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世界和美娜的合作後面很順利的完成了,簽約之後威廉特意為易陽舉辦了一個歡送酒會,他本想邀請易陽多玩幾天,易陽回家心切,拒絕了這個提議,於是威廉開了這樣的一個就會,來的人有很多都是這個行業里的人,對於這個人情,易陽認了。

美國之行一共八天,易陽把弗勒留下來處理後續的事情,自己先飛回國內,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家人了。

飛機落地是帝都時間晚上九點,易陽沒敢回家,在酒店住了一晚,他怕孩子們被他吵醒了,媳婦兒天天照顧孩子也辛苦,就晚上能好好睡一會兒,他一回去肯定折騰。

一晚上家裡人是睡的很好,易陽卻是沒睡著,越到家越想家,到了早上迷糊了一會兒,睜開眼睛九點多了,趕緊讓司機過來把他送到家。

「明明,不要打哥哥,哥哥不是陪你玩兒呢嗎?」

到門口,易陽就聽到媳婦兒哄孫女的聲音,明明很厲害,像她姑姑,明川經常受欺負,但是小包子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明明是妹妹,從來沒有還手,但是軒轅兩個來了,如果欺負他,他就會還手,而且明明也會幫他,易陽總感慨,這可能就是血脈的作用。

「媳婦兒我回來了。」

打開門易陽喊了一句,周子怡還沒怎麼反應,兩個小傢伙但是反應的快,左邊一個右邊一個直接鋪上來抱著大腿,這兩個剛能說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的技能還沒掌握,就知道啊啊的喊,還挺高興,手沖著易陽,想讓他抱。

易陽一手一個抱起來,別說,這孩子長得就是快,抱著都有點兒吃力。

「你慢點兒,別給孩子摔了,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小芊還說你回來要來家裡吃飯呢。」

周子怡幫易陽把箱子拿進來,最強埋怨著,不過臉上卻是笑著的。

「昨天半夜就到了,我怕你和孩子們都睡了,把你們吵醒,就在酒店住了一晚上,大千他們呢?」

「去實驗室了,小涵也去了,說是忙不過來,保姆去買菜了。」

兩個小的一看爺爺不和他們玩兒不願意了,一邊一個揪耳朵,揪頭髮,易陽趕緊哄孩子。

「來,看爺爺給你們帶了玩具,爺爺陪你們玩兒。」

現在他們什麼都聽不明白,就知道玩兒,一聽玩兒就高興,明川樂的口水都出來了。

「也不知道你哪好,這幾個孩子都喜歡你,我哄了這麼多天,也不如你哄幾天。」

「這就是天賦,嫉妒也沒辦法,你給小芊打個電話,讓她帶著紅陽回來吃飯,順便我和她說一下她工作的問題。」

周子怡也不願看孫子和爺爺玩的開心的樣子,乾脆上樓休息去了。

易陽發現了個問題,如果只是明川和明明,或者是軒轅,他們親兄弟在一起就很聽話,要是四個一起或者明川和木軒在一起,就會鬧人,一想到晚上那兩個也來,易陽又開心又頭大。

易小芊接到媽媽的電話,就開始收拾孩子的東西,她打算回家住兩天,李紅陽對這個也沒意見,兩個人離婚的事兒現在誰也沒提,壓根好像就沒有這個事情一樣,易小芊覺得自己現在還過的挺舒服,也不主動說,所以現在還是夫妻,夫妻該做的事兒偶爾在李紅陽軟磨硬泡下,還會成功的進行。 陸家別墅內,陸一川到現在臉色還帶著一絲不自然,從昨晚到現在,過得是極為不好,整個人都要被榨乾,更是被他老子訓斥了很久,自然而然這邊都算在了林楠頭上。

他明白,自己是被耍了,而且耍的很慘很慘。

「查出林楠什麼身份了嗎?」陸一川寒聲,吃了這麼大的虧,他如何能夠善罷甘休。

「查清楚了,他確實是一個種地賣菜的農民……」一旁一人開口稟告,讓陸一川嘴角再度抽搐了一下,還真特么的被一個小農民給狠狠戲耍了。

「不過這人種的東西很特殊,據說賣的很不錯。」

「我管特么的什麼特殊不特殊的,一個該死的農民,我弄死他!」陸一川寒聲,這次的虧吃的太大了,兩億的虧損,再加上自己的慘狀,都要找林楠算算。

當即,陸一川詢問林楠二人此刻的地點,陸家作為魔都一大家族,手段自然不少,一整日的時間,林楠的一些信息都被查了出來,連帶著此刻林楠他們的位置也在陸家之人的掌控之中。

在得知林楠二人坐在加長版豪車內遊逛魔都后,陸一川更是惱怒了。

住總統套房,坐加長版豪車,在他看來這都是特么的拿自家的錢在裝B,如何讓他陸一川咽下這口氣!

為此,陸一川怒了。

「讓人動手,今天不把他打的讓他爹媽都認不出來,我就不叫陸一川!」陸一川整張臉基本上都要扭曲了。

「打個半死,然後再給他多灌點春+葯,敢坑老子,玩死你!」

「少爺,先生交代,不能在東海動手。」這人看了一眼暴怒的自家少爺,開口弱弱的說道,陸一川父親早有安排,想從他陸家賭場安然無恙拿走那麼多錢,顯然是不大可能,在調查到林楠的情況后,陸家這位主事者便有了決定,要在林楠離開東海市以後再動手,否則一旦傳出去是他們陸家賭場誰還敢進入。

陸一川雖然對林楠恨極,但父親吩咐下來的事情,他也不敢再多說,否則再出個什麼意外,他這位少東家的身份也沒用。

第二日,林楠依舊陪著周穎在東海市閑逛,對於工作的事情,周穎也懶得再理會,一次性等若是得罪了太多人,連克瑞斯這位總部少總裁都沒給面子,這個公司能不能待下去,周穎也不確定,所以也就更沒什麼顧忌了,愛咋地咋地好了,周穎索性全身心的陪伴在林楠身邊,享受著二人的甜蜜。

一直在當晚的時候,林楠才陪同周穎一起飛回省城,林楠準備借到省城再回去,正好楊胖子這貨還在省城陪老婆,明天一大早可以帶上自己一程。

一大早,送走了周穎上班,林楠也和楊胖子出發返回了,楊胖子也是一副依依不捨的模樣,在省城兩天,讓他樂不思蜀,都不想回去了,一路上都在給林楠抱怨著,恨不得二十四小時綁在周穎腰帶上不願意離去。

聞言林楠輕笑,不過很快他微微注意到什麼,臉色露出沉吟之意。

「胖子,前面找個口子下去,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林楠突然間開口說道。

「怎麼了?」楊胖子疑惑問道。

隨即,林楠這才指著後視鏡讓他看,不過一時間楊胖子並沒有理解,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有人要對我動手,貌似從東海市一直跟到這裡了。」林楠開口淡淡說道,之前他也發現了幾輛車,但卻沒有太在意,而今注意看去,竟然還跟著,這自然而然的也讓林楠明白了不少,他早就在注意著。

「什麼?」楊胖子聞言嚇了一跳,隨即這才算是注意到後面的車子,雖然在車流中並不怎麼顯眼,但現在想想,好像確實在後視鏡內看到幾次了。

「你又幹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有人要搞你?」楊胖子看向林楠。

「沒幹啥,就是去了一趟賭場玩玩,然後贏了點小錢。」林楠隨口笑道。

一聽賭場,楊胖子頓時很來勁,這傢伙和林楠不同,很喜歡打牌,林楠的鬥地主等就是在楊胖子的指導下練成的,大學期間,楊胖子沒少找人打牌玩耍,對於各種賭神電影更是崇拜之際,甚至是痴迷,一直夢想著某日自己也能在賭場內大展身手,好好玩玩。

「我艹,兄弟不夠意思啊,那麼好的事情竟然又不叫我。」楊胖子埋怨不已。

「不對啊,你那破技術都還是我教的,怎麼樣?有沒有贏錢?人家要搞你幹嘛?難不曾出老千被抓了?」這一刻,楊胖子充分展現自己的想象力。

「贏了一點,但不多,九位數而已。」林楠淺笑著說道。

「啥,九塊錢而已,他們也值得派人來搞你?」楊胖子一邊開車一邊閑聊著,就聽到林楠一個九字,後面的沒有聽清楚,頓時驚訝不已,而後撥浪鼓式的搖頭。

「太特么的黑了,贏九塊錢賭場都不讓,萬一哪天我去贏個上個百萬的,還不被當場砍死啊。」

林楠聽到后也笑了。

「胖子,是九位數,不是九塊!」

「對啊,就是特么的的九塊啊,我知道的。」楊胖子回復了一句,然而剎那間這句話一說完,突然間反應過來,整個人臉色瞬間驚呆了,下意識的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

「蓬!」

猛然間,林楠直接撞在車身上,好在有安全帶保護,否則林楠估計整個人都要被甩出去,楊胖子自己也是撞到方向盤上,讓林楠臉黑,這可是高速啊大哥。

不僅他被嚇了一跳,即便是跟在他們身後的三輛車子此刻也估計完全沒想到楊胖子會來個急剎車,高速上雖然規定車距一百米,但大多數人能有二十米就不錯了,楊胖子一個急剎車,直接將後車的人也嚇傻了,這他媽的一個撞上去,小命都可能沒有了,他們可是三車人。

一瞬間,三輛車子同時來個急剎車,然後傳來各種怒罵聲,恨不得上前抽死這個開車急剎車的胖子!

好在更後面,其他車輛安全距離足夠,否則估計肯定要引發連鎖撞擊事情。 「爸媽,我們回來了。」

「知道你回來了,挺大個嗓門喊什麼,孩子剛睡著,木軒,木轅,過來外公抱抱。」

這兩個大一點兒,能說外公外婆了,就是發揮的還不穩定,有時候會突然忘了。

兩個小的看見外公就高興,蹦蹦跳跳的進了外公懷裡,易陽早就把明川他們的玩具收起來了,從兜里把這兩個的玩具拿出來,又開始了帶孩子的生活。

晚上易大千和媳婦兒也回來了,一進門幾個孩子正鬧著易陽呢。

「爸,你就慣著他們,快下來,別折騰爺爺了。」

可惜他說話根本沒人聽,易陽也是自己樂在其中。

「行了,孩子們好多天沒看見你爸了,開心,你就別管了,你和紅陽去做飯吧,我給你們打下手。」

周子怡和易陽差不多,慣著孩子慣的厲害,明知道這樣不好,可就是忍不住。

「不用你媽,我和大哥就行。」

李紅陽在這兒住了將近一年,早就習慣了這個家庭的氛圍。

「那行,你們做,有需要就喊我。」

兩個人忙活起來做飯不慢,易陽在吃飯前給孩子們餵飽了,一個個的玩兒累了,都哄睡了。

「媳婦兒,扶我一下,這腰啊,長時間不活動酸的很。」

「讓你休息一下你不聽,現在知道難受了,趴下我給你揉揉。」

老兩口在沙發上,說著拌嘴的話,做著暖心的事兒。

「我真不敢想象,到了爸媽這個年齡是什麼樣的。」

張涵其實很羨慕公公婆婆之間的愛情,她和易大千相處之中更多的是平平淡淡,兩個人的空閑時間就是看孩子,平常就是忙碌,根本沒有時間談情說愛。

「嫂子,爸媽的愛情估計是很多人都羨慕又不能擁有的,走吧,去廚房看看,別打擾他們了。」

兩個人離開,把空間留給了易陽他們,這個夜晚,星星好像格外亮。

晚飯吃了一半兒,幾個孩子醒了,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幾個孩子吃飯的時候從來不哭不鬧,就自己在那兒玩,但是只要桌子收拾完了,馬上就找人。

「咱倆這幾個我看都早慧,爸我問了,像這麼大的孩子會說話的多,但是能聽懂話的可不多,他們幾個,你只要教兩遍就懂了。」

易陽倒是沒覺得,不過大千和小芊小時候就比其他孩子聰明,這他是知道的,估計這東西也遺傳。

「小芊和我去書房。」

易小芊知道這是爸爸要找自己說工作的事情,兩個人上了樓,易陽讓她坐下。

「你媽和我說了,你自己想出來工作,小芊,爸這次出去的目的你也知道,我想知道你是只想幫我分憂,還是真想接手公司,如果為我分憂,那你現在慢慢學習就可以了,如果是想接手公司,那你就要抓緊去充實自己,說實話,你的能力現在還不如你楊花姐,以後我們的公司接觸的人會越來越多,我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想想這個問題。」

易小芊還真沒想過,因為在她心裡爸爸就是後盾,如果有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還有爸爸在,爸爸可以解決。

「爸,您想我怎麼做呢?」

「爸就想你開心,當年你放棄演戲其實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你哥你也知道,一點兒都不上心,也沒有接觸過這個圈子,培養他太難了,以前我是想公司還是要我們家人來繼承,所以讓你回到公司,現在我的想法有了改變,如果你真的不喜歡管理,那我就找職業經理人,如果你喜歡,你願意,那我就用幾年的時間把你培養出來,女兒,爸只希望你好,所以決定還是你自己來做。」

易陽不想為難女兒,所以才說了這麼多,易小芊也知道,這是爸爸給自己選擇的權利。

「爸,我會努力的。」

易陽聽了發出爽朗的笑聲。

「好,只要你自己做了決定,那爸爸尊重你。」

易陽擔心的事情又少了一件,說實話,他雖然活了兩世,但是心裏面還是覺得自己的東西應該掌握在自己人手裡,經理人是他最後的打算,既然女兒有意願來做這件事,這當然更好。

易陽把最近公司的動作詳細和女兒說了一下,易小芊要回去工作,首先就要了解最近公司發生了什麼,這樣回去之後才能有針對性的去做每一件事。

「爸,那我回去之後就當你的助理吧。」

易陽想了一下,這麼安排也可以,畢竟一年沒有去公司了,還是需要重新熟悉一下。

弗勒比易陽回來的時間晚了三天,他帶回來了雙方公司的合作協議。

七月三十一日晚上六點,美國時間早上六點,易世界和美娜公司同步進行了記者發布會。

易陽和威廉進行了視頻連線,這也是之前商定好的。

「我宣布易世界和美娜影業正式成為合作夥伴關係,易世界在美上映影片全部由美娜影業發行,美娜影業在華國上映影片由易世界負責發行,提前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威廉那邊也是一樣的話,只不過主次關係變動了而已。

宣布完之後,易陽和威廉進行了簡短的交流,也就是一些客套話,然後就是各自的記者問答時間。

「易總據我了解今年易世界正在拍攝一部科幻片,所以易世界之前就有進入國際市場的打算嗎?」

「好,我可以告訴你,沒有,大家知道我想做國際市場也就是最近的事情,至於為什麼要做,你可以理解成我年齡大了,卻有一顆活躍的心。」

易陽的回答讓在場的人笑了一下,不過記者顯然不會放過他。

「您好易總,美娜影業據我所知合作的條件一直比較苛刻,方便透露一下你與對方簽訂的協議也是這樣的嗎?」

「我不太了解你所說的美娜和其他人的合作是什麼樣的,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的協議是本著平等互利的原則簽訂的,易世界做為國內比較大的娛樂公司,我們不會做損害自己的事情,也不會讓別人有機會做損害我們的事情。」

易陽的話講完,不知道誰帶頭鼓起了掌,這番話,在國內,除了易世界沒人敢說。 林楠臉黑,魂飛未定,真特么的高速驚魂,差點就要出大事,而楊胖子反應過來第一時間還是驚愕的看向林楠。

「哥,這是高速啊,咱能不能靠譜點,小命都差點沒有了!」林楠表情很是幽怨的對楊胖子抱怨了一聲,也就是自己兄弟,若是其他人林楠估計會考慮是不是來謀財害命的,這麼一個急剎車在高速上基本上是找死行為!

然而,楊胖子依舊看向林楠,好似根本沒有在意這件事,依舊是驚愕的看向林楠,良久才算是從他口中讀出幾個數字來。

「兄弟,你說你贏了九位數?不是九塊錢?」楊胖子到現在都還覺得跟做夢一樣,雖然也做過賭神夢,也想過自己大展神威,有著賭神風範的在賭場內大殺四方,但也就是幾百萬幾千萬的那種,何曾有著這種想法,直接九位數。

林楠一臉不爽的點頭!

「我艹,林楠我要和你絕交,特么的這麼牛逼哄哄的事情竟然又不帶我去!」楊胖子滿臉的不高興。

林楠臉色更黑了。

「死胖子,有沒有點出息,不就九位數嗎?有什麼大不了的,趕緊給我好好開車,丟人!」林楠不滿的訓斥了一句,滿是鄙夷的看著楊胖子。

「靠,這還叫沒什麼大不了,贏了九位數,你也太生猛了,趕緊告訴我怎麼辦到的,難不曾真是賭神在世?」楊胖子依舊興奮在林楠九位數的壯舉之中。

「你現在趕緊開車走人,等會我懶得動手,你把他們解決了,我就告訴你!」林楠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這兄弟,真沒出息!

楊胖子一聽,那個激動,好似根本沒有在意高速驚魂這件事,一聽林楠要教自己,那個激動,然後猛然間一腳油門,車子猛然間穿了出去,再度讓林楠臉黑不少。

「特么的,慢點慢點,死胖子你吃春/葯了那麼有激情,穩著點,我還沒結婚呢,還不想死!」林楠無語,整個人牢牢的抓著扶手,對楊胖子的車技極為不滿,打定了主意,以後還是自己開車,堅決不坐楊胖子的車,太特么的危險!

終於,在林楠的驚魂之中,楊胖子開了十公里左右,總算是找到一個出口,從高速上下去。

與此同時,身後的三輛車子也跟隨下去,楊胖子高速驚魂猛剎車的事情,不僅讓林楠大罵不已,更是讓這三輛車子的人暴怒不已,他們就跟隨在車后,楊胖子的急剎車說來對他們這種跟車的才是最危險的行為。

高速之上這種突然間追尾,倒霉的自然是他們這種追車的,估計真若是撞上,小命都要丟了。

「特么的,等會你們收拾林楠,那個開車的胖子交給我,非把他打個半死再說!」距離林楠二人車子最近的一名司機對同伴說道,眼下他們不光是要完成任務,還要好好出口惡氣,小命差點丟了,而這個始作俑者就是前面那個胖子司機。

「我和你一起,這死胖子,他媽的找死也差點帶上咱們!」副駕駛座的一人也開口,到現在鼻子還在出血,先前的急剎車直接讓他撞擊在車子上,鼻出血,到現在還生疼。

楊胖子此刻依舊想著林楠九位數的事情,更是對林楠要教自己賭神技能的事情激動不已,哪裡管得了身後對自己恨得半死的那些人。

下了高速,楊胖子知道林楠的意思,哪裡偏僻往哪開,同時也一直在關注著身後三輛車子,果不其然都跟了上來,徹底印證了林楠的猜測。

「兄弟咱可說好了,我解決這群人,你要傳我絕技,到時候咱們兩大賭神再去他們賭場一趟,要把他們賭場都贏的傾家蕩產!」楊胖子激動,恨不得現在就下場,然後狠狠的教訓下這群人,雖然他動手不多,但賴好也被林楠操練了大半天,而且也服用了好幾顆大力丸,上個禮拜更是一直在堅持鍛煉,甚至是找了個隱蔽的地方練習林楠指導自己的格鬥之法,只不過太缺乏實戰而已,而今眼下這些人,正好讓自己大展神威!

身後的三輛車子,自然是陸家派來的,儘管陸一川對林楠恨極,但卻也不敢違背他老子的話在東海市動手,否則太明目張胆了,而是選擇離開后再動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