你們經歷的事情,寒假的時候就整理了一下,寫成了小說,投到了一家專‘門’收錄恐怖小說的網站!”

釋彌夜眉一挑:“寫成了小說?”

“哎喲,你放心好了,我自然是要經過藝術加工的啦!”潘錦繡美滋滋的,“然後今天我用手機登錄郵箱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那個網站的編輯給我發的郵件!說是覺得我那小說寫得不錯,要跟我商量出版的事情!”

“真的還是假的?”釋彌夜一臉的詫異,“那出版之後,你不就是大作家了嘛!”

“小夜你少埋汰我啦!”潘錦繡翻了個白眼,又有些憂心忡忡的,“可是我還在猶豫啊!因爲我畢竟還是學生嘛!也沒有那麼多的事情寫,也沒有那個條件寫啊!總不可能讓我每天用手機……”

“我的筆記本電腦!”釋彌夜立刻舉手,“我必將全力支持你走上大作家的道路!”

潘錦繡的嘴角‘抽’了‘抽’:“可是出版這方面的事情,我完全都不懂啊!什麼版權版稅的,一大堆!‘弄’得我頭昏腦脹的!”

“跟那編輯好好再聊聊,這個事情理清了就好了。”佳沫兒也拍了拍她的肩。

“唉!再說吧!”潘錦繡扁了扁嘴,“還是要等小夜的電腦拿回來才行!”

“應該很快就能拿回來吧!”

釋彌夜說得沒錯,第二天下午,宋宸雲就把電腦拿來了。

“釋彌夜同學,你檢查一下有沒有什麼問題吧!”

釋彌夜聳聳肩:“不用了,真有什麼問題的話,我事後找到宋警官了,難道宋警官你還不認賬不成?”

宋宸雲無語,只能又自顧自的跟她說起了明月瓏事件的處理情況。

見釋彌夜宋宸雲在教室外面說着什麼,潘錦繡倒是撇了撇嘴:“這宋宸雲肯定是喜歡小夜!百分百!”

“你真八卦!”佳沫兒又伸手捅了她一把。

“佳沫兒。”唐海桐猶豫了一下,還是從課桌裏拿出了一個東西遞給了她,“給你。”

“這是什麼?”佳沫兒莫名其妙的接過來一看,立刻就驚訝的張大了嘴。

“情書。”唐海桐補充了一句,“給你的情書。”

潘錦繡立刻就“哇”了一聲。

南宮叡興奮的一把就攬住了唐海桐的肩:“行啊!唐海桐,我說你上課的時候都在寫什麼呢!原來是寫給佳沫兒的情書啊!怎麼?終於決定出擊了?”

唐海桐伸手拉下了南宮叡的手:“好了,你別瞎說!不是你想的那樣!”

“喲喲,自己都說了是情書了!現在又說不是我想的這樣……”南宮叡擠眉‘弄’眼了起來,“那你說我想的是哪樣?”

唐海桐臉黑了黑,擡頭看到釋彌夜進來,立刻就咳了一聲:“好了,釋彌夜進來了,聽聽她跟宋宸雲說了什麼吧!”

佳沫兒順手就把那封“情書”塞進了自己的兜裏。

“小夜,電腦拿回來了?”潘錦繡一臉的興奮。

釋彌夜點了點頭,順手就把電腦塞給了她:“你自己把這上面的這些膠帶撕掉,然後認真的寫小說吧!”

“那對於明月瓏的案子……宋宸雲怎麼說?”南宮叡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

唐海桐看了佳沫兒一眼,看她沒有什麼不好的情緒,才又開口:“處理意見是什麼?”

釋彌夜嘆了口氣:“昨天他們才把那具人體模特運到桐明縣公安局,還沒來得及做什麼檢查,那具人體模特就離奇的失蹤了。”

“失蹤了?”南宮叡目瞪口呆。

“或者說,失去了調查的價值了吧!”釋彌夜聳聳肩,“因爲人體模特纔剛送到物證檢驗部‘門’,據當時在場的檢驗人員的口述,那個時候突然颳起了一陣大風,大風力的黑煙盤旋着,包裹住了那人體模特。等那黑煙散去,風也停下來的時候,物證檢驗部‘門’已經是一片狼藉了。而臺子上的那具人體模特,也變成了大街上隨處可見的那種廉價的模特了——白‘色’、脆弱、相貌千篇一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