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我們回來,幹什麼還反鎖門?敲門半天也不開門?你們是不是存心不想讓我們進去?!”

這種人……

周霜霜嗤笑一聲,直接一手叉腰,一手瀟灑的扶着門框,直接攔住了兩人的去路——這是李天昊曾經提供的身段。

曾幾何時,他也是個整天招貓逗狗的小紈絝,論起套路來,不比這些人強?

“首先,”

她毫不客氣的嗤笑。

“如果你有點腦子的話,就該知道,你是有鑰匙的。輔導員發在羣裏在班裏,不止一次。”

“另外,”

周霜霜笑的很是肆意。

“大中午的,所有人都在午休,你敲門我就得開?誰給你的臉!”

說到最後,她臉上的笑意倏的收回:“你以爲你是誰?”

她的眼神太過駭人,那兩個女生明顯抖了一下,瞬間愣住了。

接下來,還是綿綿恢復的快,只見她很快又若無其事的笑了起來。

綿綿有一把好嗓子,人如其名,說話又甜又綿:“同學,你是不是還生上午的氣呢?”

“真不好意思,我想着那牀單髒的地方也不多,隨便搓兩下就好了,沒想到……”

她修的精緻光亮的指甲象徵性擋在自己的嘴脣邊,也擋住了剩下的話。

倒是希琳聽明白了,此刻白眼一翻:“哎喲我的天,這宿舍裏都是不是大學生啦?也太……”

她似乎很難忍受,趕緊從錢包裏掏出兩塊錢,一把塞在周霜霜懷裏:“洗衣機洗一次兩塊錢,我們還能缺這兩塊不成……”

話音未落,就見兩枚硬幣“叮鈴咚嚨”掉在了地板上,發出響亮的聲音。 孫希琳本來很開心的。

她原本只是出於朋友的“一番關心”,這才陪着陸綿綿去見她的鐵粉的。

本以爲那位成天混跡直播平臺,大把錢給綿綿送火箭送潛艇,時不時還能從某些露肉主播那裏看到粉絲榜排名的,肯定是一位油膩膩的老男人。

沒想到啊沒想到,出現在她們面前的,居然是一位風度翩翩的年輕人。

他眉眼溫和,眼尾微微上挑,瞳色比常人略深,看人總覺得專注。

當然,這一點,專注於他衣着打扮的希琳和綿綿,暫時並沒注意到。

——做工精緻的襯衣長褲,袖釦是穩重的寶藍色。手腕上那隻看起來貌不驚人的腕錶,恰是前天兩人對着電腦流口水的限量版……

而看這男人的年紀,根本不比她們大多少!

這……這簡直……

因此,一頓飯,爲了矜持,連碎冰中鄭重盛裝的那隻澳龍,她們倆都矜持的沒吃兩口,唯恐花了妝……

但很快,兩人又意識到,在場的,其實不止自己一個女的!

不過沒關係——

兩人不約而同的想着:自己比旁邊那個矯揉造作/沒有自知之明的人,要優秀的多!

回來的路上,因兩人心裏各有算盤,便隱隱約約有了火藥味。

剛好,纔回到宿舍,便又有人找茬,孫希琳和陸綿綿兩人,自然是火氣十足的。

說話,也不像上午那麼客氣了。

硬幣被隨意塞到周霜霜懷裏,自然沒被接住,尊重引力掉了下去。它們在地上打了幾個旋之後,又穩穩當當的趴了下去。

氣氛一時凝滯。

只聽周霜霜沉聲道:“兩塊錢……呵。”

其中“呵”字,深得華夏嘲諷精髓,語氣中隱含的譏嘲,簡直跟赤裸裸說出來沒兩樣!

不出意外的,對面兩個人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

從被窩裏伸出頭的魯麗看着那兩枚明晃晃的硬幣,心中莫名對接下來的發展有些期待,轉眼又譴責自己的心態不對——

再看看硬幣,還好它們無甚靈智,不然這樣莫名成了導火索的中心,豈非冤枉?

再看看醒過來的陳雪薇和周婷婷,也都是一副看好戲的狀態——霜霜的厲害,就該讓你們見識見識,╭(╯^╰)╮!

而陸綿綿和崔希琳,此刻已是出離憤怒了。

“喂!”

孫希琳連好臉色也維持不住了。

“你們講不講理?怎麼,洗個牀單兩塊錢不夠嗎?想錢想瘋了吧!”

綿綿也溫聲細語道:“算了,反正我們給過錢了,她們不要就算了。”

說着,就想伸腿進宿舍。

周霜霜已經不擋在門口了,她們進來時,毫無壓力。

“喂。”

周霜霜喊她們。

“地上的錢,撿起來。”

希琳背對着周霜霜,聞言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她和綿綿對視一眼,默契的都當沒聽到——

“哎喲!”

“啊!”

兩人大叫。

只見兩人不畏酷暑也依舊披散下來的、柔韌又有光澤和合適卷度的飄飄長髮,此刻被周霜霜一把抓着,並未使大力氣,就讓兩人哀哀叫着,下意識退回到了周霜霜身邊。

“你,你幹什麼?神經病啊!”

孫希琳眼中猶帶淚花,此刻艱難扭頭看着周霜霜,那淚花中似乎要萌發出烈烈火焰。

周霜霜低頭示意:“同學,你錢掉了,撿一下吧。”

說着,她手鬆了鬆,人也微微後退一步,把那兩枚硬幣,赤裸裸的暴露在兩人面前。

然後——

在兩人下意識看過來時,一腳踩了上去。

下意識的,希琳和綿綿只覺額頭青筋一跳。

等到周霜霜再挪開腳時,只見那兩枚硬幣,已經牢牢嵌進了地板。

嚴絲合縫,密密實實,周圍連條裂紋都沒有。

頭皮又是一緊,兩人擡頭,只見周霜霜笑顏如花,分外純潔:“同學,不把你的錢撿起來嗎?”

……………………………………………………

黃沙和廢墟漸漸遍佈了所有人的視野,在大家的背後,隱約的人跡已經消失不見了。

這片地方……

周霜霜打量着黃沙裏的枯枝斷葉,它們已經枯朽的透透的了,稍一用力,就會碎成渣渣。而周霜霜一路走來,已經踩碎了許多了。

“這是哪裏?”

她問道。

爲首領頭的護衛隊隊長立刻拿出了一直捏在手上的地圖,指頭循着某些標誌指指點點,一路行至一片綠色的標記——

“這是帝都邊緣的一個郊縣,末世前已經被人圈下,開發準備也已經做好。”

他指了指之前曾經過的一大片廢墟:“那裏,之前是開發商提前圈出的圍牆,只等裏頭的樹木灌木全部收拾乾淨,地基就要開始打了。”

這隊長不知之前是做什麼的,對周邊的情況瞭如指掌,此刻解說起末世之前的事,也是分外清楚,不帶半點含糊。

“那爲什麼沒開發?是因爲末世到來,所以擱置了嗎?”

周霜霜問道。

如果是這樣,這開發商未免也太倒黴了吧!

而且……

她低頭看着自己的手指。

到了這片地方,自己的手指就不受控制的顫動着。脖頸裏的銅錢也一陣一陣的發燙……這在之前,是從來沒有過的!

畢竟,不伸手接觸黃沙,她什麼也感受不到。之前一路,已經不知多少次,跪伏在黃沙中,一寸寸的探測感應……

如今……

周霜霜強壓心中的驚喜,儘可能的想了解更多。

她問的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兒,隊長於是也笑了笑:“這倒不是。”

“不過,比這還倒黴。畢竟,末世是全球性的,是突然爆發的,那時候,人力不可抗,所有不幸都是難以避免的。但是……”

別管是末世前還是末世後,聽八卦總沒有人舉得厭煩的。

此刻,小隊長看着衆人默默豎起的耳朵,難得神祕一笑:“這裏的開發計劃之所以擱置,是因爲末世前一次暴雨……”

他問身邊的人:“還記得嗎?就那次,全國大範圍降雨,然後下了好久好久……”

“那次雨後,這裏的積水久久不幹,土地實在太過鬆軟潮溼……向下挖掘了十米後,勘探的人表示,這裏根本沒法打下地基。”

“就算打下地基,也沒法承載房屋的重量。”

“這裏的土地,在那場雨後暴露了問題——實在太不合適了。” 一場暴雨啊……

周霜霜鬆開手指,指縫裏細密的黃沙晶體撲簌簌滑下,她捻了捻手指,那上頭,果然半點灰塵都沒有。

腳底下的黃沙綿密又踏實,並沒有半分儲存水分的感覺,她跺跺腳,又一次毫不猶豫的跪伏在地面,用力將胳膊往黃沙底下掏去。

看到她的動作,周圍的研究員立刻放下手中的工具,該測量的測量,採樣的採樣,周圍的士兵也互相警戒起來,唯恐在大家做事時有外來干擾。

手底下的黃沙並沒什麼不同。

周霜霜的半截胳膊已經伸了進去,那細細密密的沙礫密集擠壓的感覺,與之前那數十次感應並無什麼不同。

但是……

周霜霜眉頭蹙了起來。

她咬咬牙,索性停下動作,整個人由跪伏直接趴到了黃沙上,在稍微鬆口氣後,周霜霜對一直守在身邊的陸鋒囑咐道:“隊長,如果這次我暈過去,不要管我,就在這裏守着吧。”

陸鋒神色未改,只是沉聲問道:“你確定?就是這裏了嗎?”

周霜霜點頭。

“就是這裏了。”

她說罷,直接一咬牙,不顧沙礫磨手的粗糙,直接用力將胳膊更加深入!

指縫一陣鈍痛。

周霜霜知道,這樣粗暴的向下擠壓,指頭一定出血了。

但是……到底如同魚餌一般誘惑那東西的,是她本人,還是開元通寶?

如果是自己的話,出血……應該足夠吸引它了吧。

黃沙底下靜悄悄的。

乾燥,粗糙,又靜謐。

帶着未知的危險。

但是,足足五分鐘過去了,地裏仍舊沒有半分動靜。

旁邊有研究員隱隱有些急了。

之前周霜霜身爲人形探測儀,通常都是趴下去一兩分鐘就有迴應——因痛苦帶來的汗水和擰緊的眉頭,嚴重的時候,整個身軀都在顫抖……

但是,這都已經五分、不,六分鐘了,周霜霜的神情雖然鄭重,但卻似乎並沒有那種感覺……

“我們不會走錯路了吧?”

終於,有人忍不住問了出來。

他們此次出行任務不可謂不重大,可因爲事件本身的特殊性,最後也只輕車簡從的,只出來了他們。

而其中,最大的依仗,同時也是最不穩定的人形探測儀周霜霜,就是他們的全部了。

雖說今天來的人大都知道周霜霜身體裏植入的芯片,可芯片具體怎麼用,能幹什麼,怎麼檢測……大家統統不知道。

周霜霜將另一隻胳膊墊在底下,此刻側着頭,大家看不清她的神情,只聽她淡定的回答道——

“沒錯。就是這裏。”

陸鋒也點點頭:“耐心等着吧。”

“這一路上,我們每隔一百米就做一次探測,之前所有的方向,都指向這裏,證明我們之前的路沒有錯。”

“而且,”陸鋒越想越興奮:“之前不管是什麼方位,手伸下去,總是會有些感應。可偏偏到了這裏,卻突然什麼都沒有了,這就是最大的疑點!”

“說的沒錯。”

有隨行的研究員開口了:“耐心等着吧。”

而周霜霜此刻趴在那裏,說實在的,要不是衆目睽睽之下,她都有些昏昏欲睡了。

畢竟,手底下,真的什麼感覺也沒有。有的,只有指頭上那不知具體多少處傷口的鈍痛。

小傷口,血應該已經停了吧……

周霜霜不確定的想。

那麼,看來自己並沒什麼特殊的,這肉體,也並不能吸引地裏那奇奇怪怪的東西……

她沉吟片刻,突然扭動着身軀,原本墊在地上用來當枕頭的一隻胳膊艱難挪動着,一把按住了胸口。

那裏,銅錢並沒有半分動靜。

如今,只能試試主動出擊了。

周霜霜閉目,“看”着空間裏那一堆散亂的珠寶金玉,忍不住又是心頭一陣火熱。

天知道,爲了穩住自己,周霜霜硬是忍着沒有近距離接觸過它們。

怕的,就是萬一自己看到了,把持不住,到時候迷失本心,那陸鋒他們,可就遭了……

她咬咬牙,此刻也依舊將視線轉開,不再關注那沉甸甸的甜蜜負擔。

她凝神,在“虛無”中,有一扇門正慢慢從空氣中擴散。

——這是連通兩個世界,同時,也融合兩個她的那扇門……

就在這時!!!

周霜霜埋在手裏的指尖一動,地底竟有東西攀附上來,一寸寸,一絲絲,帶着急切和渴望,以及,深深的垂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