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末將定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肝腦塗地?不不不,我們會贏的。相信我,我們一定會贏!去將兵器庫裏的武器和甲冑全部搬來,我要給這些美麗的宮女,婀娜的太監們好好換換裝!”

雷同聽此,立刻應道:“是,末將遵命!”

一直跟着童言,但卻不曾說話的太子妃有些站不住了,於是小聲的向童言說道:“殿下,你累不累?我給你搬把椅子吧?你都站了好久了!”

童言微微一笑道:“是你累了吧,現在大戰在即,你覺得我們還有時間坐下來休息嗎?如果你實在無聊的話,那我交給你一個任務。有興趣嗎?”

太子妃一聽,立刻點頭應道:“有啊,什麼任務?”

“去讓下面這些宮女和太監站成八列,不準打鬧,不準交頭接耳。你能辦到嗎?”

太子妃聽此,自信的道:“當然能辦到,我經常去軍營裏玩兒,不就是整軍嗎?交給我了,你就瞧好吧!”說着,她當即快步走下臺階,過去整理隊形去了。

看着太子妃的背影,童言竟莫名的想起了譚鈺。“也不知道那傻丫頭現在怎麼樣了,真想快點兒離開這裏,跟她團聚。”

太子妃來到宮女和太監的身前,立刻大喊大叫的指揮起來。雖然這些宮女和太監有些不情願,但礙於太子妃的身份地位,他們只能乖乖照做。

十幾分鍾後,在太子妃的聲聲咆哮下,這些太監宮女還真的站成了方陣,這倒是讓童言有些刮目相看。怪不得這太子妃喜歡穿勁裝,原來她的身上流淌的是戰士的血。

只要這些太監宮女能乖乖聽話,童言就有信心擊退反賊,坐穩朝堂。

又過了一會兒工夫,雷同已經帶着御林軍拖着兵器甲冑來到了殿前。

童言直接吩咐他們把兵器和甲冑分發給這些太監宮女,在十分鐘的整頓之後,一隻新軍就這樣誕生了。

人靠衣裝馬靠鞍,這些太監宮女穿上甲冑之後,還真的有那麼一點兒意思。只可惜這兵器多爲長矛,有很多宮女只能拄着,卻沒法提起。

這其實就是冷兵器世代的弊端,放在當今社會,一人一把槍,哪有這麼多的煩惱。

童言是沒有時間在這裏爲他們研究槍械了,距離子時越來越近,他必須得開始佈陣了。希望那幾個充當說客的大臣沒有白跑一趟,不然的話,就算佈下了陣,只怕也擋不住一萬反賊的衝擊。

對於皇宮,童言已經親自走了一圈,所以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張皇宮的完整地圖。

整座皇宮一共有大小十幾個門,連接皇城圍牆的一共有四門,依次是南午門、東陽門、北午門以及西陽門。

這外圍城門屬南午門和北午門爲大,至於東陽門和西陽門只是側門,面積要小的多。

如此一來,可以得出這樣的推測。反賊的大部隊想要進入皇城,勢必會對南午門和北午門發動猛烈攻擊。防禦的重點,自然也就是這兩個大門。不過這並不等於說東陽門和西陽門就是安全的,那裏應該會有人數稍少,但戰力最強的部隊負責進攻。

只要側門的精銳部隊率先破門入宮,反賊基本也就贏了一半。到時候再接應正門強攻的大部隊,整個皇城也就全部失陷了。

所以童言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兩座正門看似最爲重要,而實際上兩個側門纔是重中之重。

他必須將防禦的重點放在兩個側門上,只要反賊的精銳無法攻入皇城,反賊的軍心勢必受挫,到時候,翻盤的機會自然到來。

短暫的分析之後,他決定將御林軍的六百多人,從中抽出六百人,各三百人鎮守東陽門和西陽門。剩下的幾十個御林軍則是協助這些被衆人輕視的由太監和宮女組成的新軍,他們兵分兩路鎮守南午門和北午門。

至於大將軍專門被他準備的一百死士,他則是另有他用,暫且不在安排之中。

計劃確定,他現在還需要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兒,那就是點將。鎮守四門不得有失,無論哪一門率先被攻破,皇城的防線都有可能被撕裂。而負責鎮守四門的將領,則顯得尤爲關鍵。

那個名叫雷同的副統領是個不錯的人選,如此還少三人。大將軍久經沙場,同樣值得重用。可惜武三郎還未歸來,不然他也是可用之才。

剩下的兩個守門將領,童言一時間也沒有人選可用。他暗自思量了一會兒,最後將目光移到了王大人的身上。

他是當朝宰相,說不定他會給自己提供人選。想到這裏,童言立刻開口說道:“王大人,你爲官多年,應該看人極準。我需要兩個守門將領,你可有合適的人選?”

王大人聽此一愣,隨即思索起來。童言沒有催促,而是耐心的等候。

過了一會兒功夫,他終於想到了人選,立刻開口答道:“殿下,本朝將領雖然不少,可都被派往邊境,現在皇宮之中,可用之才頗少,但有兩人,我覺得可堪大用。”

童言聽此,隨即問道:“不知是哪兩位?”

王大人趕忙說道:“其一,乃是大將軍之子,雖然剛剛過弱冠之年,可自幼生長在兵營之中,並對兵法頗有研究。我剛纔還看到他跟在大將軍左右,不妨臨危授命,讓他試試。至於這第二人嘛,就是那被先皇打入冷宮的妖妃。那妖妃雖不是人,可也是女中豪傑,一身本領不弱男兒。殿下不如召見她看看,或許有些作用!”

妖妃?童言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若是真有妖怪在這宮中,用來對付反賊,說不定會有意外的驚喜。

“好,速速將這兩人給我找來,我就在這兒等着!” 王大人聽此,立刻領命前去尋找,而童言也不閒着,直接擡腿走向了那些剛剛換上軍裝的太監宮女們。

帶着隨從來到“新軍”的面前,童言深呼了一口氣,隨即吩咐隨從讓衆人噤聲。

隨從聞此,趕忙大聲呼喊道:“都靜一靜,殿下有話要說!”

此言一出,人羣之中立刻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這位他們心目中的“傻皇子”。

爲了讓自己的形象可以深入身心,童言特意翻身跳到了一旁的玉欄杆上。

他清了清嗓子,這才高聲說道:“有人說,我不過是個沒有腦子的傻皇子,先皇駕崩,我是坐不得皇位的。我本來也這樣認爲,但不巧,這幾****突然得到了上天啓示,並神志大開。上天如此看重,我若是還自暴自棄,不僅對不起上天垂愛,更對不起我已故的父皇。皇位乃是天授,我乃真命天子,我當這趙國國君,名正言順,理所應當。可偏偏有那麼一些膽大包天的人,竟想要搶奪我的皇位,他們現在就在這皇城之外叫囂,可他們的命運其實早已註定。那便是遺臭萬年,灰飛煙滅。可能你們還在懷疑,就憑我,就憑你們,難道就能守得住這皇城嗎?我現在告訴你們,能,我們有上天庇佑,此戰必勝無疑。也許你們對自己沒有信心,也許你們已經想好等下便投靠反賊。但我要說的是,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如果此戰得勝,你們不僅可享榮華富貴,還能成爲我的嫡系,從此之後,你們將成爲載入史冊的英雄。可如果你們選擇了放棄,選擇了弱懦,那麼很抱歉,我會代替上天讓你們得到應有的懲罰。現在告訴我,你們是願意與我並肩作戰,還是如一條狗一樣的任人欺凌?”

童言自認爲他剛纔所講的這些,會喚起這些太監宮女的鬥志,然而讓他有些無奈的是,這些太監宮女只是聽着,卻無一人響應。

他們不是戰士,他們自然不明白什麼叫榮辱,什麼叫尊嚴。他們習慣了服侍宮中的皇族,習慣了在這皇城之中如狗一般的活着。

童言並沒有泄氣,既然這樣無法調動他們的積極性,那就換個方法。

“很好,你們沒人說話,就證明你們默認了。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也是我值得欣慰的地方。你們的確從未打過仗,也從未上陣殺敵。但是,從這一刻起,你們就是我趙國儲君的最強軍隊。只因爲,你們代表的是正義,代表的是天命。我已經爲你們每個人都準備了一年的俸祿,得勝之後,這些俸祿就會發放到你們每個人的手上。你們可以選擇留在宮中,也可以選擇離開皇宮開始新的生活。你們也許有愛的人,有在乎的人,能和他們團聚,難道不是你們做夢都想做的事兒嗎?”

看着站在前頭的幾個宮女眼圈發紅,童言知道這樣的說詞效果要比之前好上不少。現在只需要爲他們培養自信,這些人就可以分赴兩大主門了。

“我知道你們一直都在懷疑自己,覺得自己是女流之輩,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但你們恐怕忘記了一件事兒,一人難挑千斤擔,衆人能移萬座山。只要你們齊心協力,你們就是最堅不可摧的盾牌,只要你們握緊手中的兵器,你們就是反賊的噩夢。現在,該時候讓你們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麼的了不起,多麼的偉大了。御林軍的將士在這兒,他們在你們看來,是不是不可戰勝的?好,那我們就來比試一下。”

童言從宮女和太監中挑選出了五十人,又從御林軍之中挑選出了十人。

雙方對立而戰,宮女和太監們都不由得瑟瑟發抖起來。

童言走到兩隊人的中間,然後高聲說道:“你們覺得戰勝不了他們嗎?錯,他們十個人根本就不是你們的對手。只需要我稍稍調教一下你們,你們就能將這十個本領高強,久經沙場的御林軍士兵打敗。不信是嗎?我就讓你們好好的看看!”

童言將五十個由太監宮女組成的隊伍分成三隊,中間一隊僅有十人,左右兩翼小隊各爲二十人。站成之後,就像是一個大螃蟹似的,而實際上,這是古時候有名的螃蟹陣。

因爲只是爲了給這些太監宮女樹立信心,童言悄悄的通知那些御林軍將士,不可傷人,點到爲止。兩軍交戰,哪有點到爲止的道理,如此一來,太監宮女與御林軍之戰,其實從一開始就註定會贏。

螃蟹陣佈下之後,童言立刻向御林軍的十個士兵喊道:“使出你們的力氣,讓我看看你們的本事!動手吧!”話聲剛落,御林軍的十個士兵立刻揮舞兵器衝了上去。

反觀那些站好位置的太監和宮女,則是情不自禁的渾身顫抖起來。

十個御林軍士兵從正面發動進攻,直接衝入了螃蟹陣內。

童言見此,立刻高聲喊道:“左右小隊,圍!”圍字一出,象徵螃蟹的兩隻蟹鉗的小隊立刻抱着長矛圍攏上去。

與此同時,童言又命令中間小隊手持長矛向前挺進。

十個由御林軍士兵組成的小隊頓時陷入了重重包圍之中,他們不能真正的拼殺,自然沒有回天之力。面對五十柄長矛的組成鋒利困陣,除非他們能飛天遁地,否則必敗無疑。

站在陣中的御林軍士兵有些不知所措,這些長矛鋒利無比,雖然沒有向他們刺來,單就這麼矛頭直指,他們便已經進退兩難了。

隨着“噹噹”幾聲響,一場爲了讓太監和宮女提升自信的“大戲”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十個御林軍士兵全部扔下武器舉手投降,人羣之中立刻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

童言知道,這些人可以勉強的去守衛皇城的城門了。只要將矛頭指向皇城外的反賊,就已經達到了童言的心理預期。

童言最後又總結了一下,看着士氣高漲的太監宮女們,他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而就在這時,一個戲謔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身後響起。

“真是精彩,把一些廢物都能調教成厲害的士兵,看來你這位殿下,也並非一事無成嗎?”

童言聞此,隨即慢慢的回過身來。定睛一看,他臉上的笑容更甚了。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王大人口中所說的妖妃!童言清晰的看到她身上散發出幽幽的綠光,一位全身劇毒的妖精,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將領。

惡魔總裁,我沒有…… 有她相助,真乃如虎添翼!

童言這邊剛要開口,沒曾想守衛城門的士兵竟急匆匆的奔來了。

“稟殿下,大事不好,有一隊反賊已經向我們東陽門發動了突襲!我們就要頂不住了!”

此言一出,童言不由得眉頭一皺。他真的沒有想到,反賊竟然提前動手了。 現在距離子時,至少還有一個多時辰,也就是兩個多小時。 按照童言之前的計劃,子時前,他應該可以完成對整個皇城的佈防。但天算不如人算,反賊竟提前發動了進攻。

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到了童言的身上,他們很想知道,殿下是不是隻會說一些好聽的話,而這個時候,無疑是他證明自己的最佳時機。

童言稍稍思量了一會兒,接着開口問道:“這一隊反賊的人數有多少?戰力如何?”

前來傳話的士兵聽此,立刻回道:“稟殿下,來者大概有四五百人,全部身着黑鎧黑甲,頭戴野獸面具。他們所用的武器都是用鎖鏈連接的彎刀,實力極強。負責守衛東陽門的士兵,已經死傷大半了。”

訓練有素,武器統一,看來應該是三王爺或者五公主的人。這個先頭部隊,一定是精銳之中的精銳,如能一口吞下,不僅大漲士氣,還能重創叛軍的囂張氣焰。

童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後微微一笑道:“好,既然他們要入皇城,就命人把東陽門的城門打開,放他們進來!”

他這邊話聲剛落,在場的衆人都不自覺的張大了嘴巴,滿臉的不敢置信。

王大人眉頭緊鎖,不解的問道:“殿下,四大城門是我們最後的屏障,你若是放那些反賊進來,咱們豈不是白白準備這麼久了嗎?再者說,你不是說要據守城門,不讓反賊踏入半步嗎?難道……難道你放棄了?”

童言聽此,搖頭笑道:“不不不,王大人,你想錯了。不把那幾條瘋狗放進來,我又怎能關門打狗呢?速速傳令下去,讓鎮守東陽門的御林軍打開城門,然後四散隱藏在東陽門旁的假山和橋洞之下。只等那反賊的先頭部隊進入皇城之後,再將城門關閉。至於其他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是,屬下這就去辦!”

看着傳令兵快速離開,童言立刻將目光落到了剛剛到此的妖妃身上。

這妖妃長相極美,事實上,女妖化爲人形,都會刻意把自己塑造成美人兒。這也就是爲何會有那麼多帝王受到女妖迷惑,進而幹出一些無良無德之事。

童言盯着她看了一會兒,接着開口笑道:“想必你就是妖妃了,果然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兒。既然你來了,看樣子是願意助我一臂之力了,對嗎?”

妖妃看了看童言,微微一笑道:“殿下,你的變化可真大啊。我們應該不止一次見過,可我卻不知道,你竟然還有這處亂不驚,淡定從容的一面。呦呦,該不會是我眼拙,看錯你了?”

童言呵呵笑道:“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肯來,也就說明我們之間可以成爲朋友。來吧,幫我解決掉那一隊反賊,讓我見識見識你的真本事。”

“我去解決?你莫不是高看我了,我一介女流之輩,哪有這般本領呢?”

童言搖頭笑道:“非也非也,你實在太過自謙了,你身上這幽幽綠光,別人看不見,我卻是能看的一清二楚。只要你略微施展一點兒妖術,我想那些凡人,肯定難逃一死。我說的對嗎?”

妖妃聽此,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深深的驚訝。不過幾秒鐘後,她便又重新笑了起來。“殿下真是慧眼如炬,好,我幫你。不過嘛,我能得到什麼回報呢?”

童言微微一笑道:“我會讓你滿意的,因爲在這皇城之中,只有我才懂你!不是嗎?”

妖妃上前一步,伸手摸了摸童言的臉頰,接着嬌笑道:“你怎麼那麼討人喜歡,比你父皇可強多了。放心吧,那些進入皇城的反賊就交給我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童言點頭笑道:“好,敬候佳音!”

妖妃嫣然一笑,隨即轉身向着東陽門的方向走去。

妖妃這邊剛剛離開,大將軍則是帶着一百個死士從南午門趕來。

他直接走到了童言的身前,接着單膝跪地道:“殿下,南午門外聚集了三千叛軍,末將已經命士兵將城門緊緊的頂住。他們短時間內應該攻不進來。這些就是我調教的一百死士,就交給殿下了。”

童言聽此,趕忙上前將大將軍扶起,然後感激的道:“大將軍,真是辛苦你了。你能陪我共進退,這份忠義,令人欽佩。快快起來,以後見了我,就無需行禮了。在我心中,你是長輩,更是我的楷模!”

童言這幾句話一說,把大將軍心裏給暖的不行,竟然忍不住的掉了幾滴眼淚。

“殿下放心,末將就算一死,也定要保護殿下安危。”

童言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即說道:“大將軍,相信我,我們誰也死不了。這一戰,我們贏定了。現在,我需要你爲我做一件事兒,這個重擔,必須交給你來完成!”

大將軍聽此,立刻應道:“殿下儘管吩咐,末將萬死不辭!”

“好,那我就直說了。南午門和北午門乃是重中之重,我需要你率領一半新軍,替我守住南午門。”

大將軍聞此,不解的道:“新軍?皇城哪有新軍?”忽然他想到了身後站着的那些穿着甲冑的太監和宮女,隨即驚聲道:“你是說?用他們來守住兩大城門?”

童言點頭道:“沒錯兒,就是他們。切勿小瞧了他們的實力,只要按照陣法排好位,他們的足夠擋住反賊的幾輪進攻了。只要你能爲我爭取時間,我就能將反賊全部擊敗!這裏是我之前畫好的陣圖,你就按照上面佈陣指示,在南午門佈下大陣吧!”

大將軍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從童言手中接過了陣圖。這陣圖是童言早在寢宮時就畫好的,他早就將一切都想在了前頭。

大將軍也算見多識廣,可是對於這樣的陣圖,他卻從未見過。不過他畢竟久經沙場,僅僅看了一會兒,便看出了此陣的玄妙之處。

“殿下,末將一定不辱使命,守住南午門!”

童言滿意的點了點頭,接着將目光看向了他身後的一個年輕小將。這小將和大將軍長得有幾分相似,想必就是王大人推薦的另一人選了。

童言同樣給了他一張陣圖,命他率領剩下一半的新軍鎮守北午門。這小將得到殿下欽點,興奮不已,當即和他父親各自領着一半新軍,前去排兵佈陣了。

最後是西陽門,童言將陣圖交給雷同,讓他領着剩下的幾十個御林軍直奔西陽門,與那裏的御林軍回合,擺陣迎敵。

一番調兵遣將之後,戰火就此燒起。 這個刺客有毛病 童言騎着快馬,將南午門、北午門以及西陽門都審視了一遍,最後帶着一百死士直奔東陽門。

據守不出,皇城雖能保住一時之安,但等皇城內的食物耗盡,這戰必敗無疑。

真想將叛軍一舉擊敗,或許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了,那就是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本來童言還沒有想到好的辦法潛入敵營,沒想到那幾百個的黑甲叛軍竟自己送上門來。 有他們這麼無私的幫助,童言想不贏都難。

等他帶着一百訓練有素的死士抵達東陽門時,那幾百個黑甲叛軍都已經倒在了地上。童言翻身下馬,伸手摘掉其中一人的面具。只見此人七竅流血,面色發黑,正是中毒而亡。

看來那妖妃果然沒有讓童言失望,這反賊最精銳的部隊,竟然就這麼輕易的被她解決了。

正在童言查看這些死者之際,妖妃緩步從一側的假山後走了出來。

見她步履有些蹣跚,想必除掉這些反賊,也對她的妖力消耗不少。

童言看了看她,立刻關切的問道:“你還好嗎?沒有受傷吧?”

妖妃聞此,勉強一笑道:“我還好,雖然有點兒累,但只要修養幾日,也就可以恢復了。怎麼樣?你還滿意嗎?”

童言微微笑道:“滿意,當然滿意!妖妃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盡。可是這些反賊身中劇毒,我若是不小心碰到了,是否會被毒素侵染?”

妖妃搖了搖頭道:“放心吧,毒霧已經散去,至於他們身上的毒,只要你不吃,就不會有事的。可你問這個做什麼?難道你還想替他們收屍?”

童言神祕一笑道:“從他們踏入皇城的那一刻,他們就不再是我的子民,敵人的死活,誰會在意呢?我只是對他們身上的衣服和武器感興趣,想借來穿穿罷了。來人啊,把他們的衣服拔了,然後你們都換上。”

此言一出,身後的死士立刻齊聲應是。

十分鐘後,連同童言在內,所有人都換上了黑甲叛軍的服裝,手裏的兵器也換上了這些黑甲叛軍所用的鎖鏈彎刀。

妖妃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似乎已經猜出了一二。

“殿下,你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冒險了?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

童言搖了搖頭道:“妖妃,你已經幫了我很多。況且這東陽門還需要你幫我守住,這一次,就讓我自己來吧!畢竟這是我的江山,我若躲在後面,也不配登上這皇位了。”

妖妃聽此,點頭應道:“好,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我等着你凱旋的消息,可不要讓我失望哦?”

童言哈哈笑道:“那你就好好等着吧,我若能活着回來,一定請你喝酒!衆將士聽令,隨我一同出城!”

“是!”

童言就這樣帶着一百死士悄悄的離開了皇城,除了鎮守東陽門的士兵知道殿下離開,其他人對此毫不所知。

臨走之前,童言特別囑咐,一定不能告訴其他人。若是被人知道皇子殿下不在皇城內坐鎮,不免會打壓士氣,還容易讓人亂想。他好不容易樹立起的光輝形象,他可不想被人當成貪生怕死之輩,逃離皇城。

只是他這一去,確實兇險難料,萬一不能一舉將三王爺和五公主除掉,很可能他自己也會命喪在叛軍陣中。

高鐵首席專家 但還是那句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成大事者,沒有膽色,是萬萬不行的。

此刻的皇城之外,燈火通明。叛軍各自手持火把,遠遠看去,就像是萬千星光一般,但卻看不出半點兒美感,反而令人厭惡。

童言率領死士剛剛奔出皇城,沒想到就看到由幾十人組成的小隊手持火把快速迎了上來。

看他們的衣着竟與童言他們換上的黑甲一模一樣,大家都戴着野獸面具,自然分不出到底誰是誰。不過可以確定,這些黑甲反賊肯定是一夥的。

叛軍小隊迎上前來,當首之人立刻開口問道:“怎麼就你們這麼點兒人?其他人呢?”

童言聽此,趕忙回道:“城內……城內有埋伏,只有我們逃了出來,其他人……其他人都死了!”

“什麼?有埋伏?皇城裏就只有那麼幾百個御林軍,怎麼可能擋得住我們黑甲兵?莫非是上官那個老東西偷偷的派兵留在了宮內?算了,這些暫且不論,你們隨我去見王爺吧。王爺正等你們的好消息呢,現在看來,這恐怕是個壞消息了!”

童言聞此,立刻問道:“王爺?是三王爺嗎?”

領頭的黑甲人聽此,頓時不悅的道:“你不是說廢話嗎?不是三王爺,你們還想見誰?快點兒跟上!”說着,他帶着自己的人先行轉身離開。

童言見此,心中暗笑不已。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會會那三王爺了,這倒是意外之喜。

帶着一衆死士跟上之後,衆人直奔相隔三裏左右的叛軍大營而去。在這裏,童言看到了幾種不同的旗幟。看樣子,這裏不僅僅是三王爺的大營,更是叛軍聯盟的指揮所。

說不定,那五公主也在這兒。如果能將這兩個罪魁禍首一舉拿下,這場皇城保衛戰也就可以完美謝幕了。

可沒想到的是,童言帶着一百死士剛剛進入大營,竟然就被團團圍住。

而圍住他們的人,正是那個引領他們到這兒的黑甲頭領。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