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月一把推開葉漪心,轉身離開花園,身後傳來葉漪心哭泣的聲音,她也沒去管。

澈哥哥,你怪我也好,我真的張不開手去擁抱她,縱然她還是那麼天真,可是……每當想起死前的種種,想起那種蠱毒鑽心的痛,她恨不得殺了她,可就在剛才,她,心軟了。

時月出了花園,並沒有回客房,也沒有去葉明蘭那裡,走到廊橋處,腳步一停,靠在柱子上,定定的出神,臉色複雜。突然眼神冰冷,轉身走向廊橋的另一端轉角處消失。 第89章進化,雷霆之怒

「大管家,那是什麼?」在火葬之地邊緣處布魯蕤一行四人剛剛斬殺一個從火葬之地走出來的冒險者,那位冒險者明顯還在慶幸自己收穫不少的東西,不過很可惜他走的不是地方,剛一出來就被埋伏在這裡的耶撒,布魯蕤與其兩位長老給就地格殺了。

剛剛殺死了那位冒險者,四人取得了不菲的收穫,還沒有來得及高興便被天空出現的異象所吸引。

「我曾經從一本古書上面看見過,有一些擁有特殊血脈的星獸,在進化的時候會被天妒降下懲罰恐怕這並非空穴來鳳啊!」耶撒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象,當然極其震驚眼睛所看見的。

「從那頭星獸所散發的氣勢來看,至少也是六級星獸了吧!」布魯蕤喃喃道。

「不,泥龍沼澤之地早有傳聞,在火葬之地有一頭七階巔峰火獸駐足,恐怕就是這頭火鳥了,整個泥龍沼澤這頭火獸算的上是裡面最強悍的星獸之一了。」耶撒道。

「最強悍的星獸之一?」

「恩,不要小看泥龍之地,跟星域森林一樣,泥龍沼澤也有不少強大同時智慧不下於人類的星獸隱藏在裡面,一般情況下不會出來,這頭火獸應該是即將面臨進化之際被那些火葬山噴發出來的火屬性星元素所牽引才導致他進化提前的。」

……

火葬之地內部。

這一刻沒有人注意到,在一個並不起眼的地方,貝克身體內部的血液在這時候猛然加快,星海中那顆紫色晶體猛然的跳動了幾下開始逐漸活躍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貝克神識掃過自己的星海內部,他感覺自己周身血液在這一刻開始沸騰了起來,好似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了一般。

正當他想進一步觀察自己身體內部情況的時候,一聲巨大的轟隆聲打斷了他的想法。

只見在天空之上那團暗色的烏雲開始自動的旋轉起來,一道水桶粗的雷霆從高空烏雲的中部悍然而下。

青鸞火鳳,再次發出一聲尖銳的吼叫,那巨大的身子猛然加快速度朝天上那團烏雲扶搖直上。



雷霆瞬間淹沒了青鸞火鳳的身體,所有人都認為青鸞火鳳死定了,因為無論是人還是獸永遠也無法與天斗,而青鸞火鳳的動作這無疑是在與天一搏,這會兒天都怒了,明顯是要滅殺它……

無數星修打了一個寒顫。

不過很快讓眾人吃驚的是,青鸞火鳳並沒有被擊退,而是再次一展翅膀,雙翅捲起龐大的氣流,狠狠的一震,就算是遠在地下站立著的那些一個個星修們都還能夠感受到股股被青鸞火鳳捲起的氣流餘波,不少人都吞了一口吐沫,離這麼遠捲起的氣流都還這麼厲害,可以想象真正的青鸞火鳳到底有多強。

青鸞火鳳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舉動有多麼震撼人心,而是繼續對準烏雲扶搖而上。


這時候龐大的烏雲再次一轉,兩道比先前還要強大的雷霆狠狠的轟擊在了她的身上,無數的電流噼啪竄動。

青鸞再次從雷霆中脫離而出,緊接著是三道雷霆齊發轟擊在了她的身上,儘管那一身漂亮的羽毛被轟得冒起了焦煙,但她仍然不屈。

三道雷霆擊下之後,面臨的便是四道齊發,繼而是五道齊發……

每次的雷霆都比前一次要強一倍,到了九道雷霆齊發的時候,天空之上那團巨大的烏雲旋轉的速度快了至少十倍不止,猶如龍捲風一般一股令人驚顫的力量從中醞釀而開。

都市之至尊狂兵

「不好,老天發怒了,快跑……」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所有人齊齊後退,可惜已經晚了,此刻烏雲已經凝聚成功,九道數丈直徑的雷罡,猶如蛟龍入淺水一般那般的悍物,自帶著讓人震驚的毀滅氣息眨眼間就劈在了青鸞火鳳的身體之上,無數的爆炸性氣息,瞬間席捲整個火葬之地。

一股龐大的風暴襲來化為一股圈形的光暈,湊成一點,立即席捲整個火葬之地範圍,無論是灌木叢,還是樹木,山石立即被崩飛,就算是星修者實力不強的都被崩開好遠的距離,整個地域只能用混亂來形容,那股破壞性似乎要將整個火葬之地一切生靈抹滅……

噗噗

無數的吐血聲。

所有星修者立即運轉星力抵抗這股爆炸性的破壞力,在這股力量之下要是普通人早就壓成了肉泥。

安諾達半跪於地,臉上透過駭然之色,貝克也是面色凝重,整個身子被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要碾碎一般。

疾……


天空之上,青鸞火鳳周身羽毛豎起,無數的雷霆從它的身體劃過,整個身體似乎已經被雷霆包圍,它不甘的仰天一吼,緊隨著尖嘴中立即張口吐出一個碩大的火焰圓球,直直的朝著烏雲轟擊而去。

不過可惜的是他的火焰球轟擊在烏雲之中不過盪起了一陣漣理之外便消失無蹤。

而這時已經被雷霆折磨的不成樣子的青鸞火鳳炯炯雙眼瞬間開始泛起了迷茫之色,承受住八道雷霆的它已然無力挨過龐大的第九道雷霆,它身子無力的朝下落去,在落下的瞬間,他口中傳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嘶吼,似不甘,似泣,似恍惚……

地下的眾位星修者大半都受了傷,就連鷹眼老人,與其幾位星宗都難以避免……

而此刻不少人見到青鸞火鳳急速從高空落下,最終落入火葬之地最大的一個火山口中,它始終沒有挨過那九道雷霆,至此地域也恢復了平靜。

烏雲散去,所有人都愣然相對。

成個場地格外的沉寂,就這樣過了半分鐘。


「這顆泥龍之晶是我先看到的。」

「呸, 超能異時空 ,哼哼……」

「你……找死……」


這會兒兩個奇葩居然為了爭奪泥龍之晶再次大打出手,打破了這地方的沉寂。

於是乎……

「滾開……」

「死……」

轟隆

乒乒乓乓

無數的兵器交接的聲音不絕於耳,所有人再次為了爭奪泥龍之晶大打出手……

泥龍之地再次活躍了起來,不得不說人的貪心勝過一切。

「給老夫死來……」

正當這時,一股凌厲的氣勢瞬間將一人劈成兩半,血跡揮灑成片……

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入眼正是鷹眼老人,此刻鷹眼老人再次開始了掠奪之旅,不過幾秒鐘已經有數人死於他的手上……

本書源自看書輞 “周然,我們也走吧!一會你不要說話,我來哄哄他們算了。”艾麗看着我,也是萬般無奈。

也只能將他們安頓好了再說了,想到這裏我點點頭,滿是愧疚的跟艾麗說道。

“艾麗,委屈你了。你爸媽來了之後,你就請兩天假,好好的陪陪他們。”

艾麗沒有回答我,若是要說委屈,艾麗受的委屈可謂是最多了。好好的公司賠了進去,王欣然現在都成了知名影視公司的簽約演員,而捧紅王欣然的F公司卻早已不復存在了。

我開着車,往機場方向而去。一路上,心情十分複雜。真如艾麗所說的那樣,見到她的父母一言不發,做一個悶葫蘆嗎?

“周然,你開心一點嘛!老是這樣,我爸媽看了會懷疑的。”艾麗在副駕幽幽說着話,還不時的叮嚀着我一會兒該怎麼樣。

我只是不停的點頭,艾麗的父母我見過,都很善良。只是她的母親稍微心急了一些,老是催着艾麗趕快完婚。

兩個人到達機場,艾麗拿出了手機,撥通了艾文生的電話。

“爸,我是艾麗。我和周然已經到了,你和我媽呢?我怎麼沒有看見啊!”艾麗邊打電話,便四處瞅。

“艾麗,你剛纔不是說沒有空嗎?然後周然安排了一輛車來接我和你媽了。我和你媽正在車上呢?喂,你們想幹什麼?手機還給我……”

緊接着,電話那頭啪的一聲,斷了。之後艾麗再次打過去,已然顯示關機。艾麗俏麗的面容,出現了恐怖之色,她瞪大了眼睛,結結巴巴的說道。

“週週然,我,我爸媽他們可能被人綁架了。”

我更是大吃一驚,艾麗的父母剛到機場下車,就已經有人知道了他們的動向嗎?記得上一次,我和艾麗在歸途中剛好聽到有人要去吉縣艾麗的老家綁架她父母。艾麗提醒給父母打了電話,讓他們僥倖的逃過了那一劫。


難道這一次又是那些人所爲?我安慰着艾麗,讓她不要着急。既然她父母是被人已經接走了,他們不過是想以此要挾艾麗或者我談條件罷了。

“艾麗,我們先回公司總部吧!那些人不過是爲了達到某些目的,不會傷害他們的。你一會你儘量跟你爸媽打電話,只要電話能夠打通。在衆誠網絡公司裏, 重生巨星之寵翻天 。”

我輕聲說道,打開了車門,讓艾麗上車。

“周然,我們還是直接去安然那裏吧!這樣的話,萬一那些人打電話給我,我們馬上就可以查到他們的位置,免得還來回奔波耽擱時間。”

即使是在焦急之中,艾麗也顯得比較冷靜。我啓動了汽車,往蓉城方向疾奔。汽車到達衆誠網絡公司,我直接將汽車開進了公司裏面。

一個保安認出了我,連忙上前給我拉開了車門。

“周總,你來了。我現在就去跟安經理報告。”保安點頭哈腰,一副獻媚的樣子。

“不必我,我自己去她的辦公室。”我冷冷的回敬了一句,對於這樣極力討好上司的員工,我向來不喜歡。

保安自知無趣,回到了大門口的保安室。我和艾麗一起往艾麗的辦公室而去。我推門進去的時候,安然正在伏案書寫着什麼,我輕輕的敲了幾下門框,安然擡起頭,看到了我和艾麗,趕緊離坐走了過來。

“周總,艾麗,你倆怎麼現在過來了。招標部現在不是很忙嗎?”安然雖然人在網絡公司,招標部那邊的動態其實被她一直關注着。

再者,衆誠網絡是衆誠集團的電腦核心,這裏可以監測到衆誠集團每一個子公司的運營情況。甚至那些酒店,KTV,會所,安然都一一備錄在案了。

艾麗還沒有說話,淚卻要往下掉。

“我爸媽說要來蓉城看我,讓我去機場接他們……”

“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那你爲什麼還要着急呢?”安然的話才問出口,艾麗便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安然哄了好久,艾麗才止住了哭聲。最終,還是我將事情的大概經過,跟安然說了一遍。安然凝神的聽着,似乎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細節,跟斷案似的。

我等我說完了,安然突然問艾麗。

“艾麗,你媽還有手機嗎?你打她的電話試試?”

“有一部手機,只是很少用過,我現在就打的試試?”艾麗擦了一下眼淚,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等一下,我我去電腦機房。”安然很認真的說道。

三個人一起來到了衆誠網絡公司的核心電腦操作中心,進入裏面。裏面的一面大牆上鑲嵌着無數臺電腦屏幕。它們合在一起,可以形成一個完整的畫面。安然操作了一臺電腦後,然後艾麗拿出了手機,開始撥打她母親的手機號碼。

艾麗的手機開着免提,裏面傳來嘟嘟的盲音,卻一直沒有人接聽。安然無奈的搖了一下頭。

“艾麗,沒有接通,是不能監測到具體的位置的,現在只能坐等對方打電話過來了。”

艾麗聞言,眼淚又落了下來。

“都是我不好,開年的時候,我媽就勸過我不要來蓉城。她說我來蓉城不會有好結果的。”艾麗不過是隨隨便便的哭訴,但我聽在心裏卻特別難受。

大年初七的時候,艾麗跟我打電話說不來蓉城,我當時便要冒雪開車往她的老家去找她。那一刻,我覺得全世界艾麗纔是對我最重要的人。

只是後來大爹去世,一句承諾拉開了我和艾麗的距離。這輩子,我估計也只能跟周璐有緣了。

“艾麗,你別胡思亂想了,你爸媽一定會沒事的。我理解你的苦衷,只是事情已然是這樣了。更何況周然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他怎麼能夠輕易違背自己的承諾呢?不然在鐵血會,他也無法立足。”

我如何不知道安然的意思,當日我入會做幫主時,有多少兄弟不服。跟這二叔和三叔在一起 的那個小太妹,我現在一直還沒有見到她。她雙臂上的刺繡,看得幾乎讓人膽戰心驚。或者,我很少回鬼市,對鐵血會的兄弟甚至是疏於關心了。現在安然提起,讓我的心裏滿是愧疚。

“安然,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你可知道。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卻天天在一起相處,是一種什麼滋味嗎?”

艾麗的話,再一次深深的刺了我一下。這樣的滋味我最清楚,那是一種說不出的痛…… 護國公府的門口,沒有見到張春和馮庭兩個人,怕是去管家那裡領板子了。

時月並沒有多做駐足,整理了衣服,邁著步子就朝著街市中走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