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這位年輕的兄弟,傳說不可信……我們就不要自己嚇唬自己了。”只要是有一個人怎麼樣,其他人都會紛紛效仿,這是我們國人的一個通病。

顧之寒只是搖了搖頭,我以爲他這是在傷心,便對他說,“師兄不要擔心,我們相信你。這天馗咒,我會一直攥在手裏的,我是不會放開的。一會等他來的時候,讓這羣道士看看,他們不聽你的忠告的後果。”

我哪裏知道,顧之寒只是對我笑了笑,然後輕輕擡起了右手,摸了一下我的頭髮。被他這麼一弄,我不自然的嘿嘿笑了起來。

“啊呀,你們就不要再那麼酸了好嗎?也要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啊……顧大帥哥,那個噬魂鬼到底什麼時候來呢?”紅綾看着我們兩個這般的親暱,便開起了我們兩個的玩笑。

不過對於她的那個問題,顧之寒也只是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但是十分明顯的是,他的話鋒一轉,“或者說他已經來了……就在我們中間。”

我聽後心裏一驚,一股刺骨的寒意襲來。涼颼颼的,外面的那一片紫色的氣越來越濃烈了,而雨竟然也下的大了起來,車廂之中的燈在一瞬間熄滅。

“遙遙,你在哪兒啊!快嚇死我了……”紅綾喊着我,然後在黑暗之中想要過來抓我的手。而當我接觸到那隻手的時候,本能的往後縮了縮,這壓根就不是紅綾的手吧?

這像是一個男人的手,粗壯有力,略微的冰冷,距離我比較近的只有顧之寒,難道是他?可是,這不應該啊……

“原來,他已經來了……”顧之寒的聲音悠悠,我心中更是一驚。莫非剛纔在抓我的手的,是那個噬魂男鬼嗎?

“師兄,我……”我字還沒有說出口,我便感到有人在我的臉前輕輕吹了一口氣,然後我全部酥軟,便沒了力氣。我拼命的想要喊顧之寒的名字,可是已經喊不出聲音來了……

一種無助的絕望立刻充滿了我的全身,就在這一刻,車廂之中的燈重新亮起。而我已經距離剛纔我站的位置偏遠了五米左右,我是怎麼過去的,已然不知曉。

“遙遙,你怎麼了?”紅綾迅速來到我的身邊,顧之寒跟在她的身後。

顧之寒只是看了我一眼,見我無力說話,便在我的眉心處用硃砂混着他的血點了一個點,口中又不知默默唸了些什麼咒語,我便漸漸的恢復了神智。

“剛纔……那噬魂鬼,想要抓我。我感覺現在他的目標是我,他想要吸食我的魂魄。”也是在剛纔的時候,我的心裏竟然出現了一個若有若無的男人的聲音,他說只要吸掉我的魂魄,他將會得到這世界無上的力量。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竟然成爲了這些鬼物口中的唐僧肉了?怎麼他們一個個的都想要殺我呢?我究竟是招惹了什麼不應該招惹的東西,怎麼這一切都會衝着我來了呢?

“師妹,你一定得小心。從現在開始,一刻也不要離開我的身邊,我害怕他會對你下手。”顧之寒就像是一個老母雞一般將我保護在他的臂膀之下。

在經歷了剛纔的詭異事情之後,李猛等道士也相信了顧之寒的話。他們後悔剛纔說了那樣的話,而等一會的時候,萬一真的鬥法起來,顧之寒不管他們了,可怎麼辦呢?

他們開始不停的對顧之寒說些好聽的話,而顧之寒索性什麼都不聽,只是淺淺說了一句,“放心好了,我是不會不管你們的。”這下子,衆人才散去。

“顧大帥哥,我們的都教授好像不見了……”紅綾這才發現從剛纔的時候開始,我們的身邊就少了一個人。

“是啊,教授不見了。”我仔細的看了看整個車廂,都沒有發現教授的蹤跡。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教授他竟然從前面款款的向我們走來,我本能的想要和他打招呼,問問他剛纔做什麼去了,現在情況這般危險,還是不要亂走的好。

然而,顧之寒高高舉起他的手,止住我們的腳步,淡淡說着,“他不是我大哥……” 我心裏不由的吃了一驚,我面前的不是教授難道還會是別人嗎?

“師妹,快點回來,大哥已經被噬魂男鬼附體了……”顧之寒正在一邊忙着對付一些發了瘋似的道士。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羣人就像是發瘋一樣,竟然將武器對準了我們。

顧之寒無暇顧及我,他本想是抽身的,無奈擋在他面前又太多太多已經着魔的道士,而那個李猛更是拿着匕首朝着他襲來,紅綾在顧之寒的身後嚇得瑟瑟發抖。這突然的變故讓我們三個都瞬時間有點措手不及。

“師兄,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啊?我……我該怎麼辦?”我拼命的往後提,可是教授嘴脣邊帶着絲絲的笑意也對我笑着。

他將我逼到了一個牆角,他高大的身子將我環顧在身下。如果在外人看來,我們兩個之間的姿勢是那般的曖昧,而他們則不知曉,我現在的處境是有多麼的糟糕。我就要成爲他的口下亡魂了,他要吃掉我,而我弱小的竟然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了。

一種無措的悲傷和恐懼頓時襲上了我的心尖,心裏有一種酸酸楚楚的感覺。彷彿我正在心裏爲我短暫的青春短暫的生命而哭泣,而在我消失死亡的那一刻,我最難以忘記的,竟然是錦軒……

“錦軒,你在哪兒?錦軒……”我在心裏默默的念着這個一直徘徊在我的心裏一直揮之不去的這個名字,似乎我早已經對他產生了一種就算我自己都已經說不出來的依戀來了。

“哼,你這鬼物,好大的膽子,竟然傷我媽媽!”熟悉的奶聲奶氣的娃娃音,然後一縷閃着銀色光芒的小娃娃變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粉雕玉砌的臉,精緻的容顏,和那個他長得是一模一樣,看起來就像是他的縮小版。原來是我的兒子,熙久……

他這是來救我嗎?可是之前錦軒告訴過我,熙久現在還只是一個靈體,他必須得呆在母體之中。如果脫離母體太久,或者受到很嚴重的傷,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永遠也回不去母體了。而那也將意味着熙久將會永遠消失在這個人世間。

我擔心他,擔心他根本就不是那個噬魂男鬼的對手。爲此,我感到十分的抱歉,我可是他的媽媽,然而關鍵的時候竟然讓兒子犧牲了他的命來保護我。如果他真的受到什麼傷害,就算我得救了,我恐怕這一輩子都會生活在內疚和自責之中,一生將得不到安生。

“呵呵……哪裏來的小娃娃?哎呦,我怎麼沒發現,居然是個殭屍寶寶呢?這下子我真是賺大了,吃了你這女人的魂魄,我肯定力量會提升太多太多,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噬魂男鬼好像立馬變得很開心的樣子。

見他這般露出可怕的嘴臉,我定然不想熙久留在這裏。我記得錦軒說過,就算我死了,如果熙久還在我肚子裏面,那麼他就有辦法保住他的命。可是如果熙久不呆在我這母體之中,恐怕他也是無能爲力的。

“寶貝熙久乖,快回媽媽的肚子裏,你打不過他的……”我一邊哄着熙久,想要讓他回我的肚子,一邊右手拿出了天馗咒。雖然我不知道這符咒對他到底管不管用,但是我想要試一試,起碼這是我們得救的唯一希望吧。

然後,還沒等到把那符咒衝着噬魂男鬼丟去,花芽那丫頭也一溜煙的竄了出來。她臉蛋紅撲撲的,當看到熙久的時候,她已經回害羞的了不得,甚至可愛。

“丫頭,你怎麼出來了?你們兩個怎麼老是給我添亂?”其實,我這是愛之深,責之切。天知道我這樣完全是出於對他們兩個的關係,我打心底是不想看到他們兩個受到一丁點的傷害的。

花芽見狀立刻依偎在我的身邊,奈何她小小的身子只能到我的大腿處。她抓緊我的衣服,將她的頭髮蹭在我的身上,我深深感受到了她對我的那一種無言的愛。

“媽媽,我害怕……看到你和熙久相公都在這裏,我害怕你們會打不過壞人。所以,花芽要來幫媽媽的話,不然的話,熙久相公會對花芽生氣的。”我聽了她的話之後,真是哭笑不得。

花芽現在對熙久的稱呼都已經變成熙久相公了,看來這已經完全變成我的兒媳婦的節奏……不過,也好,兒媳婦和女兒沒什麼多大的差別,都是一家人。我心裏其實還是挺高興的,畢竟我兒媳婦現在都長得這麼美,肯定長大了會更美。和我家兒子倒也是十分的相配,俊男美女,看起來也特別的養眼。

“真不愧是我的好媳婦,媽媽,你就讓我們兩個留在這裏幫你,好不好?”熙久聞訊,立馬小跑過來。他和花芽一人抱着我的一隻腿,讓我動彈不得。最終,我不得不答應了他們兩個的要求。

“那麼我們一家人患難與共,一起同生共死!”我在心裏已經做出了最後的誓言,反正我們在一起。如果這真的是天意的話,那麼我願意接受這上天的安排。或許,這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幸福吧。

我的眼睛不時的瞥向了顧之寒的那一天,他還在跟那一羣發瘋的道士在糾纏。因爲他們是人,顧之寒並不能像對待惡靈那般對待他們,這無形之中就給他增加了負擔。他被他們給糾纏的無法脫身……而紅綾,一直瑟瑟的縮在顧之寒的身後,她害怕而又爲我擔心。

“不要傷害遙遙……”她喊着……

我知道,我們是彼此這一輩子最好的朋友。也許現在將會成爲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人死估計還能變成鬼,而一旦我的魂魄被這噬魂男鬼吃掉,我的結果便是直接在這個世界消失的一乾二淨,就連做鬼的機會都沒有。

“再見,顧之寒……再見,紅綾……再見,錦軒……”我默默的念着,不經意間,臉上有着溫熱的一種感覺。原來我哭了,真正等到死亡來臨的那一刻,我竟然發現在這個世界上,我原來有那麼多的不捨。

熙久和花芽兩個小小的人兒還在拼儘自己的最後一份力氣在跟那個噬魂男鬼爭鬥着,因爲我的普通,只能在一邊呆呆的看着。

我手裏緊緊攥着天馗符咒,爺爺的面容竟然在我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來,就像是做夢一般,難道這便是死亡的前兆嗎?

“爺爺,怎麼是你?你知道嗎,孫女是有多麼的想你……”看到爺爺慈祥而又熟悉的臉龐,我的記憶不由的回到了小時候。在我小的時候,便一直在鄉下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爺爺經常給我講好聽的故事,帶我去山裏看些稀奇的動物。甚至,他還會告訴我怎麼捉鬼驅魔,即使當時的我根本不感興趣,甚至還有一點聽不懂。

可是爺爺在我的心目之中有着一種誰也無法取代的位置,我最敬佩的最喜歡的人便是爺爺。就算爺爺已經走了這麼多年了,可是每一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着爺爺。

而當現在爺爺的面容出現在我的眼前的時候,我認爲一定是自己的思念所致。之前也曾聽說過,一個人在臨死的時候,便會見到自己一直以來最想見的那個人。而那個人曾經又是自己很難見到的,甚至是一個永遠也不會見到的人。

現在爺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似乎更加的印證了那句話。

看到爺爺,我的眼淚不爭氣的刷刷刷的留下來,就像是一顆顆斷了線的珠子似的。我心裏的苦,我所受到的那些委屈,現在全部都傾瀉而發。

我就像是小時候的那個躺在爺爺懷裏哭哭鬧鬧的小女孩一般,彷彿是得到了一個依靠,然而,我知道,夢境終有醒悟的一天,而我現在的處境是那麼的困難。

“孩子,不要哭了……要知道,爺爺一直就在你的身邊。”爺爺溫柔的說着,就像是小時候在哄我一樣,小時候每當我不高興的時候,爺爺總是輕聲細語的安慰着我,有的時候還會像是變魔術一般從手裏面變出了一枚五顏六色的糖果。

當爺爺親手把糖果剝下外面的糖衣然後放在我的嘴裏面的時候,我就會“咯咯咯咯”的笑起來。心裏面的那一種不悅便會一掃而光。

往事歷歷在目,而眼前的爺爺再次神奇的拿出了一枚糖果,就像是小時候那般剝下糖衣放進了我的嘴裏。

淚水之中含着絲絲的甜蜜,爺爺說他一直在我的身邊,那麼他就一直在我的身邊。從小到大,他是我最相信的人,但凡是爺爺說過的話,我都記憶猶新。比如,爺爺說他最愛他的小孫女,希望長大了他的小孫女也會很幸福。可是我……感覺自己辜負了爺爺,因爲我變得不幸福了,而現在就連生命就很有可能失去了。

“爺爺,遙遙知道你一直在,可是爺爺,可能遙遙不能完成你的心願了……幸福的活着,也許遙遙做不到了……”我低沉着聲音,看着爺爺的面容,總是覺得有點慚愧。

可是爺爺卻只是笑着,他粗糙的手掌輕輕的撫摸着我的臉頰,“孩子,還記得在仙人湖爺爺說過的話嗎?”

爺爺的一語提示,彷彿讓我記起了一個永恆的祕密…… 那年,我十歲。調皮搗蛋,上樹掏鳥蛋、下河抓魚蝦,從未落下過我。鄉村的晚上,並不像是城市那般燈火通亮,那個時候顧之寒還是那一副高冷男神的模樣,是根本不屑於和我這樣的“小孩”一起玩的,所以我只能領着一羣比我小的小孩子一起到處亂竄。

有一天晚上,天已經很晚了。可是小夥伴們不知道怎麼的,突然來了興致,想要去大人們所說的一個禁地去玩。平時,我們是被嚴禁進去那裏的,只是聽大人們說過那裏會鬧鬼。

而那個時候的我,年紀小,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而且那個時候,我還從未見過真正意義上的鬼,只是從爺爺的口中聽說過不少有關鬼的逸聞。所以,對於“鬼”我還是十分期待的。

其他的小夥伴也是如此,可是沒有一個人敢要第一個先去。

我還記得當時有個小胖子,隱約想着他的名字叫做“星宇”,然而因爲他健碩的體格,我們一般都喊他爲胖子。

“路遙,要不你先去看看吧?你可是我們的老大,你去看看,要是沒啥危險我們再進去……”小胖子一臉天真無邪的看着我,倒是弄的我十分尷尬。

雖然當時的我對那裏充滿了好奇,想要一探鬼的真正面目,甚至想要告訴那些大人其實那個並不可怕,就算有鬼我路遙也是不害怕的。

但是當我邁着細碎的步子往那個幽深黑暗的地方前進的時候,我永遠不會忘記心裏的那一種絕望而又恐怖的感覺。不僅僅會讓你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戰慄起來,甚至會感覺到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壓得你有一種喘不過來氣的感覺。

我承認,我最終還是害怕了……

“我……不是大人們不讓我們去嗎?而且都這麼晚了,不然我們明天早上再來?”我提議着,想要爲自己找一個臺階下。

“哈哈,你真膽小,不配做我們的老大了!人家顧之寒就曾經一個人進去過,可啥事都沒有,我們以後還是讓顧之寒做我們的老大吧!”小胖說完已經將頭一扭,竟然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當時我這個老大還是死皮賴臉外加坑蒙拐騙從顧之寒的手裏面奪過來的,人家那羣小子對顧之寒是一臉崇拜的樣子,整天老大老大的喊着,當時我心裏癢癢的啊,愣是用沒人十個棒棒糖把他們這一羣小崽子給搞定了。

儘管發生了這事,可高冷的顧之寒仍舊十分淡定的接受了……我本以爲他會生氣,甚至把我臭罵一頓的,這樣我就可以引起他的注意了。那個時候的我,就是想的那麼天真,那麼簡單……

其實,那個時候的我已經“暗戀”上了顧之寒。

爲了在小夥伴們面前有面子,而我自己心裏再也清楚不過了,我是害怕小胖他們會把我膽小的事情告訴顧之寒,而他會看不起我,所以我硬是逞了一個英雄,結果差一點把自己的小命給搭了進去。

“好,那我進去了,我以後仍舊是你們的老大噢!”在進去之前,我已經跟小胖他們立下了約定,而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他們幾個心服口服,真心的臣服在我的手下,來當我的小弟。

一般想象都是很美好的,可是現實卻是很骨感的。

當我進去的那一刻,我已經後悔了……我想起了爺爺對我說過的話,“仙人湖一定不要去,尤其是月圓之夜……”

我不安的擡頭看向了夜晚的天空,尼瑪居然還是月圓之夜。爺爺的話一直縈繞在我的耳側,而在這個時候我身邊陰風陣陣,樹葉被風颳起,在空中打着圈圈的轉着。看着前方的仙人湖,它的四周似乎盤旋着一股濃濃的黑氣,四周的小樹不停的搖晃着身子,樹葉沙沙作響。遠處的村子裏面不時的傳來幾聲犬吠……

“嘿嘿……嘿嘿……”在我的四周傳來了一陣詭異的笑聲,像是孩童的聲音,但又像是老人家的聲音,但又像是中年人的聲音。

我哪裏見過這樣的陣勢,早就已經嚇破了膽子,身體的本能告訴我,我得快點逃離這裏才行。然而,當我回頭想要跑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前方像是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一樣……

等到我意識到危險的時候,我已經被困在了這裏。回去的路被堵上了,一個透明的結界在我面前,我喊着“小胖”他們的名字……

我能看到外面他們正在等我,可是卻聽不到我的呼喊聲。也不知道他們見了什麼可怕的東西,我看到小夥們們連滾帶爬的跑開了……

這是把我丟下了嗎?不爭氣的,我的眼淚已經刷刷的掉下來了。

外面索性是出不去了,我只能繼續往前走。爺爺說過,遇到事得冷靜,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才能想出解決這事的好辦法來。

似乎冥冥一種有着某種召喚,要指引着我來到仙人湖。湖水很平靜,宛如一塊明鏡,然而也許在夜色映襯之下,湖水發着一種悠悠的黑色。

“嘿嘿……嘿嘿……”那笑聲似乎又再次傳來。而我聽着那笑聲,感覺距離自己很近很近。於是我便仔細聽着,耳朵豎着,精神高度集中。

我低下身子,俯視着這仙人湖面,那笑聲分明是從這水中傳出來的。莫非,這仙人湖中真的有鬼?莫非,大人所說的話都是真的?

此時,我真的好後悔自己來了這裏,還不聽爺爺的勸告,甚至還打腫臉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我後悔的腸子都已經青了,可是能有什麼辦法?

“是誰在裏面?出來,我都看到你了!你這邪祟,我爺爺可是很厲害的,你要是敢傷我他定然不會放過你……”我的聲音越來越小,自己都有點底氣不足了。爺爺厲害是沒錯,可是現在爺爺並不在我的身邊啊!就算他想要救我,恐怕也沒有孫悟空的筋斗雲,能立刻出現在我的面前啊。

“嘿嘿……嘿嘿……”那邪祟依舊笑着,那般詭異。我的心裏一直發毛,我的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手心都已經沁出了汗水。在我最緊張的一刻,我發覺在我的眼前漸漸的出現了一個虛幻的影子。

像是一個婀娜的女人的樣子,她猩紅色的眸子,眼睛裏面竟然滴着血,頭髮垂到地上,亂糟糟的樣子,一襲白色的衣衫,大紅色的嘴脣給人一種詭祕的氣息。至今在我的心裏都一直留下了陰影。

忽然飄到我的身邊,圍着我轉了幾圈,甚至還用鼻子在我的身上聞了聞。之後,她甚是喜悅,彷彿我就是那個她一直苦苦尋找的人……

“你要做什麼?你這女鬼,你要是想要傷害我,我……爺爺一定不會饒你!顧之寒也不會放過你……”在那時,爺爺和顧之寒是我唯一的擋箭牌,是我用來威脅這個女鬼的一種手段。

“嘿嘿……小丫頭倒是機靈的很,不過我纔不怕你爺爺和那什麼姓顧的人,我是這仙人湖的鬼王,一般人怎能耐我何?況且我真沒想到你這小丫頭非乃一般人……我要是吃了你,那我修爲必能提高很多。也許我還能突破這仙人湖的封印呢,哈哈……哈哈……就連老天爺都在幫我!”那女鬼笑起來的時候,樹葉都在打顫。

而我聽不懂她到底在說什麼,爲什麼她會說我不是一般人呢?其實關於這件事,爺爺只是旁敲側擊的說過,他告訴我在我剛出生的時候,就用五株錢給我卜算了一卦。說我命中將會有一段不一樣的際遇,而是福是禍,就要看我自己的造化了。

爺爺只是告訴了我四個字“得過且過”,至今我也沒參透這是什麼意思……而至於爺爺爲我算的那一卦,而我命中註定的不一樣際遇,也許就是在說我和錦軒之間的故事吧。

原來,我成爲很多鬼物口中的唐僧肉,也是從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只不過是我自己給忘記了罷了。

“你這女鬼……真是胡言亂語,我……我不過是一個小丫頭,對你能有多大幫助?求求你,放了我好嗎?”我見和她硬來似乎是不可能了,所以想要好好的磨一磨她,會不會女鬼聽到我這般可憐就把我給放了呢?

雖然當時的我也感覺這種情況很小,然而我依舊那麼做了。其實我之所以這麼做,還是有着另外一個目的的。剛纔我已然看到小胖他們被嚇跑了,而他們回去之後也許會去我家,然後把這事告訴我爺爺吧。

如果爺爺知道了,一定會來救我的,所以我要爲爺爺拖延時間,這樣我自己獲救的機率也比較大。

“嘿嘿……你這聰明的丫頭,我真是小看你了。你這是在拖延時間啊?不過,實話告訴你吧,拖延時間也沒用,就算你爺爺來了這裏,也進不來!我設的結界,除非神人才可破!嘿嘿……嘿嘿……”女鬼依舊是笑,不過她笑的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似乎她知道我們對她無能爲力,所以纔會這般的猖狂吧。

我心裏卻是緊張害怕的了不得,難道真的會像是她所說的那樣?就算小胖告訴了爺爺,就算爺爺來到了這裏,他也進不來是嗎?

難道我就沒救了嗎,我就要命喪這仙人湖的鬼王手中嗎?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我嗷啕大哭起來,女鬼聽到我的哭聲竟然拼命的捂住了自己的耳邊,還不時的威脅我說,如果我再哭她就直接把我殺了。

然後,我的哭聲便戛然而止!

“遙遙……遙遙……”突然,我聽到爺爺在喊我…… 爺爺的聲音響起,讓我懸在嗓子眼上的一顆心頓時落了下來。我的依靠來了,有爺爺在,我便不害怕那仙人湖的女鬼,而我深深知道爺爺一定會救我出去。

“哈哈,女鬼,我爺爺可是來了!她可是厲害的很,等他來到你面前的時候,你肯定得魂飛魄散。如果你現在向我求饒呢,也許我會讓我爺爺放你一條生路。”直到今天,我還在爲那次我曾經說過的大言不慚的話而感到懊悔。

也許爺爺的死間接就是我給害的,如果不是爲了救我的話,爺爺便不會動用了道門的禁術,而被反噬。也許爺爺還能多活幾年,每當想到這事的時候,我便會淚流滿面。我感覺自己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爺爺了。

如果人可以有來生的話,我願意花光自己所有的運氣來讓爺爺平安幸福,我希望下一輩子還可以做他的孫女……

“你這丫頭,你以爲我的結界就這麼好破嗎?哈哈……哈哈……”女鬼肆無忌憚的笑着,在這夜色之中顯得是那般的詭異。

我自然是不相信她所說的,於是我扯着嗓子拼命的喊着“爺爺”“爺爺”……然後爺爺根本聽不到我的聲音,他還在尋找着,竟然都看不到我。

原來顧之寒也來了,十歲的顧之寒身穿淺藍色的休閒服,黑色牛仔褲,帆布鞋。背上揹着銅錢寶劍,那個時候他纔剛剛跟着顧爺爺和爺爺修習術法,他的力量估計只能用來降服一個小鬼,而現在我們將要面臨的可是這仙人湖上古的鬼王,難道他一點都不害怕嗎?

至今,他那一副清冷的樣子一直留在我的心間,也許在那一刻他是那麼的讓我動心吧。

爺爺還在喊着我的名字,依舊在不停的尋找着我……我趴在地上,捶打着在我們祖孫二人面前所形成的那一堵透明的“牆”,眼淚刷刷落下來,身後的女鬼朝着我的反向襲來,難道我真的將要命喪在這裏嗎?

“噗通”一聲,在我面前的結界轟然倒坍,我看到了爺爺和顧之寒真實的面貌。我就像是一隻小鳥,立刻飛奔到爺爺的懷中。

仙人湖女鬼也許沒有意識到爺爺會破了她的結界,一副大吃一驚的樣子,“不,這……怎麼可能?難道有神人相助?”

女鬼的眉頭緊鎖,猩紅的眼睛開始散發出一抹遲疑的神色,嘴裏不停的在絮叨着什麼,我便看到結界坍塌的地方,有一堵銀白色的牆正在地上拔地而起,我們的四周開始不停的起來了像是冰冷一般的東西。

“不好,這鬼物想要把我們冰洞在這結界之中,將我們凍死……小寒,快把火將咒給我。”爺爺的神情變得那般的嚴肅,工具包原來挎在了顧之寒的身上,怪不得爺爺會找顧之寒要火將咒呢。

火將咒,是專門用來對付鬼物用的冰魄結界的,然而這隻能對付一般的,要是像這仙人湖鬼王所制的冰魄結界,看起來是有一定難度的。

爺爺的口中唸唸有詞,然而他不過只能讓這冰魄結界增長的速度變慢罷了,而想要讓它徹底消失是有點不可能的。爺爺和這女鬼鬥法的時候,十分的吃力,額頭不停的滲出汗珠,而手臂的血管膨脹的十分厲害。

我十分擔心爺爺,“爺爺,我們……怎麼辦?”我扯着爺爺的衣服一角,擔憂的看着爺爺,如果因爲我,再讓爺爺和顧之寒受到什麼傷害,那麼我這心裏肯定是過意不去的。

然而,爺爺只是看了我一眼,對我微微笑着,“傻丫頭,有爺爺在,定然不會讓你受到一點傷害。”

這句話一直印在了我的心裏,我相信爺爺……果然,就像爺爺所說的,他竟然用了禁忌之術,竟然召喚了他曾經所養的罐鬼來幫着他對付這仙人湖鬼王。雖說這仙人湖鬼王已有上千年的道行,然而爺爺的那個罐鬼卻已經有了幾萬年的道行。那是我們路家一直以來世世代代相傳的寶貝,祖上有話,這東西必有我們用到的一天。

然而,用它的代價則是被這罐鬼反噬,而爺爺從那之後,身子也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我想來也便只有這一個可能了。不過對此,我卻無能爲力。

最終封印仙人湖鬼王的時候,爺爺用的竟然是我的血……那句話,我終於想了起來,“丫頭,記住,你的血不是一般的血……可以讓這世間最厲害的鬼物繳械投降!但是,一旦用了血,你便不再是你了……丫頭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讓任何人得到你的血,尤其是在你心甘情願的時候……”

現在想想,我還是不能明白爺爺的話。至於我的血爲什麼這麼不一般,爺爺也並沒有對我做太多的解釋,只是告訴我讓我好好的保護自己的血罷了。而那一句“心甘情願”正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假如說,我心甘情願的奉獻了我的血,又會怎麼樣?

而有關仙人湖的祕密便是我血的祕密,我時刻謹記爺爺的話,不會告訴任何人我的血會有這樣的功效。所以就算遇到了鬼,我也不想用我的血來化解一切,只是因爲爺爺的那一句,如果見了我的血,那麼我便不再是我了……

我不是我,還能是誰呢?然而不管怎樣,我終將知道這不是一個好結果。所以我時時刻刻記住爺爺的話,萬萬不可違背,除非到了不得已的時候。

“爺爺,你們怎麼進了這結界的?”回去的時候我一直問爺爺,不過爺爺卻說不知道,就是突然之間就進來了。

還記得,顧之寒的手好像破了一道口,而他的血流在了銅錢寶劍上……後來還是我親自爲他包紮的呢!

……

爺爺的影子消失了,而我再次回到了現實之中。我面對的還是那個兇惡的噬魂男鬼,他微微笑着,一絲一刻都想要我的命!

“血……我的血……可以消滅他!”我想起了爺爺的話,也許剛纔爺爺的託夢就是想要告訴我這一切吧。可是,如果使用了我的血,我便不是我了……我心裏正在糾結,到底要怎麼做。

可是我求生的意識是那麼的強烈,我還不想死,而且我不想熙久和花芽他們陪着我一起死。所以,我決定在最後的一刻,我劃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後想把一滴血滴落到那噬魂男鬼的身上。

就當我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我的四周颳起了一陣旋風,陰森森的充滿着霸道冷絕的味道,很熟悉,很……是錦軒,他是來救我了嗎?

“錦軒,真的是你?”見到他的那一刻,我是那般的欣喜若狂,這纔是我的救星,而且我知道,憑藉他的力量那噬魂男鬼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

估計憑他的脾氣,得要那男鬼魂飛魄散吧!誰讓他這般欺負我呢?

怎麼……周圍的一切就像是靜止了一樣呢?顧之寒的銅錢寶劍還飛舞在半空之中,李猛的一隻手還伸展着,身子還擰巴着嗎,總之給我的感覺是十分別扭。其他人的樣子真是奇形怪狀的,不過無一例外,都靜止住了。

沒有被靜止住的除了我,便還有錦軒外加一個噬魂男鬼。

“女人,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最近小心,不要亂跑。你看,關鍵的時刻我得我出面……不過……怎麼是你?”錦軒的眸子裏面閃出了一種驚喜的神色,可是這驚喜不是對我,而是對我旁邊的噬魂男鬼。

而這噬魂男鬼看到錦軒的時候,竟然恢復成了一個文雅書生的模樣,和剛纔我所看到的那個鬼簡直不像是同一個鬼。他看着錦軒,眼神之中同樣有一種驚喜的神色。莫非,他們兩個認識?

心裏突然冒出的這個想法,我自己也被自己給嚇了一跳,於是,我想要驗證一下我的猜測:

“錦軒……剛纔他想要殺我。”這話要是擱在以前,錦軒肯定會爲我報仇。恐怕把那鬼頓時大卸八塊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