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爲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霸道、以及強悍。

這幾種氣息結合在一起,令人會感到望而卻步。

她伸出一隻腿,輕輕地順着他的西服褲子往前、再往前,直到,她的身子已經完全貼近了男人:“你知不知道,我爲什麼要帶你來這裏?”

“我沒有任何興趣。”

“呵呵……我當然知道你沒有任何興趣,因爲,你此刻所有的心思全都在夏蕾身上,我說的,對吧?”

她眨了眨眼睛,眼眸裏的情愫,令他卻感到一陣莫名的熟悉。

這種可愛至極的目光,很像是夏蕾。

只是可惜啊!她並不是夏蕾……

即使再相似,那也只不過是個影子而已。

左彥的心,驀然一沉。

“我帶你來這裏,是希望等到成功之後,我帶你見一個人。”

她說着,擡起頭:“一個會給你一切答案的人。”“嗯?”

左彥蹙住眉,訝異地望向莉莎,莉莎不再說話,而是張狂的大笑起來,爾後突然坐到了男人的腿上,雙手環住他的脖頸,鼻尖曖昧的貼合着他的脣:“你到底是個怎樣的男人?如此冷峻的你竟然會爲了一個女人,而不惜放棄一切?”

左彥沒說話,身子下意識的想要躲開她,可是卻被莉莎雙腿輕輕地禁錮住,她那胸前的兩團豐盈,不斷的蹭着他的胸膛,她似乎是故意的一樣,甚至,裏面連一件內衣都沒有穿,就如同他上次第一次見到她一樣……狂野的要命。

“你真的太會令人着迷了,你的一舉一動,都令人感到無法自制。”

“你明知道,我不喜歡這樣的。”

他一字一頓,莉莎沒說話,脣卻愈發張狂的吻上他的側臉,她的脣,閃爍着致命的美麗,幾乎,令她感到窒息……

嘶!

這個男人真的太令她感到神祕叵測了。

他跟虎王大不相同,他的身上,多了一種更加成熟的魅力。

是一種,會讓全部女人都神魂顛倒的魅力。

“聽說,夏蕾懷孕了。”

“你怎麼知道?!”

左彥瞪大眸子望着嘴裏突然吐出夏蕾三個字的莉莎,他的全身肌肉,都在這一刻,繃得緊緊地。 莉莎再次哈哈大笑的笑開了:“哈哈!左彥,你真的是很好笑,爲了一個女人,你竟然會………”

“少說那些廢話。”

他眼眸一凜:“你到底想做什麼?”

他暴怒的眼神,似乎下一刻就會馬上伸出雙手扼住他的脖子。

莉莎淺笑着搖了搖頭,一點點的自他雙腿上退下去:“嗬!你真的太不瞭解我了!我想幹什麼?你以爲,我會殺了她嘛?!還是,我會對她有什麼不利?那都不是我莉莎。”

說着,她整理了前胸的衣服,然後妖嬈一笑,拿起沙發上的包包,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驟然俯下身,一個響亮的聲音之後,男人的脣角,出現一個紅色的紅脣印跡:“我先走了,三天之後,還在這裏碰面,狄青應該很快就要行動了,如果夜浩是爲了夏蕾着想,那麼他不會參與進來,你真正的敵人,是狄青!好好養足體力吧!等待着,五天之後的惡戰……”

她說着,扭着纖腰消失在了吵鬧的人羣之中。

整個角落,再次變得寂靜起來,他的耳邊,似乎還響徹着她適才的那幾句話。

他真正的敵人,不是其他人,而是……

狄青?

嗬!

他今天聽到了夜浩跟老管家的對話,他自然知道,夜浩所做的這一切,他所妥協的這一切,全都是爲了夏蕾,但也就是因此,他才更加的擔憂。

難道……

沒有他在,她也可以過的很好嗎?

他一想到這個,就覺得他是快要發瘋了一樣。

但其實,他早已經爲這個小女人瘋了……

他真的,已經忍不住的抓狂了……

銀白色的車子在月光下一閃而過,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過後,車子在一棟別墅前面戛然而止,車門被人幽幽打開,一身黑色西服的狄青自裏面走出來,莊嚴之中透露出一種無法抑制的帥氣。

男人正準備回去,突地,一向聽力極好的狄青聽到了不遠處樹叢裏傳來的味道響動,男人眼睛驟然一眯,很快的,便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眸裏閃爍過一絲的不可置信,可是很快的,便又低低笑了起來:“你的膽子真的是愈來愈的大了,出來吧。”

“你發現了我?”

一聲女聲自樹叢裏傳出來,一身黑色長款風衣的嵐雅自樹叢裏面慢慢走出來,還是上次的那一頂帽子,遮住了她的全部的臉。

“你怎麼變成了這個德行?”

他輕哼一聲,睥睨着她,嵐雅沒說話,只是一陣的笑,狄青眼睛一暗:“聽夏蕾說,你毀容了?”

“你想看看嗎?”

她說話之際,帽子已然摘了下來,那張醜陋無比卻觸目驚心的臉龐在月光下被照射的一清二楚,狄青一開始也沒有料到她的毀容面積會如此厲害,原先那張絕美的臉龐,此刻變地令人感到訝異無比:“這……”

他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只是對於她這突然的變化了的容貌,一時間,有些感到無語。

“這就是現在的我,呵呵……很醜吧?”

說着,她竟然忍不住地咯咯笑了起來。 ?

回想以前,她是多麼愛美的一個人啊!可是現在……真的,一切都已經變了,變得,令人幾乎看不到她原先的美麗,她除了一張醜陋無比的臉龐,再也沒有其他。

“你究竟要找我來做什麼?”

不想跟嵐雅有過多的牽扯,狄青冷冷的問。

“看……你現在都不想跟我多說話了。”

她輕笑一聲,聲音裏,帶着滿滿的自嘲

她真的也很討厭現在的自己,在他的面前,她展現了她自己最醜陋的那一面,可是,她能做什麼,她又究竟可以說些什麼來挽回?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因爲,對於這個男人,她除了愛意就是恨意……

“我知道,你現在,恨不得看不到我,因爲,我的這張臉讓你覺得倒胃口,是不是?”

她輕輕地問出聲,她自然知道,這個男人心裏想的都是一些什麼,她自然都知道,這個男人他的腦袋裏想到的,又究竟都是些什麼,只不過,他不曾表達出來而已。

可是,如今的她,又究竟是拜誰所賜????

誰又能說的清楚?!

“嵐雅,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

“好!狄青,你真的是爽快了!”

她輕笑着,說。

“那場大火,你沒有喪生,我覺得挺意外的。”他說。

“呵呵,所以,你更想我死了嗎?”

“你覺得,現在的你比我死了好?”

狄青的一語,說中了她的心裏話。

嵐雅輕笑起來,那笑容裏面,滿是自嘲:“呵呵……是啊!現在的我,還真的不如死了好!可是……就算我去死,我也要殺了夏蕾再死!”

提到夏蕾,狄青的神經一下子緊張起來,手臂快速的扯住她的手腕,眉毛一時間也挑的老高:“你說什麼?!夏蕾又怎麼招惹你了?!”

“看吧……看吧!一提起夏蕾,你就變得這個樣子,爲什麼,你不曾對我也好一點?呵呵……爲什麼……”

她的眼角,滲出滴滴的淚,她真的,真的好害怕這樣的男人,她真的好害怕見到他爲了別的女人而不惜一切的樣子,她真的、好怕、好怕。

“嵐雅!我不准你動她一根毫毛!”

他的手,抓住她的手腕很用力,幾乎,要把她的骨頭捏碎了一樣。嵐雅痛的齜牙咧嘴,但是狄青此刻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全部的思緒,只在三個字上面–夏蕾。

她是他的唯一,是他心裏的唯一,他不允許她出一點事、受一點點的傷害。

“狄青,她到底有什麼好?!爲什麼你要這樣的愛她?!袒護她?!”

嵐雅忍受不住的吼了起來,她真的只想把這些天以來,積攢的所有怨氣一股腦的爆發出來。

她從小,就被狄青訓練,在他十三歲的那一年,她被作爲侍女,送去給他侍寢,但是,一夜,他都不曾跟她發生一點點的關係,理由很簡單,就是,她的容貌傾國傾城,她足以被安排成爲臥底,只是一個侍女,太可惜了。

可是,他不知道,哪怕做他一夜的侍女,她也高興的跟什麼似得,比起做臥底,她的第一次是要獻給其他人的,她更想要獻給他。 可是,他不接受……

呵呵……沒關係啊!她後來又遇到了左彥,左彥是一個令人會如此着迷的男人,她情不自禁的再次陷入進去,她渴望着他可以對她好一點,將狄青沒有給與她的好,給與她,但是,她錯了……

只要有夏蕾在,她就無法令他們愛上她!

即使她有一張傾國傾城的容貌哪有如何?!

比起夏蕾來說,她還是差的很遠、很遠……

“嵐雅,我不准你傷害她

!否則,你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來的!我會不惜一切代價……”

他的眼眸,逼近着她的眼眸,字字珠璣。

“呵呵……不惜一切代價?!”

嵐雅笑了起來,笑的十分的瘋狂,狄青實在不想理會此刻早已經瘋狂了的嵐雅,一把放開她,驟然就欲邁腿朝着回去的方向走,可是還沒走幾步,腰際卻突然多出一雙手來,她緊緊地貼合着他的虎腰,他的身軀,她好冷、好冷……

嵐雅一點點的板正男人的身子,脣找尋着他,直至吻上她的脣,她一點點的極其小心,淺嘗輒止,她看不到他此刻看她的眸子究竟是什麼樣子,她也不想看,她好怕,一看到他的眸子裏的那些情愫,她就會驟然失去了她的底氣,她真的好怕好怕……

她對他,是如此的小心翼翼。

如果他現在可以重新的接受她,哪怕只是給與她一個避風的港灣,她都會覺得很幸福。

因爲,他是她的初戀啊!

即使,對他的恨意再多,她的心裏,終究也還是有他的位置的。

她不想再流浪,她不想再做一個瘋子,她只是想做一個擁有點愛的女人……

難道,這也有錯嗎?

她一點一滴,後來變得熱烈無比,她的熱情,試圖感化這個男人,可是他卻好像根本不爲所動,他的眼眸裏,滲滿的凜冽,混合着冰冷的空氣,一點點的深入她的肌膚。

最後,他放在她腰際的手驀然一推,將她推了出去。

或許,是因爲他用的力度太大,嵐雅始料未及的被推倒在地,然而,狄青的神情,卻冷到令人感到有些快要結冰似得感覺。

“爲什麼……”

望着他俊逸的臉龐,一時間,她可以問出的,只有這幾個字。

男人沒說話,只是默默地閉起眼睛,天,真的是愈來愈冷了,他剛剛,也很想就這樣擁住她,不想再讓她受苦,畢竟,她爲他做了也不少的事了,可是,他終究沒有。

也許,是他的心裏全都是夏蕾的緣故,他再也容不下第二個女人了。

他絕情的要走,嵐雅的心,此刻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好像是什麼碎掉的聲音,就仿若是,有一個人先用冰把她的心凍起來了,爾後又突然朝着地上狠狠摔去,那也是心啊!那也是肉啊!她也會痛的啊!

可是……

他不管不顧,只想離開,他的背影在她眼眸裏,變得漸漸模糊起來。

嵐雅突然放聲大笑,狄青止住腳步:“你笑什麼?”

“哈哈哈!你以爲!你可以跟夏蕾在一起嗎!?!你以爲,就算沒有了左彥、沒有了夜浩,你也可以跟她在一起嗎!?!呵呵呵呵!你真的是想的太天真了!我知道你的祕密,我真的很好奇,如果我對她說出了你所有的祕密,那麼她會怎麼辦!” 二話不說,男人迅速轉過身,以着常人根本達不到的速度來到她的身邊,一隻手迅速的扼住了她的脖子,另一隻手,朝着她的臉頰狠狠打去:“你真的是瘋了!”

啪的一聲!

或許是那一巴掌打的太狠,她的嘴角,滲出了微微的血漬,一時間,狄青扼住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有些放鬆,但是下一秒,他便驟然再次清醒過來。

他不可以讓夏蕾知道他的祕密,他絕對不可以……

“呵呵呵!你着急了?!原來,我也是可以讓你輕易動怒的人啊!”只不過,我好可悲,我需要,藉助夏蕾的力量?呵呵……”

她笑着搖了搖頭,她此刻也不知道究竟是應再往下說點什麼,他此刻看她的眼眸是如此的猙獰、如此的邪佞、如此的可怕,他扼住她脖頸的手,愈加的用力,莫非,他是真的想殺了自己?

呵呵……不過,這樣也好。

“狄青,你殺了我吧……殺了我吧

!”

她閉起眼睛來,輕輕地說着。

她早已絕望,面對與這些事情,她早已絕望,她幾乎都不知道她還可以再怕什麼了!

事情,已然發展到這個地步,接下來的事情,再發生什麼,也就順理成章了!

見嵐雅一點點的閉起眸子,那蒼白的臉頰,令男人感到一陣的眼眸呆滯。

嵐雅……

她只是一個想得到愛的女子,一想到這個,一想到她爲他做的所有事情,本來一向鐵骨無情的狄青,不知道怎麼的,卻驟然鬆開了手。

嵐雅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傻兮兮的看着男人的背影,一瞬間,她木訥住了。

“你……”

“你滾吧。”

他側過身,冷冽地自口中吐出這幾個字,嵐雅鎖住眉:“爲什麼你不殺了我?!你不怕,我把你的這些事,都告訴夏蕾嗎?!如果,我把你的這些祕密全部都告訴了夏蕾,她就會很恨你……難道,你不怕?”

“滾。”

他瑰麗的薄脣兀自只是這一個字,嵐雅笑開了,這一次,她的笑卻驟然感到輕鬆了好多。

原先,在他的心裏,她嵐雅也不是沒有半點分量的。

起碼,他不會輕易的殺了她,起碼,他還是沒有下得了手。

這,是不是已然足夠?

嵐雅一邊起身,一邊心裏暗暗的想着,可是片刻之後,她便又迅速搖頭……

不!這不夠!

這遠遠不夠!

她是貪婪的……

然而,她的貪婪,一切都是他們造成的!

她已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她不會輕易的讓夏蕾再過的好了……她毀容了,那麼她沒有資格再好好生活下去!

她不會再懦弱下去!

她不要夏蕾一次又一次的享受着他們的愛,而她,一次次的睡在這冰天雪地之中!

她也要做她!

嵐雅慢慢站起來,凝視着狄青的背影好一會兒,她收起眼眸裏所有的恨意,淡定的開口:“今天你不殺了我,你會後悔的。”

聞聲,狄青的身子微怔了一下,可是很快的,便再次恢復自如。

她,慢慢的拖着疲憊的身子離開了,狄青輕嘆一聲,現在已經是冬天了,看起來,馬上就要下雪了,適才嵐雅的那些話,令他的心底有些隱隱不安,他自己也知道,嵐雅留在這個世界上,終究會把他的祕密說出來,可是…… 他就是沒辦法適才下得了手。

因爲,對於她來說,他還是心裏存在着些些的愧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