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傢伙們聽好了喲~”

靈斌清了清嗓子:“嗯咳咳嗯!一共訓練十批,你們是第十批,第一批,入選兩千人,最後剩餘三人,沒有一人挑戰MC5,第二批,入選兩千人,最後剩餘五人,全部陣亡…………………………”

“第七批,入選十人,剩餘四人,全部挑戰MC5,僅剩一人……第八批……入選兩人……第九批,沒有額進入MC5,最後恭喜你們加入天空一族。”

至於這從第七批開始,纔開始成立MC5也就是說,冰封就是那第一人。

“你們都清楚這死亡率了吧,剛剛度過的並不是噩夢的結束,而是剛剛開始,你們做好自己的準備吧!”

“是!!!”

四個人集體起立應聲道。

“修整,隨後時間具體通知,相信天空一族的搜索能力,你們去哪裏,我們都可以找到的!”

“羽涵,殘狂你倆留一下其餘的由冰封帶領開會!”

衆人就這麼陸陸續續的離開了,但這一切僅僅是個開始而已。

天罰在屋內和兩人談論了很久,但最後又把羽涵留了下來,當殘狂走出這裏的時候,看着等在不遠處的狠幽誠實,不由得會心一笑。

“喝酒麼?”

狠幽揚了揚手,衝着殘狂嘿嘿一笑,展露那燦爛的笑容。

“喝麼?!!”

殘狂沒有回答,而是看向誠實,沒有絲毫詢問的意思,似乎只是一個簡單的通知一般。

“當然……!”

幾個人相視,頓時都大笑開來,這幾年裏,雖然大陸是平靜的沒有任何的戰亂或是其他事情,但他們這裏卻是海浪四溢的,儘管關心大陸的人,都知道這裏面的水很渾,但一切似乎都在爲衆人的沉澱做着準備似的。

“幹!!!”

“砰!”

清脆的撞擊聲雖然小,但卻令衆人都陷入了亢奮。

“我說,咱們這就完事了!?”

“怎麼?小城市,你還想再來一遭……”

“嘿嘿,我怎麼覺得有點意猶未盡呢?!”

“我跟你們說!趁着放假我要回家了,狠幽你跟不跟我回,我姐在家裏,雖然不需要任何保護,但畢竟我把她的安全交給你了!”

經過這麼多次的訓練,殘狂也有了質的飛躍,終於從一杯漲到了一瓶倒的局勢了,這應該是他飲下的第二杯酒了……看的出來已經開始飄了。

“小城市,我要冰塊!!!”

“姐,來了、來了!”

這討好似的動作惹惱了某些人。


“真是沒有骨頭……”

話剛剛說到開頭,誠實整個身體都僵在了空中,他愣了片刻,臉色卻是那般的陰沉,似乎是有些崩潰的感覺了,強忍下心頭的怒意,將羽涵的杯子中填滿了冰塊。

剛打算把手撤離,但卻被人一把拉住,看着後者擔心的眼神,誠實卻是一把甩開,坐下,暗自神傷。

女子知道情況有些不妙,從來沒有這種狀態的誠實,指不定會弄出什麼鬼來,剛想再說點什麼,就感受到了身上的重壓。

“嘿!涵子,你們明天就要走了,會不會想哥幾個啊!??哥幾個可是想你呢!”

“老哥,你……多了……”

“多了又如何?你看看小狂,自己都跟小幽喝嗨了,你還在這矜持什麼?這可不像你啊!”

女子搖搖頭,臉上卻是有些失意。

“老哥,他們三個都表態不想進MC5了,我還在猶豫,貌似我……”

冰封輕輕的擋住女子的嘴,看着迷茫的女子,不禁又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瓶子,發現沒有酒了,直接將瓶子往後一擲,又重新從桌子上,抹了一把,牙齒一用力,砰的聲音,伴隨着泡沫飛逸,一激動,對瓶吹了,眼前也漸漸出現了重影,他已經喝了不知道多少了……

“哥,你多了。”

冰封直接趴在桌子上,嘴中還咕咕嚕嚕的,女子發現她聽不清中年人的聲音了。

她推了推冰封,後者卻是一動不動的,她以爲後者睡着了,便轉身準備離開了,她還有自己事情要幹。

“你的事情、身份、狀態,知道你……你的……”

女子就這麼聽着中年人喃喃着,卻是無奈的笑了笑,將杯中的冰塊全部倒進嘴裏,咔吧咔吧的嚼着,心中異常的開心,但一想到又有事情……

“走一步算一步吧……”女子嘆了口氣,看着在旁邊被狠幽拉着喝酒的殘狂禁不住的搖了搖頭。

【超高的死亡率,以及迷茫的羽涵,狀態不佳的誠實,冰封那莫名的酒後吐真言,究竟殘狂和羽涵發生了些什麼?敬請期待。】 晴朗的天空下,陽光普照大地,在這片屬於天空一族的領地,卻發生着天大的事情……

“臥槽!誰?!妹子!!”

“穆雨……你還好麼?”

“小雨,告訴小爺!!小爺滅了他!!!”

“妹妹,告訴哥哥們怎麼回事,你到底怎麼了……!!!”

“……”

在這個狹窄的空間裏,擠滿了人,衆人都急的面紅耳赤,除了幾個人……

羽涵沉默着不做聲,她似乎感受到了那顫抖的女子心中的不安,而一直形影不離的誠實,此刻……也沒有守護在這裏,尕港也沒有在場。

少女一直都不吭聲,就那麼靜靜的坐在角落裏,手臂環住自己的頭,冰封剛想碰碰默不作聲的,後者卻將頭埋得更深,身體也抖得更厲害了……

“好了,各位,你們都先回去吧……”

羽涵終於說出了進入這個沉悶房間的第一句話。

衆人面面相覷,但隨後都默默的離開了這裏,只有冰封和靈斌走出去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回頭瞅瞅。

“砰……”

隨着門被女子帶上,在角落裏的少女終於有了反應,她動了動,但仍是沒什麼大幅度的動作。


“你……不想說些什麼嗎?……這裏只有姐姐……沒有別人……”

聽着羽涵關心的話語,少女終於擡起了頭,那滿臉的無助和惶恐讓人心疼。

少女輕啓嘴脣,顫抖的嘴脣中有着難言的話語。


“……不想說些什麼嗎?……這裏只有姐姐……沒有……”

羽涵又一次說了一遍,但自己卻看出了眼前這個少女的脆弱,似乎是隨時整個世界都崩塌了,羽涵走上前,蹲坐在 少女身前,輕輕的環住少女,感受着少女的內心。

少女還沒等羽涵說完,直接抱住前者開始嚎啕大哭,哭的讓任何人都心中一抽一抽的。

穆雨就這麼哭了一天,眼淚流乾了,休息了片刻,仍繼續哭,絲毫沒有進食,而羽涵的衣服也在一次次淚水中被洗了個乾淨。

夜幕降臨的時刻,整個房間都靜了下來,這時哭了一天的穆雨,卻猛地開始捶打羽涵,而後者卻將她抱得更緊。

羽涵忍受着近乎瘋狂的敲打,還是抱住少女不放,還輕輕的在她身邊用那隻屬於她的溫和的聲音安撫着這個受驚的少女。

“姐姐在……小雨,我在……別怕……我在……”

“有什麼事情跟姐姐說……別怕……”


一遍又一遍的安撫似乎是起到了效果,但少女又回到了最開始的沉默不言,這讓羽涵也是眉頭都蹙在了一起,她似乎是猜到了什麼……

在羽涵的心理暗示下,穆雨終於告訴了她所有的經過……

昨天夜幕已深,衆人都喝得可謂是爛醉,羽涵也離開了那算是最後的聚會吧,穆雨也是迷迷糊糊的自己溜達了回去,但這一切都是那噩夢的開始……

“嘿!小城市你今天多了,別去守着了,好好休息,明天再繼續吧!!”

誠實沒有搭理關心他的狠幽,卻是揚了揚手,晃晃噹噹的往穆雨離開的方向去了。

“嘿!這傢伙,狂!你這傢伙,最近不揹你了,發現又重了是不是!!真是的,也不知道自己注意控制一下!”

狠幽一邊發着牢騷,但手中的動作卻絲毫沒有遲疑,一咕嚕的就把殘狂扛了起來,腳下虛晃,隨即就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身影漸漸的隱沒在這漆黑一片的夜色中。

“吱嘎~~~”

穆雨聽到了似乎是門被打開的聲音,掙扎着起身,頭卻異常的沉。

穆雨以爲是風把門吹開了,就晃晃悠悠的搖擺着就準備將門關上,纖纖細手正準備把門合上,卻搭上了一個暖暖的東西,少女一愣,卻是有些酒醒了。

“你怎麼在這裏?”

少女的臉上滿是遲疑,看着從沒有走進來的人,就這麼活生生的站在她門前,而且看上去臉色也並不是很好。

“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出去……!!”

少女又有些酒勁上頭,竟然在來人面前打起了晃。

“那應該是靈沐軒來的地方!?”

月亮漸漸摸了上來,緩緩的映着來者的臉龐,來者雖然年輕,卻擁有着那剛毅般的臉頰。

穆雨一聽這話,頓時惱了,聲音也沒了好氣:“誠實!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靈沐軒應該來的地方是不是!!”

還沒等穆雨接話,誠實繼續對她咆哮着:“就他能來!就他有骨氣!!!啊?!!你之所以心中有着他,還不是因爲你對他獻-身了?!”

誠實越來越激動,說話也越來越難聽,這也徹底激怒了少女。

“是!他就能來!他就是有骨氣!我就是獻-身了!!他什麼都比你強!!”

聽着少女說的話,少年陷入了沉默,就那麼惡狠狠的盯着少女。

“可、是、我、還、活、着……”

一個一個的字從誠實的嘴中蹦出,咬牙切齒的感覺讓穆雨已經近乎瘋狂。

二話沒有,直接從桌子上抽出一把刀來,對着誠實就直接砍去,上挑……

少女愣住了,看着不顧及絲毫,一把抓住匕首的少年,她的心有些沉了,今天一直心中不安,或許就是因爲這個吧……

“我活着,來幹他不能再幹的事情!!”

少年硬生生的把刀從手掌抽出,隨手一擲,一把抱起少女,絲毫不顧及懷中少女的掙扎,將其抱得緊緊的,快步走到牀前,不顧一切的直接將少女仍在牀上。

穆雨不顧一切的起身想要掙扎,卻被誠實又給推了回去,她從來沒有想過誠實竟然有這麼大的力量……這讓她的心中更加的不安,也掙扎的更加的厲害。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